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四百八十八章 面貌 三

第四百八十八章 面貌 三

“听说了吗?东非运输公司公开增发股票,募集资金在印度开展商业活动。”1694年3月2日,顺化港海边的一座高级度假酒店内,库有福、库有才兄弟二人正在闲聊。
  
  度假酒店的经营者是国营东方宾馆集团,在顺化港美丽的海滩边圈了好大一块地,建起了包括宾馆、餐厅、酒吧、咖啡馆、茶馆、海滨浴场在内的一系列娱乐设施相信如果不是东岸禁赌的话,他们可能还会建一座赌场出来。
  
  而作为相爱相杀多年的竞争对手,徐浩这位餐饮娱乐大亨也在旁边建了一座高级餐厅及度假村,吸引了国内许多富裕的中产阶级过来度假。尤其是经济发达的东岸大草原,那边近海海水相对浑浊,也缺乏顶级的沙滩,气温也要更冷一些,因此他们很喜欢到顺化的海滩来度假前来度假的交通工具是班轮,南海班轮公司和信使班轮公司为此投入了大量的资源,打造了许多班次,有效满足了市场需求。
  
  说到这件事情,就不得不提及如今东岸民众整体已经较为富裕的事情。事实上,这么多年来,东岸本土的工资水平虽然因为非国民劳务工的冲击而没什么增长,但物价水平倒真的是跌了一些,因此等于是变相加工资了。究其原因,则要感谢工商业各个部门的迅猛发展,这些高速发展的行业带来了大量的利润,因此可以支撑一定的工资水平。
  
  反观旧大陆,其正在缓慢崛起的工业高度集中于纺织、造船、木材、建筑、机械等少数行业,因此竞争非常惨烈。比如英格兰占优势的纺织业,就面临着法国的激烈竞争。路易十四在巴黎设立了多家国营纺织工场,采用能够达到的最先进技术,死命压低工资水平,与英格兰人展开残酷竞争。再比如造船行业,英国人同样面临着法国、葡萄牙、荷兰的激烈竞争,虽然因为本身工业水平较高而稍占优势,但获取高额利润却成了泡影,因此也是十分苦逼。
  
  与这些类似的还有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总而言之,旧大陆的后发国家的产业高度重合,在有限的赛道中你追我赶,无所不用其极。英格兰人固然是领头羊,但也不敢掉以轻心,他们被迫提高各项技术水平,压低工资开支,以期在与外国商品竞争时保持优势。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他们的工人不仅仅是普通工人,甚至包括高级技工和工程师收入水平可想而知,与东岸真心是没法比。同样一个熟练的机械修理工,其在东岸拿的工资肯定要比在英格兰高得多得多,这不是由他们的水平决定的,而是由工厂乃至行业利润决定的,即东岸工程师、学者、技工可以把自己苦学得来的知识变现,但人家却没那么容易。
  
  富起来的东岸中产阶级们除了满足吃穿用度外,随着交通运输事业的发展,他们现在也倾向于出外进行旅游。而旅游的目的地呢,一般而言有三大热门,其一是南边的“天涯海角”,即火地岛、合恩角一带,那里是夏天的热门旅游景点,很多人抱着猎奇的心态前来这里游玩、疗养,给当地的居民们带来了丰厚的收入除开渔业和皮革业的额外收入。
  
  第二个旅游热门就是顺化等地的海滩了。或许是由于初代建国者带动的缘故,东岸人对于到海边游玩非常热衷,在这一点上与传统中国人大为不同。尤其是在冬天,顺化等地温暖的海滩对人们的吸引力极大,使得一波又一波的人前来度假。甚至于,就连很多商务会议都选在这里召开,这进一步促进了当地旅游业的发展。
  
  最后一个旅游热门地点是西边的安第斯山。雄伟奇峻的高山本身就有一种神秘感,再加上很多道观建在山上,因此光环加成更加迷人,让很多虔诚的信徒愿意不辞千里,展开一顿朝圣之旅。这里唯一的不利因素,大概就是交通不太方便,必须在南锥一带乘坐汽船、马车,辗转多时才能抵达。好在羊毛运输专线铁路一直在稳步推进,相信待其全面通车之后,交通条件大大改善的安第斯山会迎来新一波的旅游热潮的。
  
