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铁骨 > 第一〇〇二章 突然袭击

第一〇〇二章 突然袭击

    ;午二点。\wWw、qΒ5、cǒm/安毅如约来到中央政府外交部接业厅,与英心狸小大使嘉德甘举行会晤。

    嘉德甘身材匀称,风度翩翩。具有典型的英国仲士风格,见到安毅,嘉德甘脸上带着矜持的微笑,谦让地坐下后,从助手手里接过一份文件,递交给安毅。

    安毅随意地看了一下封面上用中英两种文字打印的《备忘录》,顺手交给新任机要秘书赵伯翰。

    嘉德甘非常礼貌地说,英国方面对安毅做出的“炉房事件调查报告”不满意,他虽待南京中央政府拿出更有说服力的报告。安毅觉得没有必要解释什么,转而礼貌地询问滇南中缅边境缅甸一侧,新增的缅军三个师和英军一个师是什么意思?嘉德甘表现愕非常惊讶,说会谈后将立即致电英国外交部,询问详情,但在没有获得任何的证实之前,无法回答安毅的问题。

    两人话不投机,仅进行了八分钟的常规会谈便握手告辞。

    安毅送走嘉德甘,在刘江的陪同下,与汪精卫在他办公室里略作交谈。

    安毅作为参谋次长,有责任向国民党中政会主席、行政院长汪精卫汇报中缅边境生了什么事情。这样有利于外交和宣传部门开展工作。占据舆论的主动,因此也不隐瞒中英双方在滇南、滇西一带剑拔弩张对峙并有可能爆战争的情况。并就数日来英国空军频繁入侵滇南、滇西领空的恶劣行径,向汪精卫进行通报。

    汪精卫的反应远远出安毅的想象。相貌俊美的汪精卫显得非常惊讶和焦虑,两支保养得非常好、皮肤异常圆润细腻的手不停揉搓着,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这才询问蒋委员长是否已经获知详情?

    安毅说每日边境线两边中英军队的异动,云南方面都会汇总成简要资料,电传给蒋委员长。对于中英军队的最新情况蒋委员长应该是清楚的,只是到目前为止,他还并未给出任何行动上的原则和建议。

    汪精卫一听稍稍放心,重新回到座位上坐下,沉思片刻,郑重地告诉安毅几个。目前时期对中英关系的处理原则,内容与蒋介石这一段时间所持的态度大同小异,那就是尽量保持克制,决对不能率先挑起事端。做好充分军事防卫准备的同时,主要依靠通过外交手段化解危机。安毅看到汪精卫满口都是夸夸其谈,也没有什么兴趣继续待下去,借口院长工作繁忙就不打扰了,寒暄几句礼貌地提出告辞。

    汪精卫非常热情,亲切地把安毅送到门外,边走边对安毅说:非常感谢南洋爱国华侨欧耀庭、李永福等先生,他的夫人陈璧君网从南洋回来。带着爱国华桥捐献的三百万赈灾款,凯旋而归。

    安毅心照不宣地连连点头,他明白汪精卫提起这事的真实意思是什么。那就是他安毅和汪精卫的幕后交易,从此都可以通过南洋所谓的“爱国华侨”来完成了。

    客气地告别完毕,安毅恭请汪精卫留步,然后笑着指了指门房,那里仍有十几个人等待汪精卫的接见。

    汪精卫非常有风度地开了句小玩笑。与安毅轻轻握了握手,折身返回办公室。

    安毅走到楼梯口,看到展到大步跨上阶梯迎面而来,感觉有可能出大事了,立即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等候。

    展到疾步来到安毅面前,飞快掏出电文呈上,略微喘息片刻,低声禀报:“三点三十分,缅军两个师和克钦师突然向滇西铜壁关、弄岛和皖町动大规模攻击,地面炮火相当猛烈,二十余架英军战机投入作战。焕琪不得不下令麾下两个地方守备旅撤出瑞丽,退守到遮放、陇川和盈江一线,军委派遣的协调小组手足无措,却严禁宝山机场的我军战机起飞迎战。”

    安毅脸色骤变,看完詹焕琪来的电文,咬着牙说道:“果然如此!卑鄙无耻的英国人,,命令夏俭做好一切迎敌准备!我这就去见汪院长,向他知会最新情况,回来后一起到参谋本部。”

    “是!”

