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铁骨 > 第一二五二章不讲规矩的打法

第一二五二章不讲规矩的打法

    七月二十一日,已经蔓延了三天的战火,终于烧到了北平城内。//wWw。qΒ5、cOМ

    起因是驻扎城中的日军第一联队指挥部在凌晨时分,遭受“华北青年抗日锄奸队”的突然袭击,门前警戒的两名日军哨兵被机关枪打成了蜂窝。

    围墙内新建的木质瞭望塔,被机枪打得千疮百孔,盖上防雨油毛毡的木质塔顶没了一半,塔楼上负责瞭望警戒的哨兵半截尸体掉在了半空中,迎风摇摆,距离大门和围墙五十余米的两层办公大楼,被远处飞来的二十余颗手榴弹,炸得面目全非。紧急穿上衣物拿起三八式步枪冲出大楼迎战的日军官兵,在近距离的机枪和冲锋枪打击下,伤亡惨重,天色大亮时,院子里已经倒下一地尸体,地上到处都是横溢后凝固的血迹,情况惨不忍睹。

    整个袭击过程,从头至尾加起来还不到三分钟时间,当百余日军在急促的哨子声中悍不畏死地冲出院门时,因触动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引爆了两颗大威力地雷,再次付出了死伤二十余人的惨痛代价。

    硝烟过后,大街上半个人影都没有,日军指挥部门口,一时间哀嚎四起,满目狼藉,青砖砌成的院墙上,满是斑驳的血渍和粘糊糊的碎肉脑浆。

    而此时,剧烈的爆炸声、枪声和喊杀声,仍在市区内各处不断响起,繁华的前门和西单地区十七家有名的汉奸商铺和住宅,均遭到炸弹袭击和枪击,四名臭名昭著的大汉奸和其家人,被蒙面冲进宅院中的杀手乱枪打死,钱财被搜刮一空,平津商界最大的“汉奸头子”侯五亮在日本华北特务机关的严密保护下,大难不死,侥幸逃过一劫,但也落得个住宅被烧、商铺被炸的可悲下场,三枚扔进院子中的手榴弹,差点儿要了侯五亮和他新娶的日本小老婆的命。为了保护侯五亮,北平特务机关有十四名特务毙命,另有十余人受伤,由此可见经受的冲击有多大。

    中日交战双方达成默契的北平城经此袭击,全城为之大乱,二十九军司令部警卫旅、平津警备司令部警备部队、北平警察局各分局警察、数月来以保护侨民为借口强行占领四个城门区的四个中队日军,全部出动,在城中各个街头和重要据点,展开紧张的对峙。

    东交民巷的英美法意比德等国领事馆卫队,急急忙忙地冲到街口两边,紧急封锁戒严,数以万计的欧美日各国侨民,疯狂地涌向了东交民巷,死里逃生的大汉奸们也在日军特务机关的及时保护下,拖家带口逃进了日本领事馆和特务机关控制的大商社。

    混乱中,一名“落单日军”向不远处戒严的北平卫戍司令部巡逻车连开五枪,钻入巷口前,又再扔出三枚日军制式手雷,跳下汽车躲避的一名中校和三名二十九军官兵倒在了血泊中,跟随车后的北平卫戍司令部巡逻队愤怒之下追赶还击,密集的弹雨射向巷口,一阵硝烟过后,巷口里侧十余米处的地上,只剩下一支半新旧的三八式步枪。

    这一针对二十九军卫戍部队巡逻队的袭击,终于引了一场规模不大不小的巷战,长期受气已经到自尊心崩溃边沿的二十九军将士,终于挣脱了心灵的桎梏,对所有遇到的日军搜索队伍开枪射击。

    本来就狂怒暴躁到处寻找凶手的日军,毫不犹豫地展开对攻,待双方军队上层现情况不对再想控制事态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上午十点,昨日从庐山返回南京,正在主持召开中央政府紧急会议的蒋介石获得北平方面急报,立即离开会场,赶赴中央军委大院,看到宋哲元于一小时前来的火药味十足的决战电报时,整个人反而轻松下来,犹如搬掉压在心坎上一块大石头般的通畅感觉,瞬间流转全身,他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下达命令,把目前仍在庐山上研讨下一阶段战略计划的白崇禧、陈诚等人召回南京。

