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铁骨 > 第九二五章 大义凛然的扩张 七

第九二五章 大义凛然的扩张 七

    随着刘湘手中的茶杯落地,资阳联军总司令部里一片惊慌,唐式遵部的突然惨败消息传来,所有人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脸色青紫的刘湘恢复过来,重重一掌击在桌面上,在一片寂静中,对代理参谋长刘兰亭吼出两个字:再探!

    十分钟后,唐式遵自请处罚的电文再次到来;潘文华师在彭山一线半渡之时,遭到出预料之外的强大炮火打击,麾下两个旅付出巨大代价强渡成功,却在冲进西岸敌军纵深阵地之时,遇到刘文辉第四师的顽强抵抗,强渡成功的两个旅仅剩五千余官兵,久攻不克,已现疲态,潘文华果断将五千预备队投入战场,对手仍在死死抵抗,不见败象,就在潘文华请求援兵之前,友邻唐式遵部惨败的消息传来,大惊失色的潘文华哪里还敢拼命,只能请求刘湘是否先撤回东岸,以备不测?刘湘高大的身躯晃动两下,痛苦地闭上眼睛,无法言语。www.QВ5、Cǒm

    陈兰亭的声音再次响起:“澄公,晋康邸锡侯所部成功渡江,攻下崇庆后乘胜追击,却在莲花山一带遭到刘文辉部近三个师的伏击,晋康急电,言所部危在旦夕,请求澄公下令其左翼的其相将军李家钰驰援。刘文辉哪里来的这么多人马?啊?!”刘湘愤怒地大吼起来。“澄公,”估计是刘文辉已经把西康的边防部队悄悄抽调过来了,晋康在急电中说,能够判断其中一部是川康边防独立师陈鸿文部。再一个”晋康和其相将军把刘文辉赶出成都之时,并未能大颍模歼灭彭寒、唐鳌的卫戍师和警备师的有生力量,还有,敌军人数虽少,但是占据有利地形,以逸待劳,因此”

    刘湘的警备司令刘炳勋上前低声解释。

    刘湘再次吼起来:“邓锡侯活该!挥师轻进,贪得无厌,拿下成都之后他就得意忘形了,今天他最先渡过恨江,占领崇庆后我还让他兼顾左翼,齐头并进,可他一个小时前来电怎么说的?要一鼓作气,直捣刘文辉的老巢大邑,哼!现在反倒求我派援兵了,哪里有什么援兵给他?他退回崇庆固守不就得了?还有李家钰,磨磨蹭蹭的,他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各路大军均已起强渡,只有他至今没有任何进展,谁能告诉我,他现在在哪儿?”

    ,万

    陈兰亭垂下脑袋,不愿再做解释,所有情况他都及时向刘湘进行了汇报,只是盛怒之下的刘湘无法接受本部一个军又两个师的失败罢了。其实早在半小时前,李家钰就已经来电诉苦。说他的四个旅在西岸刘文辉部准确的炮火打击下,根本就无法有效组织强渡,三次进攻均被打退,船只损失近半,已经无法渡江,当时刘湘还笑着骂了一句“滑头”

    目前只有南线的王瓒绪第二师进展顺利,三个旅顺利渡过一举,占领嘉州五通桥西岸。正在与刘文辉部第五师张清平部展开激战,位于楗为的另两个旅却因西岸没有出现一个敌人而犹豫不决,深恐盲目强渡,会陷入刘文辉部的埋伏,至今仍拿不定主意是否渡江。

    刘炳勋大胆进言:“澄公,当务之急是暂且后退一步,建立起稳固防线再做打算也不迟,否则,,恐夜长梦多啊!”

    刘湘猛然醒悟过来,立即下达全线退回东岸据江而守的命令,同时急令作为总预备队的王基陵部全赶赴眉山一线,接替唐式遵部防务,不让敌军渡江一步。

    上午十点三十分,夹江刘文辉前线总指挥部。

    “乾公,是时候了。”赵东全放下电文轻声禀报。

    满面红光的刘文辉立刻同意:“很好!赵将军,这关键的一步,就由你来下达命令吧。”

    “谢乾公!”

    赵东全转向自己的作战处长,微微点了点头,等处长离去,继续向刘文辉建议道:“乾公,在下建议半小时后,对邸锡侯部网开一面,让他从西北方向逃跑,这样既能减轻我们形成夹击的边防部队的伤亡,又能在追击中扩大战果,更好打。

    “如果在下估计不错的话,邓锡侯定会逃向成都,等他清醒过来,我军先行出击的两个。旅恐怕已经提前占领了兵力空虚的成都,此时前有堵截,后有追兵,邸锡侯必定吓得不敢进入成都,更不敢冒险向东,与见死不救的李家钰部汇合,最大可能是继续北逃,这样一来,担任追击任务的独立师和卫戍部队的两个团就能顺利开进成都,迅建立起稳固的防线。

    “此战打到这儿,基本上达到了目的,剩下就是南线的战事,只要乾公一声令下,中线和南线三个师坚漆渡江,展开猛烈反击,刘湘联军已经犹如惊弓之鸟,匆忙之间根本无法构筑防线,只能步步后退,甚至一败涂地。”

    刘文辉站起来大声叫好:“好!我忍得很辛苦了,这次一定要一鼓作气迅猛反击,一定要将刘莽子刘湘绰号这目无尊长的龟儿子彻底

    “到”

    “传我命令,全线反击!”

