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台城遗梦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又入虎口

第二百五十五章 又入虎口


  大火几乎蔓延了整个寿春北城,放眼望去火焰沿着棋盘一样的街道向外传播,感染,吞噬路过的一切,贼寇能够藏身的角落已经没有,
  而且贼寇也不需要再继续隐藏,城里的官军都已经撤到西门去了,他们在藏在城里还有什么用处?
  隐藏在各个屋中小巷里的贼寇从火焰中踊跃而出,像是被大火驱赶在后面一样,他们从树叶网径一样的小路中挤出,然后汇聚到街道上,拧成一股洪流,
  这应该就是城中所有的贼寇伏兵了,东北火烧的最旺,贼寇不可能跃过火海赶来,
  这些被雷有德安排在城中的伏兵都身着全套重甲,只是由于城中藏身地方所限,只有短兵弓箭,没有长兵器。
  洪流一样奔涌而来的贼寇操着短刀漫天挥舞,刀刃映着火焰的赤光闪耀生辉,未沾人血已是殷红一片。
  兰子义站在城门内看着从街上奔腾而来的贼寇,
  官军们还有一部分没有出城,但按照现在的速度贼寇不可能在城内追上剩下的官军。
  戚荣勋已经将神机营布置在城门上下,
  城上的安排兰子义不清楚,但戚荣勋在城门口的安排兰子义却看的清清楚楚。
  戚荣勋在城门口排列了数排鸟枪手,靠在城门口的第一排将士单膝跪地,第二排则站姿举枪,这两排将士都将枪上火绳点燃,枪把贴在脸上,神情专注的瞄准门口。
  等到最后的将士们从门外赶进城内之后戚荣勋高声下令
  “前进!”
  听到命令这好几排鸟枪手起身迈步,向前挺进,这些将士步伐一致,排列整齐,兰子义心中赞美不已,落雁关里步兵操练兰子义也见识过不少,但像神机营这样训练有素的还真没有见过,
  待到城门洞口处戚荣勋又下令道:
  “止步!列队!”
  神机营将士立马停步,第一排将士再次蹲下,前两排军士火枪直指城门洞外。
  街上的贼寇人山人海,烟熏火燎之下人人面目狰狞,跑动起来好似阴兵索命,恐怖之极,
  兰子义瞅了一眼城外都觉胆寒,但戚荣勋与手下神机营战士却面无惧色,大有泰山崩于前而不惊的势头,
  戚荣勋一人立于阵侧,手捉腰后长刀,嘴角微敛,面容冷峻,好似庙中伏虎罗汉,天威难犯,
  贼寇越逼越近,兰子义已经可以感受到脚底传来的震动,瓮城里的其他守军也都开始窃窃私语,声音中充满了恐慌。
  贼寇原本还怕城上有官军放箭,但冲到弓箭射程内后贼寇却发现没有官军放箭阻止他们前进,当下心中大喜,士气更甚,脚下摸油一样跑动更快。
  眼看贼寇即将冲入城门洞,兰子义都坐不住了,悄悄对旁边戚荣勋说道:
  “要不要派上两派长枪手到队伍前防备一下?”
  戚荣勋伸手制止兰子义,冷冷的说道:
  “太迟了,也用不着。”
  话刚说完贼寇就冲入了城门洞中,再进一步就要扑到神机营将士身上。
  兰子义看着不为所动的戚荣勋,又看了看面无表情,雷打不动的神机营战士,心叫不好,正想下令让后面的军士上来堵门,戚荣勋却在这时吆喝长了声音下令道:
  “瞄准——射击!”
  戚荣勋话音落时贼寇已经冲入门洞一半,神机营将士听令扣动扳机,
  火绳引燃了火药池里的装药,瞬间红光乍现,浓重的硫磺味随风飘入人的鼻腔,银瓶炸裂的清脆响声传入所有人耳中,震得人耳膜生疼。
  兰子义被鸟枪的烟雾阻挡,看不到城门洞里的景象,但枪械的响声无法掩盖城门洞里贼寇的尖叫,这一轮鸟枪齐射效果明显。
  神机营刚刚射过一轮,戚荣勋便下令道:
  “准备!”
  刚刚射完的前两排神机营战士听到命令后猫着腰从两侧退下,一边后撤一边重新装填火药,同一时间后两排神机营战士则点燃火绳,面前位置刚一空出,第一排战士便如之前一样单膝跪地,
  戚荣勋见到军士们准备好后立刻下令道:
  “瞄准——射击!”
  这两排将士听令点火,又是一阵电闪雷鸣,硝烟弥漫,城门洞内再次传来惨叫声。
  射击完毕后刚刚放枪的两排神机营战士再次猫着腰从两边退下,区别只在于这一次后排的神机营战士跨前两步,站到了之前神机营将士的位置,在戚荣勋的命令下在此开火。
  城上的神机营在城门口的火枪放到第二轮时开始放枪,这时的贼寇后排挤前排,堵得水泄不通,
  等到城头枪声大作,枪管喷出的铅弹击中人群后溅起的是一片有一片的血雾。
