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铁骨 > 第一二九五章锦衣夜行

第一二九五章锦衣夜行

    

    漫天星斗下的静海县城西门,安毅与五十三军、四十军、三十二军十余位将领依依惜别。全//本\小//说\网//

    晚上的会议快结束时,安毅收到战区司令部发来的电报,简要地介绍了白天中南海会议的情况,并征求安毅、商震、万福麟和庞炳勋的意见。

    都已经上报军委了还能有什么意见?安毅一笑置之,但紧随而来的一份电报他就笑不出来了:刘峙以战区前敌总指挥的身份,电令第十七军独立师、第十七师、第四十师北上通县,原有防线交由冯治安第七十七军接管,防区交接工作必须在四十八小时内完成。

    安毅震惊之下,决定立即启程前往北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竟然让刘峙做出这么大的调整。要知道十七军直接面对天津和日军控制严密的北宁铁路,压力之大远非一般人可以想象,冯治安的七十七军有能力确保整条防线的稳定吗?

    此前一直强忍着心中的好奇没有发问的万福麟终于忍不住了,悄悄拉过安毅:“安将军,不知道你的侍卫使用的那种屁股上有尾焰、能够轻松击毁日军坦克的新式武器,能否让我见识一下?

    “昨晚从前面撤下来后,我已听伯廷(朱鸿勋)多次提及,称这种此前从来没见过的武器携带方便、操作简单、威力极为巨大,日军坦克只要挨上一枚,准保遭殃。我早想找你问问,可又没寻到合适的时间,眼看着再不问就没机会了,所以只好厚着脸皮提这个非分之请。”

    安毅摆摆手,笑着道:“前辈,我就知道你会问的,实际上晚上总结会举行之前,庞老将军也悄悄询问过我,但让我回绝了不是我安毅舍不得拿好东西给大家分享,主要是这种武器目前还属于我军的最高军事机密,连第十七军都没有装备。不过鉴于目前天津一线出现日军大量坦克,为了确保各军对日军坦克有足够的杀伤力,我会从保定调拨一批三七战防炮到静海,希望前辈能和启予将军、更陈将军同心协力,确保天津南部防线的稳定。”

    万福麟见安毅如此坦白,不由释然:“好,有三七战防炮也不错,反正打这以后,咱们就老鼠不出洞,堵在天津南大门这里,截断津浦铁路,让鬼子无法向南打开缺口就行了。”

    看到已经坐进车里的沈凤道指指手腕,安毅笑着向万福麟、庞炳勋、商震告别,又向朱鸿勋、冯占海、宫城、黄光华等将领挥挥手,转身钻进车内。庞大的车队缓缓开动,在夜幕中越行越远。

    “不知道安将军赶赴北平后,能否说服刘经扶改变意见?眼下天津的日军就像是关进笼子里的猛虎,若是就此放出来,不知道会带来多大的破坏”庞炳勋看着车队远去,心中隐隐升起一丝担忧。

    “北面的事情咱们管不了,不过只要咱们三个军在静海一天,日军想要从天津南线突破,得先问问我们手里的枪炮答不答应。战局发展扑朔迷离,我军伍多年,还从来没这样感到心里没底过。这是两个国家和民族之间的战争,日军也不是可随意捏拿的软柿子,这平津局势最后到底会演化成什么模样,我们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商震言辞间也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万福麟安慰道:“或许事情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糟据我所知,冀东日军不多,刘经扶定是调十七军作为战略预备队使用,留守天津至香河一线,这样他才好指挥他名下的部队,好好地表现一番若是能够顺利拿下整个冀东,他刘经扶自然是战功彪炳,国人称颂,一旦遇到日军顽抗抵抗,他也可调动十七军出战,照样可收指挥得力之功我估计这背后有委员长的意思,否则刘经扶不会冒着得罪安将军的风险,擅自调动第五军团的兵力。总之,冀东方面只要不出太大的乱子,整个防线均固若磐石。”

    三员原本分属东北军、西北军和晋绥军的大将,如今为了抗日走在一起,相视一笑,心中生出浓浓的手足情谊,肩并肩离去。

    疾行的车队里,安毅皱着眉头,嘟囔道:“这个时候,青姐不好好在叙府待着,到保定来干什么?她不知道这里正在打仗吗?真让人不放心”

    沈凤道笑得很暧昧:“或许是想某人了呗好了,不开玩笑了,明天第五军团会押送日军俘虏到北平,交由战区司令部。随后,战区司令部会召集欧美各国记者,开一个盛大的新闻发布会,叶小姐就是专程为采访此事而来。《三江日报》现在也算是全国有名的报纸了,叶小姐身为主编,承担着写社论的任务,自然得亲自走上一趟。”

