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九天剑主 > 第两千四百四十四章 截仓

第两千四百四十四章 截仓

    白夜一言不发,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这些大能。
      他心里头尤为的失望。
      原本他是以为这些大能一个个应该都是些心胸宽广能够看清局势与每个人的存在。
      可现在看来,这些人的境界还远远不够...
      “你们要我放了他?可以!”白夜径直将手松开。
      降遂君重重的摔在地上。
      但他不敢喘息,猛地爬了起来,转身朝那几位大人冲去。
      四周人顿时大松一口气。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几位大人都出现了,这个叶白岂能继续放肆?
      “大人,这叶白欲害属下,请诸位大人速速拿下此人,严加惩处!不能姑息此贼!”降遂君激动的呼喊。
      几名大能朝降遂君望去,每个人的眼里流露着奇异的光芒。
      “看样子你总算还是识相,若是继续抗衡下去,我怕我们会直接放弃降遂君!”红发男子深吸了口气,淡淡的说道。
      “放弃?”
      “降遂君虽然是我们的代言人,相助我们处理义军之事,但他对我们而言并不是唯一,你现在挑战的是我们的权威,对于你这种行为,我们是不会姑息的,你应该明白吧?”红发男子淡道。
      白夜点了点头,平静道:“我明白!毕竟义军是由黎明边域各种三教九流之辈组构而成,若是你不以高强度的威压震慑他们,就难以驾驭他们,你们要的是威势,要的是威严,而如果今日我在你们面前强行杀了降遂君,忤逆了你们的意思,那你们的威势就会受损,这是你们当前最不想看到的!”
      “你是个聪明人!”少年点了点头。
      “那么,你是里圣州的人?”红发男子平静的问。
      “是!”
      “原来如此...这样的话,就请你先去监牢里待一待吧,虽然你不是暗王朝人,但我们必须要验证你的身份,检查你的法宝,确定你对我黎明边域没有危害,才能将你释放,而且你劫持降遂君,性质严重,我们必须要给众人一个交代,所以你可能要受些委屈了。”红发男子再道。
      这番话落下,紫红、书生一众立刻冲了上来。
      “诸位大人,请等一等,事情不是这样的!”
      书生冲来,跪在了一众大能的跟前,急切呼喊。
      “你是...书生?我记得你,你是跟随在李康身边的吧?”红发男子奇怪的扫了眼书生道。
      “是的大人...在下一直跟随在李康大人身边修炼,诸位大人,这位叶大人,其实就是我们请进西玄明州的。”书生喊道。
      “哦?”几人齐齐看着他。
      那边的降遂君则神情紧张了起来。
      “你把你想说的都说出来吧。”红发男子道。
      书生立刻将遇见白夜并被白夜所救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除此之外,关于擒拿那位副指挥的事,也全部说出。
      书生这回是豁出去了,不仅讲述了功労者该归属白夜,甚至把降遂君私吞赏赐,用些破烂打发掉他们的事也统统讲出。
      这话一出,五人的神情皆有变化。
      “诸位大人,可不要听信书生这个家伙的满嘴胡言!”
      降遂君急是喊道:“这个书生乃至紫红、刘顺等人,跟叶白都是一伙的,他们多半也是暗王朝的奸细,不能听信他们的话啊!”
      “若是大人不信,可问问降遂君,你们给他的那些法宝当下在何处?”书生怒道。
      红发男子立刻盯着降遂君。
      “那些法宝呢?”
      “都给了书生他们了!”降遂君立刻说道。
      “不可能!你压根就没给我们,大人若是不信,可问问周围这些义军的兄弟们!”书生立刻说道。
      “行啊!那你就去问啊!”降遂君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径直说道。
      “行!这可是你说的!”
      刘顺坐不住了,站了出来,冲着四周的魂者喊出了声:“诸位兄弟,降遂君的所作所为你们应该都看到了吧?请诸位兄弟为我等作证,揭穿降遂君这虚伪的外表!”
      只是...
      刘顺这番话出,现场之人却是面面相觑,竟无一人站出。
      刘顺愕然。
      紫红几人脸色瞬变。
      “诸位兄弟,降遂君身为我义军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为人自私自利,鼠目寸光,为了些蝇头小利不惜残害同胞,此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做我义军之统帅,请诸位将其劣迹道出,让诸位大人品鉴,还我等一个清白!”
      书生也站了出来,对着众人抱拳一拜,态度尤为的诚恳。
      可...纵然是他开了腔,现场的人也没有谁愿意站出来...
