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铁骨 > 第一四六二章 变乱之局

第一四六二章 变乱之局


  
      第一四六二章  变乱之局
  
      “军港的夜啊静悄悄,海浪把战舰轻轻地摇,年轻的水兵头枕着波涛,睡梦中露出甜美的微笑。海风你轻轻地吹,海浪你轻轻地摇,远航的水兵多么辛劳,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让我们的水兵好好睡觉......待到朝霞映红了海面,看我们的战舰又要起锚......”
  
      在星子海军基地四周的高音喇叭里飘出的优美的音乐声中,安毅在路程光、尹继南的陪同下,参观完最后一艘战舰,来到整个舰队中吨位最大的“卫青”号巡洋舰的甲板上,看到港口区内停泊的三十四艘威风凛凛的战舰,想起自己从无到有创建的这支可以深入大洋的舰队,心中升起一股难言的自豪感。
  
      整个安家军的舰队,包括两艘美国制造的8000吨级重巡洋舰,一艘200吨级的鱼雷艇,缴获自日本的十艘驱逐舰,七艘炮舰,另外再加上泸州造船厂生产的五艘鱼雷艇,九艘补给舰,这便是安家军海军部队的全部实力。
  
      当然,这些战舰都改了好听的中国名字,安家军的海军,首次创建了自己的命名规则,以后航空母舰,将以名山大川来命名,巡洋舰则以中国古代的英雄人物命名,驱逐舰以江河来命名,炮舰则以飞禽猛兽命名,鱼雷艇以两栖和冷血动物命名,潜艇最简单,以中国的鱼类来命名。至于战列舰,那不是一般国家玩得起的,只能敬谢不敏了。
  
      遵循这一原则,两艘8000吨级的海军重巡被命名为“卫青”、“蒙恬”号,十艘驱逐舰分别命名为“金沙”、“岷江”、“沱江”、“乌江”、“嘉陵”、“綦江”、“赤水”、“涪江”、“白河”、“黑河”号,这十二艘排水量在2000吨以上的战舰,构成了安家军海军的作战主力。
  
      目前,安家军海军舰艇的制造,也进入了飞速发展阶段。随着安家军入驻上海日租界区,江南造船厂也毫无悬念地落入了安家军掌握。
  
      这个中国当前最大的造船厂,占地面积34.3万平方米,可建造万吨级轮船,民国七年到十年四年间,江南造船厂曾为美国建造四艘排水量万吨级的运输舰,被当时传媒评为“中国工业史,乃开一新纪元”。
  
      此番安家军斥资一千万银元,从中央手里得到了这个刚刚被猴急的日本人扩建不久且扩充了新机器、新设备的大型船厂,便是要培养自己建造大型军舰的技术骨干和熟练的造巨舰工人,目前的泸州船厂,只能生产两千吨以下的船只,再高的吨位就无能为力了,江南造船厂的获得,填补了安毅集团建造大吨位舰只方面的空白。
  
      从泸州船厂调来的两千名工人,已经进入了工厂,目前船舶专家和技术人员正在钻研美国华人集团从秘密渠道送回国的战舰制造资料,从炮舰、潜艇、驱逐舰、巡洋舰、战列舰到航空母舰,均有详实的数据。江南造船厂的初步目标,是建造1000吨级的驱逐舰四艘,4000吨轻巡洋舰两艘,8000吨重巡一艘,680吨潜艇五艘,万吨级补给舰两艘,积累足够的造舰经验后,便开始仿制德国的u型潜艇和美国的航空母舰。
  
      前日之所以突然离开滕王酒楼,在于安毅想到,既然英属印度境内发生如此规模的骚乱,幕后操纵者若想有大的动作,南洋各地肯定也会有系列变故,想想涉及千万人的农场和厂矿企业,安毅就不寒而栗,辞别蒋经国后,径直来到路程光的海军办事处,密令南华集团、洪兴社和南洋地区的安家军情报机构,立即针对有可能发生的恐怖袭击,做出种种预案,提高华人社区、种植园和工厂、矿山的武装级别,严阵以待,堤防土著骚乱对华人造成伤害,同时严防在英法荷美等殖民地政府的疯狂反扑下,给各集团和安家军的产业,造成不必要的损害。待一切处理妥当,这才放下一桩心事,浑身轻松地赶赴老南昌,视察复兴中的工业基地。
  