    安毅转身走向汪精卫的办孕室。门口和外间的几个秘书、十几个各界名流看到安毅去而复返,全都站起来,恭敬致意。

    安毅向众人点了点头,一言不。直接推开汪精卫办公室的门,打断汪精卫和两名部长的谈话:

    “对不起,两个部长先生,稍微耽误一下,,汪院长,英缅军队在二十五分钟之前,也就是本日下午三点三十分,悄然结集三个师的兵力和二十余架战机,向滇西的弄岛、腕町一线起猛烈的突然袭击,滇西边境部队猝不及防,被迫撤出瑞丽。退守至陇川、盈江一线。安毅特来通报一声,前线军情紧急,这就回去了!”

    两个部长吓得站起来,脸色苍白,汪精卫呆呆地望着已经没有人影的门口,突然大声向一旁的秘书陈春圃下令:

    “快!快给我接通南昌介公的办公室电话,”

    一个小时之后”南广播电台几个频道中断所有正常广播,向全国各界宣布了一条石破天惊的消息:

    英缅联军三个师和二十余架战机。对滇西边境三地动野蛮而卑鄙的突然袭击,并已占领我国云南省的瑞丽和晓町两县,正在与滇西保安部队猛烈交火。

    著名播音员宋敏熙用无比愤慨的声音,揭露英帝国主义不宣而战的卑鄙行径,并将英缅军队皿个师重兵压迫滇南一线的情况,向全民做了详细的通报,最后沉痛地要求中央政府和中央军委迅作出反应,号召全民,全力支持滇军将士的正义抵抗,把侵略者赶出神圣的国土。

    整个中国沸腾了,人们先是感到不可置信,紧接着愤怒地走上街头。举行盛大的抗议游行集会,北到平津,南到广州,东至上海,西边的成都、西安等地,数以百万计的各界民众在短短两个小时之内自地走上街头,起声势浩大的抗议游行,英国驻各地使领馆,再次被愤怒的民众层层包围,震天的愤怒声讨夹杂着砖头石块,将各个领事

    蒋介石见事态急剧扩大,连忙在南昌下达紧急命令,各省市驻军奉警察火开到英国驻华各领事馆,承担起安全保卫工作,同时急令外交部紧急约见英国驻京大使,提出强烈的抗议,要求对方做出明确解释。

    安毅刚才赶回参谋本部,还没来得及对着地图做战况推演,就被蒋介石急电召至南昌,下飞机时天色已经变暗,前来接机的葛敬恩和邓文仪反复告诫安毅,一定要保持冷静,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顶撞蒋介石,更不能擅自下达不可收拾的军事反击命令。

    安毅淡淡一笑,神色非常平静,平静得令葛敬恩和碎文仪深感担忧。两人看到安毅没有答话也不做任何表态,忧心仲仲地对视一眼便沉默下来。数公里的路程很快走完,蒋介石在行营办公室内等候安毅的到来,见到安毅脸上没有想象中的愤怒和激动,不由得暗自舒了口气,挥挥手示意安毅坐下后劈头就问:“你打算如何处理?”

    安毅竟然露出了笑容:“校长,这话该问云南省的军政安员,朱培德将军、詹焕琪将军和卢汉将军都是很好的对象,如今英缅军队进攻的是滇西一线,属下怎么能越俎代庖,妄下评判啊?”

    蒋介石集了口大气:“益之将军和我反复通了几个电报,英缅军队攻势猛烈,半小时前陇川也失守了,这个詹焕琪,之前我还认为他不错的,”怎么一点儿防备也不做?”

