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铁骨 > 第一二六一章铁血柔情

第一二六一章铁血柔情

    南北同时夹击天津城的中队转眼间全部撤退,关东军紧急调来的第二十二、第二十七独立混成旅团,此时仍在天津港匆匆登岸,枪炮声早已沉寂,唯有空气中的浓郁硝烟,无声地证明一场大战刚刚结束。

    第二十二独立混成旅团旅团长吉野荣丰大佐、第二十七独立混成旅团旅团长冈崎正三大佐,几乎同时赶到驻屯军司令部,受到司令香月清司、参谋长桥本群、第五师团师团长板垣征四郎等十余名将佐的隆重接待。

    相互致礼完毕,香月清司率先走入司令部大门,一干将佐非常自然地按照军衔和资历排成两行,紧随而入。

    身材矮壮、蓄着仁丹胡子的吉野荣丰走在老同学板垣征四郎身边,转过头颇为着急地低声询问:“板垣君,情况很糟糕吗?”

    板垣脚步从容,低沉的声音却十分凝重:“在五个小时前结束的廊坊之战中,第二十师团和第一〇九师团遭遇两倍于己的支那军队伏击,损失过一万七千人,伤者多达一万五千人,两个师团苦战突围撤至宝坻一线,只剩下五千余将士完好无损。我率部驻守天津也不好受,在南面支那军队两个军的突然进攻中,我第五师团死伤人数过四千五百人,守备天津本部的驻屯军三个联队损失更严重,伤亡过七千人……这一战,真是无比耻辱的惨败啊!”

    吉野荣丰脸上的震惊之色很快消失,凌乱的步伐迅恢复正常:“真的是个坏得不能再坏的消息了,对手是号称‘钢铁雄师的’安家军吧?怎么会这样?”

    板垣征四郎稍稍靠近吉野荣丰:“走吧,接受完任务我们再好好谈谈,估计你们两个临危受命的支援旅团很可能要立即开赴武清一线,与仍然占领廊坊地区的安家军两个师作战。在目前的情况下,只有主动出击,才能减轻天津的防守压力。

    “根据今日航空兵与中队频繁交战的情况来看,我们的战机并没有如想象的那样占据华北上空的绝对优势,双方战损的战机数量都在七十到九十架之间,隶属关东军的航空集团军很可能要暂时划归华北驻屯军,以利于空地协同作战,但是,我听说国内大本营已经愤怒了,或者说是失望,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香月清司将军很快就会被撤换。”

    “啊?太出乎意料了,怎么可能损失这么大……”

    被南京中央军委称之为“廊坊战役”的战区范围,并非仅仅只是中队第五军团十七军三个师与日本第二十师团、第一〇九师团生激烈战斗的廊坊至马坊庄一线,甚至还包括了廊坊南北同时开战的黄村、武清和天津三个战场,覆盖了上百公里的范围。

    南京中央军委这么归纳用心良苦,也包含激励二十九军和华北各武装奋起抗日的政治原因。在连续十七个小时战斗中,第五军团参战将士高达十二万人,取得歼灭日军三万七千余人,俘虏日军三千七百余人的巨大战绩,第五军团三个军也付出了牺牲两万八千余人、受伤三万余人的高昂代价。其中,第五军团第六十八师损失惨重,不得不彻底退出战场,南下冀豫交界地区进行整编。

    被中外各国称之为“中日全面战争爆后的第一个战役”的廊坊战役,震惊了全世界,几乎没有人想象得到,中日全面战争的爆,会以这么大的一个碰撞为开始,更没有料到强大的日本军队在短短一天一夜之内,被中队打败,而且付出的代价是如此高昂。

    消息经中央社、川南人民广播电台和各大报刊杂志公布后,中国亿万军民欣喜若狂,奔走相告,全中国各大城市到处鞭炮声声,锣鼓喧天,扬眉吐气的国人涌上街头尽情欢呼,“第五军团”以及参战的三军将领的名字,瞬间蜚声海内外,为亿万人民齐声歌颂。

    斜阳西坠,大地一片残红。

    安毅在五十三军军长万福麟、第四十军军长庞炳勋等十余将校陪同下,离开前线阵地,慰问两军官兵。

    返回静海后,安毅立即前往设在城西山丘密林中的野战医院巡视,走在密密麻麻的伤兵中间,耳边充斥声声痛苦的呻吟,满眼皆是滩滩血水,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夹杂着硝烟的刺鼻气味。

    两个小时巡视下来,安毅和万福麟、庞炳勋等将领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胜利的喜悦,大家在简陋的餐桌上商量重伤员的转移和兵力补充问题,一谈就谈到晚上九点。

    第五军团司令部运输团的九十多辆军卡徐徐启动,一路向西行进,车上承载的全都是重伤员。

    万福麟和庞炳勋等将领把安毅送到专车旁,彼此又谈论了好一会儿,才依依作别。

    “司令——”