      经过多年的技术积累,叙府的机械制造工艺,目前已处于世界先进水平,因此,当西南银行向迁移至此的江浙难民和来自闽浙等地的台湾移民提供低息创业贷款购买生产设备后,立即受到热烈追捧,大量机械产品,通过水路,源源不断地送至老南昌,安装调试后,立即投入生产。
  
      短短的五个月时间,曾经一度变得荒芜衰败的老南昌,再次焕发了勃勃生机与活力,造纸厂、面粉厂、酿造厂、榨油厂、食品加工厂等工厂,犹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成为江南地区的工商业中枢。
  
      或许有人说这根本不可能,但大家不要忘记了,老南昌本来就有雄厚的工商业根基,包括水电、厂房、库房、工人居住小区等基础设施是现成的,加上生产机器、原料和资金有充足保证,而且时值战争期间,各种产品的需求量都很大,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创造了一个经济发展史上的奇迹,难怪蒋经国会对安毅推崇备至了,不过这种模式,其他人、其他地区,很难复制和模仿。
  
      前天下午和昨天一整天,安毅在尹继南、路程光的陪同下,巡视了老南昌城新创办的一所所托儿所、小学、中学及职业技能培训学校,走访了部分商家,随后,安毅又深入工厂,与工人代表和部分企业主会谈,替工人解决实际难题,争取福利,又替企业的发展和扩张,清除障碍,深受社会各阶层欢迎。晚间,安毅又代表安家军,在澄碧湖畔的叙府酒家设宴,与来自台湾和江浙的移民代表把酒言欢。
  
      待做完这些,安毅又慰问了驻守老南昌的第二十六军卫一航教导师将校,勉励大家继续发扬安家军模范营精神,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密切联系群众,扶老帮贫,修桥铺路,补瓦挑水,共建军民鱼水情,卫一航、苗平安、何颀伟等将校,代表教导师官兵表态,绝不给安家军这块金字招牌抹黑。
  
      今天一早,离开老南昌前,安毅悄悄告诉卫一航,教导师很可能扩编为集团军,按照新的编制,下辖三个一万二千人的步兵师,让卫一航抓紧时间,多充实自己,尤其是目前德国的闪电战和苏联的大纵深作战理论,为将来的统军作战做好准备。
  
      卫一航已经知道了部队会南下南洋作战,但没想到一直作为安家军系统中二线部队的教导师,也有资格升级为集团军,心中非常感激,眼睛红红地目送安毅一行远去。
  
      中午安毅风尘仆仆地来到背倚庐山、面临鄱阳湖的星子,视察隶属于安家军系统的海军基地、军校和舰队的建设情况。
  
      等到忙活完,已经夜幕降临。
  
      “鄱阳湖太小,根本容不下太大的舰队,所以,我们的目标,只能是南洋!”安毅指着岸上灯光照耀下,星星点点湖面上的一艘艘舰船,对身边的路程光和尹继南道。
  
      尹继南点点头:“如果一个国家没有海防,那就只能被动挨打,看看中日开战来,日军实施的淞沪、浙东和青岛登陆作战,总是能够找到我们的薄弱环节加以利用,因此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是很有必要的。”
  
      “中国的海岸线看似漫长,但有着日本这个具有强烈侵略性的国家做友邻,再加上欧美列强的刻意***,大大地束缚了我们海军的手脚,因此取得在南洋的港口、斩断列强伸向我沿海地区的魔爪是很有必要的。我听说法属安南东南部的金兰湾,是天然的优越良港,深入内陆达十七公里,周边群山环抱,岛屿屏蔽,一旦构筑完备的炮台防御体系,则整个港口将固若金汤,将来我们安家军海军的主基地,就设到那个地方!”路程光满含期待地说。
  
      “不仅仅是金兰湾,南洋太多优良的海港了,到时候你不要选花眼!”
  
