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大楚怀王 > 第八百八十七章 齐国退兵

第八百八十七章 齐国退兵

    楼缓一听燕王愿意服软,心中大喜,连忙应道:“大王明鉴,虽然敝国再三劝说,但是齐王对燕国出兵攻打齐国的盟友中山国极为不满,是故,齐王说,只要燕国愿意割地三百里给齐国,那齐国就可以立即从燕国退兵。”
  
      “三百里!”燕王一听,顿时狠狠的咬紧牙根。
  
      之前燕国已经割地两百多里给赵国,现在又割地三百里给齐国,而且全都是南方相对温暖的领土,这一割,燕国可就残了一半。
  
      未来,燕国面对齐赵两国就只能战战兢兢,仰人鼻息度日了。
  
      可是,如果不答应,若是辽西也被东胡人攻克,胡人获得辽西的草场,那么东胡人一旦恢复元气,必然大军长驱直入,那时,别说蓟都北面的渔阳等地,就是蓟都也会遭到东胡人的打击。
  
      胡人来去如风,威胁太大了。
  
      想到这,燕王再次咬紧牙根,而后,嘴里冒出一股腥味,接着,燕王立即将嘴里的血水咽下,然后紧紧闭上嘴巴,沉默的点了点头。
  
      楼缓一见燕王答应下来,顿时大喜,接着想起赵王的嘱托,又开口道:“大王,之前贵国请敝国救援,寡君为了能有一个插手齐燕战事的借口,故而厚颜收下了贵国的礼物。
  
      虽然现在齐国答应退兵,但是寡君却为没有出兵救援曲逆而羞愧,是故,寡君决定从赵国东部割地一百里给齐国,以作为燕国给齐国三百里赔偿的一部分,还望大王勿要推辞。”
  
      燕王闻言,看了一眼楼缓,平静的面庞之下,却死死的压着心中喷涌而上的怒火,免得按捺不住,恶了赵国。
  
      羞愧!
  
      赵王自然应该羞愧!
  
      不过不是为了没有前去曲逆救援而羞愧,而是出卖燕国羞愧。自他即位以来,燕国对赵国可谓有求必应,只要赵王的要求没有损害燕国的根本利益,他基本上全都答应了赵王的要求。
  
      但是,他却没想到,燕国的付出,换回的竟然是出卖。
  
      所以,赵王是要感到羞愧。
  
      可是,若是赵王真的感到羞愧,应该将燕割让的北方一百里土地归还,而不是割自己的领土给齐国。
  
      燕王心中暗骂了一句,这一百里地,恐怕不是为燕国而割吧,而是让齐国出卖中山国的代价吧!
  
      不仅是这一百里地,还有我燕国的两百里地,以及燕国十二万大军,全都是齐国出卖中山国的代价。
  
      如此,齐国仅仅只是付出了一个难以救援的盟友,就获得了实实在在的三百里地,并且还狠狠的削弱了燕国,解除自己后顾之忧。
  
      而赵国不仅将会获得整个中山国,还获得了燕国土地,并且未来十几年乃是数十年内,燕国都必须依附赵国,跟赵国保持一致,任赵国予取予求。
  
      这一次,齐赵都获得了极大的利益,皆大欢喜。但是,却害苦了燕国,以及那个悲催的中山国。
  
      想着,燕王顿觉两股寒意从头上流入心田,而后浑身发冷,打了一个冷颤。
  
      接着,燕王摇了摇头,赵王既做了婊子,还想立贞节牌坊,哪有这种好事。
  
      想到这,燕王顿时感动的道:“先生,寡人请赵王救援,如今齐国愿意退兵,寡人岂能让赵国割地于齐呢?区区三百里地,敝国还是给地起的。”
  
      楼缓一听燕王拒绝,顿时脸色一正,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大王,寡君一向仁义,讲究公平公正,既然敝国没能完成大王的重托,保全燕国的土地,那寡君也就不能安心接受大王的礼物。
  
      故,这次齐王的条件,燕国出地两百里,敝国出地一百里,这是寡君的请求,希望大王不要让臣为难,也不要让寡君为难。”
  
      燕王一听楼缓的话,脸色顿时一沉。
  
      这赵国已经吃定燕国了吗,连楼缓这个区区臣子,也敢用这种语气跟他燕王说话。
  
      可恨,可恼。
  
      想着,燕王咬着牙,而后嘴角里蹦出一句话:“好,那寡人就多谢赵王的好意了!”
  
