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铁骨 > 第一四四〇章 矛与盾

第一四四〇章 矛与盾


  
      第一四四〇章  矛与盾
  
      雨雾笼罩下的憩庐,水打落叶的声音传来,宁静而又祥和。
  
      蒋介石一大早站在书房的窗户前,欣赏秋雨笼罩下万物萧瑟的景象,心中一片空灵,默默地体会着世间万物由蓬勃而衰竭,由繁茂而枯萎的自然韵律,感受着风雨中送来的玄妙禅机。
  
      不过,他平静的心湖,很快便因两位不速之客的造访而被打破。
  
      “妹夫,这次你真得帮我们,老二不知道怎么的就在南京城给弄丢了。”
  
      宋霭龄冲进书房,也不管额前刘海的雨水一滴滴落下,把憩庐书房上好的檀木地板弄得一片狼藉,一把鼻子一把泪地来到蒋介石跟前,大声哭诉:
  
      “原本我还以为小俊到她那些同学家里玩去了,平时她偶尔也有两三天不回家的,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可是,现在四天四夜过去了,依然不见人,我们才感觉情况不对,给她那些同学家里打电话,都说她没去过......妹夫,现在三妹不在南京,你得帮帮我们啊!”
  
      全身浸湿的孔祥熙,也在一边唉声叹息,一脸的愁容,怜子之心昭然若揭。
  
      黄浚被公开枪毙一事,震惊了整个南京城,官员们这时才知道,原来自己身边,竟然隐藏着级别如此之高的日本奸细,并且随后又从第四厅、第二厅、南京警备司令部和特务处撒开的大网中,查获了七十八名汉奸,涉及到军政两界各个部门,尤其还牵涉到南京的黑道帮会,所有人都对日本人无孔不入的收买手段和情报刺探能力感到发自内心的恐惧。
  
      孔祥熙非常担心,以二女儿飞扬跋扈的个性,若是被日本人及奸细巧加利用,落入日本人设下的圈套和陷阱的几率非常大。
  
      蒋介石头痛得很,他当然知道孔令俊到哪儿去了,不过这事没法说出来啊,只好和声安慰道:
  
      “庸之,大姐,我知道你们担心小俊,不过,人只要在南京,就丢不了。你们先回去吧,我回头让第二厅、第四厅、特务处和警备司令部仔细查查,就算是一只蚂蚁,也能把它找出来,何况那么大一个人?再者说了,小俊现在已经十七岁了,而且人又那么聪明伶俐,会懂得照顾自己的。”
  
      送别孔祥熙夫妇,蒋介石摇摇头,回到窗前,再次欣赏南国风雨的景象,可是再也无法进入那种与万物自然的和谐共鸣状态,索性不再体悟,立即招来侍从,给安毅去电,询问孔二小姐的情况,安毅的复电很快传来:
  
      “一切平安无恙,校长勿忧!”
  
      蒋介石这才微微放心,看看时间不早,叫来侍从备车,开始了一天紧张繁忙的工作。
  
      武进(常州),位于长江三角洲中心地带,地处江苏省南部,北携长江,南衔太湖,与上海、南京等距相望,沪宁铁路、沪宁公路北段、京杭大运河均穿城而过,自三国时孙权诏复丹徒为武进,取以武而进之意,地名便延续至今。
  
      淅沥沥的雨水中,大运河畔一间草棚里,蓬头盖脸的孔二小姐睁开眼,倾听着“哗哗”的流水声,鼻子里嗅到一股淡淡的河水腥味,顿时想起自己置身于何处,情不自禁地转过身子,面对对面那张用木头架起铺设有茅草的简易床铺,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左肩包扎着白纱布,身穿一身粗布衣裤的女子。女子眉头微蹙,不知道睡梦里,又在教训哪一个作奸犯科的匪徒?
  
