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铁骨 > 第四七一章 步步蚕食 下

第四七一章 步步蚕食 下

    第四七一章步步蚕食下

    月二十二的下午三时。\\/初秋的太阳慵懒地高悬天际,仙日炽热的阳光照耀下,一艘悬挂有德国国旗的三百吨货轮缓缓地停靠在了湖北宜都县以南十二公里的龙王台码头上。

    两位西装革履的男子率先走下舷梯,码头上几名身穿灰色革命军将校服装的汉子大步迎上前去,彼此紧紧握手,亲切问候。

    “丁大哥、宪伟,师座现在身体怎么样了?你们不知道,当初接到南昌电报知道师座在北平演讲时被人暗杀昏迷不醒,我顿时觉得天都要塌了,当场就嚎啕大哭起来,此后许多天都像行尸走肉一样!后来知道师座醒过来才算是恢复过来,全军大多数弟兄都和我一样,真不堪回啊!”

    已经晋升为四十四军副军长兼教导师师长的那斌少将才握住丁志诚的手便急切地问道,身后弟兄也眼巴巴地望着丁志诚和巫宪伟。

    丁志诚非常感动,微笑着说道:“放心吧,师座康复得很快,老哥我出之前去医院,他已经可以挂着松鉴道长赠送的手杖在庭院里走几步了,师座那位漂亮媳妇欧楚儿也专程从美国赶回来了,天天和师座腻在一起,咱们兄弟都不好意思去打扰了,哈哈给,这是师座给你的亲笔信原独立师教导大队副大队长、现南昌士官刮练基地教导团团长巫宪伟四处扫了一眼,低声与那斌身后的一师长张存壮少将和一群老兄弟开起了玩笑:

    “张大哥,各位弟兄,几天不见,你们的军衔几乎都比小弟高了啊!6平,你这小子居然也和我一样成上校了?不得了啊,看来还是老大说得对,越是艰苦的地方,就越能锻炼人,看来下次我也得主动申请出来动动了”。

    “哪儿的话?以后巫老弟可不能再说这等见外的话了,军衔再高有什么用?没有你们帮忙,说不一定我们都不存在了!我至今还记得当初去老南昌求援的情形,那时我四十四军已经到了难以生存的危险境地,全军两万余人只剩下八千余众逃入这个地区,已经陷入山穷水尽的境地,如果不是你们师座帮忙,那有今日的鼎盛局面?

    丁将军,按照规定,军中三位主帅不能同时前往辖区之外,所以我大哥只能镇守中军,有失远迎还请见谅啊!此刻他已经在慈利青山庙的观涛阁翘盼望了。”

    张存壮说罢,给了巫宪伟和丁志诚一个有力的拥抱,随后便指挥麾下一个团弟兄尽快把一船的武器装备卸下来用马队运走,网下完命令,看到年初送到老南昌士官基地培刮的一百名老部下快下船,喜气洋洋地列队向自己敬礼,激动之下大步上前见礼。

    丁志诚转向收起信封将之小心翼翼装进上衣口袋的那斌:“师座对你们一年来的工作成绩由衷地感到高兴,并已为面临裁撤的四十四军争取到了中央的正式番号,由于眼下正处于全国裁军编遣的敏感时期,从隐藏实力后制人的战略综合考虑,加上还需要照顾李德邻这个武汉政治分会主席的面子,需要等到明年二月才能正式颁有。

    小弟明白!一年来,我们完全遵循师座制定的三原则开展工作,韬光隐晦,隐藏实力,外界均以为我们至今依然是个残缺不全芶延残喘的几千人队伍,暗地里我们却不断加强部队的正规化建设,在严格币练增强政治教育的同时,还密切联系民众,融洽军民关系。如今这两方面我们做得都不错,就是展经济尚未做出名堂来,不过经过一年来的努力也有了很大起色,明年就该到收获的季节了。

