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铁骨 > 第六六二章 碧血丹心保家国

第六六二章 碧血丹心保家国

    连续两日的八次大小知模战斗中。=全=本=小=说=网=日本军队在卜海卜好捌引出了战死一千七百余人、受伤两千五百余人的惨重代价,前沿阵地尽数丧失,不得不再次龟缩于日租界;长江流域的驻军被突然奋起的中队打死和俘虏四百二十余海军6战队官兵,被炸沉军舰七艘、俘虏五艘、击伤军舰六艘。而且受伤东逃的日舰仍不时受到中队的沿江打击,至今仍有四艘未能脱险,遇袭海军舰艇上的伤亡数据仍没有统计在内;两架轰炸机被战前认为毫无防空力量的中队击落,飞行员和技师四死两伤。世界各国大量报道日军受挫的消息,上海、南京等地的中国民众则兴奋的上街游行庆祝,造成的影响难以估计。

    日军巨大的损失令日本国内一片哗然,军部众将震惊之余,勃然大怒,本来信心满满坚信大日本军队很快就会占领上海的日本民众惊慌不已,反战的呼声开始蔓延,对军队极为不满的日本朝野开始出现尖锐的分裂矛盾。

    杨树浦日军大营篝火闪耀,遍地哀鸿,凝重的气氛压得两千余名具军官兵呼吸急促。口话燥。

    驻沪6战队参谋长吉野久造大佐身穿白色和服。头扎白色丝带,面向西北,长跪在一堆篝火旁,这位因错误的战术和轻率的指挥致使麾下官兵数次铩羽而归、并对虹口军营被炸和导致两名日本著名记者死于前线的直接责任者。缓缓举起军刀,猛然刺进腹中,狰狞的面孔急剧扭曲,一横一拉间,顿时内脏“哗啦啦”流出,给吉野久造护法的武士挥起长刀,猛然下落,不停抽搐久久不倒的剖腹者终于解脱。

    日军司令官盐泽幸一等人远远注视着这一切,眼中带着兔死狐悲的伤感,摇头叹息一声,转身走上码头,不一会儿就在军舰会议室里召开最后的会议。

    会议过后。盐泽幸一的司令官职务随之解除。取代他的将是刚刚率部到达的日海军第三舰队司令耸村吉三郎。

    狭小的会议室里,空气凝重,气氛压抑,盐泽幸一向村上、田中、石川等七名文武官员深深鞠躬低声致歉,七人也都齐齐鞠躬回礼满脸悲愤。

    表简短的告别辞后,盐泽幸一请大家坐下。走到石川浩一身边再次深深鞠躬:“石川君,我很后悔没有采纳你的意见,致使落入如今这个耻辱的失败境地,造成了巨大损失让英勇的大日本帝队蒙受耻辱。”

    “将军无需如此自责,之前我们都没有预料到中队的抵抗意志如此顽强。也没有预料到敌人的手段如此卑鄙如此决绝,属下深感愧疚和愤怒石川弯着腰,几乎是一字一句地挤出这段话。

    “将军、石川君,我们情报部门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田中隆吉痛苦地站起来。深深低下头,其余几位官佐也都迅站起深深低头。

    村上苍松长叹一声站起来:“将军、诸位,虽然这是个深刻的教,但绝不能阻挡大日本帝国占领支那的决心和步伐。大家节哀

    盐泽幸一向村上深深鞠躬:“村上君,末将有一事相求,还请君成”。

    “将军请说。”村上回礼。

    盐泽幸一缓缓望了一眼石”浩一:“请村上君向新任司令推荐才华横溢、对大日本帝国无比忠诚的石川君。石川君拥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对中队有着深利的了解,尤其是对战场情况的敏锐触觉无与伦比,请不要让石川君承担任何不属于他的责任,并创造出时机,让石川君拥有挥才干的空间。”

    村上望向忐忑不安的石川浩一,对这位皇族军官不骄不躁、兢兢业业的态度非常赞赏,点点头告诉盐泽幸一他明白了。

    真如镇、十九路军司令部。

    蔡廷错将电文用力拍在桌上,愤怒地吼起来:“什么叫做“坚忍以待顾全大局,?这就是中央军委的态度?自己的领土和国民都被蹂躏到了这个程度,为何我军高层仍然如此心存侥幸,执迷不悟?原本答应补充的弹药物资不到也就算了,为何严令开出半路的八十七、八十八两个师援军返回驻地?就连独立师也被他们命令隐蔽江北,停止一切行动,难道他们没有看到日军的两艘航母、十二艘火力强大的军舰已到达,后续的数千海军6战队和久留米旅团正在上岸吗?难道还要等敌人集结兵力,再次动大规模进攻、等我十九路军三万余将士和二十四军两个隐蔽参战的主力师战死干净,他们心里才舒服吗

