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台城遗梦 > 地五百三十二章 临江小酌 下

地五百三十二章 临江小酌 下


  兰子义迈步走上二楼,这偌大一间酒楼整个二层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被踹翻的桌椅和摔碎的杯盘,唯有中间一张台子摆放还算整齐,张偃武正一个人独自坐在桌前。在兰子义上楼之前张偃武还骂骂咧咧不止,当听到兰子义的问候身后张偃武就停住了嘴中的嚷嚷,真的成了一人喝闷酒。
  兰子义缓步走向张偃武,顺手从一旁捞起一支板凳,待走到桌前后兰子义一脚将板凳踹正,正对着张偃武坐下说道:
  “张兄,这是怎么了?发牢骚呢?”
  张偃武在这里胡闹看来已经不是一时半会,甚至不是一天两天,兰子义见到的张偃武发髻散乱,蓬头垢面,衣衫虽然锦绣但已经被酒渍脏的深一片浅一片。不过张偃武的眼神并不昏沉,他听闻兰子义问话后开口淡淡地答道:
  “我喝醉了。”
  兰子义坐下之后就自顾自的拿起张偃武面前酒壶酒杯给自己满上。兰子义听闻张偃武的大话后大声笑道:
  “哪有醉鬼说自己喝醉了的。说自己醉了的都没醉。”
  张偃武抬起头来瞪了兰子义一眼,道:
  “我说我喝醉了就是喝醉了,你哪来那么多废话?“
  兰子义倒是没有因为张偃武的话生气,他回头招呼在楼梯那里探头探脑的小二,说道:
  “小二,过来点菜,这菜吃残了。“
  那小二闻言有些为难,不过楼下貌似有人在催促他,他最后还是不得已勉强来到兰子义旁边,问兰子义道:
  “爷,您要点什么?“
  兰子义也没看小二,只是笑看着张偃武说道:
  “上两道招牌小炒,我再陪张兄和一盅。“
  兰子义这么爽快的安排下来着实令小二如释重负,那小二一刻都不愿在二楼多留,唱喏过后一溜烟就跑下楼去了。
  张偃武目送着小二离去,待到小二下楼,他又看向兰子义,然后说道:
  “既然是来陪我喝酒那就不要多嘴,也不要劝我,我不听劝。“
  兰子义笑道:
  “我要是不劝你干嘛坐着陪你喝酒?我家里还有烂摊子没解决呢,你以为我闲得慌?“
  张偃武道:
  “你若不是闲得慌干嘛上街乱逛?“
  兰子义道:
  “我昨个出了城,现在刚回来,路过酒楼就听见你在里面耍酒疯,然后我便上来了。“
  张偃武盯着兰子义看了半天,脸上神色变了好几变,似是想发火,不过最后还是给他摁下了火气。
  张偃武叹了一口气,低头给自己满了一杯,一饮而尽之后,张偃武道:
  “既然你也是来说废话的那就赶紧说,说完滚,别碍着老子作乐。“
  兰子义冷哼一声,道:
  “做苦还差不多,还作乐?你耍酒疯也就罢了,干嘛耽搁人酒店营生?二楼的客人全都被你赶跑了。“
  张偃武答道:
  “老子把二楼全包了下来,耽搁个屁的营生。“
  然后张偃武站起身来,拎起脚下放着的酒坛子走到窗前,对着楼下街上就泼酒,他边泼边骂道:
  “嫌我耽误你们上楼吃酒?来,这下我让你们吃个够!“
  说罢张偃武便将手中酒坛子连同剩下的酒水一起扔下楼去摔了个粉碎。要说这家酒楼的酒还真是好酒,半坛酒摔到街上整条街都飘满香味。
  兰子义坐在说座上目睹张偃武发泄,期间他还招呼小二将残羹撤下,把新菜摆上,看到地上酒坛还多,兰子义也就没再让小二添酒。
  摔了酒坛子的张偃武坐回桌前,兰子义则开口问道:
  “你家里人了?难道连个小厮都没有?“
  张偃武闻言说道:
  “来的都被我给赶回去了。“
  接着张偃武站起声来,他隔着整张桌指着兰子义吼道:
