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铁骨 > 第一四四二章 何去何从 上

第一四四二章 何去何从 上


  
      第一四四二章  何去何从(上)
  
      民国二十六年,公元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十九日,北平,中南海。
  
      晨九时,勤政殿会议大厅,日军将佐云集,华北方面军司令官石原莞尔大将悄悄召集的军中少壮派将领会议,正在进行。
  
      这次会议的源头,要回溯至十六年前,当时观摩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永田铁山少佐(时任驻俄国武馆),小佃敏四郎少佐(时任驻瑞士武官),冈村宁次少佐,东条英机少佐,来到德国的巴登巴登,惬意地享受温泉浴。
  
      刚刚目睹了欧洲战场无比血腥和残酷的战斗场面,这几位当时只有三十六七岁的、自命在未来十年到十五年内要掌握日本陆军的野心家们的感受相当深刻。这次大战和以往任何战争都不同,坦克、飞机、毒气都被使用,没有了前方和后方之分,亦没有军人和平民之别,剩下来的就是一个词:“杀戮”。
  
      日本没有参加此次欧战的主战场作战,但是将来呢?日本应该怎么办?这四人中除永田铁山外,全有留德经验,他们的结论是:只有照德国元帅鲁登道夫的《总体战》的思想去做,才能最终取得胜利。因此就有了“巴登巴登密约”的产生,主要内容是:实行“军主政从”,国家的政治、经济、产业、文化、社会等一切都应该转为战时体制。而要做到“军主政从”,就必须消除在日本陆军中占统治地位的从山县有朋经桂太郎一直到上原勇作这一批长州派阀,改革陆军体系。
  
      这个“巴登巴登密约”是现代日本军国主义的真正宣言书,宣言里破天荒地没有提到天皇,这就是这一派系后来被称之为“统制派”和“皇道派”的区别,二者目的虽然都一样,但和“皇道派”是要通过“天皇亲政”来达成目的,而“统制派”完全就是甩开一切自己来单干了。
  
      但是就区区四个少佐,能成什么气候?所以四人回国后又找到了土肥原贤二、河本大作、板垣征四郎结成了当时极为出名的“二叶会”组织,定期进行活动。受其影响,1929年山下奉文、铃木贞一、武藤章、等人又结成了一个叫“一夕会”的组织,石原莞尔就在这个组织里面。
  
      其时,石原莞尔已经非常出名,他以陆大30期次席身份毕业,毕业后留学德国,写出了许多军事著作,还发展了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撰写了“最终战争论”,同时完整地表现石原思想的《战争史大观》也已经出版,石原的战略大师地位已经初步展现。
  
      石原莞尔认为,未来世界的冲突,将是东方文明和西方文明的冲突,作为东方文明代表的日本,不可避免地要和作为西方文明代表的美国之间进行一场所谓的“最终的战争”,以此来决定人类社会的走向。
  
      石原莞尔又认为,在这场“最终战争”的较量中,日本在战略地位上处于极为不利的地位:国土没有纵深,没有战略物资资源。在这场持久战的过程中,日本一定要有一个坚固的后方基地,在当时的石原莞尔看来,这个极为重要的基地,就是满蒙,这便是日军上下一直宣称的“满蒙生命线论”的由来。
  
      石原莞尔确实是个超凡脱俗的天才人物。早在1929年,他在《战争史大观》中,就强调了飞机在未来战争中的作用,而且指出了原子核裂变能量在军事中的应用。石原说“使用这种能量的破坏力可能使战争在一瞬间就决出胜负”,“怪力光线武器什么的突然出现也有可能”。
  
      石原莞尔人非常的聪明,在其读书时陆军大学校的功课可是相当重的,学员开通宵做作业是常事。可石原莞尔永远好像是无所事事,吃了饭就到处串门。石原莞尔特别能侃,所以大家对他是又是喜欢又是讨厌:喜欢听他侃大山,但是一听他侃大山,作业怎么办?但石原莞尔就是这样,轻轻松松地便以陆大次席的成绩毕业。石原莞尔在1929年推出“满蒙生命线”理论后,理所当然地被陆军奉为至宝,再经过传媒的大肆宣传,成为了最锐利的口号和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思想武器,任何言行碰到了它就都熄了火。
  
