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台城遗梦 > 第四百九十六章 年轻气盛 中

第四百九十六章 年轻气盛 中


  即使隆公公自己不说,外人也能看得出,隆公公现在憋着一口气,还是恶气。
  自从大军击溃妖贼,回京之后,内廷与外庭便为了是否展开入城式争得不可开交,在过去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隆公公每天从早到晚呆在内阁与章鸣岳和其他几位阁老磨嘴皮,磨到如今还能面带笑容,风度翩翩着实不简单。
  可是佛亦有怒,隆公公城府再深,脾气再好,经历了这么多天的争吵,耐性也被磨没了,更何况刚才鱼公公还当着众人的面数呵斥他。
  现在隆公公问了兰子义半天不得回答,等兰子义张口又是一副痴呆模样,隆公公的火气到此彻底控制不住,他质问兰子义道:
  “卫侯作为大军前锋,奉命速行,这么明白的事情你有必要想这么久吗?”
  章鸣岳何等人也,兰子义的异样瞬间就被他给抓住,他虽然不能准确判断兰子义问题具体出在哪里,但他知道现在该如何把握机会。只听章鸣岳出言道:
  “隆公公,如果你所说的真是实情,卫侯何必费力想这么久,你现在如此呵斥卫侯难道是想屈打成招?”
  隆公公可是聪明人,即使怒火已被点燃他也能在章鸣岳说完话后意识到自己刚才那句话的漏洞,他本意是想向兰子义施压,结果却卖了个破绽给章鸣岳。
  而且不仅是章鸣岳抓住了隆公公的话柄,连鱼公公也对隆公公的话不满。只见鱼公公端着茶碗一点一点的吹开茶叶,慢慢的说道:
  “我说隆秉笔,您老这是吆喝谁呢?子义来这之前本就有伤在身,这屋里有憋屈,他连水都没喝就来被章首辅问话,反应慢点也正常。秉笔您这么要和他莫不是嫌我刚才抽了你的手,伤了你的面子?冤有头,债有主,有火冲我发,折腾一个小字辈干什么?”
  隆公公说漏一句嘴,点着了两处火,真可谓一时冲动酿成小祸。这下由不得隆公公不冷静,他心里有火也只得打脱牙和血吞,反正兰子义他是不能轻易再碰,至少现在不能。
  有刚才这几句话的功夫给兰子义喘气,兰子义终于可以回过神来,他强行摁下心中万千思绪,摁得自己胸口发疼,然后开始处理自己接下的这个烂摊子。
  首先兰子义先开口感谢鱼公公,他坐在座上朝鱼公公拱手,然后道:
  “多谢鱼公公挂念,子义的确是身体不舒服,在屋中只觉的胸闷,一时走神没有听到两位公公问话。是子义的错,还请公公见谅。”
  一旁杜畿闻言白了兰子义一眼,他是知道见过兰子义走路上轿的人,他知道兰子义没病。但杜畿刚刚被鱼公公呵斥,现在心有余悸,想了想他还是没有开口数落兰子义。
  接着兰子义转向章鸣岳,拱手道:
  “章首辅,隆公公所言不假,我的确是因为先锋在前,走的迅速,所以一直与戚侯在前与敌交战,鱼公公身监大军在后,并不能与我这先锋想提并论。”
  兰子义不是傻子,他与隆公公不过几面之缘,隆公公冲他发火他可没那心情去忍,不过他也犯不着回头去惹,鱼公公替他当面解围他一定要报答。所以兰子义这一番话便主要替鱼公公开脱。
  此时的章鸣岳与平日兰子义所见不同。首先章鸣岳很疲惫,可以看出这几日内阁当中的拉锯让他精神损耗巨大。其次章鸣岳却显得很有活力,他的眼神当中透露出了一种高深,同时还散发着一种精妙绝伦的气息。他盯着兰子义微笑不已,那微笑不是冷笑,一点也没有让兰子义察觉道章鸣岳的恶意。章鸣岳的目光似有似无的穿透了兰子义,勾起了兰子义强压在心底的悸动,只差一点便能惹得兰子义心绪不稳。
