零点看书 > 九天剑主 > 第九十二章 我去取酒

第九十二章 我去取酒


  藏龙院?参与大比?参与人数只有一人??
  人们怔怔的望着那独步走来的青年,一个个满脑子都是惊愕与疑问。
  “此人是谁?”
  “他是藏龙院派出的代表?”
  “藏龙院只让一个人参战?这...这是怎么回事?每个家族学院都派遣了满额人数参与,若不是人数有限定,他们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登上大比擂台,怎么藏龙院这边,就一人上台?”
  “这个人是不是疯了?”
  众人议论纷纷。
  “白夜!”叶倩双眸死死盯着那人。
  他无视两边英才,目光坚定,步伐稳健,一直到玉石前方才停下。
  “可有权令?”褐袍人淡道。
  “院令在此!”白夜取出院令,按在玉石之上。
  玉石光芒绽放,待将之取下,那璀璨的玉石上落着三个大字。
  藏龙院!
  而参战人数却只显示着:一。
  “一人参战?藏龙院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藏龙院已经放弃了?”
  “放弃的话怎么还派人上来?是来挑衅我等吗?”
  圣院那边发出冷笑与质疑。
  而其他学院及家族人也纷纷表示不满。
  “你是莫剑?”
  那边的北轩壁楼已经走了过来,打量了白夜一圈,嘴角扬着狂妄。
  白夜一言未发,拿着院令,朝外行去,无视一切人。
  但下一秒,一只手狠狠的按在了他的胳膊上,恐怖的蛮力从手掌传来,意图按下他。
  “我可没让你走!”北轩壁楼狰狞而笑,眼里露出戏谑。
  白夜步伐一止,微微侧目。
  那边的北轩家人忙冲上来,指着白夜大喊:“壁楼大少,此人就是白夜!就是他杀害鸣老爷跟逢少爷的人!就是他!!”
  呼声落下,四周人群里响起呼声。
  “白夜?”
  “就是那个大闹王行的白夜?”
  “这个家伙不在藏龙院躲着,居然跑这来了!呵呵,简直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嘛!”
  “你就是白夜?”北轩壁楼眼睛眯了起来。
  “放手!”白夜淡道。
  “你若能挣开我的手,那我便放了你。”北轩壁楼笑着说道,按在白夜肩膀上的手掌却紧了几分。
  “就这样?”
  白夜淡道,声音落下的瞬间,一股气力从他肩膀内窜出,将北轩壁楼的掌心震开。
  砰!
  闷响声起,北轩壁楼的掌心被击开,人后退了两步,然而旁人看到却以为是北轩壁楼刻意将手掌放开,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夜云淡风轻的朝前行去,不以为然。
  北轩壁楼心头微震,但神情不怒反笑。
  “还是有几分本事的,看样子大比不会太寂寞,藏龙院的人,你的性命,我预定了!你必会死在我的手中,哈哈哈...”北轩壁楼狂笑,话语无比嚣张。
  白夜一听,步伐未听,可那冰冷的言语随之传来。
  “既然如此,那大比之上,北轩家的人,我见一个,杀一个!”
  “口出狂言!就算是莫剑也不敢这么嚣张吧?”
  “他以为他是谁?”
  “呵呵,到时候看北轩壁楼如何收拾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白痴吧!”
  周遭人露出不屑言语,那圣院人更是笑了起来。
  “白夜?我听说过,不过是有几分手段而已,还算不上真正的高手,连藏龙院排名第一的莫剑,都不敢放出这般言语,这个不知在藏龙院排第几的家伙敢这样说话?”
  “藏龙院派他一个人上来送死,那也是有原因的,因为这个家伙完全不知天高地厚,没有自知之明嘛!”
  哄堂笑声响起。
  一些家族人也眯起了眼,玩味的看着那离去的背影。
  只有寥寥数人心头紧了起来。
  白夜在得罪了江家、北轩家之后还能安然无事的站在这里,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无能之辈吗?
  “大比真是越来越让我期待了。”风战天嘴角微微上扬。
  “放心,我会让你很期待的!一个小小的白夜,还不能让我兴奋,倒是你风战天,希望你真如传言中的那样,不然,可就没有乐趣了!”
