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台城遗梦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并力东向

第二百一十三章 并力东向


  戚荣勋对兰子义说道:
  “现在能与我一起讨贼的,只有卫侯了。”
  这个消息虽然非常糟糕,但兰子义其实早有预感,
  被这个消息打击最大的当属桃逐鹿与桃逐兔,桃逐鹿直接问道:
  “贼寇兵势浩大,我们这些残兵败将不可能阻拦贼寇,哪怕是与援军汇合也只是与贼寇势均力敌,怎么能让援军停下,还要让北镇骑兵回去?
  贼寇大军过了地目山就要到大江边上了,京城里难道不知道吗?不让骑兵赶紧进剿还让谁去堵截贼寇?都这个时候了还不许援军靠近,难道说传回京城的消息都被人给压住了?“
  兰子义瞥了一眼情绪激动的桃逐鹿,然后又看着戚荣勋,这三天被围的时候朝中一定发生了不少事情,但这些事情兰子义一件都不知道,
  虽然等项城与外界取得联系后兰子义也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很明显,兰子义没有那个时间,听戚荣勋怎么说,对兰子义有好处没坏处。
  戚荣勋听到桃逐鹿的质问倒是比较淡定,或许是因为有命令的缘故,也或许是有其他原因,
  戚荣勋毫无情绪地说道:
  “你我出征在外都是朝廷的兵,既然是朝廷的兵那么朝廷有令执行就好。
  让北方援军停下的确难以置信,而且这对战局极其不利,但朝廷的决策自然有朝廷的用意,这绝非我们可以随意诽谤的。
  朝廷绝没有被人故意蒙蔽,北方南下的援军虽然停住,但据我所知朝廷已经下令海陵的驻军一部溯河而上,堵截贼寇,我们要尽快与这些援军汇合,这样才有能力在贼寇接近大江之前击败他们。“
  兰子义听到海陵驻军有动静的消息“啧”了一声,回头看了一眼仇孝直与仇文若,
  仇家父子看兰子义的眼神中写满了无奈,
  兰子义知道,会有如此混乱的调令一定是朝中章鸣岳与鱼公公相互角力的结果,没有继续调遣北军南下很有可能是因为裕州大败的黑锅被扣在了鱼公公头上,
  桃逐兔一听“海陵驻军西进”立马不乐意,说道:
  “什么情况?海陵的驻军是你们戚家军,凭什么戚家军就能参加会战,我们北军就不能南下?
  戚荣勋你倒是跟我说说你们东军的步兵跑的快还是我们北军的骑兵跑的快?谁能先赶上贼寇大军?“
  戚荣勋闻言倒是没有动气,他只是冷冷的看着桃逐兔,用带兵的口气训斥桃逐兔道:
  “你好歹也是北镇出身,难道不知道军令如山?我大正哪怕是要调动一兵一卒也要皇上点头,兵部下令,谈得上谁是谁的兵?
  我在裕州与贼寇大战难道不知道贼寇兵势浩大,需要大军进剿?要是朝廷肯听我的就应当让海陵的驻军全部开拔西进,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只是调一部过来,这有什么用?“
  兰子义听着戚荣勋的话,嗅出了一丝异样的感觉,抬手制止桃逐兔继续开骂,自己问道:
  “戚侯说海陵驻军只调拨了一部,为什么?“
  戚荣勋闻言说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朝廷既不让北边援军南下,又不让东边镇军全力出击,只能说是朝廷自有安排了。”
  兰子义又问:
  “那这一部有说少人?”
  戚荣勋答道:
  “只有两营计两万人。”
  兰子义问道:
  “那么海陵驻军有多少?”
  戚荣勋说道:
  “江北道海贼剿灭的最早,很多镇兵都被调往大江以南沿海各道剿贼,可即便如此海陵也有六万驻军,这一次朝廷只是下令调拨两营军士进驻都梁,依我之见其实应当调拨镇军扼守寿春或者驻守钟离,退一步也应当驻守庐州,怎么能去守都梁?“
  这时桃逐兔冷笑道:
  “戚将军不是要坚守命令,决不妄议朝廷吗?怎么现在也牢骚满腹?“
  兰子义没有心情跟着桃逐兔一起去挖苦戚荣勋,他的脑海里渐渐地有一些东西成型,但他还说不出来是什么。
  兰子义等桃逐兔把话说完,问戚荣勋道:
  “戚侯是不是收到了德王那边有动静的消息?“
  戚荣勋被兰子义拉了过来,没有再去管桃逐兔,他说道:
  “我确实收到了德王动作的消息,据说德王即将乘船顺江而下。
  怎么了卫侯?这与全军的安排有关系吗?“
  没等兰子义说话,身后仇孝直便说道:
  “皇上还是相让德王立功啊!”
  戚荣勋被仇孝直一语点醒,恍然大悟,然后说道:
  “要是这样的话让南下援军东进,海陵驻军西进,三面围剿岂不更加稳妥,为什么要像现在这样排兵?”
  兰子义嘴上没说,心里却很清楚,这样安排明显是京城各方角力到最后妥协的结果。
