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进化之眼 > 第350章 疗伤与求雨 2合1

第350章 疗伤与求雨 2合1

    船只靠岸,白晓文两人在一群亲兵的簇拥之下,很快就见到了昏迷不醒的俞大猷,以及在旁边打坐冥思的全真道士孙玄清。
  
      早有人去禀报总督胡宗宪去了。
  
      孙玄清睁开眼睛,扫了一眼白晓文:“小道友身上阴气略重,看来鬼礁之行并不轻松啊。”
  
      白晓文笑了笑,取出了那几朵淡白色的小花,递给孙玄清:“所幸不辱使命。”
  
      孙玄清点头,接过了鬼蒿。
  
      “道长,为了取这鬼礁,我可是斩杀了许多妖魔,其中还有两只成气候的妖魔首领,”白晓文眨巴了一下眼睛,“都说斩妖除魔是有功德的,不知真假?”
  
      孙玄清微微眯着眼睛:“自然是有功德。”
  
      “可是我这样岂不是等于抢了道长的功德?不妥不妥,我虽然是道门修行人,却是俗家弟子,不修仙真,要这功德何用?不如把这功德卖给道长吧。”白晓文道。
  
      孙玄清听懂了白晓文的意思,呵呵笑道:“我两袖清风,别无长物,哪里能买你的功德?再说也轮不到我买。你要卖,便找事主去卖吧。”
  
      白晓文撇撇嘴。
  
      李淑仪通过队伍频道问:“你跟这道士打什么哑谜呢?”
  
      “没什么,想讨点额外的奖励而已,这老道士好生抠门,把我推给了胡宗宪和俞大猷。算了,只能找这两个人要A级精英任务的奖励了。”
  
      在灵界混,尤其是在崇尚君子之道的古华夏位面,一张厚脸皮是必须的。反正,要不到奖励也不吃亏,要到了就是赚到。这全真道士孙玄清就算给了奖励,白晓文依然还是会找胡宗宪、俞大猷要奖励的,薅羊毛嘛,多逮一只是一只。
  
      在三国位面世界,白晓文就贯彻了这一点,要不是他厚脸皮,关羽岂能指点他和李淑仪两次?
  
      当然,厚脸皮也得是在不影响人际关系的前提下,要把握好一个度。若是因为一时的利益,大幅度降低好感度,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孙玄清随后说道:“我现在要作法,为俞将军驱除邪祟之力。闲杂人等一概退避,白小道友,你来为我护法。”
  
      白晓文欣然应允。
  
      这个闲杂人等,是包括李淑仪在内的。她悄悄撇撇嘴,跟一群眼巴巴张望的亲兵离开了俞大猷的静室。
  
      “孙道长,我们开始吧。”
  
      “好,请小道友掀开俞将军的棉被,为他更衣。”孙玄清手捧着鬼蒿,目不斜视。
  
      白晓文:“……”敢情这护法工作听着高大上,实际上就是打个杂?
  
      掀开了俞大猷的棉被,除去俞大猷的贴身短衣,在对方壮硕的胸膛上,白晓文能看到一处暗红色的伤口,肿起了两指高,有碗口大小,稍稍触碰上去,又硬又烫。
  
      孙玄清叹了一声:“东瀛法器,一昧追求强猛酷烈,实则贪功冒进,落了下乘。”
  
      孙玄清拈过一根鬼蒿,递给白晓文:“小道友,你持此鬼蒿,站在俞将军身侧,不可有丝毫晃动。”
  
      白晓文点头。
  
      孙玄清吸了口气,五指拢起,噼噼啪啪地在俞大猷身躯上狂点。
  
      随着雨点般的指法点出,俞大猷胸膛上的伤口肿的越发厉害,隐约有袅袅的赤色雾气蒸腾,就像是即将爆发的火山。
  
      然而,这赤色雾气,却像是被吸引了一样,袅袅上升。与此同时,鬼蒿也散发出了白色雾气,与赤雾相交,氤氲成汽。
  
      白晓文耳边轰然一响,眼前幻象滋生,恍惚之间看到了一柄暗红色的利剑劈面而来!他下意识想要躲闪,却想起了孙玄清的嘱咐,硬生生停了下来,站在原地。
  
      轰的一声,暗红色利剑劈中白晓文。白晓文高达44点的精神力起了作用,丝毫不受影响,幻象消散。
  
      孙玄清赞许地点头:“小道友的根基不浅。”他单手抓起俞大猷的肩膀,用力一提,昏迷状态的俞大猷被硬生生从仰躺状态变成了坐卧。
  
      孙玄清脚下踏罡,一步跨到了俞大猷背后,又是一轮雨点般的指法噼啪点过俞大猷的脊背。
  
      “噗!”
  
