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台城遗梦 > 第三百七十三章 忠臣 下

第三百七十三章 忠臣 下


  兰子义可算是长出了一口气,但很快就又有一口气堵了上来,兰子义固然是劝的鱼公公去请德王发兵,可德王肯听鱼公公的话吗?兰子义心里倒是想着只要德王肯发兵,哪怕德王自己呆在大营里接着酒池肉林呢,他兰子义和鱼公公出去与妖贼血战就好,打赢了功劳全算作是他德王的,打输了兰子义愿意背黑锅。但兰子义转念一想,发现德王好像压根不会去关心什么军功不军功的事情。这样想来兰子义这么“大度”的设想也就只能感动一下他自己而已。
  鱼公公在说完话后便大步流星的往帐篷门口走去,兰子义也想要招呼着众人出去,就在这时仇文若却让人意想不到的在此开口,他说道:
  “公公,小人斗胆,还有一个问题想问公公!“
  仇文若此言一出就连桃逐兔都感觉事情不妙,兰子义更是伸手拉扯仇文若的衣袖小声说道:
  “先生你要干什么?公公还有事情要忙,不要再问了。“
  鱼公公本已走到门口,听闻此言像是被钉住了一样掉头回来看着仇文若,鱼公公说话的时候嘴角抽搐了一下,他问仇文若道:
  “你要问什么?“
  仇文若甩开兰子义的手,又无视掉了他爹仇孝直的眼色,对这鱼公公作揖道:
  “德王倒卖军粮的事情公公可也掺和了进去?“
  仇文若此话一出鱼公公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他手上的肌肉被用力崩成了一条又一条,看那样子鱼公公是想要扑上来直接把仇文若给撕碎的,好在鱼公公最后还是控制住了自己,他用力指着仇文若骂道:
  “仇文若,你放肆!老夫虽然贪财可也没穷到那种份上,我会干那种断子绝孙的勾当吗?“
  鱼公公骂出这句之后意识到自己失言说漏了嘴,立在当场半响不言。兰子义与仇孝直则是站在仇文若身后浑身冒冷汗,仇文若这话问的实在是太危险了,兰子义都觉得这次可能保不住他。
  过了好一会后鱼公公轻轻叹了口气,他走到仇文若旁边伸手为仇文若收拾衣领,同时鱼公公说道:
  “仇文若,老夫替你整整衣服,你呢则听老夫一言。俗话说的好,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这个样子很容易丢掉吃饭的家伙。王爷的事情不是你这种小人物该来管的,所以闭上嘴不要再多说废话。兰子义看得起你,我也就给你一个面子,今天的事情我不再追问,你爹和他京城里面的那些朋友我也就放了这一马。但你给我听清楚喽,要是今天的事情有任何走漏的地方,或者你再敢把这件事说下去,我告诉你,下次你就撞不见我这么好心肠了。“
  鱼公公在说最后这句的时候伸手拍了拍仇文若的脸,最后一下拍的尤其用力,那清脆的响声听得兰子义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其实仇文若问出话后也被吓得够呛,鱼公公向他走来的时候他可是惨白着脸喘着气不敢再说话,被鱼公公抽到脸后仇文若也不敢吭声,默默的低着头,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鱼公公收拾完了仇文若后转身继续出帐,他说道:
  “最近烦心的事情已经够多了,今天则尤其的烦,看到你们几个更让我心烦。都滚吧,今天别让我再见到你们。“
  说着鱼公公便出帐门去了,兰子义他们则如释重负的对这鱼公公那边作揖行礼一点也不敢怠慢。按理来说鱼公公走后兰子义他们也该出帐去,但兰子义却未能及时迈开步伐,他回头望向鱼公公的内帐,隔着屏风想要看看里面的风景。鱼公公睡觉的地方自然没什么好看的,但大家都懂,里面的风景绝对是今日罕见。
  兰子义刚把目光透过去没多久,屏风后面便嘤嘤的笑出声来,那悦耳的声音婉转道:
  “卫侯既然有意,何不进来听奴家弹奏一曲?“
  兰子义没想到这么远的距离还隔着屏风,里面的月山间还能发现自己回头看过去,被点破后他的脸腾地一下子红了起来,只说一声“多有叨扰“便头也不会的走出大帐,其他人则跟着兰子义恋恋不舍的一块走了出去。
  帐外的依旧是那副霪雨不止的样子,潮湿又阴冷的空气让兰子义他们一下子全都冷静了下来。长出几口气后兰子义便带头走如雨中,这时候兰子义才发现从刚才入账开始他们几个连蓑衣都没有脱下来。
  走入雨中之后兰子义先是开口问仇文若道:
  “文若先生,你刚才是要做什么?我们好不容易说动公公去劝德王,你怎么能那那种问题来刺激公公?“
  仇文若简单的答道:
  “我只是想要知道真相。“
  仇孝直闻言答道:
  “真想从来都是自己查出来的,哪有问出来的?儿啊,你还是年轻。“