  “兰子义我告诉你,我谁都不怕,我不怕台城卫,我不怕御史台。今个我就是要骂,我要骂是朝中那群狼心狗肺,良心都被掏没了的王八蛋。搞什么入城式?带头入城的德王他有资格进来授勋吗?“
  兰子义抬起头来看着张偃武,淡然的答道:
  “我知道你不害怕,所以你往街上扔酒坛我都不拦你。“
  张偃武道:
  “那你还跟我说什么劝我?“
  兰子义道:
  “怕你现在干出事来兜不住才会拦你,你这点事情没啥兜不住的所以我不拦;为你将来着想,看出现在你干出的事情会坏你将来前程所以才会劝你,所以我留下来劝你。“
  张偃武听闻兰子义所说,浑浊的眼神稍微清澈了一点,他坐回板凳上,捡起地上的酒斗,新开一坛,重新满上一壶酒,给自己到了一杯后,他道:
  “前程,有个屁的前程。我他妈好端端一个京城公子哥,莫名其妙被拉出城去拼命,拼死拼活杀了贼,结果回来之后倒成了我坏了军事。卫侯你可知道朝廷给我封的是个什么衔?羽林中郎将,他妈的京城里面是个有钱的公子就能花钱买上的虚衔,你现在从这楼上扔块砖出去,砸死个人你看他是不是羽林中郎将。“
  兰子义一边喝酒一边吃菜,闻言说道:
  “张兄,是以至此,多说无益,无益也就罢了,你这么说还有害。现在太尉在,以他功勋资历,朝廷给他面子自然不会动你,但有朝一日太尉驾鹤西游呢?张兄你今天说得这一席话可怎么办。“
  张偃武喝了一杯后把头埋在桌上,闻言哭诉道:
  “我他妈不害怕,我不管这些!“
  虽然张偃武这么说,但从他的申请态度却可以看得出他是被兰子义说动了的。见到张偃武埋头痛哭,兰子义也于心不忍,要不是昨日有极乐禅师开导,现在兰子义的境况比起张偃武来只会更差不会更好。
  兰子义叹了口气,安慰张偃武道:
  “张兄,你不是一个人遭贬,我也一样。我从亭侯被贬成关内侯,连卫侯都不是了。”
  张偃武闻言抬头对兰子义吼道:
  “可你还是侯爵!我他妈连封侯都轮不上。卫侯,你说出城剿贼,我要计谋出了计谋,要冲锋顶着胳膊脱臼冲锋,我那点做得不够好?为什么这么对我,凭什么这么对我?”
  说着张偃武就哭了起来,这下他埋下头再也抬不起来。
  兰子义见状起身,走到张偃武一旁拍拍他肩膀说道:
  “我懂你委屈,我和你一样。”
  张偃武哭道:
  “你和我不一样,你家功勋高,你家是现在皇上面前的红人。”
  说着张偃武哭声更盛。而兰子义则站在一旁一直拍着他的肩膀安慰。
  好一会后张偃武终于止住哭泣,兰子义也坐回自己登上。哭过之后的张偃武心头轻松了许多,他用袖子胡乱抹去眼泪,抬头对兰子义说道:
  “卫侯,我不是有意对着你的,我只是……”
  兰子义怕张偃武说道伤心处再哭出来,连忙抬手打断他。兰子义道:
  “张兄别说了,我知道的。你只是有火没出发而已。”
  张偃武又道:
  “那日在军机处,我真的不是有意针对卫侯你,我当时只是……”
  兰子义点头叹道:
  “张兄,你不用解释的,我都知道。你受得委屈比我大,你在军机处里挨骂比我久。你那天发火乃是情理之中,用不着向我道歉。现在朝中我爹确实比太尉得宠,我也比张兄挨罚轻。张兄心中不平就说出来吧,说我就好,别再骂朝廷和德王了,不该。”
  张偃武闻言哀叹一声,他用激动地发抖的手斟满两杯酒,一杯递给兰子义,一杯自己举起,他对兰子义道:
  “子义,子义!你这兄弟,够兄弟!来,我与你今天一醉方休。”
  兰子义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笑道:
  “张兄要醉自己醉就好,我今晚回去可还有事,没那功夫陪你醉。”
  说罢两人哈哈大笑,又把酒杯满上再饮一杯。

Ps:书友们,我是白袍将,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