    “校长,不能怪詹焕琪,学生的一个空军中队和滇军一个空军大队都在保山机场和德宏机场,要不是军委特派的协调小组强行阻拦,相信英缅军队仅靠地面推进,怎么也走不了这么快。再一个,滇军多年不打仗了,唯一拥有实战经验的三十八军两个师,又都驻扎在云南的东部和东北部,第三师在大理,去年支援云南的湘军一个山地旅及黔军一个突击旅,如今都还驻扎在德宏,一时半会儿拉不上去,等詹焕琪缓过劲来应该就会稳住阵脚了,怎么说滇西还有两个装备精良的保安师,加上一直作为援军留在滇西的湘军、验军两个旅,以及保山、施甸、腾冲等地的几个守备团,自保还是绰绰有余的。”安毅平静地回答。

    蒋介石颇为惊讶:“难得啊,你竟然对詹焕琪这么有信心?。

    “校长应该知道,从北伐开始,詹焕琪就是学生的主要助手之一,在平定桂系叛乱和中原大战中,詹焕琪虽没有直接率部参战,但他在幕后做了很多作战计戈小制定和后勤保障工作。他治军严厉,练有方。几乎把模范营那一套全都照搬到他的云南保安部队中,数年来虽然他的保安部队没有经历任何战事。但部队艰苦练毫不懈怠,每年都会举行针对性很强的演习,从去年开始麾下三个师的武器装备得到更新。因此他麾下三个。保安师还是有战斗力的,今天被打败的几乎都是地方保安团,他的主力部队没有遭受什么大的损失,好戏还在后头呢安毅详细回答。

    蒋介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的意思是”詹焕琪故意示敌以弱?”

    安毅笑了:“校长目光如炬!”

    “别跟我来这一套!快说来听听。”猜想得到证实,蒋介石眼睛亮了。

    安毅随即把自己策动并得到朱培德、詹焕琪和卢汉同意的作战建议和盘托出:

    “校长,上周明确英国驻耳度的第十七师开到仰光快北上时,学生就曾推测过英军的进攻方向。

    说得自大一点,学生一直不相信英缅军队敢在滇南挑衅,因为国内外军事界都知道,镇守滇南的二十六军只是番号是新的,部队却是杨斌、夏俭和顾长风率领过的百战之师,在泓沪抗战、华北抗战中,英国人不会看不到这支部队的表现,也很清楚这支部队领先于国内目前各军的精良装备,而且二十六军两个师人数多达两万五千余人,还不算滇南专区六个加强团的警备部队,思茅机场还有个成立近半年的空四团,拥有各种新式战机三十八架,这些情况英国人不可能不了解,加上滇南复杂的多山地形和纵横的江河溪流。英国人不敢在这个方向和我们对攻。剩下的方向只有滇西了。

    “前天接到英缅军队四个师压迫滇南边境的消息时,学生也犹豫了很长时间,经过前线尹密的侦查和情报印证,现对面的英缅军队似乎摆出一副守势,于是学生大胆断言。英缅军队的几个师只是起到牵制滇南的作用,他们的攻击方向仍然是滇西,于是,学生就希望把士气如虹、狂妄自大不可一世的英缅联军放进来打,没想到这个想法与詹焕琪不谋而合,卢汉将军反复权衡之后也同意了,朱培德将军也说,这样更能赢得外交上主动,也好向中央和校长交代。”

    蒋介石频频点头:“考虑得很周密,云南方面还是顾全大局的。只是。这么大的事情,你应该事先和我打个招呼,至少应该在参谋本部备案

    “校长,这件事的具体负责人是朱培德将军,学生只是在边上提出些建议罢了,谈不上计戈”如需提交,也应该由云南方面向校长和军委提交。还有,学生还清楚地记得上周李树森九十四师因作战井划泄密遭受的惨败;记得十天前中央网做出华北政局微调,日本人就连声抗议。最后中央不得不尽数放弃调整计划。何敬之长官还得急巴巴去向日本人道歉解释;学生更记得要员投诚没二十四小时,中央就全部疏散消失的经过。这些例子无一不在提醒学生,千万不能麻痹大意,至少在全军展开编遣以及军委各部做出重新调整之前,学生不相信任何人安毅郑重地回答。

    蒋介石颓然一叹:“你说得对,帝国主义和一样,无孔不入啊!看来我们已经到了迫切需要根治军政弊端的时候,否则长此以往。前途堪忧啊”。

    最新全本:、、、、、、、、、、

    

Ps:书友们,我是天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