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台城遗梦 > 第三百一十章 大正忠臣

第三百一十章 大正忠臣


  来的将士听到兰子义留人的命令后都有些狐疑,不过在兰子义说明记功之后这些将士们还是满心欢喜的将人放下,反正捉人也是为了邀赏,已经有了赏人留下来也就留下来了。
  马上的战士给兰子义行过礼后便调转马头,其中一人使劲推了一把马鞍后面驮着的人,“扑通”一声那人就像被重重的砸到了地上的积水中,之后就是一阵杀猪一样的呜咽声。
  桃逐兔掉头和兰子义说道:
  “嘴被堵住了。”
  放下人后来的将士们就扬鞭催马,踩着水花一路向东回去了。
  兰子义看了看摔在雨中,被捆住手脚却又扭动不止的那个人,朝前面桃家兄弟嗯了一声。
  不用兰子义多说桃逐虎与桃逐鹿已经从马上滑下去,两人出列后分从两翼接近地上的人,就像是两只狼靠近猎物一样。等到了那人身边后桃逐鹿开始搜身,桃逐虎则一把拽下那人嘴上的布条,然后抓住那人的头发把头用力把那人脑袋掰过来。
  那人吃了疼,忍不住大声叫嚷起来,不过在桃逐虎将小刀架到那人脖子上后叫声就停止了。
  那人喘着粗气,眼睛睁得像铜铃一样紧盯着桃逐虎手上的刀刃,他咽了一口吐沫颤抖的说道:
  “军爷饶命,军也饶命。”
  桃逐虎拉长了老脸,面目在雨水冲刷下更显狰狞,他恶狠狠地问道:
  “说,你们在城里有多少人?你们在城里屯驻何方?接头暗号是什么?你们打算如何接应城外妖贼?“说着桃逐虎又用力攥了攥那人的头发。
  那人被攥得生疼,脖子上的皮也因此被刀子割破。那人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开口胡言乱语答道:
  “军爷啊,我听不懂您老人家在说什么啊!刚才被那几位爷捉住的时候我就说了,我是工部申郎中的人,晚上出城有事,你们放了我吧。“
  兰子义听到这话又仔细打量了一遍那人。兰子义总觉得这人说得什么工部申大人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但兰子义却想不起来是谁,于是兰子义压低声音对桃逐兔说道:
  “我想知道这个申大人是谁。“
  桃逐兔点点头,立刻呵斥道:
  “京城各个衙门大人多了去了,你说的这个什么工部申郎中是个什么鸟?“
  被桃逐虎摁住的那人闻言哭道:
  “军爷啊,就是工部的申忠申郎中,我是他府上家丁,奉了大人之命出城来的。“
  兰子义听到申忠二字终于想起来是谁了,那不就是今天白天朝堂上带头打人的那货吗?
  桃逐虎闻言怒道:
  “放屁,外面兵荒马乱京城城门都关了,你深更半夜的出城定是给妖贼通风报信,还敢在这里冒充家丁,诬陷他人?“
  那人在桃逐虎手里被吓得够呛,现在被吼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知道哭求饶命。倒是桃逐鹿搜了半天身没摸出兵器反倒是从那人怀里搜出了一封信件。
  桃逐虎看着桃逐鹿手中的东西又厉声问那人道:
  “这封信是给谁的?说!“
  那人哭着摇头,只说自己不知道。
  桃逐鹿起身将信件交给兰子义,兰子义接过信后抖了抖,信件保存的很好,并没有被水沾湿。兰子义摘下斗笠把雨遮住,一旁桃逐兔掏出火折子吹亮给兰子义照明。
  信封上并没有写任何东西,兰子义拆开信后借着光亮把信展开,盯睛一看发现信件抬头赫然写着“明公雷有德“,再往下读兰子义发现原来这是一份效忠书,信里满是对雷有德的歌功颂德之词和对当今朝廷的诋毁,兰子义看着这些诋毁心说这几条列的还真是一针见血啊,把大正的弊病全部罗列了出来,看的兰子义都有暗中叫好的冲动。信件剩下部分都是什么天命转移,雷有德当入京继承大统之类的大逆不道的话。当然,这些都不重要,最精彩的是在信件最后的落款出赫然写着申忠的名字还印有他的印章。
  兰子义看完信后一阵冷笑,要不是旁边有这么多军士兰子义一定放声大笑。这个申忠,朝堂上打人时下手毒辣,喊起口号来震耳欲聋,什么“君王死社稷,天子守国门“,什么”不割地、不赔款、不和亲“说得真是好听,结果转头这货就给城外妖贼写信效忠,这都已经不是讽刺二字可以形容的事情了。
  兰子义心想申忠您老人家好歹矜持点,妖贼还在江心困着呢,这么着急干什么?等到妖贼围城的时候再写信也不迟嘛。就算写了往外送他申忠也挑个精明点的呀,眼前这人算什么呀?这人要撒谎没那本事,要闭嘴又没那么嘴硬。仔细想来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吧,真是轴。
  兰子义把信收好放回自己怀中,似笑非笑的对桃逐鹿下令道:
  “让他开口说话。“
  桃逐鹿点点头转身朝那人走去,桃逐虎也听到兰子义命令,从那人腋下将人架起。桃逐鹿来到那人旁边,不等那人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情,桃逐鹿便数拳轰出,头两拳就把那人打得牙齿全落,随后几拳则直接把人打到吐血。
