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铁骨 > 第一三六九章 沉没的巨轮

第一三六九章 沉没的巨轮


  
      第一三六九章  沉没的巨轮
  
      中午十一点半,三艘悬挂着美国国旗的巨型油轮,出现在长江口。
  
      由于两日来,西南空军第一大队、第二大队和第七大队,轮番对日军往来于上海与本土的落单舰只进行攻击,导致日军驱逐舰一艘、炮艇两艘、补给舰四艘沉没,狂妄的***海军再也不敢单独行动,整个第三舰队只好憋屈的待在上海的港口里,由轻型巡洋舰组成的高炮群、港口区的高炮和高射机枪阵地,组成强大的防空火力,借以自保,故此整个长江口没有一艘***战舰发现三艘航行轨迹非常诡异的油轮的踪迹。
  
      三艘油轮在余山岛分道扬镳,一艘调转航向,向上海浦东与长兴岛之间的航道驶去,一艘冲向长兴岛与崇明岛之间的江面,第三艘油轮劈波斩浪,绕过崇明岛后,突然向左转向,向着宽阔的江面驶去。
  
      第一艘油轮驶过横沙岛,船头的美国国旗取了下来,二百一十八名船员列好队,回过头贪婪地再看了一眼生活数月已经有了感情的油轮,然后便在船长的带领下,来到船尾甲板。很快,船尾甲板下方原本看起来严严实实的舱壁突然向两边分开,随着咬齿状德收缩门开到极限,一艘战舰从油轮的下方显现出来,随着油轮不断向前航行,战舰显露出的面积越来越大,伏在甲板栏杆上的船员们神情也越来越兴奋。
  
      待战舰快要完全脱离油轮的仓腹时,突然开动,与油轮保持相同的航速航行着。
  
      船员们迅速通过下方战舰起重设备架起的舷梯,快速下到下方战舰的甲板上。从这个位置可以看到,前面油轮的舱腹被特意设计成了中空状态,舱壁内部,有许多铁链和钢柱,看来此前这艘巨大的战舰,便藏身在油轮的腹部,跟随着油轮一起飘扬过海,再从菲律宾一路来到上海。
  
      船员们很快进入各自的位置,熟练地***控起来。
  
      战舰慢慢减速,待与油轮拉开一段距离后,突然加速,从右方超越油轮,进入长江主航道,向长江上游快速驶去。同时,战舰的顶部,原本平平扁扁的地方,又再冒出一层钢铁建筑,在战舰的顶部,一根根铁杆徐徐向上升起,其中最高的那根铁杆上,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军旗高高飘扬。
  
      正在黄埔江口警戒的一艘日军驱逐舰发现了长江口驶来的这艘造型奇怪的舰船,再看看那高高飘扬的中国海军军旗,估摸着这艘战舰的吨位得有七八千吨,连忙向舰队司令部汇报。
  
      第三舰队司令官长谷川清中将听到报告后非常惊讶,立即和第八战队司令官南云忠一、第九战队司令官小林宗之助同乘一艘鱼雷艇,来到黄埔江口,通过望远镜仔细观察。
  
      这时,那艘战舰正以极快的速度越过黄浦江口,长谷川清是老牌的海军将领了,粗略一看,这艘战舰的数据便了然于胸:
  
      船首有一个起重平台,一前一后各有一门三联装203mm主炮,双联装127mm副炮1座前向,1座后向,两舷各有1座,防空武器包括40mm高射炮和20mm高射炮,具体数目不详,但总数应该不会少于60门。
  
      “支那海军哪里来的如此先进的巡洋舰?”南云忠一放下望远镜,非常吃惊地问道。
  
      小林宗之助恶狠狠地说:“不管它有多先进,我们立即派出舰队追上去,击沉它!”
  
      长谷川清无奈地指了指天上,小小林宗之助和南云忠一一起抬起头,只见蓝蓝的天空中,盘旋着二十几架银灰色战机,不时做出俯冲、爬升、旋转等高难度动作,若不是此刻鱼雷艇正置于黄埔江两岸日军布置的防空阵地保护,估计此刻两位少将已经大声呼叫返航了。
  
      小林宗之助沮丧地低下头:“在此之前,我从未想过战机能够决定海战的胜负,现在我终于明白帝国海军前辈煞费苦心发展航空母舰的用意了,没有控制天空的战机,我们的战舰就好比折断了翅膀,教训深刻啊!”
  
      南云忠一从进入海军学校开始,学的就是海战中大炮巨舰决胜以及鱼雷出奇制胜等理论现在骤然接触一个全新的天地,让他几乎有些接受不了。但活生生的现实告诉他,没有强大的战机保护,战舰将沦为海战的配角,已经五十岁的他,决定多找一些关于制空权方面的书来看看,好让自己跟上时代的变化,而不至于被淘汰。
  
      长谷川清中将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幽幽叹道:“看着支那海军战舰耀武扬威从我们面前经过,我们却无能为力,这种揪心的痛苦,谁能理解?唉,帝国海军蒙受的耻辱,实在太深刻了!”
  
