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铁骨 > 第一四四一章 利弊得失

第一四四一章 利弊得失


  
      第一四四一章  利弊得失
  
      南京,最高统帅部。
  
      蒋介石正在召集军事委员会会议,商讨归属于各势力、各战区的集团军、军、师等级别的部队编制。
  
      至下午四时,各大集团军的编制已经新鲜出炉。
  
      属于中央军嫡系的集团军序列包括蒋鼎文第四集团军、取代张治中担任司令的朱绍良第九集团军(张治中转任湖南省主席)、关麟征第十集团军、徐庭瑶第十三集团军、卫立煌第十四集团军、陈诚第十五集团军、罗卓英第十六集团军、胡宗南第十七集团军、薛岳第十九集团军、黄杰第二十四集团军、霍揆章第二十五集团军、俞济时第二十六集团军、夏楚中第二十七集团军、上官云相第二十八集团军、汤恩伯第三十一集团军、顾祝同第三十二集团军、陈仪第三十六集团军,一举拿下全国四十一个集团军序列中的十七个,从这个时候开始,中央军才真正确立了对地方军的绝对优势。
  
      晋绥军有杨爱源第六集团军、傅作义第七集团军、商震第二十集团军、陈长捷第四十集团军四个集团军序号,主要承担山西作战任务。
  
      目前已经布防至徐州周边地区的桂军包括李品仙第十一集团军、廖磊二十一集团军、夏威第四十一集团军三个集团军的编制,成为徐州会战的绝对主力。
  
      数量庞大的川军六个集团军,则平均地分布在第一、第二、第五战区,全部处于与日寇接战的第一道战线上,此外还有就是粤军张发奎第十集团军和余汉谋第十二集团军,承担着东南海防重任,西北军老底子孙连仲第二集团军、孙桐萱第三集团军、宋哲元第二十九集团军和张自忠第三十三集团军,集中在第一和第五战区,对抗黄河北岸和山东一线的日军,**领导的第十八集团军,依然归属第二战区领导。
  
      同时,云南省军队正式独立于第一集团军系统,朱培德被委任为第五集团军司令,除下辖朱世贵第五十八军外,还给予詹焕琪第二十七军、卢汉第六十军的正式番号,这三个军均归属朱培德指挥。军委命令,第五集团军必须指派一个军出滇参战,朱培德复电表示,将派遣卢汉部出征,卢汉虽然明知道这是朱培德排除异己的一种手段,依然领命,不日将乘坐火车,东进南京参战。
  
      有鉴于大同、石家庄日军蠢蠢欲动,第五军团承担着重要职责,为宣示安家军独立于其他军事系统,特授予第三十集团军的番号,由胡家林担任集团军司令,目前暂由鲁逸轩暂代集团军事务,独立指挥作战。
  
      这段时间,各地捷报纷纷传来。
  
      第二战区,大同日军集结重兵,以第102师团、第103师团两个师团并四个独立混成旅团,欲强行突击雁门关,在夏屋山一线,遭遇卫立煌统帅的中央军第9军、第14军和第97军的沉重打击,日军出动飞机大炮,但卫立煌第十四集团军,也拥有大量防空高炮和庞大的75mm炮群,日军攻击部队遭遇大面积炮火覆盖,损兵折将,狼狈地逃回了山阴县城。
  
      随后,板垣征四郎不甘心失败,又调集第五师团,翻越恒山山脉之黄崖尖山与龙须山间的峡谷,攻取史庄,随后拿下灵丘县城,一路向西,占领东河南镇,但在五台山脉泰戏山之平型关一线,遭遇重大挫折:
  
      第五师团殿后之辎重部队遭遇第十八集团115师、120师和129师的伏击,损失近两千兵力,随后阎锡山集结晋绥军杨爱源、商震、陈长捷三部并川军邓锡侯第二十二集团军,共二十四个师十五个独立旅,在泰戏山与恒山两翼全线出击,被五十余万中**队合围的第五师团只好由攻变守,但面对四面涌来源源不断的中**队,坚守一天后弹药告罄,无奈之下只得黯然撤退,一口气退回广灵县城,在驻蔚县之二十六师团接应下,才算是稳住一口气。中**队一路尾随其后,成功收复灵丘县城,光复恒山防线。
  
