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进化之眼 > 第953章 再遇畸变体

第953章 再遇畸变体

    李淑仪开动脑筋,陷入了思考。
  
      开动脑筋成功!
  
      “对欸,沙蝎人就算会说话,也应该只会说兽人语……毕竟这里是兽人王国腹地,沙蝎人应该很少和除了兽人以外的族群接触。”李淑仪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白晓文点头进一步补充:“没错,兽人王国一向排外,根本不可能放任人类或是精灵进入伽古列高原。所以,这些沙蝎人曾经遭遇过说大陆通用语的外来者,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可惜,从它们身上没找到线索。”
  
      白晓文随后接过了黄金宝箱掉落的两件物品。
  
      【滚石冲击技能书:教你学会技能:滚石冲击。】
  
      【滚石冲击:身体蜷缩成团向前发起高速冲撞,对路径上的所有敌人造成钝击伤害,持续5秒。目标需通过力量/体质检定,否则将被击飞浮空。二星级技能。】
  
      黄金装备是一把匕首,叫做“沙蝎之刺”,攻击力一般,附加了一个被动技能:麻痹毒素——匕首命中敌人并造成锐利伤害后,将使目标陷入1.5秒的麻痹状态。在10分钟内无法对相同目标再次生效。
  
      这装备只能说中规中矩,给那些刺客类的高级精英觉醒者做副手武器绰绰有余,但对于英雄职业刺客来说就欠了点意思,主要是对单个目标的内置CD冷却时间太长了,又是被动技能无法自由选择时机进行施放,称不上毕业级装备。
  
      再加上拾取绑定的限制,这样一来装备的可交易价值空间就低了很多。
  
      白晓文想了想,唤出基茨,把这把匕首交给了他,作为副手武器使用——基茨面前只有一把单手长剑(蓝装),用着也不太习惯,副手更是还空着,攻击主要靠爪子挠,拿一把黄金匕首肯定有所提升。
  
      分配完之后,没过多久,穆尔坎就从破裂的洞壁中跑了出来。
  
      “先知大人,我发现了一点奇怪的东西。”
  
      穆尔坎的手掌张开,掌心中有几枚干枯的甲质圆片:“我能感觉到,这些甲片有一丝水之元素的气息,与沙蝎人身上的甲壳碎片,虽然外形相似,但本质完全不同……沙蝎人的甲壳是土之元素的气息。”
  
      白晓文一开始确实瞧不出这些甲质圆片有何特别之处,但他却知道,穆尔坎学习萨满之道,对不同属性的元素感知尤其敏锐,是值得相信的。
  
      “带有水元素气息的甲片……嗯,你们有没有感觉像是鱼鳞?”
  
      白晓文接过鳞片之后,先交给怒爪闻了闻。
  
      怒爪东嗅嗅西嗅嗅,又从这边角落里扒拉出了几枚相似的鳞片交给白晓文。不过仅此而已了,它没找到更多的东西。
  
      白晓文琢磨了一下,“先把鳞片收起来吧。只从这几枚鳞片上,也找不出有价值的线索……唔!等一等,我们先躲起来,有生命体在靠近。”
  
      白晓文虽然比穆尔坎低了两级,但精神扫描、感应的能力,却远比穆尔坎更强——至少在黑潮位面世界是如此。
  
      过了一小段时间,才有沙沙的声音响起。
  
      “蛇人!”李淑仪在队伍频道中低呼了一声。
  
      从通道口游过来的确实是三只蛇人,它们有一个共同特点,脑袋都比寻常蛇人要膨胀一倍,显得有些畸形。
  
      “小心,不要做任何动作。穆尔坎,和我一起使用精神力屏蔽。”白晓文低声说道。
  
      一个英雄职业,一个首领,两人都是精神特长型,一同开启精神力屏蔽,当真是密不透风。只要不是稀有首领特意进行高强度小范围精神扫描,是很难发现三人的。
  
      这三个大脑袋蛇人,仅仅是精英级,就更不可能发现了。
  
      三名蛇人还在旁若无人地交谈着。
  
      “这个巢穴怎么被清空了?沙蝎人首领也被杀掉,不知遭遇了什么强敌。”
  
      其中一个蛇人翻动沙蝎人首领的尸体:“小心一点,看样子死亡时间不长,说不定凶手还在巢穴里。”
  
      三名蛇人警觉了不少,试图使用精神扫描,找出隐藏的凶手。不过白晓文早有准备,没让这三个家伙发现端倪。
  
      “要赶快回去禀报,不能在这里停留。”一直没说话的那名蛇人说道。
  
      沙沙声再次响起,三名蛇人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几乎是逃命般地溜了出去。
  
      阴影中,白晓文三人走了出来。
  
      “蛇人?蛇人怎么会来到伽古列高原?”穆尔坎感觉事情大条了,“而且这三只蛇人,感觉和普通蛇人不一样。”
  
      李淑仪道:“这是蛇人中的畸变体,我和哥哥在阿穆莎海域就曾经碰到过,好像是被一个蛇人中的疯狂科学家,叫哈洛芬森的家伙改造的……那家伙会不会也来了?”
  
      白晓文点头说道:“很有可能,我们先跟上这三只精英蛇人再说。”
  
      早在三只精英蛇人离开之时,白晓文就暗中唤出了阴影刺客,远距离悄悄跟随。
  
      “那个叫做哈洛芬森的家伙,来伽古列高原做什么?”穆尔坎感到有些不妙。
  
      “和我们做一样的事情。”白晓文道。
  
      “他……他也在找地脉走廊的入口?”
  
      “嗯,哈洛芬森有勘测地脉节点的能力,”白晓文说道,“在他找到地脉走廊之后,就该轮到蛇人大主君出场了。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的话,也许一两个月甚至更短时间内,伽古列高原就会步阿穆莎森林的后尘,化作一片海洋。”
  
      “我们一定要阻止他!”穆尔坎吓坏了。
  
      “嗯,那是当然。”白晓文至今还没有找出修复地脉支柱的办法,当然不能坐视蛇人连续破坏地脉支柱。
  
      穆尔坎真切地感受到,用一只座狼之母来换取先知的友谊,是多么明智的一件事情……座狼之母对于兽人王国的狼骑部队,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但伽古列高原却是兽人生存的根基。
  
      兽人王国能够生育座狼的母狼并不在少数,座狼之母只是其中最强壮、最优秀的首领级巨型母狼而已。要是兽人狼骑兵全指望着这只座狼之母下仔的话,后者拼命接客到腿软也做不到——更何况,座狼之母哈雷肯对配偶还很挑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