    半小时后,中央军委第四厅北平站来的一份密电,让蒋介石又喜又忧。

    喜的是宋哲元麾下的北平警卫部队和卫戍部队,终于彻底爆,击溃了北平街面上曾经不可一世的日军各部,打跑了长期占据北平城四座古老城门的日本驻军,城中残敌惊慌失措之下,尽数逃进了东交民巷的使馆区,二十九军一举控制了北平城。

    忧的是北平这座千年古都生激烈交火,日军损失惨重,会不会因此而疯狂地对北平城展开进攻,城中数十万来不及撤离的百姓和欧美各国成千上万侨民,是否会因此而被殃及,进而引的外交抗议甚至外交危机,当如何应对?

    正当北平城里枪声不断一片混乱之际,第五军团东线战场三个主力师的特种部队,对武清至廊坊一线日军的打击,已经进行得如火如荼。从昨晚十点开始的袭扰战、突袭战、破袭战,取得了巨大成果,十小时之内,消除日军岗哨二十七个,击毙日军哨兵和巡逻官兵两百余人,炸毁桥梁四座,破坏铁路近十公里,把骤不及防的日军第十师团各部打得抱头鼠窜,魂飞魄散,全线龟缩防守。

    当日军的大小火炮,向一个个可疑目标轰隆隆射之时,我十七军绝大部分行动单位已经快撤退,等到恼羞成怒的日军成建制出动寻敌,长达五十公里的战线上,已经看不到一个中人,等待他们的唯有一具具连皮带、皮鞋都没有剩下的日军尸体和一滩滩血迹,还有两座好不容易修复却又再次被炸断的铁路桥。

    远望西面五公里外严阵以待的安家军阵地,第十师团将佐们只能把打落的牙齿连血吞下,阵阵愤怒地咆哮过后,还得硬着头皮赶回武清县城的师团指挥部,急报天津驻屯军司令部,请求下一步命令。

    以目前第十师团一万八千官兵的实力,无论如何也不能不顾后果地冲过去,与数量上两倍于己,并且装备精良以逸待劳、早早占据有利地形且修筑了三道防御工事的安家军拼命,否则不但得不到任何好处,反而会徒添伤亡。

    天津驻屯军司令部里的将佐们,心里就更不好受了,安家军突然对武清至廊坊一线的第十师团展开全方位的袭击,已经被驻屯军参谋长桥本群联系到北平城突起的战事上来,敏感的桥本群绝不认为这是两起没有任何联系的孤立事件,特别是安家军派出一股股精悍小部队袭击第十师团沿线部队的行动,无疑是释放出一个强烈信号——实力雄厚的安家军,开始主动向自己起进攻了!

    在桥本群的建议下,驻屯军司令香月清司急召第五师团师团长板垣征四郎中将参加会议,一群将佐就目前的形势和可能出现的情况,展开紧张讨论。

    北平城中日本驻军被赶出去之后,二十九军似乎一下子就理清了如同乱麻一般的北平地区各战场关系,与驻扎北平城郊的其主力第三十七师、第一三二师、第三十八师一部和六个守备旅连成了一片,对分布于丰台至长辛店、汤山至高丽营至顺义一线实施南北夹击的日军大大不利,尤其是南面丰台一线攻打南苑的河边正三旅团,一个不慎,很可能有招致全军覆没的危险。

    而北平东南方向的黄村战场,迟迟没有结果,顽强的二十九军官兵,仍在前赴后继地抵抗,黄村阵地三度易手,又再次回到交战之初的状态,气焰嚣张不可一世的川岸文三郎中将的二十师团已经非常疲劳,原计划今日将矶谷廉介的第十师团第八旅团北调助战,力争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击溃守军,拿下黄村,完成与长辛店至丰台一线的河边旅团连成一片的战略目的,可安家军突然动的小规模全方位袭击,彻底打乱了驻屯军司令部的战略部署。

    如何判断?如何应对?成了华北驻屯军将佐极为头疼的问题,在后续援军尚未到来之前,每做一个决定都关系到整个战场的胜败,容不得半点的失误。

    争论不休,与会将佐意见分歧很大,参谋长桥本群终于忍耐不住,高声示意安静,把自己和香月清司苦苦分析的态势详细摆出来:

    “诸位,经过司令部的反复分析,我们认为目前整个战场的关键点,并不在北平城的得失,虽然我们的第一阶段目的,确实是占领北平天津两大城市,并打通平津之间的联系,建立起稳定安全的通道,但是根据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由于北平城突的危机,使得已经宣布反抗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宋哲元、张自忠等华北军队高层迅统一了立场,从此与我们走向彻底地对立,并趁机击溃了我北平守军,一举控制了北平城。

    “这一意料之外的突变,让宋哲元部各师各旅连成了一片,我们此前所制定的‘分割敌人、三面夹击’北平城的计划,要想继续实施难度将会很大,山岡重厚中将统率的第一〇九师团继续攻向北平意义已不大,至少我们认为,在三日内各师团及混成旅团将无法击溃北平东郊的守敌。

    “其次,原定命令第十师团第八旅团北上增援二十师团的计划,因为安家军的突然难而无法执行,而且安家军的突然进攻,蕴藏着我们至今仍然看不到的重大阴谋,这个时候,如果第十师团分兵一半北上,武清至廊坊这条重要的战略运输线很可能会遭到安家军优势兵力的打击,进而威胁到天津的安全,如果天津被敌人围攻,整个战局将急转直下,陷入无比的被动。因此,我们现在面对的已经不是如何攻打北平的问题,而是如何保证目前我们来之不易的战场优势。诸君,请大家指正吧!”

    桥本群说完后一个九十度的鞠躬,众将佐对照地图细细思考,再也没有喧哗吵闹,大家都已经明白,目前的关键点确实已经不是“占领北平、打击中国人的抵抗意志”了,而是必须考虑中队的下一步动向,提前研判,做出有针对性的战略部署。

    第十师团师团长矶谷廉介上前一步:“香月君、桥本君,我认为应该把山岡君的第一〇九师团调到黄村战场,从东面夹击黄村之敌,而且度越快越好,只要拿下黄村,就能顺势占领大兴,进而与河边旅团连成一片互为犄角,安家军也就不敢轻易向我动进攻,只需坚持三到五天,国内新开来的两个师团就能登6天津,到那时,我们完全可以集中精力对付阴险狡猾的安家军。”

    矶谷廉介的话,正和香月清司和桥本群的意思,但是性格迟缓的香月清司还是非常尊重中国通板垣征四郎的意见:“板垣君,你有何看法?”

    在关东军整整待了八年的板垣征四郎,对于自己的老对手安家军无比熟悉,对着地图考了了一会儿,微微颔:

    “我同意矶谷君的意见,而且建议司令官阁下应立即对天津城南的五十三军施加足够的压力,我师团可密切配合,缓缓向南实施压迫,迫使驻守在天津南面琉璃河一线的万福麟五十二军不敢轻举妄动;其次,在调动德川中将的华北航空兵团出战的基础上,再请求关东军航空兵集团军予以大力协助,对安家军和黄村守敌进行密集的轰炸,以断绝敌军主动进攻的计划。

    “我们只要坚持三天,与安家军之间保持三天的均势,随着援军的到达,战场的主动权就会再次回到我们手里,至于北平城,只要占领了黄村和大兴,拿下北平城就指日可待了,诸君可别忘了在北平北面还有我们的三个独立混成旅团在进攻,守卫唐山的第七混成旅团,也随时可以西调围攻北平!”

    板垣征四郎解说得很细致,香月清司略一思索,精神为之大振:“好!很好!诸位,就这么决定了,矶谷君,你的第十师团继续严密警戒西面的安家军,二十师团则和一〇九师团一起,夹击黄村!务必毕其功于一役!”

    “嗨依!”

    ~~~~~~~~~~~~~~~~~~

    ?军心士气都是有帮助的!ps1indao、asdfghj8168、书友11o3o3213o16465、天天打渔、锦涛、空军中士、寒水~大大的打赏。月票危急,天子继续厚颜请求,这个时候,哪怕一张月票,对于巩?

    泣血求月票!

    最新全本:、、、、、、、、、、

    

Ps:书友们,我是天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