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台城遗梦 > 第五百九十四章 北雁南飞

第五百九十四章 北雁南飞


  兰子义开出价码打动了罗应民,罗应民那双三角豺眼咕噜噜的在眼眶中打转,仄戾的眼眶本就空间狭小,罗应民这般转动眼睛差点都把眼珠给挤出来。
  兰子义看着罗应民奸猾的小眼神,窃以为自己今次怎么都已经得手,但老狐狸心中的算盘其实年轻人可以计量清楚?刚才罗应民还滑的发腻小眼神突然间就透出一丝寒光。兰子义心叫不好之际罗应民开口道:
  “卫候你当知道,我这这河**为了代公北伐,可是拼尽全力供给粮草。”
  罗应民的话说的四平八稳,兰子义没能从里面听出什么玄机,只得应承道:
  “罗大人说的是,河阴为了供给粮饷,民力耗尽,子义甚是感激。”
  罗应民道:
  “若只是供给粮饷那到也罢,毕竟是公务,合情合理。只是粮食不比金银,无论是存粮还是运粮,中间总会有损耗,这粮食调动的越多越频繁,期间损耗的也就越大。”
  罗应民说到这里,兰子义大概已经猜到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于是兰子义揣着明白装糊涂道:
  “存粮损耗乃是常事,朝廷每年也都给各道下拨一个损耗限额,只要在这限额之内,损耗便算正常,罗大人你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罗应民道:
  “我自然是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只是朝廷下拨的那点限额完全不合理,我河**此等大镇,每年损耗其实那点小数目能够计算过来的?”
  兰子义闻言心中暗骂,朝廷拨发下来的坏粮数目都是根据各道人口、产粮推算出来的合理数字,一般损耗只会比这个数小,不会比这个数大,正要是连这个数都算作小数目,那么河阴库中的存粮绝对有问题。
  罗应民继续说道:
  “朝廷乃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内阁群臣只知高居庙堂,意气指使,却不知地方实际政务之繁琐。我罗应民牧民一方,为国为民,求的是四海升平,得的却是朝廷怀疑,明明只是一些损耗粮食,却偏要被别有用心之人说成是亏空。”
  兰子义听着罗应民的话,回头看了一眼仇文若,仇文若此时也是叹着气直摇头。这罗应民说了半天废话只说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河**实际仓储和账面记载的存在严重出入,这罗应民盗卖馆粮恐怕不是一朝一夕。
  罗应民形势如此,实在令人不齿,但兰子义却又只能和他联手,纵使兰子义有再多不满,他也只能无奈的接受事实。兰子义问道:
  “我自然知道罗大人公忠体国,可真要是有亏空,大人您也不肯能说几句话便解释清楚。”
  罗应民道:
  “那是自然,正因为没人听我解释,所以我索性不去解释只办事就成。”
  兰子义道:
  “罗大人打算如何操办?”
  罗应民道:
  “卫候不是打算运平城仓官粮入本道吗?北上的特许令我来给他想办法,但外人说我的那些所谓亏空,北商要运粮帮我填上。”
  兰子义听到这话真是恨得上下牙床直打架,就想扑上去一拳把罗应民鼻梁给打断。这老东西,自己鱼肉百姓,偷盗官粮,最后反倒要兰子义来替他擦屁股,这叫什么事情?但兰子义明白,现在动手只能呈一时之快,反正都是交易,兰子义应当做的是让自己扭亏为盈。
  想了想后兰子义说道:
  “罗大人自己损耗过多,居然要用外粮来补,这事情真要是被查出来,只怕我和我爹也要被牵连进去,爬不出来。”
  罗应民道:
  “卫候,你正常帮我填补损耗都怕有人来查,你让我弹劾章鸣岳,难道我就不怕被人查?”
  兰子义笑道:
  “罗大人你这就见外了。我之前和罗大人提过的只有罗大人弹劾京商垄断运粮一事,又没让罗大人你直接弹劾章鸣岳和他的党羽。若是罗大人你真有胆量弹劾章鸣岳,我自然有胆量为罗大人补齐亏空。”
  兰子义这话说的已经明明白白,罗应民听着东西,都忘记兰子义用上了“亏空”这个字眼。罗应民道:
  “章鸣岳可是首辅大臣,我哪里知道他有什么事情需要被弹劾。”
  兰子义道:
  “有什么就弹劾什么,我现在就知道他章鸣岳好几件事情,只要罗大人你肯出力,我在京城定会源源不断的将章鸣岳坐下的恶行告知大人你的。”
  兰子义说完之后罗应民沉吟片刻,接着罗应民拿起酒壶为自己和兰子义满上,他举杯对兰子义说道:
  “那就一言为定。”
  兰子义举杯笑道:
  “肯定驷马难追。”
  然后两人将酒饮罢,欢声笑语的吃过早餐。
  当日罗应民兴致高昂,接连招呼兰子义在旧都游玩吃喝。兰子义心中虽有不满,但也没法直接驳人面子,只好强颜欢笑,陪罗应民晚了一天,同时兰子义则在暗中吩咐月山间准备形状,次日一早兰子义便与众人一道,城门刚一开就策马而出,罗应民治下的河**,兰子义一日也不愿多待。
  出城之后的兰子义再次见到了满目疮痍,他不愿再走旧路回去,他害怕这次原路返回时会见到曾经故人饿死路边,那样兰子义将无地自容。
  因为兰子义不愿再走来路,所以他便在出城之后向南,过方城,走裕州,南下打算渡江。可这条路乃是兰子义他当日剿匪时与妖贼一路拼杀走过的道路,妖贼过时已经将这里杀戮的生灵涂炭,满目疮痍,如今又遭旱灾,其状况之恶劣,情景之悲惨堪比地狱,比兰子义来的路上还要糟糕十倍不止,裕州一地连驿站都快要难以为继,官吏都要逃亡了。
  总之兰子义他们一行人又经历了一番触目惊心的人间地狱之后总算来到江边,兰子义在此打消了自己顺江而下回京城的计划,该为沿江北岸陆行东去。兰子义在江北已经见够了大正百姓生不如死的悲惨模样,大江对面的南岸也是遭了兵祸,后又遭了水患,大江决堤多是淹了南岸,如果兰子义渡江或者沿江而下,看到的定是另一番地狱。兰子义已经没有心力再去容纳痛苦,他只能像个懦夫一样选择逃避,至少逃避能让他心中好受一些。
  大江北岸因为有水利可供灌溉,有没有遭受水患,在这北旱南涝的大正天下居然成了一片带状乐土,南北灾民纷纷涌入此片地带。兰子义纵马东下,沿途看到许多村镇都在收留灾民,出了河**后,其他各道府县都已经收到京城运来的太仓粮食,江北各县因此米价平允,粥厂林立,灾民们总算是有了一块落脚的地方。
  见到大地有了生机之后兰子义心中略微得到了一丝慰藉,连续数日愁眉不展之后兰子义的脸上总算有了些轻松地迹象。
  桃逐兔见兰子义终于舒展开眉头之后适时的插话道:
  “少爷你吊着脸两天不说话,今天总算是肯笑一笑了。”
  兰子义尽此一问说道:
  “我两天没说话?我怎么不觉得?”
  然后兰子义又叹息道:
  “不说话也正常,就河**那惨样,我还有什么心情说话?”
  桃逐兔道:
  “罗应民那狗官凌迟了都不为过,少爷你既然心系百姓,干脆把他揭发得了,还有什么好跟他墨迹的?”
  兰子义闻言扬天长叹道:
  “三哥啊,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罗应民乃是我在朝中的盟友,我不可能去揭发他的。”
  然后兰子义痛苦的说道:
  “我哪里是心系百姓啊!我明明就是在助纣为虐!此情此景我也只能用一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来做借口了。”

Ps:书友们,我是白袍将,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