    安毅摇摇头:“不知道这次的俘虏会怎么处理?要是依我的意思,全拉到云南和西康交界处的会理去,那里现在不是正缺矿工吗?这些日本人正好合适,咱们按人头来公开进行拍卖,只要不饿死怎么使用都行,还不用给工钱,我想那些矿老板们会争相购买的,这样下来可以白得一大笔钱。听红雷说,日军也用咱们的俘虏开矿,如今东北的大小矿山和各个建设工地,用的几乎都是战俘和被拐骗过去的劳工不过也多亏这样,北上支队才有了源源不断的兵员补充,在东北短时间内打出一片天地。”

    沈凤道颇为遗憾:“可惜啊,抗联各路英雄从鸡宁回去后,其内部遇到的阻力很大,估计苏联远东军区方面将各路人马并入救的打算没法实现了。说到底,有些人还是担心自己的队伍被吞并,脑袋上的官帽没了。”

    安毅笑了笑,不以为然地道:“其实这倒是件好事,如果抗联各部真的加入救才是个烦。彼此理想和主义都不同,行事也有差异,若是强捏在一起,反倒会出事。这也是我强调必须在我们派出的一百二十名士官抵达鸡宁后才能正式将救扩师为军的原因,我们必须保证我们对军队的完全控制。现在这样很好,抗联各部在鸡宁受了触动,回去后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破解日军的‘集团部落’计划,以后在军事行动中大家可以相互配合,协同作战,那样效果或许会更好。”

    沈凤道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是三号了,再有两天,运载人员和物资的船队就该在海参崴港靠岸。救有了人力物力的支持,不知道他们会编出几个师来。要是一口气编出五六个师,那我们安家军就要一口气多出十几个将军了。”

    安毅道:“主要还是得靠苏联远东红军的支持,我现在只希望我的几位老师能够在斯大林的铁拳下撑得久一点,否则救的形势还是不容乐观。”

    沈凤道点点头:“我现在发现,北上支队派遣的时间选得很关键啊,如今关内关外打成一团,到处都在牵扯日军兵力,否则凭着唐红雷他们五十多个人,还真没什么希望开创出如此良好的局面。不过良机稍纵即逝,不知道他们最终能否坚持下去。”

    安毅叹了口气:“我对现在的局势有点儿难以把握,关键时刻,日军升级了密电码,短时间内吴哲夫王玲玉他们没法破译出来,对日军现在的情形我们可以说是一抹黑。你说日本人只有在什么情况下,才会主动更改其使用习惯了的密电码啊?”

    “自然是在急需保密的时候,为了杜绝一切情报泄露的可能,才会进行如此繁琐的遍及全军的密电码更换工作。”沈凤道的脸色有些发白,担忧地说道:“这么说起来,日军还真有可能在酝酿大规模的反击计划”

    “没错”

    安毅肃然道:“这就是我这段时间心绪不宁的原因。这段时间华北日军连战连败,小鬼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可是对于他们的反击计划,我们却一无所知,情报站方面也没有新的消息传来,可见日军的计划保密级别很高,我们的人还无法接触到。不过越是这样,越证明日军的阴谋不简单,可惜一时半会儿我还想不明白。”

    沈凤道安慰道:“如果事事都能预料到,那是神仙,我们只需尽自己最大努力就行了。反正咱们时刻准备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最后的结果如何,就看老天爷的意志了。”

    这时安毅突然想起什么,好奇地问道:“老沈,你说道叔是不是给我吃了什么,怎么最近我感觉精神越来越好,连续熬上几天夜也没问题呢?还有茜姐,她现在越来越年轻了,原本我还担心年华老去,茜姐会伤心难过,但这几次看到她,发现她不仅眼角的鱼尾纹没了,就连肌肤也水嫩了很多,不要告诉我这是化妆品的功劳哦”

    沈凤道瞥了安毅一眼:“道叔没给你说过?”

    安毅有些惊讶:“难道真有什么秘密不成?我老早就怀疑了,可是每次问他,他都神秘地冲着我笑了笑就算完事,不要告诉我真有什么生死人肉白骨的灵丹妙药”

    沈凤道灿烂一笑:“那些东西倒是没有,不过我们道家医术博大精深,什么奇迹都有可能发生。道叔没有告诉你,自然有他的道理,我就不说破了,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说说有哪些人发生了和你相同的事情。”

    安毅想了想:“难道青姐、楚儿、洁云她们都”

    沈凤道嘿嘿一笑:“或许还不止哦,你就安心享福吧家里的大事,有道叔帮忙操心,你根本就不用多费心,还是多想想办法怎么打日本人吧”

    “好,那我争取变得聪明点儿”说罢,安毅闭上眼睛,两手食指搭在自己脑袋两边,不停转动,做出一副沉思的样子。

    过了好一会儿,发现安毅没了动静,沈凤道有些莫名其妙:“这是什么意思?”安毅却依然如故,但沈凤道凑近细看时,才发现安毅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原来竟然是睡着了。

    ~~~~~~~~~

    ps:谢谢大家,昨晚月票暴涨了180票,又有16位书友打赏,太感激了

    3月只剩下最后一天半,希望我们能走到最后

    (奉献)

    最新全本:、、、、、、、、、、

    

Ps:书友们,我是天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