      随后,石原莞尔便以“一夕会”为组织基础,从理论上完全征服并一举吞并了”二叶会”,同时成为该组织当之无愧的核心人物,辻政信、服部卓四郎、服部半兵卫、富永恭次、花谷正、今田新太郎、片仓衷、田中隆吉、神田正种等陆大学员先后围绕到了石原莞尔周围。
  
      随后,石原莞尔便与自己的伙伴一起,筹划了“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变”,和板垣征四郎一起成为全日本民众共同崇拜的大英雄大豪杰。人们对他崇拜到什么程度呢?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后来有一位著名的日本音乐指挥家叫小泽征尔,小泽征尔的那个“征”就是“板垣征四郎”的“征”,“尔”就是“石原莞尔”的“尔”,小泽征尔1935年出生在沈阳,其父小泽开作对石原和板垣崇拜得无以复加,所以才会给自己的儿子取这个名字。
  
      石原莞尔头脑非常冷静,他懂中文,对中国保持了最朴素的理解。在中日大战爆发前,他在多种场合公然宣称:
  
      “中日如果进入战争状态,就一定是长期持久战,那种‘惩罚中国,数月间蒋政权就会崩溃,所以只需要短期决战’的认识是个极大的错误。一直到明治维新为止,中国都是亚洲的先进国家而令人害怕,日本人则从甲午战争战胜了中国以后就认为中国是一个老衰的国家而看不起它,中国有自古而来的高度文明,而物质生活又极为原始,各个地方有高度的自给自足的可能,这些都成为对持久战的极为有利的条件。如果两国开战,有可能逼迫中国进行战略决战,但是会不会变成持久战,则主要取决于中国领导人的意图。”
  
      石原莞尔担任参谋本部军令部长后,又制定了《国防国策大纲》,主要内容是:“日本的国策是成为东亚的指导者,为此一定要具备能够排除苏、美、英压迫的实力。在充实能够对抗苏、美、英的军备特别是航空兵力的同时,做好稳固日满和北支,完成进行持久战的准备的基础工作,在此之间必须得到马来亚的橡胶和文莱的石油,同时挤走英国人,争取把手伸到‘兰印’,确保帝国的石油供给。
  
      “完成军备的充实和持久战的准备后,首先开始积极工作,以尽快迫使苏联放弃进攻远东的图谋。在此期间,努力与美国保持亲善关系,苏联屈服后与其建立亲善关系,将英国实力彻底地驱逐出东亚,解放东亚各民族。待苏联和英国屈服后,领导东亚各国合作,使其实力得到飞跃发展,准备和美国进行最终的大决战,并一举击溃对手,夺取世界的霸权。”
  
      由此可见,石原对于日本的最终对手的选择上,还是瞄到了美国身上,同时也看清楚了老大帝国英国的纸老虎本质,而且首次提出了攻占东南亚的计划。
  
      许多人都坚持认为,石原莞尔是反对扩大在中国战争的,更不要说冒着触怒英美的危险去进攻东南亚了,而且以石原的固执,绝对不可能轻易改变立场,其实这种想法从一开始就大错特错了。
  
      要知道,石原莞尔本身就是一个从思想到行动无不充满了矛盾的大怪物,无时无刻不在筹划如何利用风云变幻的国际局势,扩大日本的影响和地盘。早在1932年1月,石原莞尔对应关东军邀请访问满洲的东京帝国大学教授土方成美说:“我从来没有说过满洲是日本的生命线,也没有这样考虑过。满洲只不过是个手脚架,一定要从这里出发到世界各地,尤其是东南亚,听说那里发现了大量的石油,非占领不可。”
  