    张弘杂前辈非常信任小弟和麾下弟兄,不但个个提拔使用委以重任,还热心地为弟兄们张罗婚事,牵线搭桥,让弟兄们安心在这湘西地区练兵带兵,这才有了如今三个师两万六千将士的规模,建起了较为正规的练基地和轮班,咱们老南昌基地在这一年来不断援助武器弹药、各项物资和足额的军饷,让我们四十四军成为湘黔”鄂边境最富有的军队,全军弟兄都感激不尽啊!”邓斌激动地说道。

    丁志诚欣慰地点了点头:“一家人就别说两家话了,你们做得很不错,师座都念叨好几回了,如果不是他的身体不允许,这回他是想亲自来的这地方是桂系十八军陶钧的地盘,安全吗?”

    邓械笑了起来:“没问题,宜都城里的守备团早已经被咱们买通了,还有石门、潢县、桃园等地的地方守备团,眼下都与咱们和睦相处,共同财。年初他们不识趣,和咱们好好打了几仗,结果损兵折将,又担心我们趁机侵占他们的地盘,只好悄悄派人前来讲和,最后咱们约定双方互不侵犯,我们收他们的鸦片小药材等货物的过境税,他们也对咱们的物资运输给予方便。在桂系十四军军部常德眼皮下的桃园守备团团长,是军座张弘杂前辈的族中侄子,保定八期毕业的,早就想加入我军了,为了今后打算,咱们只能让他暂时忍着,所以联。一咱们的东面商通了。”

    “了不起!怪不得师座每次提起你都非常放心,说你小子成长度比大部分弟兄都快,是个脚踏实地的将才,还说等他伤愈回到中央军校教书后,想办法让你和其他几个弟兄进入二期特别班深造,镀镀金出来就是黄埔嫡系了,对前途大有助益。”丁志诚满意地说道。

    那斌感慨不已:“老大什么事情都为咱们弟兄想到了前面,小弟真怕有负老大的期望啊!这一年来的工作,还真是让小弟感觉到读书的重要了!书到用时方恨少,肚子里没几滴墨水,难受得很呐!”

    丁志诚会心一笑,深有感触地说道:“老哥我也走到了副师长这个位置,才悔不当初的,以前谁他娘的有着读书的心思啊?一直觉得读书之人迂腐,和咱们行军打仗是两个概念,现在才明白自己的想法有多荒谬!

    走,咱们过去看看,这次送回来的一百学员估计能帮上你不少忙,十二个无线电班毕业,五十多个是宪伟的基地教导团出来的。参加过围堵第六军教导师的战斗,其他还有卫生队、后勤军需班、军械修理班毕业的,特种班的六个人我亲自带了他们半年,表现非常不错,功底也扎实,过去见见吧!

    卸完货咱们就赶去见见张弘杂前辈,我带来师座给他的密信和一系列计划,交代完我得尽快赶回去,老南昌那边许多事情还等着我呢。

    对了,你通知黔西北的石珍大哥了吗?”

    “通知了,估计现在石大哥已经到达了慈利,他知道师座派人来,激动得不行了,不管不顾丢下一切就来了。

    那斌说完,与丁志诚一起走向热烈交谈的张存壮和培归来的一百弟兄。

    第二天下午五点,慈利零阳镇,四十四军第一师师部。

    位于澄水、惯水交汇处的慈利零阳镇,群山环抱风景迤逦,山清水秀凉爽宜人,古镇地处武陵山脉东部边缘,淡水中游,东北与石门县连,东南与桃源县接壤,西北与桑植县相邻,西南与永定连接,是一斤,“七山半水分半田,一分道路和庄园”的山区老县,张弘杂和那斌能够在一年时间里占据这个战略要地,的确不容易。