  库有才和库有福两兄弟都是库艾特船长的儿子。库艾特船长早年对东岸有大功,后来全家移民东岸,地位一直比较超然。库艾特船长去世后,两兄弟继承了家产,分头经营,现在一个是南铁公司股东,一个经营着一支规模不大的船队,不能说多么大富大贵,但在东岸却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两兄弟刚刚在顺化港参加完了由工商部举办的投资讲座,完事后他们并没打算就此离去,而是带着一家老小入住了酒店,打算好好放松一下。不过生意人嘛,即便是所谓的休假,这凑到一起也难免要聊起经济见闻。这不,库有福向兄长谈起了刚刚打听到的消息。
  
  “因为什么?印度那边的事情?”库有才很敏感,一下子就抓住了要点:“政府钱不够,要民间募集资金?这不能吧?”
  
  “怎么不能?”库有福挑了挑眉,反问道:“政府开支这么重!地方上要建设,各种设施,各种移民要安置。铁路、公路、码头的建设从来没有停止过,这简直就是财政部的最大失血口。另外,一些海外关键殖民点的建设也被纳入了议事日程,这不知道要花多少钱,总之肯定不会少的。所以,印度方向的殖民贸易行动,面向社会募集一批资金,很奇怪吗?”
  
  库有才闻言笑了笑,问道:“你心动了?”
  
  库有福毫不犹豫地点头,说道:“这事我考虑很久了,觉得有搞头了,打算认购部分债权,也会买一些股票。现在咱们国家是什么面貌,大哥你不会不清楚,你觉得大家还能离得开这殖民地贸易吗?能适应得了没有殖民地商品供应的日子吗?怕是不能吧?”
  
  其实,正如库有福所说的,如今的东岸海外商品盛行,国营百货商店和孙春阳南货铺两家大型连锁商业企业就不说了,就连很多地方性的小商店也大量进货,销售情况还非常良好,这反过来助涨了海外贸易的进一步发展。
  
  现在的东岸城市居民,巧克力、可可粉饮料、咖啡等热带食品几乎成了日常消费品,普及度比旧大陆还高很多。另外,像烟草、蔗糖、香料之类的商品不论城市还是农村,需求量都非常大,且价格一直在人民负担得起的范围内,可谓是大众消费品。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海外贸易公司能够攫取巨额利润,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了,这是民众整体富裕起来的红利当然也是航海事业大发展的红利。
  
  几年前的时候,东岸政府瞄准机会,确定了利用形势,在印度西北部进行商业和殖民扩张的大战略。为此,财政部不但批准了大笔经费,外交部也发动人脉,说服了葡萄牙人参与进来。目前看来,他们的扩张还是很顺利的,唯一的障碍,大概就是钱不足了,不得不在东岸国内发债及募股筹集资金。而作为运输、销售印度商品的头号执行者东非运输公司,因为本身订购了相当数量蒸汽船的关系,资金十分紧张(他们自己还欠银行不少贷款呢),不得不在青岛市场上募集资金,库有才、库有福兄弟二人现在谈论的就是这个事情了。
  
  “而且听说印度那边的商业模式以后也会改变。东非运输公司的管理层已经提出了,今后从印度人那里采购商品时,只会先预付一小部分现金,剩下的待商品销售完毕后再依据情况进行给付。这等于是让印度当地的农民、庄园主和中间商先垫资啊,东非运输公司如果这样还赚不到钱,干脆解散好了。”库有福继续说道。
  
  “这样的条件,印度人又不蠢,他们能答应么?”库有才有些犹疑,问道。
  
  “他们不答应也得答应,不然谁来买他们的东西?”库有福毫不在意地说道,而且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清楚,印度西北部外海基本已经是东岸海军的天下,他国船只如果不经许可的话根本无法过来进行贸易。甚至就连印度本地的小船,都因为海上治安形势不靖,“海盗”频繁出现而不怎么出海了,因此基本上是东岸人垄断了印度西北部大部分特产商品的出口渠道。试问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他们又怎么可能不死命压榨那些印度佬呢?先行垫资生产已经是客气的了,定价权才是一个更大的杀器。
  