      因此,当七七事变发生后,身为军令部长的石原莞尔先是强烈反对,但看到大势所趋,并且在各条战线都有不好的消息传来、日本这艘大船随时都有可能沉没时,终于在国家民族大义面前放弃了坚持,主动请求出任华北方面军参谋长,一举成功改变华北局势(注:真实的历史还是日本打得太顺了,从北向南,自东向西,一路势如破竹,自然没人重视石原莞尔的理论,不过这个世界有了安家军,结果自然又不同了),随后,他又发现在山地地区与拥有地形优势的满洲游击队作战不划算,将极大地损耗日本的国力,及时喝止了征讨行动,与石川浩一、铃木贞一、服部半兵卫一起谋划了突袭浙东平原的行动,终于得到日本急需的大批粮食,尤其是从浙东地区抄没的许多传承数百年的世家门阀中得到超过两亿大洋的资金,极大地缓解了日本的经济压力。
  
      在出任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后,石原莞尔再次组织兵力,全面进攻华北,终于拿下了华北平原黄河以北的所有地盘,还得到了山西北部、察哈尔、绥远和河北境内的全部矿产,一举弥补了满洲和朝鲜不稳定带来的恶果。
  
      在用军事手段进攻的同时,石原莞尔又请求日本政府,派出大量外交人员,秘密出访美国,到各大财团大肆哭穷,表示如果美国方面坐视不理,日本在中国进行的战争将无力维持,日本欠下美国的大笔债务,很可能因军事行动的失败,导致政府垮台,国家破产,最后各大财团的贷款,将面临全部泡汤的危险。石原莞尔从一开始,就打算从美国诈取大量的钱财,用于提高日本的军事实力,待到日美开战时,即全盘否决,用美国人的钱对付美国人,没有比这个更让人感觉畅快的事情了。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会哭穷的流氓国家,自然也会有让人惊喜的收获,包括摩根、梅隆、库恩、波士顿、克利夫兰、杜邦、芝加哥、洛克菲勒财团在内的美国财阀,自然不甘心自己的投资颗粒无收不说,还闹得个连本钱都被“漂没”的命运,都悄悄加大了对日本的扶持力度,日本不仅得到了急需的钢铁、石油、粮食、橡胶等战略物资,还得到了大量的贷款,日本的经济突然变得景气起来,工厂全面开工,包括妇女和老弱都有了工作岗位,人们的生活水平立马提高,经过军部控制的媒体被宣传成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石原莞尔,在日本国人心目中的人气和地位,再次高涨,几乎无人可以替代。
  
      石原莞尔,现在已经是日本陆军当之无愧的实力派人物,他不仅取代三五年八月十二日被皇道派军人相泽三郎中佐砍死在办公室的永田铁山成为统制派扛把子,同时还是“一夕会”的会长,面对如今华北战事出现的僵局,以及德国成功吞并奥地利在国际上掀起的巨大波澜,终于召集遍布日本陆军中的“一夕会”会员和统制派将领及参谋,齐聚北平,商讨如何应对当前的国际局势。
  
      昔日一个个陆大学员,如今大都已经成为日本陆军的中流砥柱,此际重逢,自然别有一番亲热,但很快就在端坐于主持位的石原莞尔威严的目光扫视中,变得规规矩矩。
  
      为了这次会议,石原莞尔专门向陆军省发出请求,调日本驻德国陆军武官冈边熊四郎少将至华北,讲解欧洲局势,在参谋本部和陆军省拥有深厚影响力的石原莞尔,自然很快就如愿,此刻冈边熊四郎便站在大幅欧洲地图前,讲解当前的最新国际局势。
  