    高大巍峨的观涛阁前是一片开阔地,五棵高耸硕大的古樟树形如华盖,遮住炎炎秋阳,脸膛红润时玄保持职业军人风范的四十四军中将军长张弘杂、黑脸膛身材壮实的黔西北守备师师长石珍等人,陪同远道而来的丁志诚和巫宪伟行走在树荫下,巡视地面上堆放的一批批枪支弹药、新式冬装军鞋、四台已经拆散尚未组装的枪械修理机床、药品、毛毯等物资,张弘杂时不时接过麾下军需官递来的物品,仔细观看,啧啧称叹,嘴里不停地感谢安毅和老南昌弟兄们想得周到。

    身穿革命军灰色上校军服的石珍在摆放四台新式电台的桌子前停下,听丁志诚说左边的一百瓦电台是安毅特别叮嘱配属他的,激动地上前细细抚摸:

    “太好了!太好了!有了这玩意儿,就能与张老哥和安老弟随时随地进行联系了,按目前的进展搞下去,不出半年,我们两军就能用这电台相互协同,可惜小弟麾下只有两个半桶水的电台兵再!”

    张弘杂畅声大笑,拍着石珍的肩膀道:“石老弟,你不用担心,这批物资的一半是指明分给你的,这两台十五瓦的小电台也要配给贵部,电台兵不够愚兄可以先送你五个,老弟回去之后挑出一批才文化的年轻人过来,在那贤侄的教导师学个三五月不就行了吗?”

    “这,,这么多武器弹药和物资,竟然给小弟一半?”石珍指着四周堆积的物资,惊讶这个望望那个。

    丁志诚上前一步,客气地笑道:“石大哥,之前我们师座就一直想以更多的装备和弹药资助石大哥所部展壮大,而不仅仅是每月给个五万元的军饷支援,可是从三月份之后,就连张前辈的四十四军都难以联系到石大哥,我们就更不知石大哥的处境了。

    七月份,我们接到张前辈的电报后才知道,石大哥和莫大哥生分歧,结果莫大哥全军覆灭,我们师座痛心疾啊!他说要是莫大哥不那么急于求成,急于成立那个名字响亮却华而不实的黔西新编第一军,就不会招致各方的嫉恨,最后不但让三千多弟兄枉死毕节城,他自己也因部下出卖不幸遇难,一个才刚壮大起来的万人队伍转眼间便没了一半。

    要不是石大哥果断决定退入”数边境的大山里,后果实在难以想象啊”。

    石珍痛苦地频频摇头:“唉,老莫当时走火入魔了,更为要命的是七名最能打仗的营长副营长都愿跟随他去攻打毕节,老哥我好话说尽才勉强留下三千多弟兄驻守清池,最后还是被李巢四十三军突然返乡的雷世光师两面夹击,不得不退到川境古蔺县的龙山芶延残喘。幸好”军之间混战不休,没有时间理睬我部,才得以安定下来休养生息,小旧小葬张大哥的及时接济得以渡讨难关,经讨一番努力拼叭。,溃散旧部,才重新积聚起五千人马,这段伤心事不堪回啊!”

    丁志诚微微一笑:“往事已矣,珍惜现在吧!这是我们师座给石大哥的亲笔信,临行前师座对小弟说,要是石大哥觉得没把握的话,可以率部加入张前辈的四十四军,明年开春后张前辈的四十四军将更名为湘西警备司令部,属于军级单位,下辖三个警备师,并可自行决定组建湘西各县保安部队。这一决定是经过蒋总司令同意的,委任状也将由中央军委下达,不归湖南省和武汉政治分会统辖。”

    石珍大吃一惊,接过信封走到一旁匆匆打开,连看了三遍心事重重地独自走向前面的大樟树下,围着三人抱不过来的大樟树转了七八个圈,这才收起信件,大步走到了志诚和张弘杂等人面前,用坚定的口吻沉声说道:

    “人生在世,草木一秋,我石珍今天立下誓言:从此与张弘杂大哥紧密联系,生死与共,为重振我毕节子弟兵军威、为结义兄弟莫荣高以及三千子弟雪耻,石珍将为此义无反顾、万死不辞!