      保定西北方向的紫荆关一线,由于该处山势险要,道路极为狭窄,机械化部队完全施展不开,平汉路一线之日军出动三个师团进行轮战,但在中**队宛若铜墙铁壁一般的防守面前,束手无策。
  
      尽管日军出动轰炸机集群进行轮番轰炸,但千年的古城墙再加上连续的钢筋混凝土加固,镇守此处的三个晋绥军独立旅的**将士,只需躲藏在十余米深的地下,坐等日军上门从射击孔里向狭窄的山道进行射击就行了,日军在完全施展不开的山道上,倒下一片片尸体。遭到日军连续攻击的千年雄关,巍然不倒,兼之紫荆关内存放有足够的粮食物资,到最后日军指挥官只得黯然撤退,返回保定,重新寻找进入山西的关隘。
  
      以上两路大军的失败都不算什么,最尴尬的还是要数娘子关一线的日军。
  
      这一个多月来,鲁逸轩可没闲着,在华北战火复燃的那一刻起,便派遣已经初步整训完毕的第十七军三个师,开赴井陉县城,在井陉县城东北方向正太铁路沿线的莲花山、井陉关等高地上,抢修了五道防御工事。
  
      日军攻陷保定,被堵在大沙河一线时,杨九霄已经带着十七军,开始在正定、无极、晋城(今晋州)、栾城、元氏、石家庄、获鹿(今鹿泉)等地区组织民众转移,至石家庄完全陷落,方圆数百里范围内,民众已经迁移一空。
  
      随着从保定溃败的**撤退完毕,第十七军工兵部队,迅速拆毁获鹿县城以西之正太铁路铁轨,同时在铁路、公路沿线,大面积铺设叙府兵工厂出产的压发雷、拌发雷、触发雷、感应式地雷以及利用电磁效应制动的智能地雷,还有伪装成树枝、树叶、石头、小草等模样的小型化诡雷,把通向山西的狭窄道路,变成了一条死亡通道。
  
      日军占领石家庄后,立即气势汹汹地纠集重兵,沿着正太铁路,向获鹿县城扑去,发现获鹿县城也如石家庄一样,空空如也,气急败坏之下发疯似的继续西进。在日军指挥官看来,城市的财富和民众可以转移,但地下的资源总无法迁移吧?
  
      井陉煤矿是华北有名的大矿区,早在宋代就有开采,对于资源极度贫乏的日本来说,位于正太铁路旁边的井陉煤矿,具有很高的开采价值,日军的指挥部,也把占领娘子关以东的井陉县,作为第一阶段战役的终点。
  
      结果可想而知,日军刚刚才出获鹿县城西门,就遭到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地雷攻击,一个打前哨的步兵联队,最后能够安然返回获鹿县城的,不到十分之一,而且全部带伤。这一严重事件,迅速被汇报到方面军司令部,石原莞尔立即命令部队停止行军,等待专业的工兵进行排雷。
  
      可是等日军的工兵部队进入雷区后,照样死伤惨重。
  
      原来,叙府兵工厂出品的系列地雷,不仅仅有工兵使用的金属探测器可以探到的金属地雷,还包括反工兵探测的陶瓷地雷、塑料地雷、玻璃地雷,最可怕的还是要属智能地雷,由于工兵所用的金属探测器带有磁性,而智能地雷设计之初,就是专门针对工兵的,一旦区域内磁场发生改变,地雷便迅速引爆,排雷的工兵绝无生还的希望。
  
      就这样,日军填进去一个工兵联队,排除的雷区还不到500米,让日军上上下下一片沮丧。
  
      到目前为止,日军用了多种方法,比如使用密集的炮火进行地毯式覆盖,使用火焰喷射器靠炙热地面试图以高温引爆地雷等排雷手段,效果都不太好,几乎不所不在的地雷,让所有日军都闻雷色变。
  
      要知道地雷的可怕,不在于它的破坏力有多大,而在于它的隐秘和不确定性。被炸死当场“玉碎”不可怕,可怕的是残肢断臂瞎眼,那声声哀嚎,会严重地打击部队的士气,进而让全军都产生畏惧心理。
  