      “诸君,德国人的冒险取得了巨大成功。早在事发前,德国就取得了对欧洲各国情报战的巨大胜利,他们的严谨的工作态度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德**队开进奥地利的头一天,我跟随大使阁下一起造访总理府,当时希特勒元首正在书房里通电话。原来,意大利元首墨索里尼通过希特勒的特派使者黑森亲王菲立普,向希特勒表示,‘奥地利对他是无关紧要的’,希特勒元首为此非常激动,在电话里激动地对菲立普亲王说,‘感谢墨索里尼,为了这件事,我将永远不会忘记他。永远不会,不论发生什么情况!一俟奥地利事件解决,我愿跟他共患难,同命运。我愿跟他签订任何协议。我终于不再担心万一德、意两国发生冲突,在军事上德国会处于可怕境地了。我将从心底里感激他,如果他万一需要什么帮助或处于什么危险中的话,他可以确信,即使整个世界联合起来对付他,我也坚决和他在一起。’我们听到后都很惊讶。
  
      “希特勒元首估计是发现自己的失态,打完电话笑着对我们说,奥地利对德国太重要了,有了奥地利的加入,德国政府改变世界旧秩序的决心将会更加坚决,日耳曼人将和大和民族一样,谋求更多的生存空间。他还对我们表达了中国政府拒绝加入德国政府力图主导的德、意、日盟约的不满,称中国南京政府坚决地站到了**、站到了腐朽的世界旧秩序一边,这对德国、对日耳曼民族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羞辱。德国政府已经决定,待奥地利事情完毕后,将慢慢撤回派驻中国的军事顾问团,但在正常的商贸贸易上,还请帝国方面原谅,因为德国的军事工业,尤其是合金工业,急需中国出产的钨、锑、铝、锡等有色金属资源,还有桐油、猪鬃等战略物资,不过他请我们放心,中德双方的合作,以后将仅限于商业方面,决不牵涉到政治因素,今后在大的政治层面上,德国将力图和帝国保持一致,共同对付并彻底打破世界旧秩序的约束。
  
      “为了显示和帝国合作的诚意,希特勒元首亲自向我们讲解了德国此前所做的外交工作,他告诉我们,法国的肖当内阁刚好辞职,新内阁还没成立,出使英国的外长里宾特洛甫发来电报,说‘如果奥地利问题不能和平解决,我相信英国不会为奥地利采取什么行动’,事发前两日,里宾特洛甫正在伦敦唐宁街跟英国首相张伯伦和外交大臣哈利法克斯等共进午餐,突然英国外交部信使送进几份有关维也纳局势紧张的电报,张伯伦询问里宾特洛甫奥地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里宾特洛甫说‘那里的情况一切正常,你们这些报告的真实性值得怀疑’,张伯伦和哈利法克斯相视一笑,显得很平静,他们继续友好地一起进餐。希特勒元首还表示,由于他担心捷克斯洛伐克会有过激反应,于是指派戈林在‘飞行员之家’举行盛大晚会,招待各国外交官。晚会进行中,戈林悄悄将捷克驻德国公使马斯特尼叫到一边,说‘德**队今晚进入奥地利只不过是一件家务事。捷克斯洛伐克不必惧怕德国。希特勒希望改善德捷关系。请捷克斯洛伐克不要因德军进入奥地利而进行战争动员’,马斯特尼立即回到使馆与其外交部长通了电话,然后回到晚会上告诉戈林,捷克斯洛伐克没有动员,无意干涉奥地利事件。至此戈林放了心,并向希特勒做了报告。
  
      “希特勒元首显得很真诚,把这些秘密事无巨细,全部向我们做了陈述,当时我们帝国所有的外交官员都很激动,认为希特勒元首与帝国合作的心意是真挚的,回到使馆后,立即向国内发报,建议大本营应该对德国抛出的橄榄枝予以热烈的回应。
  
