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台城遗梦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困兽之斗

第三百五十二章 困兽之斗


  张偃武闻言拍了兰子义一下笑道:
  “好你个兰子义,身手没有别人好,胆子倒是比别人大得多。”
  兰子义被张偃武这一下拍了个趔趄,站稳之后他笑着对张偃武说道:
  “张参军,你用这么大力气小心你那臂膀再折喽!”
  周围将士们见到兰子义中枪落马全都被吓到了,现在看到兰子义安然无恙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总算是把悬着的心给放回了肚子里,听到兰子义调侃张偃武的话后将士们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御林军的重骑兵们在兰子义的命令下已经下马重新集结了起来,妖贼们也在突袭失败和桃逐虎反击的双重打击下开始撤退回树林更深处去。
  但妖贼并不是简单的退却,在军士们下马向后收缩之后,处在队伍外围的战马实际上被将士们放弃了。妖贼在刚才进攻的同时就一直忙着与官军争夺马匹,这下撤退时顺手牵羊拉走了有好几十匹马。
  感觉到周围攻势退潮的官军将士们探出脑袋去,看到了树林中若隐若现,逐渐消失的妖贼人影。将士们刚才被人偷袭后憋了一肚子火气,现在妖贼撤退了还顺走了战马将士们还不得放火把林子烧了。于是一人振臂高呼说要随入林中杀贼,其他将士们全都高声相应。
  但此时重新坐回马上去的兰子义却厉声呵斥道:
  “都给我站在原地不许动!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跟妖贼进林子里面去!”
  刚才带头说要过去杀贼的那个军士步子都已经迈出去了,听到兰子义的命令后他不甘心的停下脚步,一腔的怒气把脸烧得通红。他回头问兰子义道:
  “卫侯为何不让我们过去追击?妖贼都已经撤退了!”
  兰子义骂道:
  “光看到妖贼退就不长眼睛看看妖贼后面还有没有后手?林子这么茂密,后面还藏着多少要贼谁能知道?你现在追过去再中埋伏怎么办?”
  那军士不依不饶,指着林中着急的说道:
  “可是马被人牵走了!我的战马就在其中啊!御林军的高头大马都是从海上和红毛夷人买回来的,就这么几匹马,哪能舍得让妖贼牵走给糟蹋了?!”
  兰子义闻言火冒三丈,骂的更凶,他道:
  “刚才嫌身上铁甲太重站不住的是你们,连人带甲把马压垮的也是你们,说是船上铁甲弯不了腰的依旧是你们。现在被妖贼牵走几匹马就要冲进林中去用自己性命趟妖贼的陷阱,你们倒是穿上这身甲是累还是不累?
  都他妈给我站在原地站好了,有马没马都给我站着,谁都不许追杀妖贼!马没了再买,人没了再招,但是今天这一仗要是士气崩了你我拿命都偿不了。“
  兰子义一通破口大骂之后刚才还嚎叫着想要追击的军士们就全都灰头土脸的站回原地去了。牵着马立在兰子义一旁的张偃武等兰子义骂完之后问道:
  “卫侯你刚刚中了一枪,不长记性现在还要坐在马上?而且你不是说要下马留存马力吗?为什么你一直不下来?”
  兰子义低头答道:
  “中枪归中枪,指挥归指挥,我不上马怎么看清周围情况?至于留存马匹气力的事情,现在不是将那个的时候。”
  张偃武笑了笑后又说道:
  “妖贼新败,溃不成军,刚才第一轮伏击我们的妖贼兵力就显不足。现在妖贼攻不得手,再次溃逃,我看追击过去也未尝不可。”
  兰子义从马下一名军士手中要过自己刚才跌落的头盔重新戴在头上,他望着密林深处晃动的人影,眼睛眯了起来。
  兰子义举起手中马鞭指向林中,高声说道:
  “大哥!你能看清楚林中妖贼动向吗?”
  刚才还被淹没在官军人群之中的桃逐虎听到兰子义命令立刻踩蹬上马,桃逐虎将手搭在眉梢上,站直了身子遥望林中,只听桃逐虎慢慢说道:
  “林中的确是在退却,看不出来有埋伏的迹象。但妖贼撤退是相互只见都有掩护,整支队伍颇有章法,虽然人数不多但不可小觑。”
  兰子义点了点头,心里已经决定带队出林,不再追击林中妖贼。不过既然已经让桃逐虎侦查,那就干脆多侦查点东西,于是兰子义追问道:
  “那妖贼可有其他动向?”
  桃逐虎眯着眼睛又仔细看了看,然后他又说道:
  “我看见林中似乎有妖贼在挥舞旗帜。”
  兰子义有些疑惑,问道:
  “挥舞旗帜?什么旗帜?谁在挥舞?是新附流民还是雷有德麾下精锐?”
  桃逐虎搭着手使劲远眺,然后说道:
  “什么旗帜实在看不清楚,但勉强可以看见舞旗的人身上甲片反光。溃退在林中的妖贼貌似都被召集到那面旗帜之下了,全是披甲的老兵。”
  兰子义闻言眉头皱的更甚,他眼睛转了好几圈,然后下令道:
  “全体下马,牵马向东步行,绕到交锋的兵线后面出林!各位将士都提高警惕,千万不要再中埋伏!”
  仅剩在马上的兰子义与桃逐虎在兰子义说罢后全都下马,然后整支队伍都牵着战马默默的沿树林向东继续前进。
  跟着兰子义走在旁边的张偃武牵着马匹艰难前行,他问兰子义道:
  “卫侯为何不带人冲入林中把那挥舞旗子的妖贼打掉?那样不就可以将妖贼重新集结的队伍打散了?”
  兰子义摇了摇头说道:
  “如果这在平地上我当然率领将士们冲过去了,但在林中我们根本冲不起来。而且妖贼不是刚刚在那里集结,那边肯定已经积聚了不小的力量,贸然出击以我之短攻敌之长,怕是要吃亏。”
  张偃武说道:
  “雷有德现在集结,而且是在我军侧后,这可不是小威胁,难道卫侯要放任雷有德在林中积聚力量?”
  兰子义扭头看了看左边不远处树林外的空地,官军已经将妖贼又往西边积压了不少,满地都是妖贼尸体,但现在官军推进的速度明显比刚才妖贼刚刚溃退的时候慢了许多。官军并没有被妖贼反推,但妖贼退路不畅,也已经被官军挤压的极限了。
  物极必反,这个时候要是妖贼觉得退无可退翻过来冲击官军一波那可不是能轻易受得了的,要是雷有德这时再从侧后树林插上一刀,官军今天就要败了。
  兰子义皱着眉头没有说话,他牵着马加快了脚底的步伐,其他将士们也都跟着默默的快了起来。
  兰子义带着手下军士们在预计出林地点的西边走了出来,在他们左侧不远处就是追杀妖贼的官军步兵阵线,在兰子义右前方一段距离外,刚才首先顶下妖贼攻势的圆阵正在原地修整。追击的将士们一路砍杀而来身上早就被妖贼的鲜血淋透了,而面前的妖贼却还在溃退当中,将士们还在不停的挥舞刀枪继续杀戮。
  张偃武看了一眼左侧的阵线后说道:
  “阵列已经有些散乱,将士们虽然杀的起劲,但手上力道明显软了下来。如果今天的战事还无法解决的话,优势很有可能被逆转。”
  兰子义牵着马继续前进,他说道:
  “我们本就没有什么优势,多亏太尉善造形式才让我们可以限制妖贼的人数优势。要想取胜我们就必须彻底打碎妖贼的军心,让现在还在溃逃的妖贼彻底丧失神智。”
  张偃武哼了一声道:
  “卫侯说得很好听嘛?可你到是告诉我我们该怎么才能彻底打碎妖贼军心?”
  兰子义回头望了一眼刚刚走出来的树林,对张偃武说道:
  “不用多久雷有德就会把他的军心送过来,到那是就看我们够不够硬了。”
  张偃武随着兰子义的眼神一起回头,他看了看后说道:
  “难道卫侯是想……”
  兰子义打断张偃武道:
  “我倒是不愿去想,可雷有德会轻易放过我们吗?你也看到树林里集结起来的贼寇了,雷有德必然从侧后背刺我们一刀,到时候就是今天这一仗的最终决胜时刻了。”
  张偃武收回眼光又看了看一边还在厮杀的步兵阵线,叹气道:
  “若妖贼真的从树林里杀出来我们步兵的左翼首当其冲会被缠住,就现在将士们这样子到时候怕是要崩。“
  兰子义微微扬了扬嘴角,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让他崩。”
  张偃武闻言扭头看了一眼兰子义,想了想后说道:
  “你打算紧贴在步兵后面列阵?”
  兰子义点头应道:
  “正是!”
  然后兰子义指着整条阵线的中间说道:
  “我们牵马过去,就在那里跟在步兵后面列阵,妖贼敢从树林出来进攻我军左翼,那就回被我们回冲个正着,我要把雷有德吓回林子里去!”
  张偃武闻言笑道:
  “要是雷有德真有你说的那么英明神武,我觉得你今天这么安排要翻船。”
  兰子义笑了两声回应道:
  “若真翻船那也是待会的事情,至于现在我还有点其他事情要做。”
  ========================
  感谢广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依云流氓兔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

Ps:书友们,我是白袍将,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