      安毅笑着说:“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昨天英属缅甸、马来亚,法属安南,荷属东印度群岛,美属菲律宾都乱起来了,大量殖民地官员、白人企业主和种植园主被杀,一些致力于独立的温和派政治领袖也难逃厄运,各地土著趁机骚乱,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英法美等国的殖民地被搅得一团糟。幸亏我们华人早有防备,严阵以待,基本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在荷属东印度群岛的苏门答腊岛,大约有500多日本侨民遭到土著屠杀,200多日本妇女被***,据说日本的广播电台向其国民通报了此事,整个日本已经躁动起来了。
  
      “局势如此混乱,各国都绷紧了神经,看来一场大变就要发生,哼哼,我们南下的时机已基本成熟,就看从那里发动了......金兰湾和所有的南洋港口我们都要定了,绝不给苏联和美国人任何机会!”
  
      回到海军基地,吃过晚饭,安毅与尹继南一起走进小会议室。待侍卫送上茶退出门去,安毅来到窗前,把窗户打开,让鄱阳湖湿润的空气透进来,这才回到茶几前坐下,对尹继南道:
  
      “继南,此去蒙古,你肩负的责任异常重大,不仅要发展国民经济,改善民生,收拢各族民众之心,把蒙古这两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牢牢地捆绑在我们的战车上,还要应对苏联、远东和日本的三方角力,稍有疏忽就有可能造成无法预料的恶果。”
  
      尹继南没有说话,只是使劲地点了点头,目光中满是坚毅。
  
      安毅拉着尹继南来到会议桌前,拿起侍卫早已准备好的蒙古地图,在会议桌上摊开后,伏***子,转过头对同样伏在案前的尹继南道:
  
      “蒙古虽然气候条件恶劣,严重缺水,发展农牧业优势不太明显,但地下蕴藏的矿产资源却极为丰富,发展重工业有着其他地区无可比拟的巨大优势。这段时间,我们的地质勘探专家,深入蒙古各地,发现了许多大型矿藏的踪迹。
  
      “先说煤吧,有了煤,才能够建火电厂,有了电,工业生产才有动力。根据我们的专家分析,煤可能是蒙古最丰富的资源,各地均有分布。目前,我们的地质专家已发现煤矿床五十余处,初步探明储量约一千亿吨左右,其中位于库伦以东一百多公里的巴嘎络;我们的地矿专家,在库伦以北二百四十公里的沙林格尔煤矿实地勘察时,发现此处煤矿的储量更为丰富,高达30亿吨,建设前景极为可观;此外,库伦南方二百三十多公里的新乌苏镇、南戈壁省塔本陶勒盖地区,均发现大型煤矿踪影,只需循序渐进,慢慢开发,未来蒙古根本不用担心用电问题。
  
      “再说铜。蒙古铜的储量非常丰富,短短的时间,我们的专家已经查探到多个矿点,初步估计储量起码有十五亿吨,主要分布在北部的额尔登特、南部的南戈壁省。目前,已开采的额尔登特铜矿属露天开采,每层采深十五米,整个矿体厚度为两百米,因此尽管开采科技极为落后,但已达到年产两万吨的规模,是当前蒙古政府收入的主要来源。此外,我们的地质专家,还在东戈壁省的满都胡县、汗博格达县境内,发现两处特大型铜矿,预计储量达到五亿吨。铜用于电气、轻工、机械制造、建筑工业、军工等诸多领域,不说别的,就说打仗吧,每生产三百万发子弹,就需用铜十三到十四吨,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个数字,但如果我们掌握了蒙古的铜,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然后就是铁,蒙古铁矿众多,我们的地质专家还未深入探测,便发现多个优质铁矿,初步估计蒙古境内的铁的储量,高达三十亿吨以上。专家们建议先重点发展七个矿区:位于库伦北部二百四十公里达尔罕地区的图木尔陶勒盖、特木尔台、巴彦高勒等三个矿区和位于库伦西南三百公里宝日温都尔地区的额仁、红格尔、都尔乌仁、巴日根勒特等四个矿区。上述矿区预计铁矿石的储量高达六亿吨,完全可以满足工业发展中的钢铁冶炼需求,为我集团提供源源不断的生铁和钢材。
  