      “自己已经被她挟持五天了,刚开始两天,还有精神与之对抗,可是随着肚子越来越饿,原本天天***香喷喷的身子,也开始散发出一股酸臭味,就再也没心情与这个看管自己的恶女人作对了,而且这个女人好凶,一言不合拿起皮鞭猛抽自己,虽然打得很有分寸,没有伤到骨头,但那种揪心的疼痛,却让从小就生活在蜜罐中的自己一想起就全身发抖。
  
      “第三天上,这个恶女人竟然把自己打晕,然后给自己换上粗布裤袄,又在身上涂满锅底灰和黄泥,不知不觉被送出了南京城,等到自己醒来,已经置身于南京城东面的汤山。汤山以前自己经常来,不过那时候是驾驶着轿车,特意来汤山泡温泉享受生活,可是,当时醒来的地方,却是在简陋的难民棚户区里。
  
      “棚户区显然是精心规划,修建得四四方方,每一间棚子横竖成列,显得极为齐整,唯一恼火的就是原本棚户区里修建了许多厕所,但就是有人不顾别人的感受,四处大***,据说被抓到要罚一家老小半天不能到棚户区大门口的粥棚领粥,但习惯不是一下子能改过来的,许多人一再提醒自己不要犯规,可是半夜迷迷糊糊起来,随便把着家伙就撒开了,等到被巡逻的官兵抓住才后悔不已,不过尊容已经被照相机记录下来,贴到粥棚一侧的公示栏上,然后便连累一家老小饿半天肚子。
  
      “当时的自己,无比的狼狈,捧着空空如也的肚子,嗅着空气中传来的淡淡米粥香气,感到无比的诱惑。
  
      “以前总觉得那掺杂了玉米面、高粱和土豆、番薯的稀粥,就像猪食一样难以忍受,可是那个时候,却深深地诱惑了肚皮空空如也的自己,竟然贪婪地舔了一下嘴唇,然后就在这个恶女人诧异的目光下,从地上拾起一个大海碗,就向香气瓢来的地方冲去。”
  
      稀粥的香气,是在难民安置点门口的粥棚里传出的,五十个大瓷盆一字排开,每个瓷盆前,都有一个妇人负责盛粥。这样规模的粥棚,据说每一个安置点都会有一个,难民们都需要东西填饱肚子,对于一个能够容纳上万人的难民安置点来说,粥棚里同时有数百人在工作根本就不稀奇。
  
      虽然说所有的粥棚都是安家军官兵在负责管理,但负责煮粥和派粥的,却是从难民中选拔出来的身体健康的妇人。据说在这样的地方工作,一天下来,可以赚到两毛钱,这对逃难路上的难民来说,算是一笔可观的收益了,这个时候的大饼才两分钱一个,两毛钱可以买到十个大饼,足够一家老小撑一两天了。
  
      可惜,棚户区需要不断向后续逃难的人提供住所,除非一家人中有成员出现重大疾病,必须住下接受治疗或者进行隔离,否则只能在棚户里待两天,然后便需赶到下一个难民安置点,才能继续享受免费的稀粥供应。
  
      许多妇人已经学精明了,每到一个新地方,先向负责安置点的工作人员报道,介绍自己是这一行的老手,并且拿出由上一个粥棚开出的记录证明,很快便又会有两毛钱一天的工作岗位提供。
  
      不仅仅是煮粥,此外如果你有一手特长,比如会给人理发、看病,或者是只需识字,即可以从棚户区管理站领到精神文明宣讲员的工作,具体就是深入到棚户区里每一户人家,宣读入住规定,宣扬安家军的爱国精神,让每一位住户都能养成文明卫生的习惯,珍惜现在来之不易的生活。
  