      巍巍太行,雄奇挺俊,机械化大兵团想从河北地区进入山西,只有通过滹沱河支流治河冲刷出的河谷弯道,也就是目前正太铁路所经过的一座座险拔山峰间的峡谷,否则别无他途,现在这片绵延数十里的雷区,已成为娘子关一线的保护神,甚至于到现在为止,距离日军不过三十余公里的井陉煤矿,依旧在开采,为抗日大业源源不断地输送着能源。
  
      正是由于第五军团在娘子关一线的出色表现,让蒋介石把目光再次投向了鲁逸轩这个自己极为欣赏的学生。
  
      蒋介石眼中,二八年才加入独立师的鲁逸轩并不算是安毅真正的嫡系,而且后来鲁逸轩还统率十七师,参与过对江南红军苏区的围剿,在政治上,比安毅集团的其他人更为坚决彻底,在目前安毅集团内部铁板一块的情况下,如果能把鲁逸轩笼络到自己一边,那中央嫡系军队的实力,无疑更涨一头。
  
      尤其关键的是,与红军素有积怨的鲁逸轩,还是蒋介石就近监视十八集团军动向的一颗有用的棋子,只要鲁逸轩拿出对付日本人的劲头来对付十八集团军,那么,十八集团军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没有办法迅速发展,那么抗战胜利后,收权力于中央实现全国真正意义上的军政统一,就有了充分的保证。
  
      所以,这次全国调整军队,蒋介石不仅授意陈诚,将第五军团升级为第三十集团军,而且还一口气给了鲁逸轩第三十五师、第一〇六师两个师的编制。这样,加上第五军团原有的第十七军三个师,外加第一七〇师,第三十集团军将成为六师编制的主力集团军,在进行大兵团作战方面,相信会发挥更大的作用。
  
      相对于第二战区,第五战区于山东济南一线的战斗更为艰苦。
  
      日军集结于黄河南岸的五个师团,急于打开南下的通道,猛攻津浦铁路沿线的张夏、界首等镇。不过,津浦铁路两边的山地虽然比不上太行山险峻,但矗立于平原上的历山和泰山山脉,却横亘于日军南下的主要通道上。
  
      由沙河泛滥冲刷开的蜿蜒峡谷,津浦铁路虽贯穿其间,但却不利于大兵团展开,而守军打伏击却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由于铁轨早已被中**队拆除,日军只能步行南下,多次遭遇截头断尾打击中间的伏击战,随后索性把兵力完全铺开,进行一个山头一个山头的齐头并进。
  
      于是,在山东腹地海拔两百米至六百米的高地山峦上,中日军队展开了你死我活的较量与一座座山头的争夺。
  
      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轮番把手头掌握的军队调派到一线作战,磨砺锋芒,用付出生命的代价,来换取部队战斗力的逐步提高。
  
      这个时候,中央空军也学精明了,绝对不与日军四发轰炸机集群正面对抗,绕过日军战机群,追着日军地面部队的尾巴打,利用速度上的优势,机动灵活地作战,因此,尽管我军的防守阵地上,经受着日军铺天盖地的航弹攻击,但日军的补给线,也频频遭受中国空军的打击,许多物资根本补给不上,再加上中**队坚决地坚壁清野,迁移的民众由战区司令部负责,一律向西迁移,也不管负责移民安置的安毅集团能否承受这么多人口,日军拼尽九牛二虎之力得到的往往是一片清静的村庄和城镇。
  
      经过连续的作战,现在日军才勉强推进至历山与泰山之间的万德镇,与日军寄予厚望的快速拿下泰安甚至滋阳的打算,大相径庭,也让日军上上下下开始反思,进行这样一场异常残酷的消耗战是否值得。
  
      就在蒋介石揣摩日军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攻陷泰安以北中**队全部防线的时候,外交部长王宠惠快步走进会议室,把一份最新得到的外交文件放到了蒋介石案头。
  
      蒋介石看完后,脸上的神情极为震惊,当即站了起来,喝止了会议:
  
      “诸位,今日凌晨,德国正式出兵占领了奥地利,奥地利本月初就任总理的纳粹党员赛斯.英夸特在德国外交官员拿出的《奥地利同德国重新统一法》上郑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正式宣布德、奥合并,奥地利成为德国的东方省,赛斯.英夸特就任该省省长,德国政府已向我国民政府发来正式外交文告,要求我们改变驻奥地利使馆的级别,撤大使馆为驻维也纳领事馆......”
  
