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铁骨 > 第一四一七章 利益为先

第一四一七章 利益为先


  
      第一四一七章  利益为先
  
      当车队驶过原来的中老边界口岸洛布雷,便进入了滇南政府新设立的安心市地界。
  
      顾名思义,安心市,既来之则安之,安心在此生根落叶的意思。车子行驶了五分钟,便进入了一个繁华的小镇。
  
      小镇新投入使用不久,沿着公路两侧,规划得非常齐整。
  
      临街的几乎全部都是中式重檐三层小楼,一楼为商铺,二楼三楼为住宅,采用传统的红墙黄瓦,点缀着丛丛绿荫,看起来既美观又大方,再加上古色古香的店招,极富中华民族之审美观。
  
      小镇主要街道两边,均设有灯柱和垃圾箱,每隔两百米,还有设置在人行便道上的木制长椅可供行人休憩,充满了人文关怀。
  
      “一座座青山紧相连,一朵朵白云绕山间,一片片梯田一层层绿,一阵阵歌声随风传......绿油油的果树满山岗,望不尽的稻浪闪金光,喜看咱们的丰收果,幸福的生活千年万年长......哎,谁不说咱安心好,得儿哟依儿哟,幸福的生活千年万年长,哎——”
  
      这时,透过紧闭的车窗,安毅突然听到一阵悠扬的歌声传来,当即转头望去,只见前面街道右前方一个广场的高台上,正有文艺团体在表演,悠扬的音乐伴随着优美的歌声,从高音喇叭里传来,悦耳动听。
  
      高台下面,密密麻麻地挤满了观众,观众中以中国人居多,也有不少金发碧眼的老外,安毅猜想是安置在此镇的犹太人。
  
      果然,展到详细地介绍道:“司令,这个镇叫做安边镇,可以容纳两万人入住,目前居民已经住满,其中包括一万二千名华人,六千犹太人,一千五百名本地人和五百名白俄等加入我川南籍的欧美人。
  
      “这个镇周边近十公里,土地得到了很好的规划和开发,设有居民聚集的村落四十个。本镇地处南乌江上游,支流众多,我们充分利用本地丰裕的水资源,修建了四个中型水库,其中有两个可以进行水力发电,不仅可以满足本镇用电需求,还可支援其他地方。水库形成的水域,由专人承包,进行水产养殖,由政府统一规划,调拨工农业用水。
  
      “由于研究院规划所的专家详细而周到的设计,又经过工兵部队不断施工,水利设施遍及各村,我们所有开垦的水田都能用上水,地域稍高的梯田和旱地里,也可以通过抽水机把水抽到高处的水塘,然后在水塘周边的田地里栽上秧苗和耐旱作物。我们的水利建设和抽水用电,全部由政府统筹,不用民众出一分钱,因此很受欢迎,拓荒垦殖的积极性也很高。
  
      “我们的农作物种植,政府规定,必须接受西南农学院思茅分院在镇里开办的农科站的农业技术人员指点,种植的必须是包括杂交水稻在内的高产作物,在科学使用化肥和农药的基础上,基本上可以做到一年三熟。
  
      “现在四十个村的移民情绪稳定,农业生产每一季都有大幅度提高!”
  
      安毅看了看漂亮美观的小镇,郑重地问道:“城镇里的居民,怎么解决他们的生活问题?他们可没有土地可以耕种!”
  
      展到详细解答:“除了商业流通领域,比如镇里的百货公司、供销社、五金商行、农机公司、种子站、仓库可以分流部分人员外,服务行业,比如饭店、邮电所、电影院、客运公司和物流公司也可以安置大量人员。
  
      “此外,我们还在镇里开办了大量工厂,比如砖厂、水泥厂、塑料制品厂、玩具厂、家具厂、金属加工厂、皮具箱包厂等劳动密集型工厂,不仅把镇里的劳动力吸收一空,而且还可以有效调节农闲时农村劳动力富余的情况。
  
      “针对犹太移民教育化程度高的特点,我们还在年初建起一家配有实验室的大型机械厂,主要生产精密仪器和机床等生产工具。其他城镇因地制宜,针对犹太移民中的高技术人员,开办有电子厂、化工厂、汽车配件厂、飞机配件厂、光学仪器厂等对生产流程和加工精度要求很高的企业。
  
      “我们的工厂实行一周六天、每天八小时的工作制度,但每个工作日都会额外增加一个小时的文化技能学习和思想品德教育时间。同时,每周我们***部都会组织文艺团体到各镇演出,目的是鼓舞士气,安抚民心,同时民众还可以从表演中,增加对政府的向心力,增强爱国意识。
  