    丁老弟,麻烦你回去告诉安将军,他是我黔西子弟兵的恩人,石某与麾下将士定将终身追随,死而后已!”

    “好!石老弟好胆魄!我没有看错人,”

    张弘杂上前轻轻拍了拍石珍的肩膀:“愚兄将会倾力支持石老弟建功立业大展宏图,要兵给兵要枪给枪,位于乾城今吉市的军部练基地从此也有石老弟一份,还有,这次丁老弟送来的两千支步枪、一百挺捷克式轻机枪、三百箱手榴弹和四十万子弹,全部送给石老弟了,哈哈!”

    石珍双眼湿润,紧紧握住张弘杂的手:“谢谢大哥!谢谢!”

    丁志诚从巫宪伟手里接过一份礼单,递给石珍:“石大哥,我们师座有言,若是石大哥立志留在豁西、黔西北闯出一片天地的话,贵部的军饷暂且按照正规师一万一千将士的规模给。

    由于石大哥地处偏僻,难以兑现支票,小弟与张前辈商量并报请师座同意,一致决定石大哥所部军饷暂由四十四军代为放,要现钱要物资都行,此后我们将会定期运来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以补充石大哥所部消耗。等石大哥所部壮大站稳脚跟之后,我们师座定会为石大哥在中央争取正式番号和相应的委任。”

    石珍腾出右手,紧紧地抓住丁志诚的手,虎目含泪一时间无法言语,张承柱微微一笑,低声说道:

    “石老弟切莫感激,要从愚兄这儿拿到足额军饷,必须得拿一件东西来换。”

    “大哥请尽管说!升么东西?”石珍稳定情绪大声问道。

    “鸦片!”张弘杂郑重说道。

    石珍仰头大笑,双手虚摆:“哈哈,小弟还以为是什么稀奇货,原来是这玩意儿啊!黔西、黔西北遍地皆是,不行老子就带兵去抢,每月保证不低于一百担,大哥认为如何?”

    “哈哈!成交!”

    张弘杂一把拉住石珍的手臂:“走,上楼喝酒去!愚兄告诉你啊,这鸦片是要送到老哥的乾城药厂提炼成粉末的,随后随同湘西的杜仲、灵芝、银杏等珍稀中草药一起送到安贤侄的江南药厂,制成镇痛的杜冷丁或者其他什么特效药物的,做好了咱们哥儿俩想不财都难明!”

    石珍张大嘴巴,非常惊讶地问道:“大哥什么时候有个药厂了?

    这才多久啊,没想到展这么快“还没呢,现在正在建厂房,设备和人员慢慢就会到来,今后咱们湘西不但有药厂,还会有兵工厂、冶炼厂、榨油厂、食品厂,你网才也看到那四台机床了,今后各种设备将会一批批送到,老弟的黔西有铜矿、银矿、铁矿和煤矿,多年来一直在开采,只要占领那片地方,老弟想不壮大都难了,哈哈!

    这些都是安贤侄告诉愚兄的,看来他对老弟期望很大啊,做好了老弟当上个黔西专员一军之长简单得很,要人有人要枪有枪,还有安贤侄在中央鼎力支持,谁还敢去触动老弟虎威?”张弘杂笑得更欢了。

    跟随在张弘杂和石珍身后的巫宪伟低声询问丁志诚:“丁大哥,这里的一担是多少斤啊?”

    旁的张存壮笑着回答:“各地稍有差别,湘西的一担是一百一十个黔西的据百斤上下,鸦片就不一样了,一担鸦片烟膏约为八十三斤上下,高不过八十五个低不下于八十斤。”

    巫宪伟吓了一跳:“石大哥答应的那可是八千斤烟膏啊!乖乖,早听说云贵”盛产鸦片小弟这回算是开眼界了”

    防:今天我家里团年,在此祝福大家新春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最新全本:、、、、、、、、、、

    

Ps:书友们,我是天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