      会议室里传来嗡嗡的议论声,与会者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德国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吞并一个国际共同监管的主权国家,这是一件让人非常难以想象的事情,难道这个时候的德国,已经做好了与英、法开战的准备了吗?
  
      这时,何应钦已经示意总参谋部的参谋第一时间挂上大幅欧洲地图。
  
      蒋介石对何应钦的机敏甚为满意,踱步来到地图前,指向德国南部的奥地利:“奥地利这个小国大约有八万多平方公里,位于欧洲的正中位置,所以又被称为欧洲的心脏和连接西、东的十字路口,德国吞并奥地利,领土一下子扩大17%,人口增加10%,军事实力大为增强,欧洲局势将发生急剧动荡。大家议议欧美各国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吧......”
  
      国民政府有的是欧美外交问题专家,但显然不包括今天与会的将领,能够进入军事委员会出席会议的,哪一个不是资历和战功熬得足足才走到这一步的?相对而言,距离自己身边很远的国际事务,就不那么擅长了,因此一时间很难理清当前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
  
      在这个时候的许多人眼里,英国依然是当今世界当之无愧的老大,它的领土遍及全世界每一个角落,强大的舰队在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甚至北冰洋上游弋,日不落帝国的名号,绝对不是豆腐渣堆砌而成,而新兴的美国则经济实力雄厚,工农业均雄踞世界首位。此外,法国的陆军,曾经在上次欧战中击败德军,因此每一个人都对德国的冒险感到不可思议。
  
      何应钦匆匆浏览完参谋人员送上的相关资料,重点是确认了《凡尔赛合约》和几个相关国际条约,心中对欧洲列强大致有了个较为清晰直观的印象,见众人都不发言,微微一笑,主动道:
  
      “有着上次欧战的深刻教训,《凡尔赛合约》中又有不准德奥合并的正式条款,法国必不会坐视不理。为了预防德国坐大,同时建立起对付俄国的隔离地带,法国先后和德国东边及南边的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南斯拉夫等国签订了在德国发动侵略时互助的条约,同时,奥地利、匈牙利、南斯拉夫、罗马尼亚、土耳其和希腊等国之间还签订了互助条约,防止德国和俄国的侵略。如此完备的预防体系,我想德国人会遭受一场可怕的失败,英法甚至有可能会对德国采取坚决的打击和制裁措施,毕竟放任德国发展,对欧洲的安全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依旧慑于英国日不落帝国恐怖实力的李烈钧、唐生智、徐永昌、陈调元、熊斌、龙云等人,纷纷出言赞成何应钦的分析。
  
      陈诚虽有不同意见,但却没有论点支持自己的观点,于是转向外交部长,好奇地问道:“不知道德国对奥地利的觊觎,是突然为之,还是早有前兆?此前英法等国是如何应对的?”
  
      王宠惠对于欧美各国之间的恩怨纠葛非常清楚,耐心解释道:
  
      “法国左右两派的斗争异常激烈,政局不稳,内阁更迭频繁,进入三十年代后存在只一个月的政府竟有好几届,因此根本无力对德国采取强硬政策,今年七月初,法国外交部长博内曾对媒体公开宣称:法国对1936年7月《德奥协定》签订后两国在经济和文化方面建立更密切的联系没有任何异议,并同意捷克斯洛伐克境内的德意志少数民族应享有广泛自治权力。随后,法国总理肖当又在记者会上说他自己‘并不反对德国通过演化手段明显地扩大它在奥地利的势力’。
  
      “而英国,一直谋求全面解决与德国之间的矛盾,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就是两国讨价还价的筹码。上月下旬,当希特勒表现出对奥地利政府的强势后,英国枢密大臣哈里法克斯在伯希特斯加登拜会希特勒时,明确表示‘凡尔赛强制条约的错误必须加以纠正’,欧洲秩序的变更问题,亦即但泽、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问题,迟早定会发生,英国所关心的只是‘这些变更必须通过和平演变来实现’。因此,我觉得英、法不太可能会对德国采取措施。”
  