  桃逐兔则哼了一声讽刺道:
  “说得自己好像一身正气,结果刚才也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要想知道怎么不接着问了?“
  仇文若闻言脸上有些泛红,不过他并没有发怒,只是淡淡的说道:
  “死到临头谁人不怕?但怕我也要知道真想。等我已经知道了我也就随着自己怕了。“
  仇孝直怕继续说下去伤了自己儿子的面子,于是岔开话对兰子义说道:
  “卫侯,鱼公公的女人你也敢收,不要命了?”
  桃逐虎这时也开口规劝兰子义道:
  “卫侯,那女子绝没有她看上去那么娇弱,我看她绝对是深藏不露,手底下功夫不会在我之下。“
  兰子义闻言笑着反问仇孝直道:
  “先生刚才看那月山间的眼神可不比我好到哪里去,怎么突然之间就开口教训起来我了呢?”
  仇孝直闻言笑道:
  “我仇某老鳏夫一个,看看漂亮姑娘也没什么,我儿子也穷的没钱娶媳妇,看看也无妨。只是卫侯啊,你身边老爷们这么多,各个年富力强,这女子却只有一个,若是来了我看我们不用被外人整死,自己就会先自相残杀起来。”
  兰子义闻言大笑,他道:
  “有先生这句话我就知道我们自己乱不了。”
  然后兰子义又问桃逐虎道:
  “我等刚才全被那月儿迷得神魂颠倒,为何唯独大哥你气定神闲,我没记得大哥你有这份定力啊?”
  桃逐虎闻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没有答话。倒是桃逐兔插嘴道:
  “少爷有所不知,大哥自从来了京城之后便遇到了相好的。”
  桃逐虎听闻此言满脸通红,照着桃逐兔脑门就打了一个响指,桃逐虎骂道:
  “就你小子话多!”
  桃逐兔被打了之后抱着头躲到兰子义身后,其他人则闻言全都放声笑了起来,兰子义隐隐约约的记得好像之前听人提起过这件事情。
  桃逐兔与桃逐虎打闹的时候又说道:
  “我觉得刚才鱼公公赌咒发誓一点也不毒啊,文若先生可不要被骗了。”
  仇文若闻言问道:
  “三郎此话怎讲?”
  桃逐兔道:
  “先生你想想,刚才公公说谁干了谁断子绝孙,可公公他自己已经……”
  桃逐兔说着欲言又止,兰子义则伸出指头放在最前嘘出声来,兰子义扭头四下看了看,然后道:
  “三哥莫要胡说,这话若是让公公听见你可别想有命活。”
  兰子义话虽这么说,可他自己也憋笑憋得非常辛苦,其他人也是默不作声,干笑不敢言。
  这时众人面前突然传来声音道
  “卫侯!原来你在这里,我找你找的好辛苦。“
  兰子义寻声望去,见是张偃武穿着蓑衣迎面而来,兰子义见状赶紧迎了上去。在与张偃武会面之后兰子义将对方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说道:
  “张侯不在帐中养伤,这么大雨出来做什么?你看你,腿上全是泥。”
  张偃武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然后摆摆手说道:
  “这算什么,之前出来打猎的时候又不是没有遇见过。而且卫侯,朝廷正式的诏书还没有下来呢,我还没有封侯呢。”
  兰子义本觉得张偃武京城纨绔子弟肯定吃不了军营里这苦,没想到张偃武完全不以为意,再加上之前两人并肩作战,兰子义顿时对张偃武刮目相看。
  张偃武接着说道:
  “卫侯,我们扎营已经五天了,当日与妖贼血战之后那股士气都快被磨光了,在这么下去不是个事,我们得要发兵出击才行。“
  兰子义听着张偃武的话点了点头,他说道:
  “我刚才就是去找鱼公公说这事,鱼公公已经同意去说服德王发兵了。“
  张偃武闻言先是出了口气,很快的他又摇头说道:
  “公公再怎么说也只是监军,拍板的是德王,若是我爷爷在,不用劝,早就打过去了,现在嘛……唉,我算是明白卫侯为什么对德王评价那么底了,之前我还以为京中对德王的风言风语全是谣言呢。“
  兰子义笑道:
  “德王也不是没法子,他不也说了吗,以逸待劳,伺机而动。“
  张偃武闻言没好气的说道:
  “那他倒是动啊!一动不动,还把妓女招入营中,这是一军主帅该干的事情吗?“
  =============================
  感谢广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依云流氓兔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

Ps:书友们,我是白袍将,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