  “东非运输公司买来的印度商品在本土如何销售?”库有才没有急着表态,继续问道。
  
  “当然是寄售了。他们运来的商品到东方港、青岛港、平安港、南村港、盐城港等地卸货,然后由当地的受托人保管。这些受托人一般家境殷实,可以在当地租下很大面积的仓库,然后按照预期价值给东非运输公司开票,自行掌握如何销售、何时销售、以什么样的价格销售。受托人必须十分机敏,熟悉市场行情,有一定的人脉关系,然后才有可能在其他同质商品的竞争下卖出货物。”库有福端起咖啡杯喝了口香浓的咖啡,然后说道:“当然这一点问题不大,受托人的专业素养很高,十分靠谱。”
  
  “所以说,其实东非运输公司也不一定能够保证赚多少钱喽?毕竟,英国人、法国人、荷兰人甚至是葡萄牙人也在想方设法把印度的商品卖到我们国家来,竞争还是很激烈的。而且,第乌岛作为殖民地,与本土之间的整体关税水平虽然降到了2%以内,但毕竟未全部废除,印度当地的商品进第乌时缴一遍关税,到本土时再缴一遍关税,这成本可相当不低啊。还有渠道费用,市场波动的因素也不可小视,总之还是谨慎一些好吧。”库有才有些不以为然。
  
  当然这不是说他不看好东非运输公司的前景。事实上他还是有基本的判断力的,知道这项生意肯定是不会亏的,区别只是赚多赚少罢了。但问题是,现在国内航运市场行情看好,他经营的小船队生意挺不错的,为何要把宝贵的资金砸到东非运输公司上面去呢?他生性保守,实在是很难下这样的决心,哪怕那个生意确实可以赚钱。
  
  “哥,你怎么到现在还犹豫不决呢?”与库有才相比,库有福就激进多了,只听他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自家兄长,说道:“你看看我们房间里的挂毯,来自哪里?少部分土耳其,大部分来自旁遮普或克什米尔!夫人小姐们喜欢的宝石呢?部分来自锡兰岛,部分来自印度,可能后者还要更多一些!茴香、安息香等香料呢?印度!黄金呢?印度!本土少见但医疗上常用的像诃黎勒果、鸦片之类的药材呢?还是印度!大哥,印度商品的进口额几乎每年都在增长,且增长的幅度相当不低,有些种类的增速甚至可以和中国商品相比,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确实,正如库有福所讲,东岸人的工商业搞得实在太好了,导致资金大量流入。广大的工人阶级作为工商业的骨干,也分享了其中的红利,他们可以有钱消费各类海外商品。甚至即便非工商业从业者,得益于国家整体资金的净流入,他们的收入也水涨船高,使得他们也开始追求生活质量,大量消费印度商品。说白了,这是东岸整体国力的增长导致的必然结果,金银不能吃不能穿的,不换成海外商品消费掉,等着铸成冬瓜呢?
  
  库有福投资在南铁公司的股份一时半会还赚不到什么钱,他早就在考虑其他赚钱的路子了。恰好这次手头有一批债券快要到期兑付,因此他便打算投资东非运输公司,希望靠火爆的印度贸易让自己的财产保值增值。他曾经深入了解过东岸如今的社会面貌,尤其是老百姓的消费倾向,最终得出结论:人民有钱,对海外商品的消费也形成了习惯,因此大有搞头!
  
  当然他也没有忘记自己的兄长。这不,趁着一起度假的机会,他邀请库有才一起投资东非运输公司,一起赚钱。只不过他没料到兄长如此保守,且国内航运市场正处于一个不小的景气期,库有才正寻思着新买两条船当然是帆船了,蒸汽船对他而言太贵了新开一条航线,壮大自己的船队,因此说到最后,两人也没说到一起去,让他颇为遗憾。
  
  好在东非运输公司募股的事情还没正式开始,这家被上头指定参与印度贸易的国营企业与第乌管委会方面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对接。而且,他们原本是主营西印度洋贸易航线的,重点在新华夏岛(公司总部就设在新华港),未来参与到印度贸易里面去后,如何兼顾新华夏岛及东非沿海的运输任务,还得仔细考虑考虑。这里面涉及到的事情多着呢,保守估计今年秋天才可能面向全社会开始募股,他还有的是时间来说服兄长参与此事。
  
  东岸是航海立国,国民本就该具有一点国际视野,具有一点野心和冲劲,具有与人不一样的精气神,库有福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