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台城遗梦 > 第五百九十九章 自责

第五百九十九章 自责


  当日兰子义将铁木辛哥他们带入京城,原本兰子义打算带人回府,在家里好好招待一番众人,可当他包的船刚一进京城水门,守门的京城守军便将船拦下,和铁木辛哥一道入京的这些草原部落贵族便被拦下。拦路的城门校尉很是客气,只说必须将人带入鸿胪寺。虽然兰子义出言求情,但这些将士态度很是坚决,必须要将草原来的人带入鸿胪寺,兰子义不得已只好与铁木辛哥就此道别。
  回府的路上兰子义情绪很是低落,回府之后兰子义匆匆吃过晚饭便回房休息,桃逐鹿与仇孝直本想与兰子义聊聊此次北上旧都的事情,但见到兰子义情绪低落之后两人便也识相的离开,不再追问。
  早些回来的月山间还在生兰子义的气,她只伺候兰子义洗漱,然后便自己先行离开休息,而兰子义也正好可以自己一人静一静。
  回到房中的兰子义坐立不安,读书读不进去,睡觉又一直睡不着,就这么折腾到后半夜,兰子义再也忍受不了一人躺在床上的折磨,于是起身穿衣,推门出屋。
  晚间的京城不似白天那般炎热,微风送来凉意,让人精神舒爽,街巷之中传来的打更人悠悠梆子声告诉兰子义,现在已经过是丑时。
  这间新租住的院子不大,比不上鹿苑那般别致宽敞,但住在这里兰子义却感到一股久违的安心感觉,这里虽然不似王府那般气派,却给了兰子义一种家的感觉。
  披着衣服走入院子之后,兰子义慢慢静下心来,他踱步来到院中间,不大的院落无处安放桌椅,唯有此处院中心可以安放石桌石凳。
  兰子义来到石桌前独自坐下,他仰首望天,忍不住的惆怅起来。
  就在兰子义独自一人望着月亮发呆之际,在他身后传来声音道:
  “夜深人静之际,卫候为何一人独坐院中?是有什么心事吗?”
  兰子义闻言回头望去,见仇孝直与仇文若父子两人正穿着睡衣,提着灯笼站在他身后,兰子义苦笑一下,然后道:
  “孝直先生何必明知故问?既然你与文若先生同来,肯定已经知道事情经过了,请坐吧。”
  仇家父子闻言便将灯笼放在桌上,一左一右做到了兰子义旁边。
  三人坐定之后兰子义又静静的望了半天月亮,仇家父子二人则在一旁静坐,只等兰子义开口。
  过了半天后兰子义问道:
  “两位先生怎么也不睡觉?”
  仇孝直道:
  “我与文若正在商议罗应民的事情,文若已经拟好了发往落雁关的书信,卫候只要同意,我们便可以派人去了。”
  仇家父子想人之未想,谋划于未然,做起事来很是让兰子义放心。刚从旧都回来,兰子义都还没打算处理旧都事务,仇文若便已经为兰子义谋划了,有此等智士做幕僚,兰子义真觉自己可以高枕无忧。
  兰子义想了想问道:
  “文若先生今日可见那些为人奴仆的百姓?”
  仇文若答道:
  “见了。”
  兰子义又问道:
  “既然见了文若先生难道不心痛?”
  仇文若道:
  “我在河**见到满地饿殍的时候就已经心痛过了。”
  兰子义闻言转头,他看向仇文若问道:
  “先生这么说,是同意今天铁木安达所说的话了?”
  仇文若点头道:
  “铁木辛哥说的很对,为这么几个人赎身只不过是妇人之仁,拯救全天下受苦受难的百姓才是大仁大义。”
  兰子义听到这话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摇头说道:
  “我不知天下其他地方百姓如何,但我看的清清楚楚,河阴全道已经惨绝人寰,那里就是人间地狱。”
  仇孝直道:
  “河**民户众多,人口繁茂,历次天灾,河阴的情况都非常糟糕。”
  仇文若也道:
  “天灾如此,卫候又能做什么?这不是卫候的错。”
  兰子义对仇文若说道:
  “文若先生一向直言敢谏,为何今天也为我粉饰颜面?天灾不假,可河阴的惨剧多是人祸造成。那罗应民横征暴敛,囤积居奇,平城仓粮食运不进来,才使得百姓饿死,而我却要与这种衣冠禽兽同流合污,还要为他隐藏罪证,我这是在助纣为虐啊。文若先生你又怎能为我粉饰颜面?章鸣岳做的才是真的在经世济民。”
  仇文若闻言起身作揖道:
  “卫候是与罗应民联手,但若说同流合污,那就过了。罗应民想要借旱灾哄抬粮价,封闭四境,不许外粮入内,卫候你却用一席话让外地粮食运入河**,此等作为依然救了全道数不清额百姓,卫候又怎能说是在助纣为虐?”
  兰子义抬抬手示意仇文若坐下,接着他说道:
  “我只是帮了百姓一时,而罗应民却可以盘剥百姓一世,只要这狗官还在世一天,百姓便不得安宁,可我要做的却是保他升官发财,这种作为我真的无脸说自己是在救国救民。”
  仇孝直道:
  “卫候若胸怀天下,想要救国救民去做便是,至于别人那不是卫候可以掌控的,卫候能够掌控的是朝廷和朝廷所有的力量,而要想运用这份力量,卫候总是得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卫候刚才说章鸣岳做的才是经天纬地的事情,可卫候也清楚,章鸣岳为了在内阁当中推行这少数几项善政做出来了多少龌龊事情。那罗应民贪暴久矣,可章鸣岳也只能将他外放一道了事,也没见罗应民被革职杀头,章鸣岳若是真的嫉恶如仇怎能留下这种人来?卫候又何必因为自己与奸邪联手而自暴自弃?若是罗应民不贪,卫候有怎么能买到他的助力。”
  兰子义听着仇孝直的话,想起了当日刚入京时和章鸣岳在六角亭中的谈话,那个时候的章鸣岳所说,到底几句是真?几句是假?
  兰子义挤出一丝苦笑,他调侃仇孝直道:
  “孝直先生莫要为我找借口了,我现在所作所为究竟是为了救国救民还是为了争权夺利,根本就说不清楚,我又怎能拿这种事情来当我胡作非为的借口?”
  仇孝直道:
  “说不清楚那便不说,卫候早日做出结果让天下人看看才是最好,要是现在就自暴自弃,那卫候就白来一趟了。”
  白来哪里?从何处来又往何处去?这些仇孝直都没有说,但仇孝直话说到此处便已经够了,剩下的事情就需要兰子义自己去做了。
  兰子义又与仇家父子闲聊几句,然后兰子义便觉困意上头,辞别父子两人后回屋睡去了。
  次日早上兰子义睡了个懒觉,桃家兄弟也没来拉兰子义一道晨练,应该也是想让兰子义休息休息。待兰子义醒来辰时刚过,月山间已经在屋中伺候着,兰子义从床上起身后笑着问道:
  “月儿不是嫌我老和蛮夷纠缠在一起丢人么,怎么突然又愿意与我这个蛮夷为伍了呢?”
  月山间笑道:
  “唉,奴家不愿意卫候自降身份不假,可奴家是爹他赐来,照顾卫候起居的人,我若是因为不高兴就撇下卫候,那我就该挨板子了。”
  兰子义笑道:
  “谁敢打月儿?谁敢让月儿你吃板子?宫中府中怕是没人敢这么做。”
  月儿笑道:
  “卫候你就少贫嘴逗我了,奴家可没有那么好哄。卫候只说说看,今天回了京要去做什么呀?”
  兰子义道:
  “我安达刚来京城,我怎么也得带他出去逛逛,你问我去哪,我自然要去鸿胪寺,你要来么?”
  月儿闻言娇嗔道:
  “我来伺候卫候自然要随时跟上,卫候要走我肯定要走。”

Ps:书友们,我是白袍将,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