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台城遗梦 > 第六百七十三章 帮会

第六百七十三章 帮会


  兰子义趁月儿抬头之际探手上桌,想把月儿刚才书写的纸章拿来,可兰子义哪里有本事从月山间手里抢东西,哪怕兰子义先发制人,可他手还在半空的时候月山间便已经将信纸拿好举在手中,兰子义甚至都没看清楚月山间扫桌子的动作。
  月儿拿着东西连续转身,踩着莲步飘到窗前,然后兰子义便听到月儿银铃般的笑声
  “卫侯,你好不老实!“
  兰子义慢慢走到月山间跟前伸手拦住她的腰道:
  “我不老实也是被你的坏心眼逼得。我的一举一动都被你看在眼里,还要被你告状道鱼公公那。你说我不老实,可我心里恨得痒痒你可知道。“
  月儿虽被兰子义揽住,可她写的东西却被她牢牢的塞在兜里,兰子义自知没法得手,所以只能撂句狠话,手上过过瘾。月山间自然知道兰子义的本事,她把信件塞好后也就不再防备,她道: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卫侯你又不是杀人放火,有什么怕我说得?就算是你杀了人放了火也有公公替你兜着,你有什么可害怕的?再说了,刚才卫侯进来我也没藏着掖着,我写的什么卫侯你全看见了,我有得什么坏心眼?“
  此时日暮已降,夜色渐浓,两个青年男女在屋中你侬我侬,正是情深意浓之时,不成想这时楼梯处却传来一阵脚步声,来人停到门外敲门说道:
  “卫侯,百户大人有请。“
  兰子义听到这话无奈的笑了笑,然后他向门外回话道:
  “我知道了,请到客栈外稍后,我待会便到。“
  说罢兰子义便对月山间说道:
  “得了,出来办事我便不得休息啊。月儿你陪我走一遭吧?“
  月儿笑道:
  “卫侯这副模样往哪里走啊?“
  兰子义不知所谓的问道:
  “我这副样子?我样子怎么了?“
  月儿伸长鼻子装模作样的隔空嗅了嗅兰子义,然后掩面说道:
  “你外出跑了一天,不洗澡不更衣,就这样子去见台城卫百户,你也太不给人家面子了。”
  说罢月儿也不管兰子义愿意不愿意,便将他拉到床前坐下,不由分说给他换了一身清爽衣服。换好之后月儿自己又去换好一身男装,然后她便拉着兰子义下楼。
  兰子义道:
  “月儿好讲究。”
  月山间嗔道:
  “都是你们这些鞑子不讲究!野地里混的没个方向。“
  客栈一楼早已有几个台城卫在吃茶,见兰子义下来几人赶忙起身迎接,接着兰子义便在月山间的陪伴下由台城卫引向衙门去。
  几人到地方时太阳正好彻底落山,守在门口的台城卫提着灯笼为两人找路,还有人上前为两人牵马,兰子义与月山间踩蹬落地后又有人引着他们走入后堂。
  台城卫衙门不比府衙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武库马厩衙门一概配备。兰子义一边走一边点头称赞,衙门当中井井有条,这位百户也是个能吏。
  卫军带路到后衙前便停下了步伐,兰子义钻过门洞后便看见王百户在小院内拱手迎接。百户道:
  “有劳卫侯入夜前来,辛苦了。“
  王百户今次并未穿官府,他穿了一身清凉便装站在院内小桌旁,桌上摆满了各类时令果蔬,还有一壶美酒。
  兰子义走上前去与百户相对作揖,他笑道:
  “哪里哪里,百户大人叫我来定是有事相商,我又如何谈得上辛苦?只是不知到底是何事?“
  王百户闻言先请兰子义坐下,然后让一旁侍女为兰子义和月山间满上酒,等座上酒过一巡后百户才开口说道:
  “大小姐乃公公爱女,卫侯乃公公爱将,两位都是京城来的钦差,我有再多话也只能说给卫侯听听,不敢有半分强求。“
  兰子义听闻此言知道百户已经知道了城外百姓群起准备抗债的事情,他放下杯子,接过旁边月山间递来的山竹,一边吃一边道:
  “百户有话请直说。“
  王百户亲自为兰子义满上了一杯,然后说道:
  “我听手下人来报,城外各个村里的村民忽地就聚在了一起,说是要拒交季大官人放的债。而且村民们说是有卫侯再替他们撑腰。“
  兰子义摆弄着一颗樱桃笑而不语,一边月山间则替兰子义说道:
  “王大人,卫侯只是见百姓们辛苦,见那季探云可恶,所以才给百姓们出了个主意,谈不上什么撑腰。“
  王百户道:
  “大小姐还是拿我当外人啊。您这样防我又是何必?卫侯做事我是没资格捅到外面去的,公公在上面压着呢,我掀不起风浪来。“
  兰子义把樱桃丢入口中,然后道:
  “防着百户大人是不会的,只是有些细节不便向大人透露而已。“
  王百户道:
  “我懂我懂,我一开始便说过,卫侯做事是轮不到我来管的。我只是有些重要的事情要提醒卫侯。“
  兰子义道:
  “大人请讲。“
  王百户道:
  “平日里我在府县,一来盯着地方官,二来盯着豪强,余杭大港,我还要盯住进出商旅,除此之外我要注意的便是流民奸贼了。其实各地民间总都有些乱七八糟的行会,拜淫祀的,结社的,什么都有,想斩草除根是不可能的,我们这些朝廷的鹰犬也就只能是盯防着不让他们掀起风浪就好。这余杭地界正好有一个帮会,名唤百家会,里面尽是些无业游民,贩夫走卒,平日里往来乡间,耍把式,卖膏药。这些人我们一直盯着,而这次卫侯动起来的村民中就有不少百家会的人。“
  兰子义听着王百户的话,品着杯里的酒,他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心里却电光飞转,仇家父子说得没错,那些相应兰子义的人都是不怀好意的别有用心之徒。
  王百户见兰子义静悄悄的不答话,自己便接着说道:
  “卫侯,妖贼虽被击败,但其人马并未被消灭,他们全都流窜到了山中落草为寇。我是从地方旗总做起来的,地方上的事情我见过的多,我清楚这些山贼迟早要出来为乱,他们只是暂时没劲动弹而已。
  而且卫侯,你与妖贼一路作战,从头打到尾,你很清楚妖贼为何起事,难道你就不觉得现在仗着你的名声起来闹事的百姓和起事的妖贼很像么?要是山里的妖贼和这些聚众闹事的百姓串通起来那可怎么办?“
  兰子义又为自己满上一杯,然后一饮而尽,他答道:
  “所以我要将事情控制在我能控制的范围之内,今后这几天事情繁杂,可是得要辛苦大人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