  看章鸣岳的样子肯定有话要讲,但他嘴唇动了好几下都不见出言,显然他是在考虑自己的措辞,以目前形式章鸣岳要出言进逼,追问兰子义军中之事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最后章鸣岳还是选择更为稳妥的言论,他问道:
  “那卫侯可曾听闻德王围猎的事情?”
  兰子义摇头道:
  “我忙于前线战事,未曾听说此事。”
  兰子义这句话就是刚才鱼公公“未曾听说”一句的加强版,看似为德王隐瞒,实则为自己开脱。
  章鸣岳闻言没再追问兰子义,鱼公公在替兰子义撑腰谁都看的清楚,只要鱼公公还在这坐着,就没人想直接去找兰子义的麻烦。
  章鸣岳不再继续纠缠兰子义,只是他在转头去向其他方面时对兰子义说了一句话,他道:
  “卫侯,硬抗妖贼那么久,辛苦你了!”
  此一言无棱又无故,可在兰子义听来却如同万斤巨锤那般生猛,一下就敲碎了他心中的大门,被兰子义强压在心内的思绪一股脑的全都涌了出来,沾满脑海。一边兰子义的心里在不断的叫骂“若不是你章鸣岳派解宣明来碍事我在裕州就灭贼了,你在这里说这漂亮话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么”,一方面兰子义心中却感到了一股被自己极力否认的暖流,能被自己的偶像点名褒奖,那是一种怎样的荣幸啊!
  兰子义混乱的思绪自然流露到了他的脸上,在做几位首脑全都对此看在眼里,章鸣岳更是对此装作没看见。
  既然兰子义没法继续被抓出来当靶子,那在场众人自然要找其他人出来,一直坐在角落的张偃武此时便派上了用场。
  对章鸣岳而言张偃武是个理想的突破口,第一,张偃武参与了渡江以后的全部战事,第二,张偃武和他爷爷张望在朝中中立,没有派系,他没有支持内廷和德王的理由,至于私底下章鸣岳有没有派人去和张望通气,那就不知道了。
  对于内廷两位公公而言张望也是合理的争取对象,张望再怎么讲也是藩镇出身,和御马监有旧,张望也算武将之后,和文臣掺和不到一块去,至于私底下两边有没有接触,那也不好讲。
  所以张偃武就成了两边轮番问话的对象,而且在过去几天中一直如此。
  此时的张偃武正独自一人坐在边上,看他那样子他是想坐到角落去,但他还是与兰子义一样,坐在两边人中间。张偃武神情疲惫,眼圈一团黑,晃晃悠悠,看着能从椅子上掉下去。他这是真的被折磨坏了,真不知道这几天来张偃武究竟经历了什么。
  章鸣岳率先向发问道:
  “张侯,德王在军中表现如何?”
  张偃武听到有人问话,噤声叹道:
  “我只是参军,不曾与王爷亲近,不敢妄加评断。”
  张偃武这话说得和刚才兰子义所言一般滑头,看来张偃武也是有备而来。
  接着章鸣岳又开口,只是这次他追问到了德王入城的事情,章鸣岳道:
  “德王当日是怎么弃军入京的。“
  张偃武闻言没有多想,脱口就说,也没有发现在另一边的隆公公有话想要在他前面说。
  “我在前线同戚侯一道率部苦战,一回头就不见了德王踪影。我也不知道王爷何时走的。“
  张偃武说话虽然冲动,但所说还算中规中距,话里并没有出卖德王的意思,唯一算是疏漏的就是没能听出章鸣岳问话里的坑,章鸣岳问的是德王如何弃军入京,若不先否认这点而直接答话略有那么一点默认德王出逃的意思。
  隆公公想先一步说话就是要点破章鸣岳的这点小心思,不成想被没有心眼的张偃武抢了先,再加上之前硬生生被摁下来的火气,现在的隆公公可是暴躁的很。他当即质问张偃武道:
  “张偃武,什么叫一回头就看不见德王踪影?德王身为一军主帅,从未弃军,怎么可能莫名其妙不见踪影?“

Ps:书友们,我是白袍将,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