      “十一月五日,我们应邀随同希特勒元首一起前往他的故乡奥地利,同行的有戈林、里宾特洛甫和内政部长弗立克等人,元首所到之处,到处是由纳粹党人组织的盛大欢迎人群,元首激动得热泪盈眶,频频向欢迎的人群招手致意。当日下午,他到达林嗣。林嗣是希特勒元首学童时代的居住地,这里的群众对他的欢迎非常狂热,他下车走入人群,人们把他高高举起,欢呼声震天动地。他先到林嗣附近的利昂丁,给他的双亲坟墓安放了花圈,然后又回到林嗣向欢迎的人群发表演说。他说‘在多年前离开这个城镇时,我怀着和今天同样的信仰。多年后我能够使这种信仰得以实现,因而是非常感动的。如果上帝曾经叫我离开这个城镇去当德国的领袖,那么他一定是赋予我一个使命,那就是使我亲爱的祖国重归德国。我活着是为这个使命而斗争。我认为,我现在已经实现了这个使命。’
  
      “十一月六日,对希特勒元首来说,可能是空前荣耀的一天。早年离开奥地利时,他还是个身无分文的艺术家,而当他返回维也纳宣布‘德奥合并’时,他受到数十万人的热烈欢迎。我们一行从林茨来到维也纳,四十辆坦克在前面开路,坐满军官的警车作后卫,一路上希特勒元首受到了来自奥地利各地的纳粹党人的狂热欢迎,在路上大部分时间,元首都是站在敞篷汽车上,身着棕色的突击队员军服,向狂热的支持者们挥手致意。支持者们许多人挥舞着饰以纳粹标志的旗帜,一些纳粹党人还把这个标志缝在奥地利国旗上。
  
      “万人瞩目的希特勒元首,到了哈布斯堡皇室故宫霍夫堡对面的检阅台上,接受维也纳市民的欢呼,检阅德军装甲部队及奥地利纳粹党卫队。他兴致勃勃地发表演说,‘我们此时此刻的感受,也是所有其他德国人的共同感受。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今天宣称的统一的德意志帝国,再也不会被任何人所分裂,永远不会处于分裂状态。’随后,希特勒元首签署了由他担任德国和奥地利军队总司令的法令,所有奥地利士兵必须发誓效忠于他。本月十二日进行的两国公投上,德国99.08%和奥地利99.75%的人投了两国合并的赞成票,就此,奥地利被德国以合法的手段吞并了。”
  
      看得出来,希特勒的成功,对于冈边熊四郎少将的刺激很大,言辞间对希特勒充满了崇拜,对于德国如此轻易就把一个主权国家纳入国土之中,感到非常羡慕。
  
      分坐于两边的日军将佐,眼中也露出一片狂热。
  
      相对于德国人的轻松获得,现在正在中国进行的战事,却陷入一片泥潭,原本信心百倍的陆军将领,此刻也不狂妄叫嚣了,随着中**队在战场上表现出来的坚韧,以及原来谁都估计不到的猛增数倍的强大炮火,谁都不敢轻蔑地表示对方不过是土鸡瓦狗一触即溃了。
  
      经过情报部门的侦查,中**队的装备,随着西南工业基础的急速提升,连300毫米口径的重炮也可以铸造了,现在伫立于长江口那可怕的要塞炮群,早已经通过航拍的照片,成为压在众多将佐心中的一块巨石,逼迫得人喘不过气来,战前嚣张不可一世的日本军队,收敛了所有的狂妄,而把中**队当做一个值得重视的对手来看待。
  
      闭目思考的石原莞尔睁大眼睛,问道:“冈边君,事后各国有何反应呢?”
  
      “和帝国所遭遇的情况一样,仅仅表示抗议,至本月十五日,英、法、美等国已先后承认德国对奥地利的吞并,分别把驻奥使馆改为驻维也纳领事馆,只有陷入内战中的苏联,感受到了德国的扩张意愿,强烈谴责德国侵略奥地利,建议召开国联会议,讨论集体对付希特勒的侵略,英美法等国对苏联的建议置之不理,嘲笑斯大林自顾不暇,还有心思管其他国家的事情。”
  
