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台城遗梦 > 第二百八十九章 还魂夜

第二百八十九章 还魂夜


  兰子义一直觉得自己浑浑噩噩,准确的来讲他没有任何感觉,所谓的浑浑噩噩也只是在别人看来的样子,
  当日庐州城中被桃逐兔夺下短刀以后,兰子义彻底对外界失去了反应,在船上一路风浪颠簸渡江,剧烈的晕船也只是让兰子义呕吐而已,哪怕别人问候他他也没有什么反应,
  来到姑孰扎营这两天,兰子义每天只在床上趟着,有时候睁开眼睛看天花板,有时候则会把眼睛闭上,也不知道兰子义是在睡觉还是清醒,
  在这两天当中戚荣勋曾经来过一趟,他看着躺在床上兰子义的样子,叹了一口气,又走了。
  现在兰子义正在床上躺着,帐外想起了桃逐兔的声音
  “少爷,我们进去了?“
  兰子义依旧看着帐篷顶,门外的人等了一会之后见里面没有反应便掀门进来了,
  带头进账的是桃逐虎,紧随其后的桃逐鹿与桃逐兔,
  桃逐虎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他与桃逐鹿走到桌前看了看桌上,放在桌上的饭菜一口都没有动,只有水被喝了一些,
  桃逐虎看了桃逐鹿一眼,摇了摇头,
  桃逐兔心疼的走到兰子义床前蹲下,抓着兰子义的手臂,心疼的说:
  “少爷,你不吃不喝两天了,在这么下去身子怎么受得了?“
  床上兰子义依旧盯着天花板毫无反应,就好像旁边进来的人都是空气一样。
  桃逐兔不忍看兰子义这副样子,痛苦的低下头,桃逐鹿则望着兰子义,说道:
  “戚侯只是伤心过度,而少爷这是丢了魂。“
  桃逐虎叹息道: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桃逐兔回头恨恨的说道:
  “还不是当日上船的时候被吓得!少爷哪里见过那些东西。”
  桃逐鹿摇头说道:
  “少爷冲锋陷阵,杀人舔血的样子你又不是没见过,说少爷被吓着了说不通。”
  桃逐兔问道:
  “那你说少爷怎么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桃逐虎吸了口气答道:
  “怕是当时我们争着上船,自相残杀的样子把少爷吓着了。”
  桃逐兔与桃逐鹿听到这话都叹了一口气,摇着头说不出话来,
  这时帐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那不是营中人的脚步声,战士们渡江已经筋疲力尽,现在走起路来都根基不稳,听脚步声都是飘飘然的感觉,而现在来的这几人步伐稳健,力道十足,这一定是刚刚入营的人,而现在入营的一定是京城来的,
  的桃家兄弟三人听到声齐齐站起身来,三兄弟换了个眼色,然后就起身守在门口。
  门外的脚步声来到门口就停了下来,接着一个声音恭恭敬敬的说道:
  “请问卫侯可在帐中?”
  桃逐虎盯着帐外模糊的身影,问道:
  “敢问这位爷是什么人?”
  帐外人答道:
  “小人乃是台城亲军。”
  桃逐鹿这时问道:
  “营中的台城卫我都认得,没听过有这位爷的声音。”
  帐外人身子貌似是向前欠了欠,说道:
  “小人乃是刚刚随张望张太尉入营的新人,刚刚转隶鱼公公座下,现在来此乃是奉命替张太尉来邀请卫侯一起吃晚饭。”
  “张望”二字从帐外飘入,像是从远方飞来的雄鹰,划过了兰子义的心头,那是这一段漫长的黑暗中唯一出现在兰子义眼前的东西,而这个东西像是一根鱼线一样勾起了兰子义沉睡于内心深处的回忆,
  桃家兄弟三人听到卫军的话面面相觑,最后桃逐虎说道:
  “实不相瞒,我家少爷在江北时受了风邪,现在卧床不起,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太尉的好意我们替少爷领了,但少爷真的去不了,还请这位爷转告太尉。”
  桃逐虎话刚说完身后的床上便传来动响,三兄弟回头望去,惊讶的发现兰子义居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虽然兰子义两天没吃没喝,身体虚弱,头晕目眩,但他的思路却又重新浮现在脑海中,
  兰子义开口说话,他的声音因为虚弱而绵软,但他的语气却非常坚定
  “请转告太尉,我马上就去。”
  桃逐兔赶忙来到兰子义旁边,惊喜的问道:
  “少爷你起来了?!”
  兰子义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三哥,拿我衣服来,我要去见太尉。”
  桃逐虎与桃逐鹿见兰子义睡了两天终于起来,难掩心中惊喜,脸上皱在一起的五官也都舒展开来,只要兰子义肯起来,那就是好事,其他的都可以商量。
  桃逐虎赶忙对门外说道:
  “烦请转告太尉大人,请稍候片刻。”
  门外人貌似是点了点头,然后便转身离开了,同时桃逐鹿则催促桃逐兔与他一起去给兰子义拿更换的衣服。
  兰子义起来穿好衣服,洗了把脸,又漱了漱口,便出门往张望哪里走去,桃家兄弟紧随其后,
  虽然兰子义接连作战,又连续几天没吃东西,但他走起路来还是一板一眼,没有丝毫摇晃的样子。
  在一路上台城卫的引导下,兰子义很快就来到了张望设宴的帐篷。