      如果什么也不会,也不用着急,只要有一把劳力,就可以参加难民安置点开办的卫生队和建设队,卫生队负责打扫棚户区的卫生,及时把遗落各处的大***送入厕所,时刻保持居住环境的清洁卫生;建设队则负责在棚户区周边修桥铺路,把一条条道路拓宽,铺上打得碎碎的石子儿,据说铺上几个月经过自然沉淀后,安家军的工兵部队便会在路基上铺上沥青,再用压路机反复碾压,成为平整的沥青路面,方便过往车辆通行。
  
      唯一可惜的是,这个工作最多只能做两天,然后必须到下一个难民安置点报道,才能继续从事工作。不过,以一家老小七八口仅有两个壮年人计算,一天下来也可以赚到四毛钱。扣除浪费在路上的近半时间,一个月下来就有6块大洋以上的存款,要知道在安置点吃住都不花钱,看病也不花钱,这笔钱完全是白得的,所以没有人指责什么,反而对主持这一善举的安家军感恩戴德。
  
      难民就这样不断地被有意引导,从长江、黄淮、齐鲁和河北地区,慢慢地向祖国大西南进军,秩序井然。许多人在经过半年甚至一年的跋涉,从江浙、河北和齐鲁大地一路走到滇南,进入越南、老挝和缅甸境内的官方屯民点时,才惊讶地发现,原来自己一家人在不知不觉间,竟然完成了横跨大半个中国的创举。
  
      孔二小姐那个时候可不懂得那么多,她只觉得前心贴着后背,饿得几乎站不稳了,她伸出颤抖的手,从负责盛粥的大妈手里接过盛得满满的大海碗后,立即凑到嘴边,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稀粥温度适宜,煮得异常粘稠,中间不仅混杂有大量杂粮,而且还添加了鱼肉颗粒,甚至还有动物油荤,吃起来不仅不难吃,而且非常爽口,没过多久,随着大概四两汤饭下肚,身体被填充的感觉慢慢传来,全身每一个毛孔都舒展开,仿佛在赞美自己对肠胃的慷慨。
  
      孔二小姐喝完,竟然贪婪地把碗底舔了个遍,又怯怯地伸出碗,负责掌勺的大妈,笑着说:
  
      “闺女,得晌午才有了。而且看你狼吞虎咽的样子,估计饿很久了吧?骤然一下子吃太多,人会受不了的,慢慢来......也只有安家军才这么好心,一日三餐,比在家里两餐吃得还要好,闺女,不要贪心不足哦!”
  
      孔二小姐羞红了脸,换做以前,她肯定是冲上去“啪啪”就是两个耳光,甚至拔枪相向,堂堂的孔二小姐,岂是你一个卑贱的难民所能指责的?但当时她只是默默地转过身,拿着大海碗回到窝棚里。
  
      “那个时候,这个恶女人便对自己冷嘲热讽,说自己是社会的寄生虫,吸血鬼,根本就不知道人间疾苦,若是她早知道自己在南京城的恶劣表现,说不一定都主动找上门来,替社会除害了。她说她最恨贪官污吏,恨汉奸***贼,恨欺软怕恶仗势欺人者,恨无能的把自己的子民抛弃给敌人的父母官,恨残暴的日本人,对于这种人,她一向是除之而后快的,若不是她的义父一再交代,她早就把我的脑袋砍下来,当球踢了。
  
      “原本自己对这话还深深的怀疑,但随后一路上遭遇到事情,让自己明白这个恶女人的话绝对不是胡说八道。
  
      “在向镇江前行的路上,七八个流氓不知道怎么发现那个恶婆娘隐藏得很深的姿色,一路尾随,待到无人的旷野时,就围了上来,动手动机想要施暴,当时自己吓得只顾尖叫,全然忘记了身为孔二小姐,应该潇洒地面对生死才对。
  
      “就在自己心说一切都要完蛋的时候,可怕的一幕出现了,这个恶婆娘面对七八个大汉,毫无惧色,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两把锋利的刀子,左右开弓,一分钟不到,七八个大汉捂着血流如注的脖子,在地上不断地蹬腿,一双眼睛圆睁着,不甘心地慢慢失去光彩。那个恶婆娘却仿佛没事人一样,来到水田边,蹲***子清洗掉刀子上的血迹,然后就拉着傻掉的自己继续上路。
  
