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铁骨 > 第七〇八章 还是当军阀好

第七〇八章 还是当军阀好

    双汉很早就起来了,昨夜的熬夜视察并未让他精神萎俄…由千好消息连连而更显神采奕奕。全\本/小\说/网\

    计算机攻关小组明的这台计算机占的面积近二十平方米,几乎把一间屋子塞满了,重量大约近五吨,消耗电力近二十千瓦,进入实验室后各种电子设备出的电子流和电碰场。让安毅感到非常不舒服,连头都自动竖立起来。现在这台庞然大物简单地从事密码破泽和复杂数字的运算,数十位来自美国和欧洲的科学家,在归国电子专家陈家琰教授的领导下,从事计算机的研究。

    这一台计算机体积太过吓人,运算度也不快,唯一的作用便是验证了机器运算的可能,下一步的研究方向是提高运算度,同时想办法压缩计算机的体积,向小型化方向展。

    视察完计算机项目小组,安毅又走访了其他物理、电子、化学等攻关小组,慰问了工作在第一线的科学家后。才满意地回到翠屏山东麓的那栋幽静小院休息。今天一大早,安毅与闻讯赶来的顾长风、赵瑞、邓斌、丁志诚、杨冠等老弟兄见面,又谈起了许继慎师兄的事情,众兄弟都说还是当军阀逍遥自在,不怕高层如何变更,也不怕路线变来变去。只要手中有枪杆子,便什么也不怕。安毅询问是否要出手挽救苏区那些被肃反的黄埔师兄弟,能否想办法影响红军高层时,大家都觉的不妥,除了担心老蒋的看法外,对方也未必会领情,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最好少干,最后安毅只得作罢。

    和兄弟们一起吃过稀饭幔头,安毅让大家各自散去,做好本职工作。便带着早餐去见韩玉姐弟俩。

    姐弟俩早就起来了,韩玉脱去那身早已洗得白的灰色粗布衣裤,换上安家军常用的迷彩服,腰间再扎上一根武装带,整个人显得英姿飒爽。撩人眼球之极。安毅连连点头,心说这丫头身材高挑苗条,简直是天生的衣架子,可惜生逢乱世,要放在自己那今年代,不是选美冠军便是名模,自己这等小人物根本就没办法靠近。

    经过这两天的接触,韩玉对安毅有了很大的改观,整个人也逐渐变的开朗起来,看到安毅后竟然主动问了声“好。”让他开怀不已。安毅转头打量了一下看到房间的窗户已经洞开,牙刷和毛巾都有用过的痕迹。知道二人已经漱洗完毕,便递上竹篮,将盛着慢头和稀饭的瓷碗摆到房间里唯一的小几上,然后招呼吃早餐。

    韩玉穿上迷彩服后,虽然很合身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对着床头的镜子看了又看,现整个人的气质与以前迥异,非常不习惯,待看到安毅欣赏赞叹的目光,俏脸一红,心情顿时平静下来,立刻便接受了现实。

    三童子大口大丘地吃着馒头,韩玉喝了点儿稀粥便不吃了,秀眉微蹙。望向安毅,怯生生地问道:“我可不可以不去念书,一直跟在你身边。帮你做事啊?”

    安毅正在欣赏小丫头喝粥的美态。冷不丁听到这么一问,差点儿顺口应承下来。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反而问道:“你都会些什么?凭什么觉的可以留在我身边帮我呢?”

    韩玉想了想:“我会中医,会诊断一些简单的病症。”

    安毅指指门外:“说起中医,你肯定没有老沈在行,在没有青霉素和磺肢等消炎药物的情况下,他的手段比西医还要厉害,北伐时咱们军中许多战士,便是他一手从死卢线上拉回来的。你觉得你比他更在行吗?”

    韩玉这两天对总是跟在安毅身后面无表情目光却很吓人的沈凤道一直非常好奇,听安毅这么一说,不由吐了吐舌头:“原来他是你的随身医官啊”这样,我会一些拳脚功夫。出危险的时候我可以保护你的安全!”

    安毅笑了:“老沈可以飞檐走壁,飞花摘叶伤人性命,你可以瑚”

    韩玉瞪大了眼睛,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沈凤道这么牛,难怪总是摆出一副酷酷的样子。韩玉皱了皱眉头,沉思一会儿又道:“我会带兵打仗。金华山赤卫队就是我一手建立并且扬壮大的,我们参与了多次对白狗子的侵扰阻击,毛委员都称赞我们打得好!”