  这顶帐篷并非是鱼公公使用的那几个装饰华丽的大帐篷,而只是一顶平常的帐篷,从外面看几乎都有一种穷酸样子,进帐之后更是简单,只有一边放着的一张床和帐中的一张桌子,上面放着几个家常菜,还有几乎酒,张望和戚荣勋已经坐在桌前,看来就等着兰子义了。
  张望见兰子义进来,笑着让兰子义坐下,他说道:
  “卫侯来了就快坐下吧,再迟怕是饭菜都凉了。“
  兰子义回头看了一眼门外,桃家兄弟已经被守候在门口的台城卫拦住,不过张太尉这里应当不会有什么危险,他们三人便转身站到台城卫一边,索性帮忙一起守门了。
  兰子义来到桌前向两人行礼,然后落座,
  张望则举起酒杯向两人敬了一杯,并说道:
  “两位侯爷也算是刀锋舔血杀出来的人了,既然如此,老夫就该当你们是一个营一口锅里吃东西的小兄弟了,
  来,老夫敬你们一杯。“
  哪怕到现在,兰子义依旧觉得心中模糊,他只是靠着感觉走到这里,而从他自己嘴里蹦出来的话就好像是别人在说一样。可是现在张太尉说出的话却像是一把利刃从外面刺穿身体,扎到了他的心上,他听到张太尉所说就想起了曾经在自己手下出生入死的弟兄,那些弟兄们也曾与兰子义一道在晚饭时从一口锅里舀东西吃,而现在他们都没了,最后看到的那些弟兄则被他兰子义的人亲手拍死在水里,
  戚荣勋在张望敬酒之后就举杯饮下,虽然这一杯酒呛得戚荣勋几乎流泪,而兰子义则举着酒杯停在空中,
  张望早就发现了兰子义精神不对,但他并没有指出来,他慢慢悠悠的喝完酒,然后将被子放下,之后才看着兰子义问道:
  “卫侯卫侯举杯不饮?是嫌这酒水不好喝吗?没办法,营里也弄不到什么好酒,卫侯就先凑活凑活吧。“
  兰子义顶着晕乎乎的脑袋,望着自己手中的酒杯,忍受着内心当中不断涌现的画面,那夜惨死河中的将士,那个在他面前被桃逐兔拍死的军士,那些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喊着卫侯救命。
  “够了!”兰子义大声吼道,
  等兰子义脑海中的杂音终于趋于平静后他才发现对面的戚荣勋正在目瞪口呆的盯着自己,而自己手中的那杯酒还是端在手中。
  兰子义意识到自己刚才的那一声不只是吼在自己脑海里,也是吼到了外界,虽然兰子义并不想对在做两人发火,但他已经事实上把两人吼了一通,
  若是现在兰子义承认刚才是吼给自己听的,那他不仅要想张望和戚荣勋解释半天,还要折损许多面子,兰子义不想折面子,而且他现在就像是在河中溺水的人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陷入到自己的也说不上来的那种黑暗的沉思中去,他可不想说道一会又怪叫一声。
  于是兰子义装作怒火中烧的样子质问张望道:
  “张太尉是在嘲笑我吗?”
  张望听闻此言问道:
  “卫侯为何这么说?”
  兰子义没有饮酒,而是将杯子放回桌上,他用肿胀的发疼的眼睛瞪着张望,眼中的人影忽近忽远,飘忽不定,但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兰子义想要把自己强硬的姿态维持下去,于是兰子义说道:
  “太尉你说我兰子义刀锋舔血,可你知道我刀锋上染得是谁的血吗?你说把我当做一个营里的兄弟,可你知道我的兄弟都变成了什么样子吗?”
  张望平静的看着兰子义,看着他脸上阵红阵白,听着兰子义忽高忽低,明显发抖的声音,平静的说道:
  “我还不知道,你能告诉我吗?”
  兰子义听到这里是真的发怒了,什么叫做“你能告诉我“?
  兰子义指着张望说道:
  ”你不知道?你想知道?那我来告诉你,是我杀了那些和我一口锅里吃饭的兄弟,是我断了他们的生路!“
  说道这里兰子义眼前又浮现出了那个从水中浮现的面孔,那个军士紧紧地抓着兰子义的腿,哀求着想要让兰子义拉他上船,
  兰子义又坐回了那天船上,那个军士就在他眼前,就抓着他的腿想要爬上船来,
  惊恐的兰子义直勾勾的看着眼前,木讷的说:
  “是我对不起你,你是我的兵,我却先上船逃命,我不禁抛下你上船逃命,还在你要上船的时候把你打入水中,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你!是我害死了你们啊!”
  兰子义说着说着就就哭出声来,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守候在门口的桃家兄弟闻声询问道:
  “少爷你怎么了?”
  听到桃家兄弟的声音,兰子义又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又坐回了帐篷中,面前的戚荣勋已经开始哭泣,这么说来刚才自己是当着两人的面哭出来的?
  张望看到兰子义眼中又有了神色,开口问道:
  “卫侯,戚候,你们两人吃过两脚羊吗?”
  =======================
  感谢广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绯雨画城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

Ps:书友们,我是白袍将,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