      “此后,自己一再地看到她对作恶的溃兵、强抢民女的恶霸地主、趁着战火燃起四处打劫的匪徒,进行她所宣扬的“杀无赦”的疯狂表演。
  
      “最惊险的一次,她竟然向着二十余个正在围着一个村子抢劫的、拥有大量枪械的溃兵冲去,在噼里啪啦响起的枪声中,左躲右闪,然后逼近对手,一刀一个,不到五分钟时间,二十余个接受过专业军事技能训练的溃兵便被她干掉了,不过她的左肩也被子弹击中,鲜血慢慢地渗出来。
  
      “在镇江难民安置点的医疗站,这个恶女人拿出证明身份的证件,随后迅速被一脸尊敬的医生和护士推上了手术台,这个恶女人竟然不打麻药针,亲眼看着医生把子弹从她肩胛上取下来,然后用药水消毒,喷上消炎药粉和疗伤药物,再包扎好。当时自己看傻了眼,那时候自己才知道,以前的好勇斗狠,在她的面前,就像小孩儿过家家般可笑。
  
      “幼稚!以前怎么会那么幼稚呢?自己反复对自己说,以后一定要做像这个恶女人那么坚强的人!于是,从那个时候,这个恶婆娘便成了自己的偶像,虽然自己依旧不时和她顶嘴,但从心底里,已经把她视为自己最愿意亲近的人了。”
  
      “喂,在想什么呢?还不快去打两碗粥来,肚子都饿扁了!”就在孔令俊陷入回忆时,唐芬醒了过来,看到孔二小姐在那里发呆,伸出右手晃了晃,见她还没有反应,不由大声说道。
  
      “啊!?哦!”
  
      孔令俊回过神来,麻利地起床,走到棚子边,看了看漫天的雨幕,回过头,撒娇道:“唐芬姐,这么大的雨,一个来回全身都湿透了,又没烤火的地方,生病了怎么办?”
  
      “你是猪脑袋啊!”
  
      唐芬瞪着眼睛:“没看到每一个棚子门口都挂着的蓑衣吗?你不会穿上这个再出去啊!”
  
      “蓑衣!?”
  
      孔令俊围着用蓑草编织的人形物体走了一圈,惊讶地说:“这就是蓑衣啊?我还以为是工艺品,琢磨着安家军怎么会给每个棚子准备这么一件东西当装饰,到底是什么用意,是驱邪还是避鬼啊?”
  
      “唉,真不知道说你什么,你这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家伙......”唐芬挣扎着爬了起来,期间触到伤口,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但她忍着没吭声,飞快地穿好蓑衣,拿起两个大海碗出去了。
  
      孔令俊呆呆地看着雨幕中像稻草人一样的唐芬,心里突然升起一丝暖意,虽然她依然对自己冷若冰霜,但自己能够体会到她对自己已经没有了刚开始时的敌视,把自己当做了妹妹看待。
  
      或许,这次出来,没有想象中那么糟,至少自己明白了,什么才叫真正的英雄豪杰。这几天,听了这个恶女人许多关于安家军的故事,特别是说到在上海租界杀鬼子那一次,恶女人那眉飞色舞的样子,这会儿还记忆犹新。
  
      听到她一个人就杀了近两百个鬼子,砍下近两百颗人头,自己就感到一阵恶寒,这是何等的仇恨,才会如此疯狂啊!这一刻,她突然对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感到厌恶起来,跟这个恶女人相比,自己显得多么地无知,为人处世多么地苍白和可笑啊!
  