  那人没撑几下便放声求饶道:
  “别打了,别打了!求您别打了。“
  桃逐鹿伸手抓住那人下巴就说:
  “不想挨打就说信从何处来,送往何处去。刚才你已经撒谎,现在你尝到我的拳头厉害了,要是敢不说或是再敢撒谎我就活生生打死你。“
  那人不知是脸被打肿还是人已经吓破了胆,他的眼睛就没敢往桃逐鹿身上看。在桃逐鹿问完话后那人便哭诉道:
  “我说,我说,我说。“接着他便将自己从申府出来,领了信件送给贼营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出来。
  兰子义听罢笑了笑,吩咐桃逐虎与桃逐鹿道:
  “大哥,二哥。你们把这人往回带一带,我既的树林前面有一大片空地,待会咱就在那和妖贼开打,你们把这人堵了嘴在那找根桩绑了。“
  桃逐虎闻言一把将那人夹在腋下就往回走,桃逐鹿则走来问道:
  “少爷是要把这人灭了。“
  兰子义说道:
  “当然,这种败类留他干什么?“
  被桃逐虎夹着的那人听到兰子义这话着急的大喊饶命,不过桃逐虎照着面门的一拳立刻就让他闭了嘴。
  桃逐虎与桃逐鹿分别上马,桃逐鹿又说道:
  “可是少爷,这人是人证,没了我们怎么向朝廷说明申忠叛国?“
  兰子义指了指自己怀中的口袋说道:
  “有这信就够了,这种败类我看都不想多看一眼。“
  接着兰子义带头,一行人就向刚才指定的小树林那里奔去。跟着兰子义的西辑虎营军士见到兰子义刚才刑讯逼供的狠辣手段都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时候都悄悄跟在兰子义后面走,声都不敢吭一声。
  等到了地方之后贺温玉已经在那里等候了,见到兰子义过来贺温玉上前迎道:
  “卫侯怎么来的这么迟?我还担心出了什么事情呢。“
  桃逐兔闻言说道:
  “担心你还不派人来,说得好听有什么用?“
  兰子义闻言制止桃逐兔道:
  “三哥不得无礼,贺将军一军主将,在这里还有事情要做。“
  贺温玉闻言笑了笑,问道:
  “我还以为卫侯身边这人是侍卫,没想到竟是兄弟。“
  兰子义笑道:
  “这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哥哥,从小就在府里一起玩耍,说话随意惯了,贺将军可别往心里去。“
  贺温玉笑道:
  “卫侯哪里的话。“
  接着贺温玉便将兰子义引入林中,兰子义看了看周围的布置,大路从西而来,绕过树林向北折去,在树林正面拉开了一整片空地,桃逐虎与桃逐鹿这时正忙着将刚才那人绑在路中央。
  贺温玉也看到了桃逐虎的行动,问道:
  “卫侯,他们在做什么?“
  兰子义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还有申忠的事情都和贺温玉讲了一遍。
  贺温玉听完之后骂道:
  “申忠这败类,真恨不得生啖其肉。“
  兰子义说道:
  “这种事情留到回京之后再说吧。我倒是觉得贺将军应当把兵线再往林中压一压,在这里容易被贼寇发现……“
  在兰子义的“建议“下,埋伏在林中的阵型又被调整一二。兰子义绕着树林观察一遍觉得无恙之后来到林间下马休息,桃逐虎取出马扎让兰子义坐下,桃逐兔则拿出油布为兰子义遮雨。兰子义坐下后逼着眼睛靠在树上像是睡了过去,淅淅沥沥的雨声伴着兰子义匀称的呼吸,迷得这树林好像都快睡着了。
  整个西辑虎营在林中埋伏了许久,将士们几乎人人都打哈欠。军士为了防困小声聊起天来,
  有人问道:
  “都这会了,妖贼还来吗?“
  有人答道:
  “我是觉得不会来的,江上浪那么大能过来才见鬼了。不过太尉的命令,我们想不来也不行啊。“
  又有人问道:
  “你们说真要是妖贼登岸也应该攻去京城啊,咱守在这里干什么?“
  “因为江上风浪大,妖贼从北岸无法登陆足够的人手去攻击京城城墙。而且京城广阔,妖贼攻了也不可能立刻得手,相反要被大营的驻军从后夹击。所以妖贼登岸之后一定回来偷袭大营,我们守在这里就能打妖贼一个措手不及。现在你们话也说够了就给我闭嘴守着吧!“
  兰子义冷不丁说出声来着实下了众人一跳,众将士闻声不敢再说,整个树林又静了下来。
  这时有人指着林外说:
  “快看,外面来人了。“
  ============================
  感谢广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绯雨画城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

Ps:书友们,我是白袍将,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