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铁骨 > 第八八二章 只有一个条件

第八八二章 只有一个条件

    二绿整天的丁志诚终于在晚饭时间赶到安毅家里,他划四“微服私访”的安毅不愿意在这个时候抛头露面,因此不会留在兵器研究所和李家渡水电站工地吃饭,晚上肯定要回到自己家中处理诸多事务。www.QВ5、Cǒm

    安毅听到林耀东禀报丁志诚到来,连忙吩咐快请进来,丁志诚进入大厅看到杨斌、叶成、杜易、沈凤道、李梅生、孔泽川等人都在敞开式的偏厅吃饭,毫不客气坐到孔泽川与李梅生众将的空凳子上,接过马大婶递来的碗筷,毫不客气地吃起来。

    安毅笑了笑,也不管丁志诚,与身边的杨斌、叶成继续商量参谋长赵瑞从华北战场来的密报,等丁志诚扒下两碗饭,安毅才合上卷宗,追给身后新配属的年轻副官。

    丁志诚擦擦嘴,四下看了看:“酒呢?今晚大家怎么不喝酒?”

    “你要喝的话我给你拿一瓶。”

    沈凤道放下筷子,捷起餐巾从容不迫地擦嘴,丝毫没有半点儿去拿酒的意思。

    丁志诚嘿嘿一笑:“那就不喝了,一看桌上这四菜一汤和大馒头,我就知道今晚大家要熬夜

    安毅笑问:“老丁,听说你抓到那个凌星了,怎么样?”

    丁志诚连忙放下碗筷:“抓到了,那孙子有两下子,和我对了三掌仍然没事,逃得像风一样快,要不是水警大队的两艘巡逻艇提前布置在临江楼后面的那段江岸,说不定真让那孙子逃了,老沈,凌星的内劲很蹊跷,感觉他出自形意门,招式上不拘一格,似乎又有八卦门的转圈滑溜,这种感觉我只在和胡子交手的时候体会过。你走遍南北见多识广。又是独行大盗的祖宗,你给说说吧。”

    众人听了哄声大笑,沌凤道也不在乎,脸上仍然和平常一样,看不出喜怒哀乐:“昨晚接到你电话之后。我给徐州的张承柱大哥去了电报;今天中午张大哥复电,说正在徐州整编的骑三卑师长张占魁是凌星的师叔,张占魁的师兄宋世荣七年前去世,去世前把当时十七岁的小徒弟凌星托付给张占魁,于是张占魁成了凌星的第二个师傅。

    “据说这个凌星天资聪颖,跟随张占魁半年就在百余名师兄弟中崭露头角,又因性格高傲,行事不遵礼法,为师傅和众师兄所不喜,当时张占魁接受了冯玉祥的聘请,担任西北军骑二师师长,也没时间管家里的众多弟子,倍受排挤的凌星一怒之下留下封信就出走了,结果让他闯出了偌大的名声,但也因为做下许多大案要案,张占魁和门下弟子都不认凌星出自本门,这就是凌星的师承来历,回头我把承柱大哥中午来的电报让你看看。”

    丁志诚大吃一惊:“胡老爷子不正是山西形意名家宋世荣前辈的结义兄弟吗?这么说起来,凌星岂不的叫胡子一声师兄了?”

    沈凤道点点头,说出一段小小的渊源:“十年前我游历到天津的时候,去拜访过当时已经是天津武林第一人的张占魁,这人很傲,见我年轻没搭理我,结果深夜我潜进他的武馆,和他的那个叫赵道歆的高徒对了几掌,赚了点儿便宜,结果把张占魁惹怒了很长时间,估计他现在通过承柱大哥知道我在军中,承柱大哥在电报里还说哪天有机会一起喝喝酒。说张占魁提起十年前那档子事挺不好意思的。对了。老丁,你嵩山师门应该知道这些人的。”

    丁志诚咧嘴一笑:“你们内家三拳名震天下,咱们哪里比得上啊?哈哈,这么说,凌星那孙,子和老沈你年轻时挺像的嘛。”

    众人又是一笑。沈凤道摇摇头问道:“你准备怎么处置凌星?”

    “不知道,拿不定主意。这不是来请示司令吗?按照我”南的法律细节,除了枪决没第二种结果,可人才难得啊!”