      上海,吴泾镇。
  
      一大早,轻车简从的安毅,冒雨带着宋美龄和孔令仪,来到了吴泾,近距离观察日军位于浦东的防御工事群。
  
      这几天,在安毅静心调养的时候,宋美龄先后到二十四军和二十六军的驻地,慰问前线官兵,由于担心宋美龄的身体,安毅派出了专家医疗小组,随身照顾,而且请求她每次讲话不准超过半小时,宋美龄知道这是安毅为自己好,欣然应允。
  
      计划中今天安毅要来吴泾侦查日军的防御,到时候可能还会有万炮齐鸣的壮观场面,宋美龄感到好奇,也要一同前来,安毅当时不好推辞,但今天天还没亮便悄悄出门了,没想到宋美龄竟然预防着这一招,带着侄女孔令仪堵在古猗园门口,安毅无奈之下,只好带上二人同行。
  
      进入二十六军前线指挥部大楼,夏俭、邓斌带着二十六军将校,向宋美龄和安毅庄重致礼,安毅点点头算是回应,大步来到三楼,举起望远镜,向浦东一线望去。
  
      经过近四个月的不间断建设,烟雾缭绕下的浦东,已经彻底地变成了钢铁堡垒,不说其他的,单说从望远镜里密密麻麻的堑壕和铁丝网就能看出些名堂:
  
      浦东日军,不光布置了带刺的铁丝网,还有系蹄、缠线、铁丝栅、蛇形网和铁丝乱线,叫得上名的铁丝障碍物足足有二三十种,此刻在视野里均展现无遗,再加上一道道堑壕里闪烁着的寒光,可以想象堑壕底部安装的都是诸如钢针、铁钉这类东西,为的就是让进攻的步兵没有落脚之地,而在面对坦克时,又成为不可逾越的反坦克壕,而且安毅坚信,在那些看起来什么都没有布置的平坦地段,肯定是日军精心布置的雷场,就算是日军构筑于后方的要塞火力点不开火,进攻的坦克和步兵,要想通过金汇河东数公里的纵深地域,也得花上两三天时间。
  
      “狗日的,不是说日军擅长的是进攻,防守方面一塌糊涂吗?怎么防御工事修建得如此恐怖?”
  
      安毅放下望远镜,对站在一旁的夏俭说道。
  
      “这应该是英国人或者是法国人的手笔。”
  
      夏俭有些不确定地说:“上个月上旬,来了一群白鬼子,他们驱使一批棕色皮肤,个子极为矮小的人,负责对这段防御工事进行布置和施工。由于牵涉到第三国,我们不好开火,然后眼睁睁看着防御体系慢慢建立、成型。那些白鬼子估计亲自参与过上次欧战时的堑壕作业,二十年前的老玩意儿,加上坚固的防御工事,就变为了阻挡我们进攻的坚固防线。”
  
      安毅点了点头。
  
      夏俭说的没错,没有部队能直冲冲地就通过这片要命的防御地带,在铁丝网、堑壕和后面要塞的火力点里的反坦克炮和埋在土里的地雷,绝对不是摆设,就算是新二军装甲和坦克部队所拥有的高速机动能力和强突击性,在这里也没有用武之地。
  
      当然,任何东西都有缺点可寻,再坚固的防御工事,若是只是一味的防守,也仅仅只是等着挨炸的玩意儿!
  
      安毅相信,只要集中足够数量的重炮群,集中火力猛轰同一片地域,这些铁丝网、堑壕和雷场,要不了多久就会完蛋,那些看起来坚固的永备火力点,也不是什么金刚不坏之身,用大规模轰炸机群集中轰炸也能取得相同效果,再怎么说这里也不是群山峻岭,而是平坦开阔的浦东平原地带,只要能够把金汇何一线的防御撕开,整盘棋就算活了。
  
      当然,在进攻的同时,还得预防海面舰炮的攻击,但安毅有理由相信,在自己要塞炮的威胁下,日军造价昂贵的战舰,肯定不敢与自己的要塞进行对轰,只要一寸寸地吃掉对手,最终的胜利将属于自己。
  