      说到这儿,他突然惊讶地指向右前方:“看,那是什么?”
  
      “油轮!?”
  
      南云忠一瞪大了眼睛。
  
      小林宗之助连连点头:“没错,是油轮!”
  
      “这么巨大的油轮,来到长江口干什么?”长谷川清看了看两位属下,南云忠一和小林宗之助均是一脸迷茫的神色。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油轮航行至距离黄浦江口两百余米时,突然发出巨大的爆炸声,随着滚滚的黑烟冒出,再次传来一声声剧烈的爆炸。
  
      五万吨级的油轮,是这个时代的一个创举,那硕大的船身,长足有三四百米,宽四十至五十米,高三十余米,爆炸又是在船的一侧发生,巨大的冲击力,迅速将油轮扭转了个方向,横亘在江面上。
  
      巨大的爆炸在继续,随着舱体进水,发动机迅速熄火,油轮停止了挣扎,开始向一侧倾斜。船头至船尾,冒起冲天大火,水与火接触时发出“哧哧”的声响,水蒸气弥漫江面,就连长谷川清等人也能感受到湿漉漉的热气。
  
      船体下方渗水点越来越多,油轮倾斜的幅度越来越大,下沉的速度越来越快,终于,在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中,油轮彻底倾覆,侧翻在江面上,水花冲天而起,冒起无数的气泡。船终于慢慢没顶,但透过浅浅的江水,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到油轮那巨大的轮廓。
  
      “我的天啊!我看到了什么?”南云忠一不信地擦了擦眼睛,又使劲揪了揪自己手臂上的肌肤,可是疼痛感却清楚无误地告诉他,眼前这一幕是真的,并非是什么幻觉。
  
      小林宗之助傻着眼,喃喃问道:“是海难吗?当着我们的面发生的海难事故?一九三七年的泰坦尼克号事件重演?”
  
      “巴嘎!”
  
      长谷川清怒斥道:“你们还没看出来吗?这是支那人的阴谋,他们用这艘巨大的轮船,自爆后沉没,借以堵塞长江航道,我们的战列舰和巡洋舰,再也没有办法自如地进入长江航道了!”
  
      “这......”
  
      小林宗之助依然有些不敢相信:“一艘造价上千万美元的新油轮,为的就是自爆沉没来阻止我们的海军进攻?”
  
      南云忠一这时已经想通了:“没错,小林君,支那人就是这么疯狂!我估计这是北美那些支那裔美国人干的,他们以为这样就能够帮助他们的祖国抵抗我们帝***队的进攻,但是,这样做有意义吗?长江航道又不是只有这么一个出海口,帝国海军最多绕远一点......”
  
      南云忠一话音未落,又是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传来,尽管中间隔着宽度达三四公里的长兴岛,但远处天边的浓烟清晰可见,而且爆炸声清楚地传来,通过距离差在心里稍微算一下,便知道这次爆炸比起刚才的油轮爆炸并不逊色。
  
      小林宗之助已经明白那是什么声音,几乎快疯了:“又是上千万美元的巨轮!天哪,支那人疯了,他们竟然向长江里大把大把的扔钱......”
  
      长谷川清中将一脸阴沉,幽幽叹息道:“支那人了不起啊,敢于壮士断腕,看来他们很快就会向上海发起进攻了。
  
      “小林君,与守护一个国家相比,浪费这点钱还是值得的,君不见这上海港口里,还有我们第三舰队二十八艘舰艇,加起来造价超过两亿美元吗?支那人的算盘打得很精明,若是我所料不错的话,崇明岛北那条水道也会被支那人的巨轮给封掉......”
  
      在长谷川清说这话的时候,更远的天空中果然冒起了黑色的烟雾,长谷川清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一会儿,放下后冷冷一笑:“支那人想用他们的三四千万美元,换我们的两亿,这笔账怎么算都是他们赚,若是能够拿回日租界的权益,仅仅土地的价值就达数亿,而且打赢这一仗,对他们国家民族军心民心士气的鼓励,不可限量啊!小林君,支那人可比你聪明多了!”
  
      “嗨!”
  
      小林宗之助九十度鞠躬,然后低着头问道:“司令官阁下,那我们该怎么做呢?”
  
      “等待!耐心等待!”
  
      长谷川清挥挥手:“支那人阻绝的,可不止是我们帝国海军的交通,他们把各国通向上海港的海运线路全给弄断了,估计很快各国就会做出反应,联合向支那国民政府施压,我们只需在幕后推波助澜即可。另外,趁此机会,我们还可以向英美等国,获得更多的援助。支那人有一句古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受教了!”
  
      这回不仅是小林宗之助,就连南云忠一也自发地鞠躬致礼。这一刻,南云忠一从长谷川清身上学会了许多,思想境界大为增长,对他此后学习领悟海军新战术帮助很大,英美海军一个难缠的对手正在快速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