    上午十点四十分,新津东岸,李家钰前线阵地。

    沉寂二十余分钟的西岸阵地,突然枪炮齐鸣,杀声四起,刘文辉部精锐部队王元虎第一师展开了果断的反击,刚刚消停下来的氓江两岸,再次骚动起来,孤注一掷的王元虎部炮营在五分钟射之后大胆行动,将炮兵阵地前移三公里。在迫击炮连的掩护策应下,迅到位,向对岸慌乱的敌军阵地展开炮击。

    与此同时,上游两公里外的第一师两个旅已经冲下江堤,用一切可用之物轻装渡江,近万官兵悍不畏死地起声势浩大的渡江行动,从李家钰部兵力相对空虚的侧翼实施突破。

    指挥部里的李家钰网要调集兵力驰援右翼,对渡江部队展开迎头痛击,突然接到个于上游何家庵东岸三旅旅长的急报:对岸出现上万刘文辉的官兵,至少有四十门火炮和近百门迫击炮在向本部疯狂齐射三旅突遭打击,损失惨重,前沿阵地已经丢失殆尽,整条防线可危。请求急派援兵!

    李家钰大吃一惊,第一个判断就是邓锡侯部完了,再不果断撤退就有遭受敌军两路夹击的危险。再联想到唐式遵部的惨败和蒋文华部的后撤,李家钰毫不犹豫地下达了全线向资阳撤退的命令。

    在猛烈炮火支援下动何家庵强渡的两个旅,正是赵东全指挥的”南警备部队的两个精锐旅,装备精良、战力强横的将士分别是暂编步兵一旅和暂编山地旅,一万二千将士几乎没有遭到李家钰部的任何抵抗就成功渡江,上岸经过短暂的集结,立即兵分两路,杀向成都,一路高开进心无旁鹜,遇到乡镇零星守军的抵抗也不管不顾,勇往直前,仅用两个小时就杀到成都西南方向的双流永柞寺,与闻讯赶来阻击的邸锡侯部一个团迎头遭遇。

    奉命全冲入成都的山地旅绕道而过,没有与敌接触,正在匆忙布置阻击阵地的敌军见状非常惊讶,又担心放过山地旅之后被其绕到身后实施夹击,因此只能硬着头皮分兵一半赶去阻击,如此一来,本就稀少的兵力更为空虚,原本就尚未建立的阵地更加混乱。

    左翼齐头并进的丈家军暂编步兵旅将士哪里会放过这等机会?鼓足勇气齐声呐喊,仅一个冲锋就撞进装备简陋、惊慌失措的守军阵地,先头团将士用轻机枪、冲锋枪和手榴弹一顿招呼,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扬长而去,后续涌上来的两个团将士轻松对任何移动目标展开杀戮,同样毫不停顿,穿越而去,整个战斗从打响到结束,仅用去不到十五分钟,只留下的一个连负责清除敌军残余目标,救治受伤弟兄并收缴到处散落的武器弹药。

    中午一点四十五分,经过二十分钟休息的万余官兵,开始起猛烈冲击,从六个方向杀开血路,闯进防守漏洞百出的成都城,与邓锡侯部守备旅展开大规模巷战。

    练有素的安家军警备部队将士在各自连排长率领下,各自为战,采用炸开民居院墙等快有效的方法,避开守军设置在一个个街头巷口的阻击火力点,用密集的手榴弹迅肃清一个个障碍,用操作简单、火力强大的自动武器消灭一个个顽抗之敌,一步步将魂飞魄散的残存守敌赶到城北,开始了更为血腥而猛烈的无情杀戮。

    那锡侯部官兵何时见到过如此强横无情的敌人?幸存的绝大多数扔下了武器,四处逃避,灰色的军装、陈旧的步枪,扔得满街都是,身穿刘文辉部蓝灰色军装的安家军两个旅将士仅用了一个小时二十五分钟时间,就全部占领整个成都。完全控制了省政府、中央银行、报社、军营和诸城门等战略要地,死伤弟兄不到千人。

    下午五点十五分,刘文辉部边防独立师和两个卫戍团赶到成都,安家军两个旅立即展开防务交接,抬上死伤弟兄,沿原路悄然撤退,川康边防军独立第二师的番号也随之悄然撤销。

    下午六点,夹江总指挥部里的刘文辉接到陈鸿文从成都回的捷报,感激之下,亲自前往后院,向准备撤回川南的赵东全致谢。

    赵东全非常客气地将安毅来的密电呈给刘文辉,刘文辉看完当即做出保证:

    二十四小时之内,已经击溃王瓒绪部、正在对敌军展开猛烈追击的三个师,定会占领自贡。届时,刘文辉将亲自前往,面见安毅以表谢意!

    防:终于咬牙坚持码出一天下午开始,全身便酸痛无力,精神也极度疲惫,不晓得是不是又感冒烧的县体怎么这么赢弱呢?惨惨惨!

    ,万比北

    弱弱的求月票订

    最新全本:、、、、、、、、、、

    

Ps:书友们,我是天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