    安毅笑得更灿烂了:“指挥作战方面我们不缺好手,而且比起你们更为专业,至于袭扰作战,各师的特种大队都是个中精英,如果你多收听广播。便知道独立师特种大队几百人在上海崇明岛上轻松干掉上千日军的优良战绩,比起你们的小打小闹。我想你自己也知道谁在行了。”

    韩玉泄气了:“原幕我真的一无是处,,对了,我还会唱歌,什么歌曲听过一遍就会唱了

    安毅怀疑地问道:“真的?。

    这下韩玉不乐意了,翘着嘴问道:“这么看不起人,,你在被我们押往二十八团路上唱的那歌我还清楚记得,要不要我唱给你听”

    安毅点了点头:“当然要听了,我就悄你唱不好,会折磨我的耳朵。”

    韩玉白了安毅一眼,站起来走到窗户边。眺望苍翠的山峦,心潮起伏。轻轻咳了一下,婉转动听的歌声随即响起:

    “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春风,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一映让。红”

    唱着唱着,韩玉、的眼泪“略略”地流了出来。显然是想起了以前的生活。想起了亲人和战友,甚至想到了更多”不过现在,她却变成了无家可归的孤雁,变成了战友们唾弃仇恨的对象,那种揪心的疼痛,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但她的歌声却一点儿也没有颤抖哽咽,反而更为深情动人,直扣人心。

    “岭上开遍哟,映山红,,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待余音散去,安毅才从那幽美凄怨又满含希望的意境中挣脱出来,看到韩玉香腮边上晶莹的泪珠,心底微微叹息一声,脸上却表现出一副振奋的模样,使劲地拍了拍手,大声赞叹:

    “韩玉,你唱得真的很不错,至少比我唱得要好,很难相信你才听我唱过一遍”我现在终于相信你有唱歌的天赋了!”

    韩玉一直沉浸在悲伤中,听到安毅这么一说,顿时挣脱哀思,兴奋地问道:“这么说来,我可以留在你身边了?”

    安毅摇了摇头:“不,正因为你有天赋,所以更要学习深造,不能辜负上天给你的好嗓子。”

    看到韩玉一脸失望的。砻毅笑着解释:“现在我们川南还没有正规的文艺刁”叭一击在战士们繁重的刮练和艰苦的行军后,及时得到精神上的舒缓和安慰,长期累积下来。便会变得没精打采,严重影响军心士气。我原本一直想抽调人手筹建文工团的,可是却没有现这方面的人才,现在既然有你样的好苗子。如果我不好好掘利用就太失职了!相信我,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好一百倍一千倍”南的文工团一定会在你手里扬光大!”

    韩玉脸红了:“我哪儿有你说得那么好啊”我”,我字识得不多,,恐怕干不好”

    安毅鼓励地说道:“其实很简单,我们川南有许多文化扫盲班,我们二十四军军部也办有一个识字班,里面大多是各级指挥员的家属和孩子,你和三童子进去学习一点儿问题也没有。待字认得差不多了,我就安排人教授你学习乐谱,川南的很多白俄学者以前就是音乐家,有他们的指导,我相信你的艺术修养会很快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待学得差不多了,就出来帮我组建文工团,帮我带一批文艺兵出来。”

    韩玉低下头:“可我只会唱苏区的歌,不会唱你们这边的歌啊,六

    安毅笑着说道:“这根本就不是难题,我会唱很多歌,以前一直没有像你这样的人才。往往我唱上好几十遍别人也记不住,所以我就索性不唱了,等你有了基础,我就一一唱给你听,相信要不了多久,这些好听的歌就会传遍川南,传遍整个西南地区,甚至会传向全中国。”

    韩玉崇拜地看着安毅:“你说的是真的吗?可是从小我爸爸就告诉我。作词作曲是很难的,你怎么会那么多歌啊?”

