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收集末日 > 第七百九十八章 封神 六十八

第七百九十八章 封神 六十八


  ——封神——
  南瞻部洲,斟鄩城。
  给自己施展了隐匿神通的赵公明正立于城头观察夏王姒癸在完成一次平叛后班师回朝。
  有道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赵公明虽然不认为金光圣母有说谎的意图,进行掐算时也没有感知到异常,但在这座城里走一走,瞧一瞧,还是有必要的。
  毕竟这不是一次简单的护送人质任务,而是商国为一举掀翻夏朝而进行的先期侦查,斟鄩,可能是商国唯一需要攻取的城市。
  虽然商国那一城即一国的做法有些奇葩,但如今大部分方国部落甚至连“城”都没有,一些依山临河的国家往往只有一两道城墙,与其说是“国”,不如说是“关”。
  大部分方国和部落仅有一两座城,遥遥统御周边村落。
  而夏朝除斟鄩外,尚有原、帝丘、老丘、西河、亳五座规模稍小的城池,但只有斟鄩有常驻军队,其他城池若要作战仍然以临时征召为主。
  可以说,只要商国能将斟鄩这批军队击败,并占领这座夏朝都城,其他各城很可能会望风而降。
  但……商国有这样的实力吗?
  即便截教已经先于棋盘落子,可以在阐教发现夏朝将倾试图挽回时进行拦阻,但只靠商国本身和其他可能成为盟友的人族部落所拥有的实力,能否正面击败夏朝?
  思索间,有天兵周身裹着拙劣的隐身术从赵公明身边跑过。
  呵……找不到自己了吧?
  鉴于金光圣母的侦查工作已经初步完成,赵公明也没必要继续惯着那些天兵。
  来访?不在!
  他们不知从哪道听途说来的,截教有教无类,外门足有上万神仙,而会来保护人界小国君,一定不怎么受重视的。
  呵……自己也是傻了,这种硬把人分三六九等的观念当然来自阐教。
  而这些天兵在有了天庭英灵殿“重塑复活”做为后援,无需惧怕死亡,没有紧迫感时,修炼的速度可谓千日一里。
  因此,上下分工,职位高低基本也固定了下来。
  或许偶尔有那种因为不会死而反复尝试各种修炼手段的天兵存在,但很可能顶不住压力而自行放弃,比如:
  ——我独自殿后,孤身大战数百妖怪而死!
  ——我率跟兄弟们清扫魔窟,血战数场而亡!
  ——我……呃,修炼时走火入魔,不小心炸了。
  想必周围袍泽望向这位“勇士”的脸色一定非常精彩。
  不提那些天兵,赵公明这次出行首先要看的,便是夏朝军队。
  不得不说,现在的人族在女娲的庇护下安逸的太久,已经根本忘记了怎么打仗。
  只看气势汹汹四处劫掠的夏王吧,他的部队确实兵强马壮,挡者披靡,但也仅此而已。
  什么计划,什么战术,什么纵深,什么后勤,全都没有。
  夏王一听说哪里有反叛,就会直接冲去军营,拉起队伍便走,最多最多给军营管事留下半天时间以筹措粮食。
  理由也很简单,他即使不带食物,也可以一路掠夺途中任何不属于夏朝直辖的村落。
  至于那些村落吵嚷什么愿与日皆亡,他才不会管――有本事就亡亡看啊。
  至于征讨行为本身,像有岷氏姐妹和夏朝军队打得有来有回的情况反而是少数,毕竟不能指望一群民兵同常备军势均力敌,尤其是数量上还不占优势。
  而后,便是此刻,班师回朝后对于战利品的分配。
  所有称得上“宝物”的东西,都归夏王所有,它们会被送去王宫宝物库陈列,以增加对那些被送进去的女子的震慑。
  而只能称为“财物”的,则根据关龙逢提供的作战英勇程度作为奖励分配给出征的士兵,虽然这些士兵转眼就会把它们卖掉花光。
  剩下的就则是转交斟鄩“商人”的“货物”,以及从其他部落掠来充作基础劳力的人口。
  那些奴婢的人口组成,和赵公明预想中只有壮劳力、育龄女子以及孩子的情况完全不同。
  经过仔细分辨,真正的青壮年只有不到五成,剩下的基本是老人和孩子,而且老人的比例还要更高些。
  赵公明稍稍留心观察之后又发现,这些被掠来的人们往往三五成群聚成一堆,明显呈互相扶持关照的模样。
  他毕竟曾是远古人族的首领,起初还有些疑惑,但略作思考便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简单来说,轩辕时期对各种人口价值的看法,如今已经不再适用。
  在失去宿世记忆之后,人族的幼儿再没有“大佬”和“萌新”的差别,全都需要长时间的教导才能做事,而老人因此希望能将他丰富的经验和知识传授给更多的幼儿,所以不会在失去劳动能力后就急着跑去轮回。
  人族女子因为需要像胎生动物一样孕育后代,脱产时间增加许多,直接导致原本以女子为主的氏族和部落悄然转为以几乎没有受到这些调整影响的男子为主,这一点从夏朝十七代国君皆为“帝”而非“后”便是明证。
  如此一来,直接导致哪些血缘较近的人族倾向于彼此扶持,抱起团来分享他们的经验、劳力和财富,与部落和氏族之下再分出“家庭”这一概念。
  所以,战败被捉为奴婢的人族不再像当初那样随遇而安,他们往往不惜代价也要返回自己的“家人”身边,如果没有家人,他们出于愤怒甚至可能做出与主人同归于尽的事情,经过数代总结,最终战胜方选择的应对是――将全家一起抓走。
  这样的话,为奴婢者会闹事反叛的可能便大大降低,除非他/她不顾全家老小的死活,或者有完全的把握能把他们全都顺利救走。
  但是,不会反叛不代表不想反叛,夏王每劫掠一个村子,每捉来一批奴婢,每发生一起矛盾,都是在为那“火山“加热”。
  正如金光圣母所说,只要有一个机会令这些奴婢们可以全家逃走,那么这座沉默的火山就会瞬间喷发,将坐在火山口的夏朝烧得连灰都不剩。
  商国开始攻夏之时,便是个绝佳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