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台城遗梦 > 第三百四十八章 战机 下

第三百四十八章 战机 下


  举枪那妖贼自知一击不中命便休矣,他闭上眼睛静等最终的离去,只一瞬间桃逐虎被马匹加速而来的战刀刀便从妖贼鼻子处将妖贼脑壳斩掉。
  桃逐虎连杀三人却毫无兴奋之情,他面容冷峻犹如冰晶,他现在只想着取下雷有德首级为自己洗刷昨夜的耻辱。
  在他身后紧随而来的兰子义和那些铁浮屠们沿着桃逐虎冲锋的路线找到了妖贼防线的缺口,两排铁甲精骑将快要被妖贼堵住的缺口冲成了一个大洞,未能结成紧密阵型的妖贼们全在长枪利刃下化作亡魂。
  有了身后紧随而来的铁骑坐镇,桃逐虎胆气更甚,他极目远眺只求找到雷有德冠盖所在。
  对于已经身处妖贼心腹之地的桃逐虎而言,只要雷有德敢竖起自己大旗冠盖找到他并不是一件难事。桃逐虎并没有费多大力气便在人群之中发现了雷有德所在。
  在大批甲士包围之中,执掌伞盖的力士正在将伞盖放到准备降下来,看来雷有德也发现了情况不妙,想要溜之大吉,可他那明黄缎子织成的三层冠盖要多明显有多明显,就算是雷有德将那伞盖扔到地上桃逐虎也能看到,更别提那缎子上还爬着八条龙了。
  桃逐虎一见雷有德所在立刻精神大振,哪怕距离遥远中间隔着数万妖贼桃逐虎依旧在马上横槊直指雷有德处,高声吼道:
  “雷有德!你往哪里逃?“
  桃逐虎声如虎啸,气若江河,十几万人厮杀的战场上瞬间就被桃逐虎的怒吼震慑住,所有人都感到自己被扑面而来的杀气冲击,几近脚跟不稳要被冲倒在地。
  那边金黄色的在桃逐虎吼出声音后赶忙收落下来,围在伞盖周围的妖贼甲士们立刻手持长枪围成圆圈将伞盖下那身披金甲的雷有德保护起来。
  桃逐虎胯下战马就没有停,他头也没回的对着后面的兰子义喊道:
  “少爷,待我为你取那雷有德首级回来!“
  说罢又夹马腹,催着战马飞速而去。
  跟在兰子义一旁的张偃武刚刚抖落枪尖吊着的半个妖贼,闻言对着兰子义说道:
  “桃大郎若是想万军从中取上将首级又何必喊得尽人皆知呢?他这么做不是提前让妖贼做准备吗?“
  兰子义勒马同周围将士们一起转向追上桃逐虎,听到张偃武的问话后他答道:
  “别说是眼前这些妖贼做好准备,就是这里人在多上十几倍我大哥照样给你捅穿敌阵,张参军你等着瞧就好。
  比起担心妖贼会不会做好防守,我倒觉得那边那个伞盖过于招摇了,雷有德不该这么蠢的。“
  张偃武闻言笑道:
  “卫候你把那雷有德说成一只虎,可我却觉得他是只病猫。你瞧他今天把仗打成什么样了,明明是他兵多将广,结果却偏要让新丁打硬仗,我看他没你说的那么聪明嘛。你瞧他在后面留着的这么多甲士,但凡他让这些人打头阵,现在做困兽之斗的就是我们,哪会打成这个样子。”
  兰子义摇了摇头说道:
  “若只论这一仗的输赢,肯定是雷有德派精锐来战好。但他统领手下新旧兵丁这么多人,决不能简单的只考虑这一仗输赢,他的老兵善战却死一个少一个,天王已死他又不可能用转生道蛊惑新丁卖命。今日一战我等官军必然拼命,他要是真让自己精锐过来硬碰硬必然死伤惨重,到时候就是打赢了他的队伍也会变成新附流民占多数的队伍,到时候他怎么继续号令全军?”
  张偃武又用长槊刺穿一人,这次他的长槊硬碰上了妖贼铠甲,槊身被折断。张偃武一把扔掉手里的半根木棍,抽出马刀准备继续拼杀。他继续问道:
  “你不是说妖贼昨天战死的都是流民头目吗?既然流民的头都被雷有德借刀杀人给斩了,那还有什么必要怕他们作乱?“
  兰子义说道:
  “当年桓玄称帝之前把北府兵排的上号的将领全都斩了,可还是让刘寄奴起来造了反。一群流民依然落草亡命,他们哪还会乖乖听话?雷有德要是把自己的老本拼光了那打下再大的战果也是给别人做嫁衣,他怎么可能不防着?“
  兰子义与戚荣勋在马上说话的时候桃逐虎已经埋头一股脑冲进妖贼阵中深处去了。冲入妖贼精锐当中之后,妖贼的抵抗明显比之前那些新兵强得多,这里的妖贼各个都在原地苦战,不死不休。见到桃逐虎冲过来,这些妖贼全都挡在马前,长枪短刀全往桃逐虎身上招呼。
  可桃逐虎与他的高头大马全都裹在厚实的铁甲当中,任妖贼什么刀枪,打到桃逐虎身上全都不管用,而桃逐虎则用手中马刀长槊包括战马本身冲杀血路,挡路之敌不死于刀枪之下就要毙命于马蹄之下。