      夏俭猜到了安毅的心思,主动介绍道:“一周前,我们的炮兵在练塘新建的火炮试验场做了加农炮直射钢筋混凝土地堡的实验,76毫米的加农炮,使用穿甲弹的话,在500米距离上,能够击穿500至600毫米的钢筋凝土结构,120毫米榴弹炮直射的效果,要稍好于这个数据,而150毫米榴弹炮曲射效果又要好于直射,第二炮兵装备的那种150毫米的重加农炮,则可以击穿800至1200毫米的钢筋混凝土结构。
  
      “不过根据我们的推算,日本构筑的堡垒群,多处据点的正面钢筋混凝土厚度超过了两米,也就是2000毫米,很多工事的顶盖,150毫米加农炮的炮弹根本啃不动,就是203毫米的重加农炮炮弹,也能抵挡好几发!
  
      “浦东地区的地形适合轰炸机部队行动,但日本的工事顶盖,一般都能抵御一枚250公斤级别的航空炸弹直接命中。我们都知道,相同重量炮弹的穿透力和破坏力,要远大于航空炸弹,主要是命中速度占了决定性作用,要想直接命中点状目标,空中力量只能指望俯冲轰炸机低空投弹,而赋予炸弹的速度是无法和大角度曲射落下的大口径炮弹相比的,虽然说炸弹的装药量一般都多于等重量地炮弹,而高空轰炸虽然也能达到差不多的穿透效果,但命中率却可怜的很,全靠运气了。而日军在浦东一线的防空炮火密度,有目共睹,这从这一段时间我们也频频对日军展开袭扰作战却屡屡无功而返就可以看出来。在这种情况下,能否敲破日军要塞的防御,将直接决定我们发起的攻击是否能够奏效。”
  
      宋美龄和孔令仪,早就被从望远镜里看到的黄浦江对岸日本人构筑的密密麻麻的工事群给震撼了,再听夏俭解说得这么复杂,感觉一阵头晕,安毅连忙让随行的医生护士,带着宋美龄到一楼自己的房间休息。
  
      安家军有一个习惯,不管军、师一级部队开拔驻扎到哪里,都会自动留下一间房间空着,为的就是方便安毅深入部队基层考察的时候,能有个落脚点,刚开始安毅还批评这种特殊化的举动,但随后数次见到下面都坚持这么做,也就罢了。
  
      等宋美龄下去了,安毅压低了声音,问道:“我们的火箭筒,对付这些要塞有用吗?还有我们的凝固汽油弹,又如何?”
  
      夏俭摇了摇头:“试验过了,火箭筒对付坦克无坚不摧,对于小型辅助地堡工事也具有很大的威胁,但面对这些厚厚的钢筋混凝土,完全打不穿。至于凝固汽油弹,由于燃烧部位和掩体内部至少有两米以上的距离,所以根本无法对其构成伤害,我看只能靠203重加农炮不断地轰击日军的要塞,一发不够就两发,直至完全撕裂日军的防线为止。”
  
      “这么说来,原本今天我打算集中150mm加农炮群对日军浦东防御阵地进行炮火覆盖就没有必要了,今天天公不作美,一直下雨,轰炸机也无法安全起降......尤其是师母在这里,她怀有身孕,受到剧烈声波冲击不好......这样吧,你拿出个行动预案来,如今我们的蚊式轰炸机已经通过研究院航空中心的审核验收,预计未来半个月内,我们即可拥有一百二十架装配了先进的雷达搜索、导航和定位系统的全新蚊式轰炸机群,因此我准备把对浦东的总攻时间,定在本月二十日。
  
      “届时,我会把四十四师换防至杭州,密切监视南岸日军之动向,把新二军调到奉贤县。20日凌晨,我们的蚊式轰炸机群,将携带大量250公斤级甚至500公斤级的高爆穿甲弹,对浦东实施地毯式轰炸,优先轰炸日军机场,然后轰炸金汇河一线日军的***线,天亮后的行动,就由你们二十六军和新二军一起负责,由第二炮兵和要塞炮群协助你们攻坚。”安毅郑重地说道。
  
      夏俭大喜过望:“二十号?太好了,心中一口怨气早就憋屈得不行,这次得好好给小日本一个教训。对了,老大,蚊式轰炸机性能可靠吗?”
  