      “还有铀,我们的地质专家在东方省勘探时,发现了道尔闹德、玛尔代河、内木日、古尔班布拉格等六个大型铀矿,初步估计储量达到200万吨。目前我们的铀矿石大多来自澳大利亚华人控股的矿业公司,但随着今后国际形势的巨变,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将面临一场空前惨烈的大战,铀矿石供应必将出现问题,尽管这些年来,我们囤积了许多,但这种战略资源,最好全控制在自己手里,因此,蒙古的铀矿,将是我们整体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希望你能够足够重视。
  
      “此外,贵重金属黄金、白银,蒙古的储量都很丰富,再加上锰、铬、钨、钼、铝、锌、汞、铋、锡等有色金属和非金属矿物,蒙古可谓得天独厚,还有庞大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可以说,这两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下面,全部都是宝藏啊!”
  
      尹继南恍然大悟:“我现在终于明白大哥为什么会对这块土地如此关注了,有这么多好宝贝,怎么能轻易让给异族?败家啊!”随后,尹继南请求道:“大哥,你得支援点儿人手给我,否则一下子千头万绪的,我时候时候才能够理清头绪埋头发展啊?”
  
      安毅笑着道:“放心吧,我早就为你准备好了,我弟弟罗绍东游离我们的军政体系太久,这一回该修成正果了,来这儿之前,我向委员长求情,委员长特允冬子跟你北上,担任蒙古省民政厅厅长,西南政法大学政治学院副院长、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公共关系与法学双料博士孙瑛浩先生可出任政府秘书长,西南政法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上海圣约翰大学经济系和牛津大学经济学博士温锦先生可出任财政厅厅长,叙府绥靖公署建设司副司长、拥有哈佛大学商学院和设计学院双学士学位的郑子墨担任建设厅厅长,再辅以西南政法大学和理工大学的诸多优秀毕业生,人才方面不会缺乏的。
  
      “等到蒙古的发展上了轨道,咱们再把叙府的教育体系完整地复制过去,如此经过十余年积累,则一切难题都迎刃而解。”
  
      尹继南如释重负:“有各方面的专才辅佐,我感觉轻松多了。”
  
      安毅摇摇头:“说轻松也不轻松,毕竟军政你要一肩挑,够你忙活的。”迎着尹继南疑惑不解的眼神,安毅耐心解释:
  
      “我准备由你、冬子、李福强、唐红雷、安明祈、胡继秧和韩先至组成北方局,由你来担任北方局局长,统管蒙古军区和东北军区作战。本月中旬,蒙古军区在完成剿匪任务后,已经开始着手编整部队,力争在三个月内完成五十个师的编整工作。此外,你们还要建立民兵预备役组织,任务非常繁重。北方诸位将领中间,你跟随我最久,也最明白我的建军思路和作战谋略,由你来担纲重任,我才能放心!”
  
      尹继南并没有推辞,默默地点了点头。
  
      安毅又道:“在你的领导下,要保持我们安家军军政体系对于政府和军队的绝对控制,在我们的管辖下,只有爱国主义和以中华民族为基本的民族主义,不能有其他任何思潮存在,对于军队***现的不好的苗头,要坚决制止,该教育的就教育,该开除的就开除,总之,蒙古必须是矗立在中国北方最牢固的长城,为中华民族抵御来自北方大国的威胁!”
  
      这时,路程光推开会议室的门走了进来,告诉了一个让安毅和尹继南极为震惊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