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进化之眼 > 第784章 当年情

第784章 当年情

    白晓文说道:“危宫主,五日之后的赌斗,要取得三胜,恐怕不容易……宫主?您没事吧?”
  
      阴妃的神色有些怪异,一只素手捂着额头,似乎在承受某种痛苦,连表情都有一丝扭曲。
  
      白晓文心惊肉跳,血神宫刚跟汤谷约架,阴妃是这边的定海神针。要是她出什么问题,那还打个毛线。
  
      不过,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阴妃就恢复正常,捂着额头的手放了下来,对着白晓文轻轻摆手说道:“我没事。”
  
      这简单的三个字一说出来,白晓文立刻察觉到了阴妃的变化,似乎又回到了当初在摩古山剑歌瀑布前的状态,不再是刚刚那种视人如草芥,漠视一切的魔道巨擘。
  
      这种状态下的阴妃,无疑更容易交流一些。
  
      白晓文试探着说道:“危宫主,您和明王之间……”
  
      阴妃瞄了白晓文一眼:“怎么,玉怜没有告诉你么?”
  
      白晓文摇头说道:“顾宫主没有提,似乎有意为您隐瞒。”
  
      阴妃轻轻叹了口气:“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既然你都见到了我和……他见面的情景,想必你也能猜出一二。为了不让你胡乱揣测,我就将事情原委告诉你便是。”
  
      白晓文立刻作出洗耳恭听的乖宝宝模样。
  
      阴妃仰望夜空中一轮昏黄的圆月,似是有些遐思,幽幽说道:“这一切,还要从上一辈说起……”
  
      三十三年前,武林中有一个不起眼的小门派,叫做金刀门。
  
      这个金刀门的势力,远不及正道七宗,大约就和断水山庄相当。不过,金刀门当代倒是出了一个习武奇才,年纪轻轻就练得一手好刀法,连掌门都不是他的对手。
  
      这个奇才,名叫秦无咎。
  
      少年得志,自是引得少女怀春。秦无咎有一个师妹,名叫危月红,两人暗生情愫,结为夫妇。
  
      可惜的是,秦无咎年少气盛,在外闯荡时到处比斗,结下了不少仇家,最终导致祸患牵连宗门,金刀门覆灭。
  
      好在,秦无咎和危月红都逃了出来,双双失散,流落江湖。不过,秦无咎却是被废掉了内功,从一代高手沦落凡尘。
  
      危月红此时已有身孕,行走江湖多有不便。好在遇到了一户好心的农家,总算把孩子生了下来。为了避免引仇家注意,这生下来的女婴,便随了母姓“危”,叫做危思秦。
  
      后来,秦无咎、危月红各自发生了很多离奇的变故。
  
      先说危月红这边,辗转流离,尝尽世间冷暖之后,遇到了一个叫做王文潮的男子。王文潮不是武林中人,而是个读书人,妻子难产而死,留下了一个男孩,取名“王书瀚”,意为书海浩瀚之意,希望这孩子能子承父业,读书做学问。
  
      王文潮见到危月红之后,不知怎的便是一见钟情,也不顾危月红带着一个女孩,出身不贞,坚持娶了危月红作为续弦。
  
      王书瀚比危思秦大了三岁,自幼被父亲教导温良恭俭,颇有古君子之风,对于继母尊敬有加,对危思秦这个便宜妹妹,也是关怀备至。
  
      危思秦自出生起就流落江湖,饱受苦难,此时有一个大哥哥爱护有加,小女孩的心里自是充满了依恋。
  
      只是,当时的小女孩危思秦,还不知道这一腔依恋,会演化成怎样炽烈的感情。
  
      平静幸福的生活过了十年。然后,噩梦来临。
  
      当初逃出宗门,武功尽失的秦无咎,意外得到了血神宫第三代宫主的青睐,不仅收为弟子,还传授了魔道第一奇功——血神经。
  
      秦无咎不愧是武学奇才,十年就成长为武林绝顶高手,论剑崖压服七部,接任了血神宫大权。当初灭金刀门的那股势力,被他单枪匹马杀了个血流成河。
  
      秦无咎颁下血神令,查探失散多年的妻子危月红的下落。终于,他找到了王家。
  
      秦无咎夺回了自己的妻女,一介书生王文潮自然是没有任何能力抵抗。如果仅仅这样,倒也罢了,但秦无咎此时修炼血神经,心性早已扭曲,不再是当年的意气少年。
  
      秦无咎丝毫不去想王家对危月红的收留之恩,只知道王文潮给他戴了绿帽。夺妻之恨不共戴天,秦无咎暗使手段,在王文潮体内种下逆血印,使其一个月之后呕血而死。
  
      王文潮之子王书瀚,矢志复仇。他到处寻访名师,在此期间,危思秦与其相遇,两人历经分分合合,最终还是因为王书瀚身负血仇,危思秦又性烈如火,这对兄妹恋人,还是没能走到一起。
  
      王书瀚最终来到了东海汤谷,得到汤谷传承,练成了失传已久的“大日天功”。
  
      东海一战,血神宫第四代主人秦无咎,力拼正道大侠王书瀚。血神经与大日天功的较量,震惊天下。
  
      在成百上千武林豪杰的见证之下,两人拼斗,难解难分。而在此时,危月红从王书瀚口中,得知了王文潮死于秦无咎手中的消息,心中愧疚难言,强行冲入了两大高手的交战区域。
  
      危月红原本存了死志,也是为了让丈夫和继子停止争斗。可她却不明白,高手相争到了紧要关头,谁后退半分,都要面临极大的风险,若是在撤劲之时,对手乘隙猛攻,己方便要承受两人内力合流的冲击,非死即残。
  
      这本身就是一个猜疑链。交战其中一人,在考虑是否撤劲的时候,先要考虑的是对手会不会撤劲?如果对手不撤,自己撤劲,那就是自寻死路。而对手也不知道,己方会不会撤劲,在撤劲的时候,同样需要考虑上述问题,这就成了一个死循环。
  
      结果很显然,深爱妻子的秦无咎强行收劲,而父亲被暗杀的王书瀚,对秦无咎的人品深感怀疑,早已存了彼此偕亡之心,没有收回劲力。
  
      危月红当场死亡,秦无咎也在收劲的同时,承受了大日天功的冲击,得了不治之伤。他带着女儿危思秦,回到了血神宫,同时将女儿作为下一代宫主倾力培养。
  
      在强撑了半年之后,一代高手秦无咎去世。
  
      王书瀚意外杀死继母,悔恨交加。他立誓不再踏足中原,自我放逐。从此之后,汤谷明王,就成了武林的一个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