  北轩壁楼哈哈大笑,转身离开。
  落不换那边一直冷目而望,他仔细的观察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眼神冷静,宛如暗处毒蛇。
  “大哥,玉石即将收起,还未前来印记的人将不能参加大比,这些学院势力派出的应该就是这些人了,我们回去吧。”落欣走过来,轻声道。
  “嗯。”落不换点点头,淡道:“这一届的大比,将比往届凶险无数,回去之后,你立刻请家族的长辈们为你赐福。”
  “是,大哥。”落欣点头。
  落家人离去,其他的学院家族也纷纷离去。
  没过多久,玉石光芒隐没,那五名褐袍之人也全部收功,朝王宫内行去。
  大比印记名刻虽然未起波澜,但现场到来的妖孽天才们却让人津津乐道,尤其是风战天与北轩壁楼,一个是成名已久的天才,一个是狂妄无天的妖孽,还有一直冷眼观察的落不换,昙花一现的天莫邪等等,皆成了大比前王都人的讨论对象,这一次的大比,夏国几乎是举国关注。当然,白夜也逃不了被人嚼舌根子,但关于他的大部分言论,比起其他天才,却要差许多。
  树林内。
  “老...老大,您...您真的要一个人参加大比啊?”
  卢小飞站在大石前,目瞪口呆的看着石上盘坐之人。
  “有什么问题吗?”白夜闭着双目,边调息边问。
  卢小飞低头咬了咬牙,突然坚定道:“老大,我也要参加。”
  “你?”白夜看了他一眼,摇头道:“院令上只有一个气息,也就是说藏龙院只有一个名额,你参加不了。”
  “可...老大,大比不只是个人武力的决斗,更是各个势力之间的冲撞,你只身参与,凶多吉少啊!!”卢小飞满脸急色。
  “我已经做了决定,你不必再说,我要修炼了。”白夜道。
  “老...老大...你...你太傻了...”卢小飞一脸无奈。
  白夜不做声。
  “小飞说的不错,你的确太傻了!一个人参加王都大比?这是历史上从不曾发生过的,你会成为夏朝历史的笑料!”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林外传来,二人顺声望去,却见沉红、音血月及莫剑快步走来。
  说话的是沉红,她几步上前,神情恼怒:“白夜,你这是在找死,你知道吗?”
  “沉师姐为何这般说?”白夜神色不变。
  “大比共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夺旗,是团体之间的较量,每个学院、家族、宗门都派了百名精锐参与,而你只有一人,你不仅连第一轮都过不了,更会丧命于其中!你知道吗?”沉红咬牙道。
  “我知道。”白夜语气平淡。
  “那你还去?”沉红急了。
  “参与大比,是我与一位老师的约定,就算不能取得好名次,我也必须站在上面,这是我的承诺!”
  “你...”沉红气的说不出话。
  “那你有何打算?”旁边的莫剑开腔道,他一只手还被白布缠着。
  白夜睁开眼,瞳珠中闪过一丝杀伐之气,但很快便隐没了。
  “尽力一战!”
  “这就是你的计划?”沉红哼道。
  “不错。”
  “我会想办法将你的名额取消掉的,不能让你白白丢了命。”沉红咬牙道。
  “沉师妹,白师弟既然决定了,那他必有他的打算,你就不要再劝了。”莫剑摇摇头,淡道:“更何况,就算白师弟不敌,以他的实力,可以直接弃权,丢掉性命还不至于。”
  “白夜,你既然决定了,那我们音家会全力支持你,第一轮你跟着我们音家队伍,我保你周全。”
  一直不说话的音血月轻轻开口。
  白夜点头:“多谢音师姐。”
  “你们不是来劝他的吗?”沉红恼了。
  “事到如今,劝已无用。”莫剑道。
  “你们...真是的...”沉红也只能放弃,她想了想,询问音血月:“音师姐,那现在能否再加人进去?”
  “大比非儿戏,规矩更不能乱改,哪怕是陛下也没有这个权力,否则便失去了公正性与权威性了。”音血月摇头。
  “院长为何不将这件事情告诉我们。”沉红神色一黯。
  “副院长...也许有他的打算吧,但我可以确定一点。”音血月看了眼白夜,淡道:“哪怕是他,也没能劝动白师弟。”
  “哈哈,这你可说对了。”白夜哈哈大笑,倏然想到什么,问道:“沉师姐,你身上可带了酒?”
  “储物戒指里有几瓶,怎的?想喝酒了?”沉红呼了口气,眼冒光芒,来了精神。
  “既然大家都在,今日便痛快饮上一番吧。”白夜笑道。
  “好!就当是祝贺你取得一个好成绩吧。”沉红将戒指里的酒坛取出。
  白夜嗅了嗅,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这酒虽然不错,但配上莫师兄跟音师姐,就有些失格调了。几位在这稍等片刻,我去外头买些酒来。”
  “这已经是王都最好的酒了。”沉红愣了下。
  白夜起身,朝林外行去。
  “各位稍等片刻,我马上便来。”
  说罢,人便离去。
  沉红瞧见,一脸莫名。
  “这可是三回味啊,除了落家酒楼里提供的那些特殊酒外,其他的酒都比不上呢。除非白师弟是要去落家买酒。”沉红疑惑道。
  “落家酒楼?”音血月与莫剑对视一眼,彼此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错愕与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