  德王那烂泥扶不上墙的德行,这些日子虽然听不到,但靠大拇指都能想到他是带着大军进山围猎去了,这样子还能率部回援,把灭贼的头功交给他,想必皇上和隆公公费了极大的力气才说服朝中大臣,
  到现在这样排兵,北镇出局等于兰子义和鱼公公在最后决战中没有军功可捞,东镇入援给了戚荣勋、戚准和他们背后的章鸣岳一个摘桃子的机会,
  至于目前兰子义与戚荣勋手下这些七拼八凑出来的残军,估计朝廷就没指望着能有功用,之前打下来的军功全在裕州城的大火中被少了个精光,哪怕后面这些人还能有所作为,最后功劳算谁的也得靠嘴去争个清楚不是?
  这局看上去虽好,可漏洞实在太大,
  刚开始出京时为了让德王立功,没有调拨任何援军,只让京军出征,结果京军主力还被德王满世界溜得现在都找不到,贼寇一步一步做大,到最后裕州之战连禁军南下都摁不住,
  现在贼寇军势已经不容小觑,可朝廷还敢这么玩,不让北边援军来就不让来吧,东边的镇军总该全派来吧?可东军只来了一点人,这肯定是鱼公公,说不定还有隆公公,在背后作梗,想要拆章鸣岳的台。
  兰子义头一次觉得朝廷里面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让人作呕,现在贼寇都快要兵临城下了,居然还有心情内讧,哪怕让东军全来呢,只要能灭了贼,这点军功不要也罢,鱼公公你为什么分不清楚轻重缓急?
  兰子义长叹了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回头再看仇家父子,仇文若也和兰子义一样叹着气低下脑袋,仇孝直则骑在马上冷笑不止。
  兰子义看着身旁已经快要全部开过,进入项城的援军,再看戚荣勋,想了想问道:
  “我本来打算今日开拔,东进追击贼寇的。
  现在戚侯帅兵入援,要不要先在项城休息一天?“
  戚荣勋说道:
  “我刚才就说了,我的人快马加鞭而来已经疲惫不堪,确实需要休息,
  但比起军士们的休息来,寿春城中的百姓更需要官军前去保护。“
  兰子义说道:
  “寿春城我去过,城墙高大,从前朝留下来一直修到现在,贼寇不可能轻易拿下来。”
  戚荣勋说道:
  “卫侯有所不知,若只是寿春城里的百姓我当然可以稍微缓一缓,但为了躲避贼寇一路东进的流民大部分都被安置在寿春,我们不赶快过去,这些流民可就危险了。”
  兰子义听到这话真是感觉自己的心彻底掉了底,浑身血液都漏到了肚子里,
  兰子义有气无力的问道:
  “你说什么?”
  -------------------------------------
  戚荣勋赶来的当天只是稍作休整,当天下午两军便合兵一处火急火燎的向东进发
  原因只在于戚荣勋向兰子义透漏了一个重要消息,那就是朝廷将贼寇追赶的流民都沿河道一线安置,寿春与钟离两地收留的流民最多,庐州还收留了一部分,
  兰子义不得不说想出这个点子来的人绝对是他妈的一个天才,流民当中必然混有贼寇,而这些背井离乡的人漂泊在外无依无靠,正是妖贼的邪道蛊惑人心的好机会,
  将流民安置一处其实还好处理,现在流民沿河分布,就是说整个河道所有流域的大小城镇都有被贼寇渗透的可能。
  到了这时兰子义可算认识到仇孝直的先见之明,果然见几知微,神人之功也。
  戚荣勋开始并不明白流民的安置为何会让兰子义惊慌失措,流民数量众多,虽然安置在一处便于管理,但突然增加的众多户口会让收容地库存的粮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分散布置流民可以将粮食的压力减低,
  直到兰子义向戚荣勋讲解了贼寇的攻城方法和流民本身的情况后戚荣勋才反应过来大事不妙,于是众人辞别高延宗后就率队昼夜兼程向东开拔。
  兰子义他们现在合计三万人的队伍虽然比起裕州时小了许多,但现在兰子义他们的粮草补给却只能靠一座小小的项城,而随着队伍不断东进,项城运送补给也变得困难起来,从贼寇大队中逃离出来,占山为王的流寇们还不是打劫兰子义的辎重,兰子义与戚荣勋不得不分兵保护后勤线。
  这都还不是最糟的消息,最糟糕的是在兰子义他们刚刚进入凤阳道境内不久后得到的消息,那就是汝阴失守了。
  =========================
  感谢官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平凡才是福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

Ps:书友们,我是白袍将,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