  贼寇的惨叫此起彼伏,戚荣勋与神机营营将的命令声也一浪接着一浪,遥相呼应,城上城下的枪鸣声大作,而且从未停止,兰子义看着眼前的神机营将士一排接着一排交换射击,甚至产生了一种射击从未停止的错觉,神机营的战士们似乎就像是在完成自己的本能一样,装药,点火,射击,没有一丝情绪变化,没有一点迟疑,城门洞内只有贼寇杂乱的脚步声和凄厉的惨叫声,但就是不见有人从门洞里出来。
  贼寇们再也坚持不住了,处于最外围的贼寇开始溃逃,他们离城墙远,鸟枪射程不能有效的触及他们,所以这些人逃走了,而那些站在城门洞下,准备冲杀入城的贼寇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自上而下的铅丹杀伤力巨大,经常在击穿一名贼寇后弹丸碎裂,变成一片裹挟着血肉的强劲铁屑喷杀后面的另一个贼寇。
  这里的贼寇见势不妙也想要赶快离开,但城头的火枪不会放过他们,转身逃跑的贼寇走不了几步就会被铅弹击中,倒地吐血,再也起不来。
  渐渐地,鸟枪声停了下来,待到硝烟散去后,西门里面只剩下一片尸体,
  事实上从兰子义的角度是看不见城外的情况的,因为城门洞里全都被贼寇的尸体填满了,
  这些横七竖八的尸体倒在一起,可以看得出来,在被排枪攻击了几轮后,门洞里的贼寇就想撤出去,但却被后面人堵住,又要面对面前的鸟枪,最后死状千奇百怪,死的惨不忍睹。
  在一切结束之后戚荣勋喊口令命令神机营鸟枪手退下,然后指派了一些禁军军士带上短兵去城门洞中检查贼寇尸体。
  兰子义见戚荣勋不再指挥作战,上前问道:
  “戚候刚才把贼寇放了那么近,真是吓死我了。”
  戚荣勋说道:
  “鸟枪不比弓箭,80步外就别指望着打中人了,我放进贼寇也是为了最大效能的发挥鸟枪威力,而且贼寇进入城门洞后,会被他们自己人给堵住,这样更能杀伤贼寇。”
  兰子义听着戚荣勋讲解,有看了看城门洞里贼寇的尸体,
  东军作战果然与北军不同,北军火器最多用一用虎蹲炮,野战时连虎蹲炮都不怎么用,而戚荣勋却能指挥神机营鸟枪手整排放枪,战力惊人,兰子义不由自主的就在想要是有一天北军与东军作战,自己手下的骑兵该怎样才能突破东军的鸟枪手。
  但现在可没有足够的时间留给兰子义思考,贼寇追兵既然已经被击退,那么他们也该尽快离城了。
  城头的神机营将士们全都下到瓮城里来,然后由这些神机营将士断后,其他人从西门撤到城外,
  先行一步出城的仇文若已经安排好了先后出城的各支军队,在兰子义他们全部撤出城外后将士们便立即开拔,
  出城之后便不想再城里那么狭窄,为了防止贼寇追击,兰子义特意分出一部分辑虎营战士,有李广忠率领断后包围行军在后的辎重队伍。
  将士们就这么一字排开,向瘦水东南的渡口撤去。
  按照情报显示寿春东南六里外有个渡口小村,兰子义他们打算先撤到那里去,就算没船也可以沿河南下向庐州撤退。
  虽然除了城,但兰子义还是提心吊胆,贼寇的水军不可能被这点火给全部点着,就算从城里追击已不可能,贼寇也可以沿河西进,然后进入瘦水威胁兰子义他们,
  所以在行军过程中兰子义一只都派人严密观察旁边瘦水河面上的情况,就怕贼寇沿河而来,威胁全军。
  兰子义还是带领前锋走在队伍最前面,他们平行城墙走了许久,马上就要走出城墙的范围内了,
  兰子义接着城中燃起的火光一直都在观察河面,生怕后面追兵从水路赶来,但似乎是他多虑了。
  就在兰子义出神之时,桃逐虎却对兰子义说道:
  “少爷快看前面,有贼!”
  兰子义听到这个消息后脑海里最先的反应是贼寇难道从南门绕出来了?
  但顺着桃逐虎的指向看去后兰子义才发现自己严重低估了贼寇的威胁,虽然前面黑灯瞎火,但在城中火焰忽明忽暗的照耀下,兰子义可以看到前面不远处盘踞的贼寇可是堂堂之阵,人数众多,这绝对是不是从城里跑出来的零星贼寇。
  作为前锋的辑虎营将士们都已经看到了前面的贼寇大军,桃逐虎赶忙命令军士通知后面的戚荣勋,赶紧将行军的纵队变阵为作战的方阵。
  而就在这时贼寇阵中点亮了火把,又好几骑从阵内走到阵前,一个熟悉的声音遥声喊道:
  “卫侯别来无恙乎?”
  =====================
  感谢官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绯城化语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
  虽然没有新的读者增加,但是有你们对我的支持我是不会辜负你们的,谢谢大家
  有了你们的支持我才能坚持到今天,谢谢你们!

Ps:书友们,我是白袍将,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