      与会的将领,全部会心的笑了起来。
  
      没错,斯大林确实有麻烦了,今年西伯利亚的冬天,不知道为什么,比往年来得晚,以往进入十一月,西伯利亚已经开始大雪纷飞了,但今年,气候却诡异之极,至今为止不见雨雪(参考1937年东、西伯利亚大旱),远东共和国红军将领,作战经验无比丰富,实际上现在苏俄各大军校的教材,就是他们一手编写的,用来对付自己的徒子徒孙,自然是轻松无比,信手拈来。
  
      叶戈罗夫元帅在恢复库伦(乌兰巴托)的秩序后,立即制定了一个大胆的作战计划,远东共和国领导层略一商议,便同意了叶戈罗夫的计划,迅速从兵力富余的东贝尔加湖一线,向蒙古派遣了十个步兵师、三个装甲师和五个骑兵师。叶戈罗夫统领大军,沿库乌台站道至乌里雅苏台,设乌里雅苏台为前敌指挥部和后勤补给中心,随即迅速沿乌唐台站道,翻越唐努山,潜行至唐努乌梁海的乌素(即后来苏联俄罗斯图瓦省克泽尔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了这处苏联与蒙古交界处的城市,然后毫不犹豫,顺着叶尼塞河,直插苏联远东铁路的枢纽克斯尔雅诺斯拉克,顺利偷袭并成功占领这座铁路线上最为重要的城市。
  
      (注:手头一份1937年苏联地图,对比现在谷歌地图,惊诧地发现,对方不知道怎么搞定的蒙古政府,原本蒙古西北部好大一块国土,都给划到俄罗斯去了。原本1937年地图上挨着蒙古边境不远的苏联西伯利亚铁路大动脉沿线城市,在谷歌地图上,突然变得好遥远。所以大家对照战役看地图的时候,不要有荒唐的感觉,实际上1937年,蒙古边境距离西伯利亚铁路真的很近。)
  
      叶戈罗夫元帅极为敏锐,早在对全无警觉的城市发起攻击前,便封锁了克斯尔雅诺斯拉克的对外交通和电话线路。现在的远东红军,模仿安毅集团的东北集团军,在军、师一级以上均组建了选拔训练尖子和从古格拉集中营抢救出的“思想先进”的红军战士组建了特战团,在开战前悄悄摸进了克斯尔雅诺斯拉克,率先占领电话局和电报局,并对城市驻军将领实施斩首战,几乎没费多大功夫就得到了这座东西伯利亚最重要的城市,并且还利用政治攻势,收编了驻军三个红军步兵师。
  
      随后,叶戈罗夫向莫斯科和贝尔加湖西线的红军指挥官发送假消息,继续迷惑对手,迅即沿着铁路展开,四处攻城略地,采取用特战团打头阵,截断通讯设施,清除效忠于莫斯科的部队指挥官,然后迅速发起攻城,利用反独裁、反肃反、反饥荒等思想,瓦解驻军的斗志,迅速收编敌军,充实和扩大自己的队伍。
  
      一直到本月十七日,三列自哈萨克斯坦开赴贝尔加湖的军用专类,绕过叶戈罗夫元帅经略的西西伯利亚方向,从西南方抵达克拉斯诺雅尔斯克,部队指挥官发现情况不对劲,及时向莫斯科示警,才真相大白。虽然这支部队最后被全歼,但消息已经暴露,莫斯科方面通过仔细核对才猛然发现,新西伯利亚城以东的广袤地区,已经落入远东红军手里,同时,莫斯科方面位于贝尔加湖西岸的近百万军队,陷入远东红军的合围。
  
      整个莫斯科高层人心惶惶,这么大的消息不可能隐藏得了,各国政府派到苏联的外交官员,迅速把这个惊人的消息传递回国,所有对苏俄抱有别样心思的国家,全都幸灾乐祸,其中就包括了日本人。
  
