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九天剑主 > 第四百零四章 大敌当前

第四百零四章 大敌当前


  涧月成为白夜的擎天长老也有一段时间了,自天下峰之事起便没有离开过,她从未见过白夜会对敌人心慈手软过,却不知为何这一次接连饶了单雄、缠蛇及长孙傲三人的性命。
  
  涧月知道白夜必是有所目的,却猜不透他的打算。
  
  收了长孙傲,白夜依旧不依不饶,再度出手,将剩余的人全部打杀,直到整个洛城恢复寂静才停下。
  
  五彩霞石边,一片狼藉,鲜血与碎烂的尸体溢下山坡。
  
  这儿犹如涟漪。
  
  涧月与陈天鹰暗暗咋舌。
  
  而单雄、缠蛇及长孙傲更是胆战心惊。
  
  此人杀伐果断,心狠手辣,不可与之为敌,否则下场必然极为凄惨。
  
  长孙傲、单雄心头暗思。
  
  “打扫战场!”
  
  白夜对缠蛇说道,便朝五彩霞石行去。
  
  缠蛇眼冒精光,立刻跑了过去。
  
  这些魂者繎大部分都来自群宗域,可其中不乏隐世高人,他们身上的宝贝饶是单雄、缠蛇都求之若渴,更何况里头还有不少进魂大陆的强者。
  
  一轮下来,缠蛇盆满钵满。
  
  涧月与陈天鹰站在一旁注视着。
  
  白夜行至裂开的山坡前,盯准了那霞石,伸手一探,霞石飞出,如流星升空,而霞石生出的地方,更有数股气流窜出。
  
  这股气流十分古怪,呈现金黄之色,散发着奇异的香气。
  
  单雄、长孙傲齐齐朝那金色之气望去。
  
  白夜盯着这气息看了片刻,心神猛然一颤,他接住五彩霞石,竟未去打量,而是直接盘坐在了五彩霞石生出的地方,任凭金气冲击。
  
  “大人这是做什么?”
  
  单雄不解。
  
  虽然金气古怪,但众人没有在其中发现什么澎湃的能量,故而也未在意。
  
  “我将在此闭关,你等为我护法。”白夜说道,闭目入定。
  
  闭关?
  
  长孙傲几人一头雾水。
  
  别人得了五彩霞石这样的宝贝还不欢天喜地的研究,但白夜竟只是看了眼,就塞入了戒指里,仿佛根本不在乎,而其人更是守着这么个破地方闭关...
  
  当真是奇怪。
  
  涧月与陈天鹰不像单雄几人这么多问题,他们安静的站在一旁,默默守护。
  
  而此刻,洛城之事如烈火燎原般,很快便传至整个群宗域。
  
  无数豪强为之震惊。
  
  白夜竟又在洛城大开杀戒,斩的武魂尊者犹如猪狗,就连进魂大陆来的豪强,也尽数被歼灭,群宗域震怖不已。
  
  群宗域青剑门。
  
  “白夜欺人太甚!不光屠尽我宗门之人,就连宗派九长老章曲星,也遭其荼毒!”
  
  大殿上,青剑门精锐弟子与长老齐聚,一精锐弟子眼含怒火,悲愤而呼。
  
  “仅凭我们,斗不过白夜,他得至尊机缘,更有五尊天魂,天赋绝世无双,他一旦融合天魂,可得五变神采天魂,试问整个群宗域,谁能敌之?更者,白夜曾斩过天魂境人呐!身边还有数尊天魂境人守护,仅靠我们,只怕不光报不了仇,甚至连我们的宗门都要搭进去啊!”一名年迈的长老站起身来,恭声说道:“门主,您可还记得天下峰?”
  
  “当然记得!郎天涯凭天下峰之势,冠绝群宗域,我青剑门也得低头。”上头一身青衣的青剑门门主李青衣脸色微变,浓眉皱了起来。
  
  “不错,郎天涯何等大能,却被白夜于天下峰内当众斩杀,无人能阻!致使天下峰衰败易主,若我们公然与白夜为敌,只怕会与天下峰落得同样下场!”
  
  “大长老,按照您所言,莫不成此事就这么算了?”一弟子气急质问。
  
  “当然不是。”大长老神色端正,声音沉重,对着李青衣深深做了一礼:“还请门主立刻向总派发布青剑令,请下总派高手,入群宗,斩白夜!”
  
  此言一落,所有青剑门的人全部站了起来,朝李青衣跪拜下去。
  
  众人直意不可违,更何况,李青衣也有此意!
  
  “青剑令一出,白夜必诛!”李青衣神情冰冷,站起身来:“传我命令,发布青剑令!”
  
  当日,有人看到青剑门中,一人骑着雷马,手持一柄似剑非剑似旗非旗之物,飞驰渡海...
  
  ....
  
  一座怪石嶙峋的高山上,大量魂者奔入山上的宗门建筑内,那宗门之中,不时传出惊世钟声。
  
  这是五洪门最高警戒钟。
  
  几名弟子跪在宗主修炼之阁前,双眼发红,悲声哭泣。
  
  “还请门主为长老为死在洛城的师兄师姐们报仇!!”
  
  “白夜真当自己天下第一?一个小小洛城!若不灭之,这群宗域莫不成真要姓白了?”
  