      “可靠,这款被命名为b1的蚊式轰炸机,由于采用最新型的双发大马力发动机,其速度已达到破纪录的625公里/小时,甚至比我们a27战斗机速度还要快。由于取消了武器系统的炮塔设计,只保留了两门23毫米机炮,加上机组人员由六人减少为两人,b1的正常载重量高达两千公斤,在这种承重下依然可以达到最高速度,若是装载3000公斤的炸弹,则速度减为500公里/小时,你说说看,如果在夜晚出动这种高速轰炸机,以日本人的防空火力,对我们有办法吗?”
  
      夏俭大为赞叹,对预定于二十日开始的总攻,又多了几分期待。
  
      下午时分,刘卿传来一个让安毅震惊不已的消息:柏林时间11月4日晨七时,德***队长驱直入,突然占领了奥地利。
  
      安毅迅速调来相关电文,德国情报系统负责人张寅童收集了所有关于德国与奥地利的情报,使得安毅把整件事完整地串联在了一起。
  
      早在希特勒执掌政权的第一年,德国纳粹党就开始在奥地利进行政治活动,次年七月,策动维也纳纳粹党叛乱,并刺杀奥首相道尔福斯。至去年七月,德国强迫奥地利签订了《德奥协定》,要奥地利保证,在外交政策中将始终按照承认是“一个日耳曼国家”的原则行事,并在秘密条款中规定让德、奥纳粹党参加奥政府机构。
  
      此前,视奥地利为自己势力范围的意大利,对希特勒吞并奥的企图持强烈反对态度,三四年初,墨索里尼的首席外交顾问访奥时重申:“必须首先保证奥地利的独立”。墨索里尼一度下令意军四个师开赴边境。
  
      但随着德意交好,七月份日本在中国发动侵略战争后,意大利与德国签订了外交谅解备忘录,墨索里尼改变了在奥地利问题上的立场。八月上旬,指望能用奥地利满足德国胃口的英国首相张伯伦宣称,当德国占领奥地利时,奥无法指望其他大国的援助,美国驻法大使布利特通知德国,华盛顿方面“完全理解”德改变欧洲地图的计划,法国政府迫于英美的绥靖政策,也表示无意干涉奥地利事务。
  
      至九月下旬,希特勒见美、英、法等国对于日本公然违背国联条约和九国公约入侵中国无动于衷,而苏联又面临分裂的局面,终于挑动其巨大的野心,十月二日,希特勒在贝希特斯加登迫使奥总理舒施尼格答应德国以下要求:特赦以政治犯名义囚禁的全部纳粹党员,任命奥地利纳粹分子赛斯.英夸特为内务部长兼保安部长,掌握警察权,奥政府一一照办。十一月一日,奥总理舒施尼格又在德国的重压下,将自己的总理宝座让给了赛斯.英夸特。
  
      昨天晚上,也就是十一月三日,奥地利纳粹党大肆宣扬“奥政府被***暴徒包围”,伪造奥政府请德出兵镇压骚乱的“紧急请求”,接着,今日凌晨,德***队长驱直入,兵不血刃地便占领了奥地利。
  
      对于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张寅童预计德国会很快会宣布将奥地利纳入德国版图,欧洲局势将会进一步急剧动荡。
  
      安毅非常震惊,虽然记不清楚德国是何时吞并奥地利,但显然不应该是这个时候,难道因为自己的出现,又导致了历史不可预测的变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