      书生神情也难看到了极点。
      他看得出,不是众人不知降遂君是什么样的人,而是...没人敢站出来反对降遂君...
      看样子降遂君在这些人的心目中...还是很有分量的。
      “哈哈哈哈,公道自在人心!诸位大人,看见没?无人愿意站出来替他们说话,这便证明他们所言都是虚假的!他们是在污蔑我的清白!”降遂君心头大喜,立刻转身抱拳说道。
      “嗯。”红发男子点了点头,平静道:“这件事情我们会叫人调查清楚,也不会去听信任何人的一面之词,但既然你们都各执一词,那就暂且都监禁起来吧,书生、紫红、刘顺...你们可有异议?”
      “大人,我们是清白的啊!”
      “大人,冤枉啊!”
      “我们真的不是暗王朝奸细!”
      “大人,您一定要相信我们啊!”
      众人跪伏于地,哭泣而喊。
      没有什么是比这个更令人绝望的了。
      他们为了义军,为了黎明边域不惜以身犯险,去刺杀暗王朝的指挥官,为了义军抛头颅洒热血,可换来的...却是一顶奸细的帽子...
      这是何等的悲哀。
      几人心如死灰,此时此刻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
      “都带走吧。”
      红发男子抬手轻挥。
      四周立刻走出魂者,朝紫红等人行去。
      “大人,属下既遭人诬陷,却无证据证明自身清白,请大人也将属下带下调查,以证己身!”降遂君抱拳,冲着红发男子道。
      “按理来讲,你的确要被带下去调查,然而暗王朝咄咄逼人,大军压境,当下局势非凡,我义军不可没有指挥,你若被带走,义军势必会混乱不堪,所以你暂且留守于此,先不做调查吧。”红发男子道。
      “属下一切但听大人的吩咐!”降遂君再是抱拳,眼底深处却是掠过浓浓的得意。
      这些大人终归还是站在降遂君这一头的。
      书生这些人,可有可无,可降遂君对义军的意义终归不一般...
      他朝那边的白夜望去,嘴角上扬,满脸的挑衅。
      而刘顺等人是愤怒不堪,一个个是气的直咬牙,恨不得立刻冲过去将降遂君给大卸八块了。
      然而他们不能,也做不到...
      魂者们走来,要把刘顺紫红等人押走。
      刘顺本欲反抗,但被书生一个眼神制止了。
      刘顺读得懂书生眼神里的意思。
      他要是冲动了,反抗了...那害死的...只会是在场的所有人...
      “书生大哥!”刘顺双眼血红,沙哑出声。
      “走吧,听大人的安排!”书生低声说道,继而一言不发,随那些魂者离开。
      “跟我斗,你们还嫩了点!”
      降遂君眯着眼盯着逐渐被押走的紫红一众,脸上的笑容愈发的强盛了。
      周围人也都不吭声,有人眼露同情,有人暗暗冷笑,颇为的不屑。
      谁都在冷眼旁观...
      但就在这时,一个淡漠的声音突然响起。
      “你们这些人,是不打算处置降遂君了吗?”
      这话一落,现场所有人无不一震,齐齐朝声源望去。
      是白夜!
      而他说话的对象...正是那五名至尊大能!
      “混账,叶白,你用什么口吻与大人们说话?你找死吗?还不快点给我跪下!”降遂君怒喝。
      在他看来,叶白之所以乖乖的释放了自己,肯定是惧怕了这五位大人。
      有这些大人撑腰,他可不惧此人!
      然而白夜却没有搭理降遂君,而是继续盯着那红发男子,开口问:“还有,你们似乎至始至终都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问你们,你们到底有没有离开黎明边域,返回里圣州的方法?”
      “放肆!”
      旁边的女子勃然大怒,指着白夜喝喊:“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对我等如此无礼?立刻跪下叩首,否则我敲断你的四肢!将你的皮囊扒下!”
      这一声落,大势弥漫。
      可白夜丝毫不受影响!
      “不说?”
      白夜眉头一皱:“那样的话,这降遂君怕也活不成了!”
      此言坠地,众人呼吸顿紧...
      “嗯?”
      红发男子神情微沉,几步上了前,面无表情的看着白夜:“你这话是何意?你...是在威胁我吗?”
      声音一落,现场的温度瞬间降低了无数。
      所有人都傻了。
      谁都没想到,白夜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
      然而下一秒,一个更令人震颤的话语从白夜的嘴里冒出。
      “是的!”
      简单的两个字,惊刹了所有人的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