      “实施一年来,不管是城镇还是乡村,民众工作热情高涨,比起我们以前所预料的困难,要好上许多。”
  
      安毅欣慰地笑了:“这样很好,不过我希望能够继续完善下去,尤其是要加大对官员的监管力度,不要让我们的大好成果付诸流水。”
  
      一旁的代正良连忙表态:“会的,自从军队把地方管理权转移给我们行署后,我们已经遵照你的嘱咐,组建了只向议会负责的廉政公署,清查各地的来往账目,督导廉政建设。在我们安家军内部,也有军法处严格审计财物,至今为止,还未发现一起贪污受贿事件。
  
      “再者,我滇南实行的是***义务教育、免农业税等高福利措施,官员可以伸手的地方不多,一旦发现问题,我们在处理当事人的同时,会立即补上缺漏,决不允许第二桩相同事件发生。”
  
      “很好!”
  
      安毅鼓励道:“滇南是我们从无到有,一手建设的人间天堂,包含了我们许多理想。不同于川南宗族势力的盘根错节,川南就像是一张白纸,任随我们在上面泼洒笔墨。我们要在尊重少数民族权益和风俗习惯的基础上,对所有人员一视同仁,那样我们的事业就会蒸蒸日上,走向不断的繁荣。”
  
      谈话间,车队经过一个又一个城镇,终于来到了此行的尽头——安心市城区。
  
      安心城建在距离新的中老边界四十公里的南乌江大河谷里,与其他城镇一样,是个以水为兴的城市。
  
      目前,整个安心城还是一个紧张繁忙的大工地,除了滇南的工兵部队外,川南、湘西、黔西的民营建筑公司,在签署完保密协议后,纷纷进入城市建设大军行列,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日夜抢进度,争取在年底前,初步实现一个大城市的所有功能。
  
      安心城区规划面积三十六平方公里,能够容纳四十万人口。
  
      沿着浩浩荡荡的南乌江及大小四条支流,城区共分为四大片区,第一片区大约有五平方公里,主要用地为政府办公地、金融服务中心用地、主商业区和高档小区用地;第二片区为工业园区,西南境内的所有民营工厂企业或者是投资者,均可以向当地政府申请,在这里***得到一块土地办厂,一旦获得审批通过,工厂必须在一到三个月内开建,一年内完工,逾期政府将收回土地;第三大片区为居民居住区和城市次商业中心,同时,城市的公园、绿地均在这个片区;第四片区为贸易区,由政府规划的各批发贸易市场林立,完全可以满足城市各种需求,还可以辐射周边地区。
  
      这其中,第一片区和第三片区,处于城市的上风上水地带,而第二和第四片区,虽然建设有大量绿地,但环境依然要差一些,但在这个以工业发展为美的时代,越大的工厂、越重的污染,证明经济运行越健康,城市的发展度和吸引力也越高,这也算是这个时代不可缺少的一道风景线吧。
  
      位于安心城南乌江上游的大型水库,已于上月修筑完毕,水电设施已投入运转,和修建在下游距离城市十公里的四个大型火电厂一起,承担着为城市供电的任务。就目前来看,能源供给远远超过城市需求,但安毅的原则一向是用向前发展二十年的眼光看待问题,这样可以避免重复建设扰民的情况。
  
      城市连接东西南北的九座大桥已经完工,十二条电车线路贯通了城市各处,在方便人们上班出行的同时,也带给新来的人们不同的观感——眼前的安心城,是一个不输于上海、叙府等大城市的繁华都市。
  
      为了保护安心城的建设成果,对外番号高度保密的二十六军教导二师共一万二千人,驻扎在城市南边二十公里的安屯大营,再加上位于中老新边境线的三个地方守备团,法国的老爷兵和顺义的伪越军,根本无法越雷池一步。
  
      安心城西北的第一片区,此刻城市雏形已现,政府大楼、西南银行大楼、图书馆、电影院、商业街、犹太人定居点已经建成,车队绕着城区走了一遍,便顺着盘山公路,向西方的山峦开去。
  
      安心城西北,有一座高出城市群五百余米、被劳守道命名为太极山的地方,植被葱郁、和风习习,清泉流瀑,风景如画,顺着山间的溪流,不少高档别墅群错落其中,这里将是安家军主要将领居住的地方,而位于峰顶的万寿宫,早在两个月前便已建成,劳守道往来于思茅和安心两地,督导建设,查缺补漏,这两天恰好落脚于太极山万寿宫。
  