    正要登车的安毅转过身来,一个英姿飒爽的身影挤过送行的将校,跑到安毅面前:“报告司令,第二路军政治部文工团中校团长韩玉向您报告。”

    安毅微微一笑,周边将领神色暧昧地笑起来。

    万福麟打了个哈哈,向安毅挥挥手,非常宽厚地领着麾下将校返回军营,庞炳勋、马法五交换一个眼神也含笑离开,唯有一直将安毅送到车边的四十军独立旅旅长宫磊没有离开。

    宫磊乐呵呵地望着含羞低头的文工团长韩玉,凑近安毅耳边一阵低语,随即轻轻拍了拍安毅的肩膀,大步离去,弄得安毅哭笑不得,尴尬无比,好在光线昏暗,安毅一脸窘态才没有引人瞩目。

    “小玉,其实今天在野战医院时我看到你了,当时你和你们团那个领唱的小凡正给伤员包扎断腿,所以我没打扰你。你们做得很好,数月来以杰出的表现,受到了两军将士的尊敬和喜爱,回去之后我给你们请功。你还吃得消吗?”安毅低声问道。

    韩玉无比深情地仰望安毅:“没事,累是累了点儿,但比起浴血奋战的三军将士,根本就不值一提……哥,这一仗打得好,我真骄傲,战前,五十三军官兵普遍有害怕情绪,可这一次大战打下来,我现他们脸上的神情截然不同了,全都是骄傲与自信,甚至有点儿桀骜不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气势,真难以想象!

    “原来你对我说,战争能迅改变一个人,能使的人的灵魂升华,我一直不理解,这一次,在漫天的战火和死亡随时都会降临头上的考验中,我终于理解了你的话,团里的姐妹们也都在一次次运送弹药上前线、一次次抬下一个个受伤将士的过程中,变得坚强起来。”

    “哦!?这是难得的感悟啊!”

    安毅没想到韩玉会说出这么多的体会,情不自禁上前半步,爱怜地整理了一下她的军帽:“我明白了,别太累,明天你们文工团就要护送伤员,随车队一起返回保定,你这个团长还有很多工作要准备,去忙吧。早点儿休息,明天我就要赶回南京去,等我回来就去看望你。”

    “嗯……哥,有件事,我……我不敢瞒你……”

    韩玉下意识抓住安毅的手,不知为何全身颤抖起来。

    安毅感觉到了什么:“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不是……我怀孕了,四个多月了,肚子慢慢鼓起来了,我担心……”

    “什么——”

    安毅极为惊愕,迅扫视周围一圈,看到卫队已经分布在方圆二十米内,立即搂过不住颤抖的韩玉,低声吩咐:

    “不行!这样下去不行!你必须尽快返回后方去,这个节骨眼儿上,我不能让你出任何事情,绝对不能!”

    韩玉无比幸福地贴在安毅怀里:“哥,没事,我身体好,能顶得住,我想回叙府后休息一段时间,去滇南朱蕴姐那里,悄悄躲起来养养身子,不能给你造成任何不好的影响……哥,我瞒着你这么久,你不生气吧?”

    “生气,气你怎么不早点儿告诉我,小玉,听我的,两日内,你们整个文工团都必须南下返回叙府总部,然后我让我姐帮助你,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和她商量,她会做出妥善安排的,我一有时间就回去看你,明白吗?你吓死我了,都四个月了还冲上前线送弹药抬伤员,这有多危险,你知道吗?”安毅责怪地拍拍韩玉的脸。

    韩玉紧紧抱了一抱安毅火一般的身躯,缓缓分开,抬起头,脸上满是娇媚之态,一双美丽的眼睛蓄满了爱恋和幸福:

    “我回去了,哥,你也要注意休息,你眼珠子都是红的,胡子也有三天没刮了吧?你是三军统帅,更要注意身体啊!”

    “明白了,回去吧!唉……”

    韩玉带着无比满足的心情离开了,安毅目送她走得很远,仍然迟迟没有上车,声声自责的叹息中,担忧牵挂之情溢于言表。

    沈凤道悄然来到安毅身边,望着韩玉逐渐模糊的身影,微微摇了摇头:“我太大意了,要是注意些,就能看出韩玉的不适,都四个月了你这老婆还风风火火地操劳,想想都觉得危险。”

    安毅低声劝慰:“别说你,就连我都想不到春节到现在,几乎每个月我都会和小玉待在一起一两天,竟然没有留意她的身体变化,唉!”

    “小玉是个好姑娘,她是不愿意让你担心,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早就想为你生个孩子了,每次看到她抱起小龚浩和小三的那副神色,我心里就直感叹,心想不知哪一天她会向你提出要求,没想到这丫头心机挺深的,也很倔,自己就巧妙地安排好了。”沈凤道由衷感叹。

    “司令、沈大哥,说什么呢?”巡视完的林耀东大步走了过来。

    安毅咧嘴一笑:“没事,出吧。”

    最新全本:、、、、、、、、、、

    

Ps:书友们,我是天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