    “贤初。不要这么说话”。蒋光鼎打断蔡廷错的牢骚,转向安毅和叶成摇了摇头。状极无奈。

    安毅铁青着脸耐心分析:“估计又是日本人的柬鄙阴谋,连日来一败再败,日本人非常需要时间调整计划”而且援兵新至,疲惫不堪,就是把随船携带的轻重武器搬下来,也得半天时间到一天时间,所以他们再次通过英美两国出面斡旋,为赢得删心时间故技重我们的中央政府极为矛盾,一方面姆公儿路军各部大加表彰,高呼抵抗到底,一方面再次接受日本人蒙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谈判上面。以为不需要艰苦卓绝、义无反顾的抵抗和破釜沉舟的决心,就能实现他们所谓的和平。

    诸位只要想一想就会明白,何敬之两个不合适宜的命令、黄邪先生突然来访极力安抚我们劝我们暂时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其实所代表的就是中央政府和蒋委员长的意见,否则断然不会如此。

    不瞒各位,晚上九点十分,我也接到了参谋本部和委座的两份密电,同样是命令我部暂停一切军事行动,我甚至还接到了中央政府有人要求我安毅返还缴获日军的所有舰船、释放其俘虏的情报。

    对此,我和诸位一样伤心难过。觉得我们之所以被欺负,正是庙堂之上的软骨头太多了,我甚至突然想起这样一句有点儿不合时宜的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众人没想到安毅竟然会说出这样自哀自怨、甚至有点儿恶毒的话来,一个个情绪低落,暗自叹息。

    蔡廷错几步来到安毅面前,拉过张凳子坐下,低声询问:“安老弟,难道就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安毅苦笑道:“有,而且正在做,但是我不能保证有用,只能通过对南京中央军委那帮老大施加压力,通过旁敲侧击的方式坚定其抗战决心,促使那几个收回妥协的成命。

    诸位前辈、诸位同仁。我想不但南京方面的同仁努力。我们也应该大造声势,力争把握主动,不应该被动等待,具体想法是”。

    深夜十一点半,南京中央6军学校。

    俞济时、孙元良、关征麟等二十余名黄埔将校个个身穿戎装,神色严峻地站立在军政部长何应钦家门外,向惊慌失措的何应钦递交了声援十九路军将士、作为中人在国难当头必须挺身而出抗战到底的请愿书,并逐一表示要求率部驰援泓沪战场,与残暴的日寇决一死战。

    何应钦没有半点儿的思想准备,在众将校悲愤的质问下,理屈词穷,要不是张治中快赶来解围安抚,很可能会让整个军校的数千爱人行动起来。尽管这样,还是惊动了军中各界和南京上层,很快就传得沸沸扬扬,对中央军委和何应钦本人造成巨大的消极影响。

    次日上午九点,十九路军司令部召开记者会,蒋光鼎、蔡廷错和各师将领向中外记者和全国人民表达了坚定抗日的决心。

    在采访问答中,蔡廷错巧妙地将何应钦不准抵抗的命令透露出来,引百余名记者和三百余上海各界代表一片哗然,会场群情激奋,指责不断,高校代表甚至悲愤地把何应钦称之为软骨头和误国者。

    安毅坐在一旁。一言不,这位公开身份为十九路军司令部前敌参谋长的年轻将领自然是中外记者和各界代表追逐的对象。

    历年来,安毅以其鲜明的个性和幽默风趣的语言风格,深受新闻界和全国各界的喜爱。加上数日来安毅对日本军队的强硬态度、麾下各部在对日战斗中取得的骄人成绩,深深地鼓舞了全民,因此记者和各界代表都把问题向他提出。

    安毅作为十九路军前敌参谋长,名义上接受蒋光鼎、蔡廷错两位将军的领导,因此他非常巧妙,非常低调,对于记者询问的问题。总是让蒋、蔡两位将军回答。与两位将军无关的问题,他也在征询两人的意见之后才谨慎地说出自己的看法,令采访的记者意犹未尽,却又毫无办。

    《申报》记者看到熟悉的安毅如此反常,想来想去终于逮着个机会向安毅大声提问:“军政部长何应钦将军关于“坚忍等待顾全大局。的命令,能否理解为中方的一致态度?能否看成中队的抗战到此为止了?”

    安毅吓了一跳:“老周,你可别危言耸听

    安毅的反应和直接呼唤记者为老周的随意,引现场一阵哄笑,安毅却很认真地说道:“刚才蒋总指挥、蔡军长说得很清楚。我们十九路军将士决不会后退一步。更不会存在外界传言的会按照日本人的要求后退三十公里,除非日军从我们的尸体上踏过去!”

    “好!”

    众人轰然叫好。

    安毅接着说道:“至于何应钦将军命令中的意思,我一时也理解不了。估计何将军高瞻远瞩,别有深意吧。不过我安毅不能退,退一步我安毅的诸多产业就在日军的眼皮底下了,何应钦将军不同,他老家在贵州,距离宁沪远得很,估计他不触,”

    众人一愣,随即爆出阵阵掌声,蒋光鼎和蔡廷错等人望着安毅一个劲儿地笑,心想这家伙如此报复,何应钦恐怕要成为众矢之的了。

    最新全本:、、、、、、、、、、

    

Ps:书友们,我是天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