      万寿宫前的宽大广场上,老道依然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正在督导两个小家伙学拳脚。龚铭、贺小东一招一式,有板有眼,出手间虎虎生风,再加上山间云雾缭绕,看起来颇有几分仙侠气息。
  
      不到三年时间,龚铭和贺小东都长高了一大截,尤其是龚铭,还不到五岁,看起来虎头虎脑,个子竟然比起比他小一两个月的贺小东高出近一个脑袋。
  
      看到拾阶而上的安毅,以及他身后一大票将校和沈凤道、小九叔叔,两个小家伙一脸惊喜地收住拳脚,一个嘴里大声喊着“舅舅”,另一个则喊着“爸爸”,一起欢快地跑到安毅跟前。
  
      安毅畅声大笑,一手一个,把两个虎头虎脑的壮小子抱了起来,怜惜地问道:“两个调皮蛋,有没有听爷爷的话啊?”
  
      龚铭连连点头:“听了,听了,爷爷每天给我们吃好苦好苦的药丸,我们从来不哭,好坚强好勇敢地就咽下去......”
  
      “是啊,是啊!爸爸,爷爷还教我们扎马步,一扎就是两个小时,我和哥哥全身都让汗给浸透了,也从来不叫苦叫累......”
  
      贺小东搂着安毅的脖子,亲昵地凑在安毅耳边说道。从周边小朋友充满羡慕的语气里,从好看的连环画中,贺小东知道自己的爸爸是个大英雄大豪杰,统领着千军万马,与凶恶歹毒的***鬼子作战,非常的自豪。此刻,他已经在心底里把安毅当做自己的亲爸爸了。
  
      “不止是扎马步,爷爷还给我们泡药水,说是伐毛洗髓,锻炼筋骨......”龚铭不甘示弱地也搂紧了安毅的脖子。
  
      感受着孩子的纯真气息,享受着血脉相连的至亲亲情,安毅快活得哈哈大笑,在两个小家伙脸上狠狠地香了一下,这才恋恋不舍地把他们放到地上,从兜里抓出大把巧克力:“来,这是爸爸带给你们的,你们留下慢慢吃。再跟爷爷两年,就要回家上学了,你们要听爷爷的话,不让爷爷生气,多孝敬爷爷,知道吗?”
  
      “知道了,舅舅!”
  
      “好的,爸爸!”
  
      两个孩子乖巧地说道。
  
      这个时候,沈凤道和林耀东在孩子期待的目光中,将两个很大的纸盒放到了地上。龚铭和贺小东跑过去,打开一开,发出一声欢呼,然后抱着老沈和小九的腿不放,满口道谢着,着实让人疼爱。
  
      原来,这是叙府出版社新出版的连环画。
  
      此前,兄弟俩已经把由一百二十个***小故事组成的《模范营》、一百一十八个小故事构成的《铁血雄师》看完了,现在,老沈和小九带给小家伙的,是反应第一次淞沪抗战和长城抗战期间安家军奋勇杀敌的系列小故事,和前作一样,依然可以***成篇,可阅读性很强。如今这些连环画,已经深入到城市乡村各地,不仅深受少年儿童喜爱,就连大人在闲暇之余,也会坐下来,从字里行间和图画中,慢慢品味战争的残酷以及安家军将士那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可以说老少咸宜,意义深刻。
  
      安毅让将校们自行安排,随后陪着老道,来到道观后的一处林荫中的小亭里坐下。亭子顺着山势,建在一块斜斜伸出、突兀地横亘于半空中的花岗岩巨石上,在这儿正好可以俯瞰整个安心城。
  
      从高空中看了一会儿被河流环抱的新建城池,安毅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自豪感,同时伴随着自豪感的,还有一种隐隐的担忧,留恋地看了许久,似乎把一切都装进了心底,他才转过头,向老道说:
  
      “道叔,从这里看安心城,别有一番感触。一个蛮荒之地,硬是被我们建设成了一个现代化大都市,不知道我们跨出的这一步对不对。在其他国家的土地上,花费巨资修建这样一座城市......”
  
      “打住,打住!”
  