  桃逐虎就这么一路冲杀,浑身浴血来到刚才的伞盖之处。
  在伞盖外面整整两排长矛手半跪在地上,长矛矛柄插地,妖贼抱着矛身指向来犯的桃逐虎。在长矛手身后则是拿着伞盖的力士,穿着金甲的雷有德,还有一个挽弓准备放箭的弓箭手。
  桃逐虎看着将矛柄插入地中的妖贼,知道妖贼已经发现手持长矛根本挡不住铁骑的冲击。
  桃逐虎看了看那个已经瞄准自己的弓箭手,嘴上挂起一丝冷笑,心想妖贼居然还有能用的弓箭。妖贼这防守的确严密,可这奈何不了他桃逐虎。
  桃逐虎依旧是左手长槊,右手马刀,他端坐马上挺着身子直扑面前当面矛阵,这时妖贼弓箭手放了第一箭。那支飞矢在空中好似游鱼一般,直扑桃逐虎咽喉而来。眼看箭簇已到桃逐虎面前,桃逐虎却没有慌张,他把头往旁边一撇,那飞矢当即从脖子旁边飞过。
  桃逐虎躲过当面箭矢后战马已经冲进妖贼长矛阵中。这次冲阵桃逐虎没有像之前一样勒马跃起,避开妖贼的长矛,事实上他人马一身铁甲,如此沉重也不可能让马跳起来。
  桃逐虎驾着铁马仗着自己刀枪不入,一头扎进长矛林中。被妖贼戳在地上做依靠的长矛在战马的撞击下全部折断,当面跪在地上操矛的那几个妖贼当即被马蹄踩死,而在马上的桃逐虎左手展开,把长槊当成长棍挥舞,右手上下翻飞,马刀乱斩,战马两侧妖贼被杀得打乱,无人能近桃逐虎马前。
  那个雷有德身边的弓箭手见自己一击不中,又见桃逐虎冲进阵中,脸上已经露出惊慌的神色,但这弓手手中动作却没有停下,他立刻取出两只箭矢,一只捏在左手备用,一只则搭上弓弦。这弓手再次挽弓瞄准桃逐虎,这次他直瞄桃逐虎眼睛,再妖贼弓手看来桃逐虎面门大开,此击必中。
  妖贼弓手用力将弓弦拉成满月,“砰“的一声箭矢被用力弹出,极短的距离内箭矢在脱弦之后立即出现在了桃逐虎眼前。
  妖贼弓手眼看着箭矢就要插入桃逐虎眼窝之中,没想到这时桃逐虎却突然低头,铁簇“叮“的一声撞上铁盔被弹飞,接着桃逐虎的战马就飞驰到了弓手面前。
  那弓手此时已是面无人色,满头大汗,他立马把捏在左手的备用箭矢搭载弦上,想要再放一箭。可这时桃逐虎的马刀已经斜着削向弓手脖颈。
  这时在金甲雷有德另一边的力士平端伞盖刺向桃逐虎,巨大的伞盖障在弓手面前,阻挡了桃逐虎的视线。不过桃逐虎对此早有准备,在力士刺向桃逐虎之前桃逐虎便已经用力刺出左手的长槊,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刺向对方,可桃逐虎的槊却要比伞柄长得多。
  一声闷哼之后力士手中的动作听了下来,他的锁骨已经被长槊戳穿,在桃逐虎拔出长槊后力士便倒地不起。
  那力士为弓箭手争取了一刹那功夫,弓箭手得以借此时机放箭出去。但弓手刚刚把弦松开,桃逐虎的马刀也斩入了他的脖子之中。
  箭矢击穿伞盖的黄色绸缎向桃逐虎面门飞去,这一箭来的突然,超出了桃逐虎的预料,桃逐虎只能下意识的把脸扭向一边,这一下正好把头盔侧面的铁裙挡在箭矢面前,箭矢在叮的一声后再次被弹开落地。
  吓出一身冷汗的桃逐虎这次终于可以来打金甲雷有德的面前,在雷有德抽出佩刀准备抵抗的一刹那,桃逐虎战马疾驰而过,而那金甲将领则只剩身子留在原地
  桃逐虎将首级抓在手中,扒下头盔扔到地上,转过首级来想要看看雷有德临终的样子,却发现自己手里拿的人头不是雷有德的。
  惊讶过后桃逐虎明白了这是雷有德的替身,再抬头望向四周,却见在其他地方又有三个一模一样的伞盖被树了起来。
  跟随桃逐虎而来的铁浮屠们彻底踩碎了眼前的妖贼,兰子义望着减慢速度的桃逐虎问道:
  “大哥可是受伤了?“
  桃逐虎叹了口气,回头答道:
  “少爷,我没事,只是……“
  兰子义朝桃逐虎摆了摆手,说道:
  “大哥莫要多想,依雷有德的狡诈肯定料到我们会来斩首,只是略让他胜了一筹而已。“
  =============================
  感谢广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依云流氓兔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

Ps:书友们,我是白袍将,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