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台城遗梦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埋宝室中 四

第五百二十七章 埋宝室中 四


  兰子义闻言道:
  “禅师所言真令子义茅塞顿开,如此说来的确是我的欲望害了我,我因为自己的侥幸而引出后面鱼公公的怒火,我因为自己贪图功名,没能及时拉拢隆公公。正是因为我的欲望我才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存天理,灭人欲,是正所谓克己复礼。子义明白了。“
  禅师闻言摇头笑了笑,他说道:
  “卫侯,你还是没明白。圣人可没你想得那么肤浅。“
  兰子义闻言皱眉,他道:
  “是师傅说嗜欲深者天际浅,我说灭人欲,师傅为何又说我没明白?“
  禅师问道:
  “卫侯为何要取灭欲?“
  兰子义道:
  “当然是因为有欲望是件坏事。“
  禅师道:
  “为何有欲望就是坏事呢?“
  兰子义道:
  “师傅自己都说了,欲望挡住了天机,我自然要戒除欲望。唯有戒除欲望我才能促生天机,唯有天机茂盛我才能纵横驰骋,恢宏大志。“
  禅师笑道:
  “卫侯为什么要去恢宏大志?难道一时侥幸是欲,恢宏大志就不是欲?“
  被禅师一语点中,兰子义诧异之余开始反思,一时之间竟忘了如何回答禅师。
  禅师则接着说道:
  “卫侯妄图灭欲本身就是一种欲望,以一种欲望除灭另一种欲望,卫侯以为可行吗?其嗜欲之深者其天机也浅,乃是因为欲与天机本就是一体两面,此消彼长,欲益盛则智益浅,然而痴人妄图以欲灭欲,岂不知这是欲上加欲,终究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嗜欲深渊当中,不得见于般若。次正所谓南辕北辙。“
  兰子义听着禅师的话不住的慢慢点头,他缓缓出了口气,然后问道:
  “若不灭欲,那我当如何助长天机?“
  禅师道:
  “如何助长我自然知道,但我知道终究是我知道,卫侯怎么做才能知道终究需要卫侯自己努力。不过卫侯辛苦上山就是为了问我此事,我又岂能不说?既然如此,那我就试着为卫侯解说一番。”
  兰子义闻言转过脸对禅师点点头道:
  “还请师父不吝赐教,子义洗耳恭听。”
  禅师闻言笑着波动琴弦,开口说道:
  “欲望天机本就是一体两面,皆由心生,心染于外物而又执于外物便是欲,心观于外物而又知外物便是天机。欲不可灭,只因人之所以成为人便是因为有心,心不灭则欲不灭,心若灭则人同于草木。人如果与草木相同又如何能识得这世界?理解这世界?不能便无从谈天机如何。”
  兰子义闻言问道:
  “那我当如何不与草木相同?”
  禅师答道:
  “不语草木相同便是要观之,识之,所谓助长天机无外乎如此。只是观何物?识何物?”
  兰子义答道:
  “是要观外物,识外物?”
  禅师答道:
  “那是自然。可是外物虽多诱惑亦多,如果不知何物可取,能取几何,人便会陷入物中,这就是执,此时人便陷进了欲望之中。”
  兰子义道:
  “这么说来我应该摒除外物,隔绝红尘。”
  禅师笑道:
  “卫侯还是没有明白。且不说卫侯长着耳目口鼻,长着身体四肢,每时每刻都与外物相接,就连身体本身都算是心外之物,卫侯想要隔绝根本不可能。只说卫侯想要隔绝外物这一点,难道不是又陷入了自己的欲望之中?“
  兰子义闻言醒悟,叹了口气笑道:
  “欲望真是无处不在,无时不有。“
  禅师笑道:
  “卫侯说得不错,心生欲望,只要卫侯还有一口气,欲望便无处不在,无处不有,想要斩灭欲望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兰子义道:
  “那我该怎么办呢?是不是说我无视他便好?“
  禅师道:
  “卫侯你看,你又陷入欲望中了,想要无视难道就不算一种想法欲望了?“
  兰子义道:
  “那我没生出来一个念头就是生出一个欲望来,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禅师笑道:
  “想要处理欲望其实不难,欲望要求卫侯做得也不多。“
  兰子义道:
  “禅师不要再和我打哑谜了,有话请直说。“
  禅师道:
  “卫侯可还记得刚才发生的事情?那只眼睛为何出现在窗外?“
  兰子义答道:
  “那是因为我在窥探我自己。“
  禅师问道:
  “那卫侯又为何要窥探自己?“
  兰子义闻言想了想,然后惊讶的发现了关键点,他道:
  “因为那个被我拒之门外的自己想要我接纳我自己。“
  禅师闻言点头笑道:
  “不错,卫侯的欲望想要的仅仅只是卫侯接纳自己而已。心一动便生欲,心不可能不动,欲也不可能不生,卫侯的每一个念头,每一个想法都可以被囊括入自己的欲望之中。正是因为卫侯的心生出了卫侯的欲,所以卫侯的欲就是卫侯自己的一部分。“
  兰子义道:
  “我的一部分?“
  禅师笑道:
  “不错,卫侯的一部分。真如同身体四肢,皮肤毛发是卫侯身体的一部分,卫侯的欲望念想,思维情绪也是自己心的一部分,他们由心而生,纷杂而成,最后综括为卫侯所能感觉到,所能认识到的自己。身体上的自己可以通过其他身体部位来感知,心灵上的自己亦是通过心灵上的其他部分来感觉。
  卫侯已经认识到自己需要接纳自己,可需要接纳的自己在哪里?卫侯你明明知道隆、鱼两位公公折腾你的真实原因,可为何偏要说出一大队的故事来敷衍,最后还不愿说出事情?“
  兰子义叹了口气道:
  “因为害怕。“
  禅师道:
  “害怕什么?“
  兰子义想了想,答道:
  “害怕痛苦。“
  禅师道:
  “不错,是痛苦,而且是心灵上的痛苦。隆、鱼两人折腾你的原因大部分是你自己造成的,如果你承认此事便是承认自己的过失,便是承认自己应该自作自受,便是要一人承担起本次事件的全部责任。可是今次关于出征,关于德王的事情担子太重,你一人担不起来,这倒不是说卫侯你家底不够厚实,无法善后此事,而是说卫侯你的心神已经到达了极限,你无法在心中容纳自己对德王的嫉妒,对不公的愤恨,对朝廷的失望,对自己不被重用的失望,这些东西太重,你想要找个方向卸去这些重担,于是你找到了自己身边的人。
  卫侯刚进门时边说你家哥哥害你,你家先生害你,可他们真的害你了吗?卫侯现在已经明白,那只不过是你自己给自己找的一个借口,你只是想要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怒,想要找个人出来替你背黑锅。你的哥哥,你的先生是最佳的发泄对象,不仅因为他们与此事有关,你有借口,还因为他们在你的怒火下不会反抗。
  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反抗吗?“
  兰子义本想摇头说不知道,但是他想起了禅师所说的话,于是兰子义打算试着接纳一下自己,他思索许久,终于痛苦的说道:
  “因为我的哥哥和我的先生是真正在乎我值得我信任的人。“
  禅师闻言点头笑道:
  “卫侯悟性很高,这么快便找到了敲门。卫侯已经开始直面自己的内心,希望卫侯继续保持下去。
  卫侯请不必为此羞愧,欺软怕硬乃是人性,卫侯能认识这一点,能够承认这一点便已经超出常人许多,只要卫侯加以观察,加以思索便能够从自己的本性当中反思出智慧与经验。这便成就了天机。“

Ps:书友们,我是白袍将,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