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虾夷地的谋算

第一百二十七章 虾夷地的谋算

    “总经理,这次事情办砸了,请责罚!”钏路港唯一的一座三层小楼内,东岸日本公司总经理陈硕面对着几个跪坐在他面前的日本浪人,颇感到些无奈。

    这几个脸上带着风霜之色的中年人是日本公司网罗的一群浪人首领,他们都是东岸人自己通过一些偶然的渠道招募的,非是那种由松前藩介绍来的日本在野武士或浪人——因为通过这种方式来到东岸人这里的,难免会有松前家乃至伊达家派出的间谍。

    但这些人就不同了,他们是东岸人自己招募的,相对比较可靠。再加上这些人都是在社会上饱经风霜的不得意之辈,对幕府本身谈不上什么感情,因此能为东岸人干一些别人所无法做的“耻度”较高的事情,比如前往日本内地绑架幕府官员或地方上的大名。

    的学生陈硕(东岸日本公司总经理,实际主持虾夷地的开发工作,与日本人接触较多)展开了一项令人瞠目结舌的行动——由魏博秋私下授意,主持东岸日本公司业务的陈硕联络了一帮私下里募集的浪人(很多对幕府有着切齿的痛恨),让他们跑去日本纪伊藩绑架藩主德川赖宣,该行动所需的经费和器械均由日本公司暗地里支付。另外,为了保障行动能够顺利,陈硕还利用日本公司的名头。将一艘公司租借的船只调派过来。以探险为名。实则装载了数十名全副武装的浪人,前往和歌山绑架德川赖宣。

    这件事情在不了解内情的人看来,实在是有够费解、够无厘头的。德川赖宣是什么人?日本德川幕府现任将军的叔辈,德高望重,名声极大!魏博秋瞒过邵树德,私下里指示自己的学生组织人手绑架此君,所为何来?难道他们有仇吗?显然不是!

    魏博秋之所以干冒大险,做下这等“奇事”。其实还是有深层次的考虑的。首先,绑架德川赖宣这么一个素孚众望的大名,并不是要将他弄到东岸控制区来,而是打算趁着历史上今年在江户发生的一场旨在针对幕府将军的未遂政变中,假借德川赖宣的名义,在江户城内尽可能地制造混乱。

    那场政变因为种种阴差阳错,而与成功失之交臂,政变主要策划者由比正雪被迫自杀,不幸被捕泄密的丸桥忠弥被幕府杀害。尤其是前一位由比老先生,其人曾经拒绝了幕府开出的高官厚禄。而矢志不渝地践行推翻幕府的大志,麾下学生最多时有数千人。可谓是一呼百应。如果此次政变成功的话,搞不好幕府将军就得人头落地,江户城内的局势也将发生剧烈的变动。

    在此之后,忠于幕府的军队(多驻扎在城外)与由比手下的浪人势必会发生激战,这个时候如果德川赖宣能够出来振臂一呼的话,占据着大义和大势的他——不管是自愿还是不自愿——必将给江户城带来更大的混乱。这几乎是肯定的,因为你以为赖宣麾下的家臣们在看到幕府将军人头落地,江户一片混乱的时候,不想自己的家主更进一步吗?

    甚至于,在某些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把这种混乱蔓延到其他地区,很可能就会制造出一个波及多个地区的大混乱。你别以为这是危言耸听,在如今的日本,失业武士几乎已经成了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这些人有能力、有武力、也有组织,但是缺乏时势,如果日本国内局势发生动乱的话,保不齐就有人出面挑唆这些武士浪人什么的起事,最终酿成全国性的动乱。这样一来,就给很多人创造了机会——当然也包括扎根在虾夷地的东岸日本公司。

    陈硕作为魏博秋的学生,自然知道自己老师的一些谋算。比如,这些年来他的老师一直在试图结好松前藩的一些中上层武士或家臣,为此不惜一掷千金。而他做这一切的最终目的,说出去真有些骇人听闻,那就是把自己在山东新娶的小妾生下的一个儿子,过继给松前家,最终达到控制松前藩的目的。

    陈硕一直对自己老师的这个“宏伟构想”有些无奈,他自己私下里觉得这个计划基本无任何成功的可能。但自己的老师既然着了魔一样地想要执行这个计划,那么作为他教导多年的学生,也只有捏着鼻子干下去了。什么?你说松前家还有别的继承人?没关系,让他们出家做和尚好了。什么?你又说幕府不会承认松前家的继承人?呃,这就需要松前家好好表现了,总之事在人为嘛。而且,陈硕一直怀疑,这个松前家与德川家有些拐着弯的关系,自己老师不会想让他儿子最终当上幕府将军吧?当然,这个想法太荒诞了一些,陈硕明智地没有多想下去。