      俞大猷张口喷出了暗红色的血块,胸膛处的肿块激射出了丝丝缕缕的火劲,犹如灵蛇一般,被鬼蒿缓缓吸收。
  
      眼看着鬼蒿原本淡白色的小花变成了赤红色,孙玄清低喝:“换药。”
  
      白晓文早有准备,抓起第二根鬼蒿替换。
  
      孙玄清道:“火毒猛烈,需要以极阴之物化解,否则强行驱邪,俞将军就算保住性命,恐怕一身武功也要废掉大半……”
  
      他这番解释,自然是说给白晓文听的。
  
      此时,胸膛火劲恰好迎来了一次总喷发,伴随着血液射出。而火劲凶猛,又将那血液蒸干,化作赤雾,被鬼蒿中和化解掉。
  
      俞大猷忽然睁开眼睛,吼了一声:“痛杀我也!”他潜意识中一拳砸出。
  
      这一拳的目标,好死不死正是白晓文的方向,白晓文暗骂一声,只能唤出一只骷髅刀盾手,硬生生承受。
  
      哐当!
  
      骷髅刀盾手化作碎骨飞射出去,俞大猷的拳头余势不衰,砸在白晓文的胸膛之上。
  
      白晓文感觉简直像被火车头撞击。他要是趁势后退,倒也不会承受太大的伤害,不过孙玄清有言在先,鬼蒿不能有丝毫晃动。无奈之下,白晓文只能硬挨这一拳的余威。
  
      嗡然一声,白晓文感觉双耳齐鸣,差点被打的吐血。好在他有生命共享,虽然承受了八十多点伤害,但分摊过来的只有四五十点而已,还能承受。
  
      俞大猷虽然胸口剧痛,但原本的肿块已经平复,在打出初始的一拳之后,有些茫然地看向四周。
  
      孙玄清停手,笑道:“俞将军沉睡多日,总算是醒了。”
  
      “我这是……在哪儿?”俞大猷问了一个很俗套的问题。
  
      “你在床上啊。”白晓文揉了揉发疼的胸口,撇着嘴说道。
  
      “……”
  
      一直等候在门外的亲兵们,听到了俞大猷的声音,纷纷挤了进来。
  
      “将主!”
  
      “将主大人!”
  
      满屋子跪了一地的亲兵。俞大猷看了看四周,总算是反应了过来:“我昏睡了多久?”
  
      门外想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志辅,你已经昏迷了半月有余,若不是孙真人相助,恐怕你是醒不过来了啊!”
  
      门扉推开,直浙总督胡宗宪大步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才子徐渭。早在孙玄清驱邪的时候,胡宗宪和徐渭就到了,只不过担心贸然进去打扰孙玄清的作法,就在门外静候。
  
      俞大猷见到顶头上司都过来问候了,赶紧翻身要下床。
  
      胡宗宪连忙将其拦住:“志辅的伤势未愈,不必拘礼。”
  
      “末将衣衫不整,让督公见笑了。”俞大猷连道。
  
      另一边孙玄清早就唤过医匠,给俞大猷包扎伤口,然后俞大猷穿上了贴身短衣,总算不用让屋内人看那两坨壮硕的胸肌了。
  
      亲兵张挺等人上前,侍候俞大猷穿衣,同时对俞大猷大略说了一下他昏迷之后,胡宗宪延请全真道士孙玄清来诊治,又恰逢白小真人杀倭归来,领下了采药之责,然后孙玄清为其驱邪……
  
      俞大猷坐在床榻上抱拳:“多谢孙真人的救命之恩。”
  
      孙玄清摆手说道:“不必谢我,谢你家督公便是……哦,还有这位白小道友。你刚刚苏醒之际打的那一拳,着实吓了贫道一跳,好在白小道友根基深厚,硬生生吃了你一拳,却是纹丝不动,没有坏了驱邪的法事。”
  
      俞大猷这才想起苏醒时的那一幕,面露歉然之色,向白晓文道歉。
  
      白晓文当然表态不会计较。
  
      灵界规则提示信息:
  
      “抗倭明军将领俞大猷对你的好感度提升,目前好感度等级为:朋友。”
  
      白晓文暗感这一拳挨得值了。仅从刚刚那一拳的力道来看,俞大猷的实力要超过了黑僵王和白鬼后,恐怕是“稀有首领”级的强者,这样的强者好感度不容易刷。
  
      众人又交谈了几句,胡宗宪说道:“此番志辅能够醒来,真人当居首功。我当向陛下上奏,禀明真人的功勋。”他言语之间,对孙玄清颇为客气。
  
      孙玄清点头:“如此有劳总督大人。”
  