    丁志诚说完望向安毅:“司令。能不能放那小子一马?他可是和胡子有师兄弟之渊源的。要真的把案子交到检察院,到时候再说情恐怕没用了,大家都知道新任检察长章效武那孙子铁面无私,真让他接手的话。天王老子去找他都没用,何况今天下午已经从城南观音庙后院,搜出十三斤金条和四支新式左轮警用手枪。还有那块本县商会徐老爷子网弄到手的天堑佛印,这些赃物足够法院判决枪毙他几十次了。”

    众人一听,全都收起笑容,杨斌对安毅说道:“效武虽然是你的黄埔二期师兄,也是咱们独立师的老兄弟。可他执法严明,从不拘私,要真的把案子交到他手上,恐怕你我去求情也没用。“川南的法律细则和量刑标准是咱们一起通过代表大会确定的,如果不遵守的话不好办,要是真愿意放那凌星一马,就得在这十天内办好。否则会很头疼。”

    安毅点点头:“这样吧,正好有件比较棘手的事,本来我打算让杨飞亲自到上海督办的,仔细想想咱们军队出马不合适,于是我就想到了这个送上门来的凌星,具体事宜让老沈等会儿和老丁商量着办理。

    “等一下我还得和杨大哥、叶大哥、老孔一起去拜访祁老先生、法院院长曲文渊先生等前辈,这么长时间不见,得去好好问个安,几个老先生为了川南的建设呕心沥血,这么大年纪还坚持每月下乡巡察十天。不容易啊!”

    众人见状不再浪费时间,安毅进去换上一套西装,就与杨斌、叶成、孔泽川一起出门。李梅生等人都是大忙人,也随之相互道别,告辞离去。

    丁志诚跟随沈凤道钻进自己的专车。等车开出院门,丁志诚好奇地问道:“司令交代什么事?是不是与凌星有关?”

    沈凤道点了点头:“今早司令在兵器所意外获知一件事,说是刚刚开到上海租界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新配置了一种半自动步枪,据兵器所总顾问威玛尔哈曼和枪械研究室顾问赫内斯等人分析,这种新式步枪极有可能仍处于小规模试用阶段,兵器所非常希望能获得一两只样枪,拿回来分解研究。”

    丁志诚恍然大悟:“明白了,可是,怎么处理凌星的案子啊?”

    沈凤道微微一笑:“这还能难的到你?不行就让他越狱吧。”

    “不行!越狱可不行,老子的一世英名不要了?亏你说得出口!干脆。像你这家伙一样,弄个死囚顶缸算了。”

    丁志诚说得严肃,可话里夹枪带棍的回击一点儿也不含糊。

    沈凤道转过头去:“那我就不管了。人又不是我抓的,再说了,我又不是警察署长,操心什么啊?”

    丁志诚愣了一下,凹曰甩姗旬书晒)小说齐伞联口二是妥协了!“老浊,一世人两黑弟,你可得帮我出旭甲忍啊。”

    沈凤道看到了志诚服软,这才在他耳边一阵低语,丁志诚听完连连点头。

    二十分钟后,丁志诚和沈凤道走进用钢筋混泥土浇注而成的关押重案犯的牢房,吩咐两名看守打开沉重的铁门,丁志诚命令看守离开,跟随沈凤道进去后随手关上门。两人来到石床前站住,望着吃饱后赤身卧在稻草上呼呼大睡的凌星,相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站着似乎是等凌星醒来。

    心里清明的凌星哪里睡得着?感觉狭窄的空间忽然充满凛冽的杀气。身上的健壮肌肉下意识地绷紧,心脏不由自主地加跳动起来,似乎就在一瞬间,整个空间充满了危险的气息。凌星只能缓缓坐起来半睁着眼睛,冷冷地打量身穿榨黄色将军服的沈凤道和黑色将军服的丁志诚,看似害臊地蜷曲身子,其实暗暗摆出一个常人难以觉察的防备姿势。

    丁志诚微微点头,仔细看了一遍凌星手上和脖子上被牛筋勒出的深色印迹,非常平静地向凌星介绍:

    “凌星,沈凤道将军有话对你说,你没必要摆出这幅垂死挣扎的姿势。暂时没人难为你。”

    凌星双眼忽然睁得老大,凝望随随便便站在那里却似一颗松树般巍然的沈凤道,情不自禁张开嘴问道:

    “你就过过nbsp;nbsp;”沈前辈?”

    沈凤道难得地露出一丝微笑:“以前的事不提也罢,抓紧时间实话实说了吧。凌星兄弟,我知道你是宋世荣前辈的关门弟子,宋前辈仙逝前把你托付给已经在天津自立门户的师弟张占魁,可是你在天津没待上半年就走了,张占魁和他的门派也不认有你这样的弟子。现在有个问题想问问你,你是否听说过胡家林这个名字?”

