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台城遗梦 > 第六章 马贼

第六章 马贼


  天空中星光点点,月亮也渐渐挂上枝头,
  阔阔的大帐里欢声笑语,载歌载舞,
  几位室韦姑娘在帐中舞动着轻快地步伐,犹如草丛中飞舞的蝴蝶,
  晶莹剔透,灵动闪烁。
  帐中的室韦人演奏者乐器,打着节拍,
  跟着姑娘们跳舞的节奏晃动着身体,
  哪怕没在跳舞,也已经与场中的舞步融为一体。
  兰子义和桃家兄弟盘腿坐在桌前,
  喝着室韦人的马奶酒,吃着刚出锅的羊肉,
  羊肉又嫩又鲜美,还泛着一股奶香味,
  配上酸甜可口的马奶酒,真是一种享受。
  一曲舞罢,姑娘们退了出去,
  这时阔阔高举酒杯,说道:
  “来,让我们为远道而来的朋友干上一杯!”
  说着看向了兰子义,
  子义也与桃家兄弟也满上酒,高高举起酒杯,
  在众人的高呼声中,大家一起干了一杯。
  之后阔阔又满上一杯酒,说道:
  “第二杯,为了今天精彩的抓羊比赛,我们再干一杯!”
  众人再次满饮一杯马奶酒。
  兰子义见气氛热烈,倒满一杯马奶酒后举向阔阔,说道:
  “第三杯,为了首领的盛情款待和室韦人的热情好客,来,干上一杯!”
  众人再次高呼,又干了一杯。
  桃逐兔一把抹掉最早剩下的马奶酒,对着坐在对面的铁木辛哥说:
  “你小子是条汉子,我桃逐兔敬你一杯!”
  此时铁木辛哥已经没有了刚见到众人时的傲慢与不可一世,
  见桃逐兔敬酒也拿起酒杯,回敬道:
  “你是一位好骑手,我也敬你是条汉子!”
  两人漫饮杯中马奶酒,之后铁木辛哥说道:
  “你们三人都是优秀的骑手,除了他”说着指了指兰子义,
  兰子义微微笑了笑,抿了一口马奶酒,略微向铁木辛哥点头致敬
  铁木辛哥接着说:
  “但他却是一个出色的猎手,一个真正的组织者!我本来以为今天已经赢了,但他却在最后时刻扳回了局面。来,干一杯!”
  兰子义听了哈哈大笑,举起酒杯来与铁木辛哥对饮一杯。
  接着铁木辛哥问道:
  “喂!我该怎么称呼你?”
  兰子义说道:
  “你叫我子义就可以。”
  “子义?”铁木辛哥念到“一直以来我对中土人都有看法,其中一个今天被推翻了,另一个被证实了。”
  兰子义笑了笑,问道:
  “那个看法被推翻了?”
  铁木辛哥回答:
  “我一直以为中土人都不会骑马,只会靠两条腿走路。今天我见识到了中土骑手!”
  说罢众人大笑。
  等笑声过后兰子义又问道:
  “那哪条被证实了?”
  铁木辛哥笑道:
  “我听说中土人都诡计多端,今天我算是领教了!”
  接着众人又是一阵大笑,铁木辛哥问道:
  “子义!你是怎么想到那个办法的?”
  兰子义撕下一块羊肉塞嘴里,一边吃一边慢慢解释:
  “当时你已经快到山头了,我要想赢就要先阻止你上山,要想阻止你上山就要先缠住你和你的人。你的骑手把你围在中间,所以我和另外两位哥哥从三个方向靠近你的人,这样桃逐兔就有空档包抄到你前面去。只要能包抄到你前面就有机会拦下你,只要拦下你就有机会抢到羊。”
  这时刚才一起刁羊的一位室韦骑手说道:
  “那样突然停住马太危险了。”
  桃逐兔说道:
  “不危险怎么反败为胜呢?”
  众人听得又是一阵笑,铁木辛哥接着问:
  “可这不是重点。”
  兰子义笑道:
  “没错!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抢羊的那一刻我是三个人抢你一个人,而且我将我的劣势化为了优势,却将你的优势化为了劣势。”
  铁木辛哥问道:
  “此话怎讲?”
  兰子义接着说:
  “你我两队人数相等,算是势均力敌,如果算上我骑术不精,而你和你的骑手从小配合并且经常刁羊玩的话,其实我这边占劣势,种劣势是没有办法短时间弥补的。既然如此,我要想抢到羊就得靠其他方面弥补劣势,短时间内我能想到并且能用到的是人数。可你我两队人数是相等的,所以我就要想办法造成人数不相等的局面。在桃逐兔堵路的那一刻,我和我的骑手们是有准备的,但你和你的人没有,当你和你的人或者混乱或者没停住跑出去的时候,我这边至少有三个人同时盯着你,在这一刻你就是以一打三。当然,最最重要的是……”
  说着兰子义喝了口马奶酒,见全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后接着说:
  “最最重要的是我才刚刚学会骑马是我这边最大的劣势,而这个劣势是瞒不过你这位经验丰富的室韦骑手的,所以你见前面被人包抄就把本应该防守我的人派到了前面去,但这就留给了我机会,本来如果我一个人上是怎么也不可能从你手中抢过羊的,但当你孤立无援,同时遭受三面围攻的那一瞬间你会把手中的羊移动到你觉得最安全的方向,那个方向就是我,你对我根本没有防备,注意力也不在我这里,所以我即使骑术没有你精湛,力气也没你大,但在一瞬间我所能调动的资源要比你多得多,于是乎我就把羊抢了下来,然后就被你扑倒了。”
  说完兰子义与铁木辛哥相视一笑,然后哈哈大笑,众人也跟着一起大笑起来,
  铁木辛哥笑道:
  “子义,你是中土狡猾的猎手!”
  说着举起酒杯,
  兰子义同时举起酒杯说道:
  “我只是尽我所能达到我的目的而已,谈不上狡猾。”
  这时阔阔也举起了酒杯,说道:
  “为了我们狡猾的猎手,为了我们草原的雄鹰,干杯!”
  于是众人又干了一杯,然后朗声大笑。
  就在众人推杯换盏之际,帐外却逐渐嘈杂了起来,到处都有马蹄声,甚至还有呼喊声,
  阔阔命令道:
  “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帐门附近的一位室韦人掀开帐帘正要往出走,
  突然一只箭矢飞了过来,正中此人脖子,一剑封喉,
  众人大惊,接着就听到空中“嗖嗖”声传来,
  桃逐虎立马反应过来是弓箭射了过来,一边大喊:
  “小心弓箭!”
  一边扫翻案几上的食物,举起案几挡住兰子义,桃逐鹿与桃逐兔也拔出腰刀护卫到兰子义身边。
  紧接着大帐外面传进来几只箭矢,都被人挡开,但有人已将火把扔到了帐篷上,
  这时帐外嘈噪声越来越大,人们尖叫着:
  “有马贼!马贼劫营啦!”
  帐内众人这才明白过来,
  铁木辛哥抓起弓箭,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帐内室韦人也纷纷拿起武器跟着冲出大帐,
  兰子义在桃家兄弟保护下也冲出帐门,
  等到了外面才发现情况已经十分糟糕,
  整个驻地几乎都被点燃,
  黑夜与火光交错之间人影攒动,
  看不清有多少人骑在马上横冲直闯,或挽弓射箭,或乱扔火把,
  室韦人都刚刚从自己的帐篷中跑出来,有的人射箭还击,
  有的人则被砍翻在地,
  还有许多妇女被乱冲的骑手掠到马上,
  惨叫声此起彼伏,咒骂与嘲笑,还有孩子的哭声混作一团,
  这时有几个室韦人骑马过来,对阔阔说到:
  “首领,不知是哪里来的马贼,天黑混乱,不知道到底多少人。首领快快上马,我们一起杀出去!”
  这时铁木辛哥拦住自己父亲,说道:
  “父亲,不能走!现在走了整个孛儿只斤氏就都完了!”
  兰子义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残酷的战争场面,但不知怎的心中出奇的安静,没有惊慌,反倒是有那么一丝兴奋。
  听到铁木辛哥的话后,兰子义也走上前去,说道:
  “首领,不能走!马贼劫营本来就靠的偷袭后造成混乱好浑水摸鱼,如果现在首领你走了谁来组织抵抗?等马贼发现无人抵抗劫营就变成拔营了!我们现在虽然人少但守住没有问题,大帐又在部落中心,只要首领稳住阵脚,等大家聚拢过啦,以室韦人英勇善战,这伙马贼必败无疑!”
  阔阔听到自己儿子和兰子义的话后也高声说道:
  “我阔阔其实临敌脱逃之辈?室韦汉子们!让这群马贼有来无回!”
  室韦众人听到号令后点起火把,围成一圈,
  有人拿出号角使劲吹响,
  号角声穿过烟火,惊动了整个部落,
  听到号角的室韦人,拿着武器,慢慢向大帐方向靠拢。
  桃家兄弟也接过弓箭,射杀着穿行在帐篷之间的马贼,
  兰子义被围在人群中,两只手紧紧抓着腰间短刀,
  四周的战事如同图画般一张一张映入眼帘,
  有中箭后跌落马下的马贼,有被马贼弯刀砍飞出去的室韦战士,
  有大吼着抡刀砍人的铁木辛哥,还有指挥部下作战的阔阔,
  更有护卫在自己身边,拿身体挡住自己并且不断射箭还击的桃家兄弟。
  慢慢的室韦人越聚越多,精准的弓箭不断将马贼射翻在地,
  勇猛的室韦战士将马贼从马上拖了下来,有的干脆骑上马与马贼短兵相接,
  渐渐地马贼开始退出部落驻地,室韦人也聚拢了一只足以一战的战力,
  就在这时,不知从哪飞来一只箭矢击中了阔阔,
  铁木辛哥大吼一声跑到父亲身旁,
  阔阔忍着痛,一手握住箭头,另一只手折断了箭羽。
  等众人搀扶起阔阔时,马贼已经劫掠一番,扬长而去。
  ====================================
  新人首次发书,各位看官如果觉得好记得收藏、打赏、推荐。如有兴趣可以加入我组建的读者交流群,群号299820403,谢谢大家!

Ps:书友们,我是白袍将,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