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台城遗梦 > 第七百一十九章 镇场

第七百一十九章 镇场


  听声音其他百户们都跟着一起符合,这余杭王百户很是被人扫面子,刚好兰子义他们走到了门口,桃逐鹿对着兰子义说道:
  “场面对咱不妙啊。”
  兰子义冷笑道:
  “我都已经把人聚拢过来了还有什么不妙的?怕他们这些王八蛋不成?”
  说着兰子义回头示意桃逐虎,兰子义说道:
  “大哥,给我把场子争回来。”
  桃逐虎笑道:
  “少爷你就放心看好吧!”
  说罢桃逐虎扛着尸首大步流星排闼入门。门里的众人吵得虽欢,但台城卫出身耳朵都是相当好使的,他们听见门口有动静都下意识看向门口,再见到桃逐虎气势汹汹扛着尸首进门当下便被先夺一气,唯有王焕算是盼来了救星。
  有百户问道:
  “桃大郎,你扛着何处的尸首?”
  桃逐虎也不说话,他径直来到桌前像是扔条死狗一样把尸体扔到桌上,那一桌子酒菜并着碟儿碗儿盅儿的全被震得稀哗哗连同剩下的菜肴碎成一桌浆糊,伺候在桌边的侍女们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惊慌逃跑。桃逐虎这么搅局在座诸位百户们当即便想拍桌子跳起来发难,但接踵而至的兰子义怎会容得这些混蛋胡作非为,他呵斥道:
  “你们不是想知道尸首是谁么?我大哥替你们抗来了,你们自己揭开看吧。”
  兰子义的地位这些百户们比底层的小兵们更清楚,随后被抬进来的月山间又无形的增加了兰子义说话的分量,百户们终于坐稳了屁股不敢再发难。既然大家都重新做了回去,那么桌上的尸体就是新的重点,这些在京城里摸爬滚打混饭吃的台城卫头子当然知道兰子义这个时候抗上来的尸体定非常人,众人也是做足了心理准备,聚精会神的盯着裹尸布,可等到人揭开死人面纱是在座诸人还是吃惊的叫了出来
  “千户大人!”
  众百户在看到尸体面孔的一刹那便起身围到了尸体旁边,唯有季探云见到尸体暗中松了一口气,旋即他便意识到了自己的事态,于是他下意识的抬头去看,却与兰子义的眼神撞了个正着。
  季探云尴尬的对着兰子义笑了笑,兰子义则面无表情的对季探云点了点头,桃逐鹿与月山间都察觉到了季探云的异样,桃逐鹿凑到兰子义耳边提醒道:
  “少爷,埋伏就是姓季的安排的。”
  兰子义摇摇头没管桃逐鹿,他转而把注意力放在那些验尸的百户身上。这些台城卫平日里干的就是杀人越货,审问侦查的勾当,眼见千户的尸体他们毕生积累的本事全都用上了,这些个家伙一边拉开裹尸布检查身体一边说道:
  “两个时辰前死的,身上被鸟枪击中四十八次,肝胆脾肺胃都被打了个稀烂,但夺命的却是最后脑门上挨的这一枪,枪口前窄后宽把整个后脑勺都给带没了,这是抵着脑门开的枪,这么大威力的火器不是我大正的兵器,这定是红毛夷或是黄毛夷自西洋运来的新锐火铳。”
  能被马千户一并带来出战的肯定都是他的心腹,见到千户死的如此凄惨众人无不垂泪,几个关系走的近的更是扑在尸体上嚎啕大哭,他们道:
  “千户大人!你死的好惨啊!是那个杀千刀的害你死成了这幅模样啊!”
  然后便有人回头质问兰子义道:
  “兰子义!你怎么就让千户这么光着身子见人?他走前身上穿的锦衣铁甲去了哪里?”
  兰子义看着围桌而哭的众人冷笑道:
  “我兰子义见过的尸首没有百万也有十万,不少这一具,我没有扒死人衣服的习惯,也没有看死人身子的嗜好,你们千户的尸体是被杀他的人扒干净的。
  而且我说啊,你们千户已经没了,这里我最大,现在你们还敢直呼我名是觉得我关内侯的爵位白来的?我爹还活着呢,鱼公公身子也硬朗,他们两位老人家会放着你们乱来?”
  兰子义说得这么明白,那几个百户自然懂了意思,他们收起了哭声,心怀鬼胎的互相看了看,然后各自慢慢地坐回了自己座上去。月山间也在此时被请下了肩舆,抬上了椅子,她为兰子义站台道:
  “马千户已死,这里由卫侯掌权!我替爹他作见证,你们从现在起都得听卫侯的,那个孙子要是敢动歪脑袋想兴风作浪,我便在此先斩后奏,提着那孙子的脑袋回去给爹秉命!”
  月山间的厉害众百户都清楚,她把话撂的如此之狠百户们自然不敢再乱来。不过有心思的百户并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刚才把王焕怼回去的那家伙这时便拔刀跳起走到季探云跟前捉着季探云衣领骂道:
  “你个杀千刀臭鱼贩子,我们千户大人是出去追你儿子的,现在他死的这么惨定是你使得鬼!你给老子一句一句把事情说清楚,敢有半句虚言我便一根一根拆你手指头让你知道爷爷我的厉害!”
  虽然这百户是在冲季探云吼,但他的眼珠子却贼滑的直往兰子义那瞟,座上其他人也跟着一边看季探云一边转头看兰子义,至于桃家兄弟和月山间,他们都是亲眼见过尸体,亲耳听兰子义说过事情经过的,他们都知道这事的确和季知年脱不了干系,但最终怎么定性还得凭兰子义拍板,于是他们也把目光投向兰子义。
  这时站在屋中的兰子义成了所有人的焦点,不过兰子义并没有慌乱,让人看看就看看,又不是让人拿刀剜肉,就算是让人剜肉兰子义也经历过,没什么可怕的。
  季探云也侧着脸看向兰子义,他并没有施展身手反击百户,在这场合下他要动手不会落得什么好下场。不过季探云也没有什么惊慌或是恼怒的意思,他一脸平静的望着兰子义慢慢地说道:
  “卫侯你可有什么话要给诸位大人听听?”
  兰子义吸了一口气,他晃着下巴静思片刻,然后他抽过一张凳子来跨前坐下,接着悠悠说道:
  “马千户的死与季员外无关,我们是在山上遇见了海贼。”
  “海贼?”众百户闻言惊诧,交头接耳的谈论海贼之事,王焕则起身劝解那个捉着季探云的百户道:
  “大人消消火,我们听卫侯仔细说说。”
  那百户听兰子义说是海贼伏击,也便没了再拿季探云的借口,于是便放了手坐下。兰子义待众人讨论的稍微歇下后再次开口道:
  “我们上山之后便相遇一处,共同追拿嫌犯,但半路遇到了埋伏,我肩膀上的伤,月儿的腿,还有你们千户和那二十几个近身侍卫的尸体都拜海贼所赐而来。”
  接着兰子义便把遇贼的事情大概说了一边来给众人听,这中间自然略过了季知年的事情。兰子义亲身经历所有事,说得话百户们也听不出破绽,只是兰子义说完后有人问他道:
  “东南海贼多用长刃倭刀,虽有火器但并没有卫侯说得如此频繁,卫侯凭什么断定这些人是海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