  阁里走出一名穿着褐袍的中年,中年人面色沉冷,双眉似剑,霸气无比,他扫视了眼远方,沉声道:“白夜黄口小儿,不知天高地厚,他以为我五洪门实力稚弱,就不能奈何的了他?待我去面见老祖宗,请得老祖出山,降服白夜!!”
  
  弟子们一听,大喜过望。
  
  五洪门老祖,只有那位了!
  
  那位出现,白夜必然伏诛。
  
  “各位师兄师姐们的在天之灵,必将得到告祭!!”
  
  ....
  
  像这样的对话在群宗域内不断上演。
  
  而此刻,龙渊派外,聚集着无数进魂大陆的强者。
  
  苗一芳银牙紧咬,面容发紧,看着面前这些人,心神沉凝。
  
  这些人溢出来的气息就让龙渊派人难受无匹。
  
  “白夜人在何处?还不肯交出吗?莫不成要我等亲自进去搜?”问歌城城主问天歌沉声道。
  
  “前辈,我已经说了,白掌门不在宗门内,各位前辈究竟有何事?还请直言!苗一芳或可处理!”苗一芳深吸一口气道。
  
  “你处理?女娃!你处理不了,滚一边去吧!白夜杀我问歌城人,本座来此,是要把白夜带回去惩处!”问天歌冷道。
  
  “我家掌门何时杀了问歌城人?”
  
  得知来人之身份,众人皆是心惊肉跳。
  
  进魂大陆人?白夜岂会去杀?
  
  “他既得至尊机缘,人必是他杀的,凌家被灭,凌战天已死,我不找白夜找谁?”问天歌哼道
  
  “前辈太霸道了!”有弟子忍不住出声。
  
  就凭这个而断定人是白夜杀的,也太草率了吧?
  
  但这话一落,问歌城处,瞬间飞出一人,一手成刀,斩向那弟子。
  
  哧!
  
  那手刀竟如刀剑般锋利,瞬间将之劈成两半!
  
  鲜血溅了满地,场面狰狞血腥。
  
  “狗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更何况,你什么东西?也敢对我师尊无礼?”那弟子哼道,便退了回去。
  
  “李师弟!”
  
  龙渊派人悲呼出来,悲愤怒视着问歌城人。
  
  “你们欺人太甚!”苗一芳咬牙而吼。
  
  龙渊派弟子们纷纷举起手中刀剑,竟摆出一副欲与这些进魂大陆强者搏杀的样子。
  
  “噫?”
  
  道门道主微微意外,继而一笑:“一群愚者,不明事理,不懂生命之可贵,竟还敢与我等为敌,可笑,可叹,可悲啊!问尊,与这些愚者争辩又有何意?不如杀将进去,擒拿白夜,岂不痛快?”
  
  问天歌扫了眼宛如磐石坐于玄龟上的道主,哼了一声:“道主是将我也当作愚者吗?若可肆意杀戮,我何必与这些废物多费唇舌?一旦动手,我们问歌城可承受不起那些守护者的怒火!”
  
  道主笑而不语。
  
  明着不能杀,但那守护者也不是神,并非无所不能,若真要动起手来,杀人灭口,天知地知,他们拿不出证据,又岂能知晓?
  
  问天歌将视线重新放在苗一芳身上,冷哼道:你们不要以为有守护者护着你们,你们便相安无事,我问天歌要灭你们这种山野小派,易如反掌!
  
  声音一落,问天歌大嘴张开,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怒啸。
  
  吼!
  
  音波震开,龙渊派人齐齐吐血,苗一芳脸色煞白,连连后退。
  
  “我...我的修为!”
  
  “怎么会这样?”
  
  “啊...”
  
  龙渊派弟子痛苦哀嚎。
  
  所有人的修为竟被硬生生的吼退了一阶!
  
  “这只是个警告,十天之内,让白夜自己滚来黑山叩拜本座,自行谢罪,否则,本座屠灭你等!”
  
  话音落下,问天歌转身离开。
  
  道主淡漠的看着面前的人,倏然抬手,朝前一抓。
  
  哗啦!
  
  两名弟子直接飞了过去,跪在玄龟面前。
  
  “白夜杀我弟子,按理应当偿命,这二人的狗命先做利息,白夜不来黑山,问天歌不灭你等,本天尊也不会放过你等。告诉白夜,届时,不光是你们,但凡与白夜有关之人,本天尊一概抹杀。”
  
  声音落下,那两名弟子身躯瞬间炸裂。
  
  “陈师弟!莫师弟!”
  
  “混账!我跟你们拼了!”
  
  众人几乎气炸,双眼发红,欲冲上去与之厮杀。
  
  “都给我回来!”
  
  苗一芳双拳捏紧,咬牙而吼。
  
  “掌门!”
  
  “此事,待门主回来,再做商定!”
  
  弟子们闻声,凝牙作罢。
  
  龙渊派虽然因为白夜实力飞速而涨,隐约有挤入群宗域霸主势力的行列中,但与这些来自进魂大陆的巨无霸相比,他们实在太渺小了,进魂大陆的弟子实力最差的都已靠近尊者边界,龙渊派拿什么与之抗衡?一旦动手,只能被屠。
  
  “女娃倒是识时务,希望白夜小娃也能如你这般。”
  
  道主轻声一笑,玄龟蠕动,道门人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