      “大王英明,寡···”
  
      楼缓话还未说完,殿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之声,接着喧哗之声迅速从远处来到近处。
  
      “报···”
  
      楼缓一听,皱了皱眉,而后回头一看。
  
      却见一个使者急匆匆的冲进殿中。
  
      “报···大王,曲逆城守张魁将军急报,齐国退兵了,齐国退兵了···”
  
      “什么?”
  
      听着信使的大喊声,殿中的燕王等人俱是一惊。
  
      齐国退兵了?
  
      燕王满腹迟疑的瞥了一眼楼缓,燕国还没答应齐国的条件呢,齐国还没获得好处呢,怎么就退兵了?
  
      想着,燕王疑惑的看着来使:“齐国退兵?此事是否属实?”
  
      “大王,此事千真万确,齐军本来还在围攻曲逆,但是不知何故,一夜过去,第二日突然不见齐军攻城。
  
      其后,张魁将军担心齐人有阴谋,故而派人出城查探,结果,齐人连大营中的物资都来不及收拾,就连夜退走了。”
  
      “什么?”
  
      燕王心中惊讶还未退去,此时,有一个使者快步跑到殿中。
  
      “大王,大喜啊,探子来报,易水的齐军已经退走,而且驻扎在易地的田甲所部也连夜南返了。”
  
      燕王一怔,顿时迟疑的看着楼缓。
  
      难道齐王对赵国就是如此信任吗,燕国还未割地,甚至还未答应下来,这齐军就退走了。
  
      莫非其中有诈?
  
      但是,燕王一见楼缓同样满脸惊疑,半响还未反应过来,顿时便知其中一定有事。
  
      齐军连夜撤走,莫非是齐国内部出现问题?
  
      是齐王病死,还是齐国发生兵变?
  
      正想着,又一个使者匆匆进入殿中:“大王,去楚国求援的使者屈庸传回消息,楚王得知燕国危在旦夕,不顾楚军尚未集结完毕,已经派出集结完毕的水师,渡海北伐齐国腹心之地,以逼迫齐军回援。”
  
      使者话音还未落下,一旁的楼缓脸色顿时一阵红一阵白。
  
      赵国出兵许久,未曾对齐国动手,还想让燕国付出三百里代价跟齐国求和,以求齐国退兵。
  
      结果,就在燕国即便服软求和的时候,楚国一出兵,齐国就匆匆忙忙的退兵了,甚至连大军的物资都来不及带走。
  
      这···
  
      这不就是显得赵国无能吗?
  
      牛翦在昔阳呆的那么长时间,齐国没有半分反应,楚军现在一动,齐国就退兵,这岂不让天下人笑话赵军吗?
  
      还有,更重要的是,他这次任务没完成,赵王答应齐王的土地还用什么借口送出去呢?
  
      想着,楼缓见燕王正看着他,神色中正透着一股掩盖不住的喜悦,也不知是高兴呢,还是在嘲笑?
  
      见此,楼缓立即羞愧的拱手道:“大王得天庇护,如今齐国已经退兵,那臣之前的话,就算臣没有提。”
  
      接着,楼缓又道:“大王,如今燕国已然无事,臣请立即返回赵国复命。”
  
      燕王一听楼缓要走,心中一乐,连忙劝道:“先生刚刚抵达蓟都,这才呆了一会儿,连一顿饭都没吃上,这就离去,岂不是显得寡人怠慢小气吗?
  
      先生,何不暂缓半日,用过饭再走。”
  
      “···”楼缓一听这看似好意实则羞辱的话,顿时尴尬的一笑,连呆都没脸呆了,哪里还有脸用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