      王宠惠的介绍,打破了众多将领脑子里对英、法根深蒂固的崇拜。
  
      陈诚连连点头,许多早就怀疑的东西全面贯通,毫不犹豫地说:“事情已经很明显了,有了日本公然违背国联盟约和华盛顿条约规定,在中国实施侵略英法却无力制裁的前车之鉴,我相信此次德国的冒险会获得巨大成功,相信过不了几天,英法美等国就会承认德国对奥地利的吞并,就像他们承认日本侵略我国一样。奥地利完了,没有人同情它,这就是国际交往中弱国的悲哀。”
  
      说到这里,陈诚叹了口气,手指向了德国东部的捷克斯洛伐克:“一旦英法采取绥靖妥协的政策,必将大大地助涨德国人尤其是其元首希特勒的野心,他们下一个侵略的目标,必定是拥有大量日耳曼人的捷克斯洛伐克。若是英法在捷克问题上再退一步,那么,波兰也将沦为德国的猎物。
  
      “波兰和德国之间的恩怨纠葛太多了,波兰实质上是上次欧战协约国战胜同盟国的产物,其领土主要是从德国、奥匈帝国和俄国西乌克兰地区中划出来的,这中间既有政治因素,也有利益矛盾,换句话说,波兰实质上就是迫使德国割地而产生的帝国,对于德国人来说,波兰实际上就是德国的国中之国,只要它存在一日,德意志民族就无法抬起头来,因此两国之间势必有一战。
  
      “但是,波兰不同于奥地利和捷克,英法等国与波兰签署有十余项盟约,对于波兰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按照我的估计,德国攻打波兰之日,便是英法对德国宣战之时,同时这也意味着第二次欧战的爆发!”
  
      全场鸦雀无声,都在默默地消化陈诚这个让人感到震惊的推断。
  
      蒋介石非常满意,陈诚的判断和安毅如出一辙,这说明自己看人的眼光不错,这也不辜负这次扩军,自己一口气将陈诚麾下的中央军嫡系部队,扩大为四个集团军。要知道陈诚所部,是全**队中第一个将财务行政面对全国全军公开的部队,陈诚对于自己更是忠心耿耿,事无巨细都要向自己汇报,这让蒋介石始终有一种被尊重被重视的感觉,也给予陈诚更多的信任。
  
      白崇禧慢慢消化陈诚的判断,突然问道:“若是德国与英法交战,孰胜孰败?”
  
      陈诚有些迟疑了,随后道:“应该还是和上次欧战的结果差不多,英法胜德国败。法国人不但在边界上修筑了马其诺防线,其步兵也是首屈一指,再加上英国强大的海军实力,德国可能会比上次欧战输得还惨!”
  
      白崇禧点了点头,接着又问:“那我国可以从这中间得到什么好处吗?”
  
      陈诚苦笑道:“现在我们还自顾不暇,哪里能有什么好处......”说到这里,陈诚心里突然一动:
  
      “也说不一定,德、日可是签订了《**产国际》条约,或许日本会在远东制造一些摩擦事件,吸引英法的注意力,然后德国骤起发难,说不一定会有惊喜......不过,那个条约并非是正式的盟约,日本人不会傻到引火烧身,我想起码得欧洲分出一个胜负,他们才会决定自己的立场,就像上次欧战一样,坐收渔人之利。”
  
      蒋介石默默点头,这时,他突然想起一个人——国民党法属安南党部的负责人吴子良。
  
      吴子良,字重楼,出生于法属安南华侨家庭,早年留学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并于东京帝大加入同盟会。此后一直追随中山先生,直至因反对中山先生“联俄”、“联共”两大政策被发配到国民党法属安南党部任主任,到那儿一待就是好几年。
  
      九一八事变后,吴子良曾亲自赶到南京,向自己献上《南进方略》,其中就好像提到过在日本步步紧逼、欧洲局势恶化之际中国如何从中渔利的建议,当时自己还认为此人无稽轻狂,竟敢预言若干年以后的时候,不想今日此事竟真的发生,看来回憩庐后,自己得把那个《方略》翻出来好好看看,说不一定对看清楚当前复杂的国际局势有所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