      “若是远东共和国红军收编了西贝尔加湖一线的莫斯科红军,那么实力就会倍增。一支采取和莫斯科相同信仰、制度的政府,再加上克里姆林宫那位独裁者的统治不得人心,说不一定真会上演以小博大,小鱼吃大鱼的神话。现在就看东、西伯利亚和远东何时下雪了,若是一直保持这样干旱状态,远东红军极有可能趁着这一股锐气,一举杀到莫斯科城下,这从莫斯科红军在战场上表现出来的懈怠和厌战心理就可以看得出来。
  
      “我听说,远东共和国方面极为重视心理攻势,在战场上作战的时候,后方随时都有大喇叭在揭露斯大林这些年来所执行的错误路线,披露的一桩桩一件件秘辛,让人触目惊心,比如斯大林篡改列宁遗嘱上位、迫害和暗杀苏维埃领袖及红军主要将领、违反列宁关于农村工作原则固执地消灭富农阶级屠杀近两百万苏维埃公民、冒险推进集体化农庄建设导致二十年代末出现蔓延全国的大饥荒、对地方苏维埃和党的地方工作人员进行无情迫害导致数万人被无情镇压、三十年代初期不仅拒绝他人合理建议购买欧美等国粮食渡过难关反而为了彰显制度优越出口数亿公担粮食导致几千万农民挨饿近五百万人死于饥荒、不切实际拔高工业计划指标导致工业发展和建设驻步不前甚至陷入全面停滞、剥削工人阶级降低实际工资和生活水平造成大量苏联公民随时处于饥饿边缘、大肆消灭知识分子和科技工作者致使苏维埃的科研工作长期处于低效率甚至停止状态、倡导个人迷信废除集体领导原则实施独裁统治进而影响全世界所有国家的**组织、进行规模空前的大肃反运动清除镇压红军高中低层指挥员和党及政府各级领导干部再选拔任用新人达到其控制军队集党政军权于一体的目的等等等等。(以上内容引用人民出版社1980年出版的《让历史来审判:斯大林主义的起源和后果》,与本书作者立场无关)
  
      “啧啧,通过这样不断地鼓吹他们的理想,他们的主张,声明远东共和国只反对斯大林的独裁统治,制止肃反风潮和错误路线的持续泛滥,随后,还会放上一些优美的俄罗斯歌曲,勾起对方的指战员的爱国情绪。诸君想想看,换做你是处于斯大林高压统治下的红军战士和指挥员,有着切肤之痛,你会怎么办?
  
      “大家不要奇怪我怎么会得到这些消息,所有这些都让远东方面印刷成文字资料,通过远东方面的特工人员,在苏联境内广泛传播,现在国际上几乎都在流传这份披露苏联内幕的文字资料。有欧美记者悄悄拿着资料采访列宁夫人克鲁普斯卡娅,克鲁普斯卡娅说这一切都是真的,她说斯大林不仅篡改了列宁遗嘱,还对她本人进行了长期的、无情的迫害,甚至斯大林还把屠刀对准了所有列宁的战友和保护过列宁的工人、农民,她为他们说句话都不行,眼睁睁看着一个个战友作为反革命分子被枪杀。她用无比悲痛的口吻说,如果列宁在世,斯大林很可能已经被拉出去枪毙了。由于对克鲁普斯卡娅的采访用录音机进行了录音,证据确凿,因此几乎所有欧美媒体都相信远东共和国是师出有名了。欧美报纸公开嘲笑斯大林,并且由于远东方面获得了那个采访录音,通过电波对苏联进行了全面的覆盖,现在斯大林在苏联名声已经很臭了,若不是他的主要亲信掌控着军队和特务机构,估计他已经被利益受到侵犯的愤怒民众撕成了碎片。”
  
      冈边熊四郎少将说到这儿,一脸的兴奋:“苏俄分裂在即,大日本帝国染指远东的梦想指日可待,在座诸君要努力啊!”
  
      石原莞尔点了点头,向身边微微颔首,从关东军调至华北方面军担任作战参谋的辻政信少佐心领神会地走到会议室后方的幕墙边,拉开窗帘,顿时一副无比巨大的世界地图展现在众将佐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