    凌星无比震惊,他没想到眼前这人就是数年前闻名大江南北的道上前辈,更没想到人家这么快就把自己的老底查得一清二楚。

    良久,凌星无奈地笑道:小弟没缘分见过胡师兄,但是见过胡师叔。那时我还才八岁,胡师叔说他有个儿子比我大几岁,可惜师傅去世后我没能到沧州走一趟,后来听说胡师兄从军了,当上了赫赫有名的独立师将军,就更没脸面去求见了,倒是对沈前辈尊崇万分,只是”没想到在这样的地方见到沈前辈,看来,安家军确实是藏龙卧虎啊!包括这位丁将军,小弟出道以来没服过谁,这次服气了,哪怕心平气和地过招小弟也不是丁将军的对手,被逮住没有怨言。”

    沈凤道平静地点了点头:“你也许不知道,你犯下的罪在别的地方可以通融,可以花点儿钱就出去了,可是如此大罪在法律严厉的川南很难赦免。今天我是奉安毅司令的命令来的,只想向你提出个条件,要是你愿意去干,现在就可以放你出去。十日内把事情干完,还你自由,你爱上哪儿上哪儿,就当之前什么事都没生过。

    凌星微微一笑,脸上回复惯有的冷峻:“要是我不答应呢?”

    沈凤道严肃地说道:“我立刻枪毙你,省得让你这样一个难得的年轻俊杰被押到万人审判大会上,受到千万人的唾骂和法律的审批尽管我和你的师门没有任何交情,但是我还是不愿让世人为了你,而非议已经逝去的宋老前辈。”

    凌星愣了很久,怅然一叹。低声问道:“沈前辈,丁将军,说吧,要小弟答应什么条件?”沈凤道上前一阵低语,凌星惊愕地抬起头:“这么蒋单?”

    “就这么简单!”沈凤道回答。

    “可是小弟就算立刻赶往上海,办完事再扛着东西赶回这里,没个二十天时间绝对办不到。”

    凌星双目精光闪闪,充满戒备。看样子开始怀疑沈凤道的诚意了。

    沈凤道轻松地解释:“只要你答应下来,我们就用飞机把你送到杭州。最迟明天这个时候你就会到达上海,有人会与你联络,办成了再坐上飞机回来,验完货你想上哪儿都行。在此期间,你需要什么帮助,上海那边的人会全力协助你。如果你去干了没办成,我们也不会难为你。你就自己离开吧,不过,以后再也不要到川南来了,咱们就当从不认识。”

    凌星想了想点点头:“好吧,我答应!”

    沈凤道满意地走到了志诚身边,丁志诚非常高兴,吩咐道:“等会儿我让人把你的箱子送来,我们在外面等你,穿上衣服出去后送你到三江宾馆洗个澡,明天上午先看看我们为你准备的资料,完了安排你乘坐飞往杭州的飞机,到了那儿有人开车送你到上海。”

    凌星再次点了点头,不再说话。等沈凤道和丁志诚走到门口。凌星突然大声问道:“沈前辈,丁将军。你们安家军这么富裕,武器装备这么好,听说铁甲战车和大炮你们都能自己造。为什么还会看上美国佬的两支破步枪?”

    沈凤道停下脚步沉思片刻,回到凌星面前,低声回答:“我刚从华北战场回来不久,我们安家军在辽西和长城一线的数月激战中,已经失去了一万多好兄弟,别的部队更不用说了,原因很多,其中一个就是我们没有一种比日寇的三八大盖更优秀的中远距离连步枪,可刚才我跟你说的美国佬手里有,而且是美国佬刚刚装备的,看样子还处于试用检验阶段,这种步枪的技术很先进。我们没有,所以得弄几支回来看看怎么回事。

    “只要我们弄清楚了原理,就能大量制造,尽可能多地装备所有保家卫国的弟兄,将来我们的弟兄就能少死很多人。只是,我们都有军方背景,不方便去,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毕竟这样的事情牵涉的太多了。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凌星深吸口气,非常感慨地点点头:“明白了,谢谢沈前辈看得起我。”

    “如果你愿意,叫我沈兄或者老沈都行,胡家林是我兄弟,算起来你和我同辈。”沈凤道说完转身离开。

    凌星望着敞开的大门,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下床了,一丝不挂地傻站着。

    最新全本:、、、、、、、、、、

    

Ps:书友们,我是天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