    安毅瞪了她一眼:“怎么,信不过我啊?好,我现在就给你露一手…六

    想了一下。安毅望向远处田野上清幽幽的麦苗。引项高歌:

    “我们的家在希望的田野上一炊烟在新建的住房上飘荡

    小河在美丽的村庄旁流淌一片冬麦那个一片高粱一十里哟荷塘十里果香一呀儿巾儿哟一咳哦们世世代代在这田野上生活为她富裕为她兴旺

    同是这天早上。沪州城郊的一个小村里,早起的西南农学院陈般年院长带着几位助手,匆匆走进了温室大棚,今天是五亩田的实验杂交水稻收莉的日子,陈般年心中牵挂,来不及收听川南广播电台每天早上七点半的新闻报道,早早地就出门了。

    水稻从古至今亩产从未过三百公斤,通过杂交可以使水稻高产的想法是安毅在老南昌江南理工大学和来自全国各地及从海外归来的生物学家、农业专家座谈时提出来的,后世的高中生物课程中就有杂交水稻的三系法和两系法的育种方法的专题,安毅隐约记得一些,再加上袁隆平对解决中国吃饭问题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安毅还曾看过电影《袁隆平》和读过人物传记,对一些大致的技术有所了解。

    安毅凭借着记忆,在和专家学者的交流中把水稻分为三类,一类叫雄性不育系,这一类雄性退化但雌蕊正常的母水稻。由于花粉无力生活,不能自花授粉结实,只有依靠外来花粉才能受精结实。因此,借助这种母水稻作为遗传工具,通过人工辅助授粉的办法,就能大量生产杂交种子;第二类是保持系,这是一种正常的水稻品种,它的特殊功能是用它的花粉授给不育系后,所产生后代,仍然是雄性不育的。因此,借助保持系,不育系就能一代一代地繁殖下去;第三类是恢复系,这是一种正常的水稻品种,它的特殊功能是用它的花粉授给不育系所产生的杂交种雄性恢复正常,能自交结实,如果该杂交种有优势的话,就可用于生产。

    但要,杂交水稻要从理论转化为实际,还得靠科学家的手才能实现。

    在安毅“必须更正水稻为自花传粉植物而无杂种优势的观念”“寻找合适的野生的雄性不育株来作为培育杂交水稻的基础把杂交育种材料亲缘关系尽量拉大,用一种远缘的野生稻与栽培稻进行杂交”等构想指导下,美国从事多年粮食研究、后受欧耀庭邀请归国担任江南理工大学农学院院长的陈般年带领助手和弟子数十人,开始对水稻进行专题杵研。

    为取得亲缘关系很远的雄性不育株,陈般年及助手深入全国各地,终于于前年下半年在海南崖州北郊一个水坑沼泽地段找到了一片约半亩面积的普通野生稻群。当时正值野生稻开花之间。陈般年对水稻雄性不育株有很深的感性知识,他在野生稻群中一株一株地仔细观察,终于现了几十株雄花异常的野生稻穗,杂交水稻的研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杂交水稻要在大面积生产上应用,先必须要解决年年获得大量杂种第一代种子的问题。由于水稻是雌雄蕊同花的作物,花器每朵花只结一粒种子。要用人工去雄杂交来获得大量杂交种子是很困难。

    陈般年在安毅思想的指导下,让繁殖田和制种田间隔相连,繁殖田种植不育系和保持系,当它们都开花的时候,保持系花粉借助风力传送给不育系,不育系得到正常花粉结实,产生的后代仍然是不育系,达到繁殖不育系目的。随后便可以将繁殖来的不育系种子,保留一部分来年继续繁殖,另一部分则同恢复系制种,当制种田的不育系和恢复系都开花的时候,恢复系的花粉传送给不育系,不育系产生的后代,就是提供大田种植的杂交稻种。

    由于保持系和恢复系本身的雌雄蓖都正常,各自进行自花授粉,所以各自结出的种子仍然是保持系和恢复系的后代。

    通过一代代栽培,三系的种子越来越多,种植的面积越来越大。江南理工大学农学院迁移到沪州并更名为西南农学院后。专门,拨资金成立了温室大棚。并辟出五亩田专供水稻使用,为了授粉方便,还特意安装了风扇。

    今天便是实验大棚里五亩稻田收获的日子,陈般年异常重视,昨天给安毅去了电报报捷后,今天便亲自带领学生来收割。

    到下午四点时,稻谷全部收割完毕,每一粒粮食都归了仓,安毅也在这个时候赶到。

    最新全本:、、、、、、、、、、

    

Ps:书友们,我是天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