      劳守道生气地叫停了安毅:“什么其他国家的土地,这里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三国蜀汉时,刘备政权的触角便延伸至此,隋朝时期,此地直接归于中央直辖的南宁地区,唐时的南诏和岭南道西部便包括此地,南宋的大理国也明确把此地确定为其国土,到元朝就更不用说了,整个中南半岛几乎都是云南行省的地盘,明朝时此地属于云南的宁远州管辖,只不过随着满清入关,明朝在云南的统治崩裂,这些蛮夷才先后***,并且还在大小的战争中相互兼并,到最后才会成为其他国家的土地。
  
      “在有史记载的历史上,此地不过暂时离开祖国母亲怀抱两三百年,咱们现在重新占回来,何错之有?不要给我谈什么国与国之间的大道理,我只知道,我到这儿来后,发现一路上碰到的原住民,几乎都是我华族后裔,我们不趁着国际社会动荡,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难道还要等一切尘埃落定,再与一个***了的国家,和平协商解决吗?殖民者终归要离开,民族终归要***,而在此之间,会有一段相当长的乱世,能够在乱世中为我中华民族谋得长久的利益,这才是人活在这个世上的最高追求!
  
      “小毅,不要迷茫,也不要害怕,在你敏锐的目光下,向你坚持的正确道路前进,有着中华数万万同胞做后盾,有着近百万安家军为依靠,有着无数志同道合的同志的默默支持,我们的努力一定会获得成功!”
  
      安毅深受触动,他没想到,一向淡泊名利云淡风轻的老道,竟然还有如此血性与执着的一面。或许,这就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永不停止前进脚步的原动力吧!
  
      面对老道仿佛能够洞穿世界的目光,安毅再也忍不住,把自己最近困惑的东西向老道合盘托出,老道没有摆事实讲道理进行分析,而是掐指细细盘算,然后道:
  
      “既然选择了这条道路,你就一直走下去吧,在没有最终的结果之前,谁知道谁是正确的呢?要是像你师兄许继慎、师弟黄汉那样,我担心你小子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在我看来,我认为现在你走的道路是正确的,至今为止,在对外和对内上,谁的贡献比你更大?不知不觉间,你积的功德居然超过我行走江湖一辈子,异数啊......
  
      “好了,不说这些了,子丑合土、寅亥合木.......根据卦象看,元亨利贞,祸在南方,也就是说,东北集团军那边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短期内甚至还有可能再打胜仗,毛病还是会出在长城以南的地区。
  
      “不过照你分析看,华北日军只有四个师团,上海日军也被牢牢地堵住,动弹不得,他们会做出何等的选择,我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出,你留意我的告诫,自己慢慢琢磨吧!总而言之,小毅,我不管你说的什么主义,什么思想,我只知道,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才是最大的,在充分保证民众生存权的基础上,再为国家民族争得更大的利益,这才是金光大道,此外一切都是浮云。
  
      “你做出的慢慢侵吞法属安南和英属缅甸边界地区的做法,于悄然无声中改变中南半岛的人口比例,这种安排非常正确,看看现在安心城及周边地区的发展情况,看看民众脸上的笑颜,听听原先备受欺凌的我华族遗民感恩戴德的倾诉,你就知道,一切都是值得的!如果你预计的欧战真的爆发,说不一定我们还会有大发展!”
  
      安毅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的期待那么大,迎回的却是老道“祸在南方”这样轻飘飘的回答。
  
      不过想想也是,所谓术业有专攻,老道本来就不是专业的军事人才,他除了精通道学、药学和儒学外,对于后勤管理和统筹安排也很擅长,还有一身高深莫测的武功,此外,卜卦之术他也掌握了个***不离十,虽然做不到每一件事都精准,但就目前来看,他的心灵感应还是很准确的。
  
      在这个科学昌明的时代,老道的一切,显得那么地神秘,也给了安毅足够的信心和勇气,去面对一切挑战。
  
      尤其让安毅感动的是,老道对自己从开始就做出选择的无条件支持,这件事情困扰自己许久,虽然上一次听到黄汉的遭遇后心头芥蒂已去,但此刻再听老道安慰的话语,让他终于能够抱着平和的心态去看待所有问题,同时更加坚定了***自主发展自己和安家军的念头。
  
      只要有安家军在手里,天下大可去得,又何必束手束脚,堵住自己前进的道路呢?
  
      安毅心胸一片坦荡,笑着站了起来:“道叔,孩子们有老沈他们带着,我们现在就去安心城的犹太人定居点看看吧。通过实际走访,得到第一手数据,然后再想想办法,如何才能把这个民族融入我们中华民族的大家庭里来!”
  
      劳守道满怀信心,站起来看向山下的安心城:
  
      “区区百万犹太人,融合他们何难之有?历史上入主中国的少数民族,哪一个到后来不是被我们给融合了?我就不信轮到这些洋鬼子就会例外了!走吧,我介绍几个犹太人给你认识,犹太教的占星术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