    不过呢,现在的情形倒真像陈硕自己实现想象的一样——基本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这不,偷偷派往纪伊藩绑架德川赖宣的这帮浪人们铩羽而归了!他们在纪伊藩发动了一些老关系(全是相熟的浪人),打听到某月某日藩主欲到某地,因此便提前埋伏了起来,打算半路上将赖宣劫走藏起来——反正按照日本人的尿性,藩主十天半个月见不到人影是常事,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

    只是他们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一些,平素里随从不过数人的德川赖宣那次身边竟然跟着大群侍从,结果将这帮骤起发难的浪人打得抱头鼠窜,前后共死了十余人,最后才狼狈撤退到海边登船逃出生天。至于计划么,自然是流产了,德川赖宣经此一劫,下次出门的时候想必身边会多不少侍卫吧,再想绑架他已几无可能。

    “算了,此非战之罪,赖宣手下侍从如云,你们不能得手也很正常。不过呢,你等未能及时发现赖宣身边侍卫人数的增减,至计划功败垂成,有不察之罪,不能不罚。这样吧,一人罚薪半年,回去后你们立刻收拾东西,带上家人,准备登船回东岸本土,这里不能再待着了。”陈硕心灰意懒地挥了挥手,说道。

    现在计划失败,也是该想想后果的时候了,即他们所进行的这场阴谋是否已经败露,而又会产生什么后果。陈硕对此有些不确定,东岸人的船只打的是荷兰旗帜,而船只也是东亚海面上最常见的荷兰笛型船,很容易就会让人怀疑到荷兰红毛头上。而出战的浪人们也都是嘴巴严实之辈,应该不至于主动泄露自己的底细,再加上也没有人被敌人生擒,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即便日本人依据某些蛛丝马迹怀疑到东岸人的头上来,那么东岸人大可抵死不承认,反正人家也没有证据。

    “呼……”在这群浪人诺诺告退后,陈硕长吁了一口气,开始思考起了下一步的盘算。如今东岸日本公司基本上已经在钏路港一带站稳了脚跟,定居人口(多来自山东青州府)有了数千人,煤矿也进入了稳步生产的状态,城市郊外的农田也有了一定的规模(虽然产量参差不齐,但多多少少有了产出),这些都意味着公司的事业开始蒸蒸日上。

    现在所要做的,应该就是持续吸引投资,然后继续从大陆上运更多的明人到虾夷地岛来,接下来码头的扩建、水利的兴修、牧场的规划、渔场的开发、建筑材料厂的兴建,哪一样都是需要海量的资金与人员的。陈硕有信心,在资金充足的情况下,只要给他五到十年的时间,他就能在虾夷地东部建立起多个定居城镇,让公司的盈利水平进一步上升——至不济,他也能以钏路港为核心建立起一个县来,让日本公司能够维持不亏损。

    如今唯一可能组织陈硕实现自己计划的因素,大概就是日本人的反应了吧。

    “要是这帮浪人此番成功就好了。”想到此处,陈硕又轻声叹了口气:“老师给我的密报里说由比正雪今年要发动政变,但经此一番折腾,怕是不但纪伊藩震动,就连幕府将军都要震怒了吧。接下来一段时日,聚集在江户、京都和大阪的那群数量庞大的浪人们,怕是要倒大霉了,幕府多半会好好收拾他们一顿。就是不知道由比正雪老先生在此不利形势下,还有没有勇气发动旨在推翻幕府的政变了,应该是不大可能了吧……”

    “算了,多想无益,如果幕府真的迁怒到我们身上,然后指使松前藩给我们找麻烦,那我们接着就好了,难不成还怕了他们?大不了铜钱生意不做了!反正铜钱贸易加上其他零碎的生意,一年利润也不过才二十多万元,且还是政府的生意,与我们何干!”陈硕驱散了脑海中的负面情绪,然后坐到了办公桌前,筹划起了建筑材料厂砖瓦轮窑兴建的一应事宜,这事对他来说,可比在日本搞风搞雨重要多了,关系到钏路港接下来几年的建设,可马虎不得。(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孤独麦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