      胡宗宪又说道:“白小真人不辞辛苦前往倭寇巢穴,采摘灵药,这番功劳也是不小。若是你在我军中,我必当禀明朝廷,加官进爵。只可惜,小真人意不在此,那便只能以金银之物,聊作酬谢了。”
  
      灵界规则提示信息:
  
      “A级精英支线任务:寻药已完成。”
  
      “你在抗倭明军阵营中的声望提升,目前等级为:尊敬。”
  
      “你获得了3000功勋点。”
  
      “你获得了精铸的金锭*10,雪白的银锭*50。”
  
      这个A级精英任务,回报当真是丰厚。最后的金银锭,都是可以带出灵界的,和白晓文缴获的那一船财货相比,是两种概念。
  
      当然,胡宗宪这么痛快地给白晓文好处,也和他上交的那船财货有关系。
  
      白晓文说道:“督公,这是回信,请你过目。”
  
      胡宗宪接过王翠翘的回信,环视了一眼场中众人。俞大猷还没有察觉,徐渭只能挑明说道:“俞将军,接下来督公要商讨机密要务,还请屏退左右。”
  
      俞大猷恍然,赶紧让张挺等人出去。
  
      孙玄清说道:“那贫道也告退了。”
  
      “真人何必急着要走,这等军务,本督没有瞒着你的意思,接下来还有要仰仗真人的地方。”胡宗宪连忙挽留。
  
      孙玄清摇头:“军旅之事,我一个出家人怎好参与。这次应邀前来,是为了治病救人而已。现在俞将军已经醒来,有医匠调理,不过几日就能痊愈,我也没必要再留下了。”
  
      顿了顿,孙玄清看向白晓文,又说道:“小道友,我此行要前往京师求雨,不知你可否愿意和我同行?”
  
      此话一出,屋中之人都有些吃惊。
  
      白晓文笑道:“真人,你可真厉害,呼风唤雨,这不跟神仙一样么?我可没有这份本事,就不掺和了。”
  
      孙玄清哂笑道:“何谓呼风唤雨,若是极小范围的风雨,我倒是还能施展,可陛下所要的是缓解山东、河南旱灾的大雨,这可是煌煌天道运转,除了那些得了仙道真秘,传说中的大能,谁又有这个本事呢。”
  
      “那你还去求雨?”白晓文道,“要是不灵验,被陛下降罪怎么办。”
  
      孙玄清笑道:“我虽然不会求雨,但却会两手望气观天象的手段,大致是能算出何时有雨的。只要在那时筑坛祈禳,这雨不就是我求的么?”
  
      “高明高明。”白晓文佩服。
  
      至于孙玄清当着徐渭、胡宗宪等人说出其中的关节,倒也并不奇怪。孙玄清只要蒙皇帝一人相信就行了,其他人信与不信,又有何干。
  
      另外,胡宗宪也不会吃饱没事干去上奏揭发,当今天子嘉靖皇帝笃信道教,揭发又有什么用?孙玄清本身是有道术的,小范围人工降雨来一场,嘉靖皇帝信是不信?
  
      信了孙玄清,那胡宗宪就要倒霉了。
  
      所以,胡总督这样的聪明人,是绝不会上奏揭发的,相反还会在奏章中夸赞孙玄清对抗倭大业做出的贡献——毕竟他和孙玄清有了私交,孙玄清被皇帝宠信的话,他也多了一条门路。
  
      “看来你是不愿随我去了。”孙玄清摇头道。
  
      白晓文心里有点遗憾:“真人,我本就是激于义愤,才来相助胡总督平倭,倭寇一日不平,我就过不了心里的这道坎,还望见谅。”他能不遗憾吗,很明显孙玄清这条线,也是能够深入挖掘的。
  
      不过,主线任务不完成,一切都是空,白晓文也只能忍痛婉拒。
  
      孙玄清点头说道:“修道之人,最忌的就是心存执念,你既然有这番抱负,那就尽力而为吧。”
  
      胡宗宪一直把孙玄清送到门外,又送上了车马兵丁前呼后拥。不过,孙玄清一概推辞,只取了诊金二十两,骑乘一匹骡子,独自一人悠然上京。
  
      渐渐地,孙玄清骑骡子的身影消失在道路的尽头,只有一首《好了歌》在空中回荡,渐渐低不可闻。

Ps:书友们,我是亚舍罗,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