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铁骨 > 第一六二八章 闻风而变

第一六二八章 闻风而变


  
      第一六二八章  闻风而变
  
      “巴嘎!”
  
      日军西伯利亚方面军司令官梨本宫守正王元帅目光阴霾地紧盯着第四军军长中村孝太郎大将:
  
      “中村君,我希望你能解释一下,帝国勇士没有死在战场上,却被带进了西西伯利亚的沼泽和泥潭,整整一个师团,回来不到一半人,丢失了所有的武器和辎重,这简直是帝国的耻辱!在制定计划之前,难道你就没请个熟悉地理环境的向导的打算?”
  
      “嗨依!”
  
      中村孝太郎深深地鞠了一躬,顶着个大红脸道:
  
      “元帅阁下,接到方面军让我部向库皮诺迂回的命令后,我即吩咐参谋部作出详细的预案,谁知道苏联人这么狡猾,他们给我们的行军地图根本是错误的,那些标注是道路的地方,是沼泽和湖泊,而那些是草原的所在,却是横亘的河流,将士们简直被搞糊涂了!西西伯利亚地广人稀,当地人已经全部被远东军和安家军迁移,我们虽然想尽办法,依然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向导,加上军令如山,只好匆匆上路了!”
  
      梨本宫守正王是久迩宫朝彦亲王第四子,生于1874年,继承叔祖父梨本宫守脩亲王的宫位,成为第三代梨本宫当主。六年前晋元帅军衔,担任军事参议官,此次西伯利亚作战关系重大,大本营特意任命这位皇族元帅担任司令官,以制衡各军,协调前线与大本营的关系。
  
      梨本宫守正王沉吟一下,站起来走到地图前,仔细端详,可是从这1:800000的地图上,根本看不出那深深的绿色下隐藏的杀机,沉默半响,才举起左手,示意事情就此打住:“罢了,错不在你!斯大林没安好心,他想我们和远东军、安家军拼个你死我活,最后由他们来收拾残局,我们现在要避免过多的消耗兵力,坐观局势变化。
  
      “诸君,由于补给困难,帝国大本营已经做出决定,攻略西西伯利亚,只依靠我们现在所拥有的八个军,而正赶向新西伯利亚的两个军,将分布在铁路沿线各大城市,固守西伯利亚和远东的铁路沿线,远东地区的十个军将秘密南调兰印群岛!”
  
      众将大吃一惊,香月清司大将急声问道:
  
      “元帅阁下,现在雄踞苏俄乌拉尔以东大好河山的宏图伟略就在眼前,因何放弃这等良机?这可是上千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帝国迫切地需要它上面的资源......”
  
      “司令官阁下,这是帝国扩大版图的最好机会,岂能如此轻易放弃?在座诸君,我们应该联名向国内抗议!”
  
      第五军军长山田乙三大将脸色涨得通红,怒形于色。
  
      畑俊六更是狠狠地拍了一下榻榻米,勃然站起,挥舞着拳头道:“是不是石原莞尔那个匹夫下达的命令?帝国在支那北部、山东和江南,便是因为他的阻止,才闹得个虎头蛇尾,现在竟然又要坏我等好事,我畑俊六与他势不两立!”
  
      畑俊六是资深的陆军将领,与杉山元、小矶国昭等是陆士同期生,参加过日俄战争,后进入陆军大学深造,历任参谋本部作战班长和课长、野炮兵第十六联队联队长和第四旅旅团长、参谋本部作战部部长、第十四师团师团长、陆军航空本部长、台湾军司令官及陆军教育总监等职,是此次最有希望担任方面军司令的将领,但却因为参谋总长石原莞尔空降个梨本宫守正王担任司令,让畑俊六的希望落空,因此对石原莞尔怀有深深的敌意。
  
      梨本宫守正王知道畑俊六在军中的威望,本来想呵斥香月清司等人,但看到军中诸将气势汹汹,群起指责,不由皱起了眉头,威严地咳嗽一声,待所有人目光都转到他身上,才用皇族特有的阴柔声音道:
  
      “诸君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这是天皇陛下、内阁和大本营根据国际形势作出的一致决定!诸君恐怕不知道,三日前,帝国驻柏林大使大岛浩和驻罗马大使白鸟敏夫先后发回密电,宣称德国恐将在下月月初执行白色计划,全面入侵波兰,届时新的欧战将全面打响!
  
      “在座诸君都是上次欧战的亲历者,应该明白,这是关系国家民族命运的赌博,若是英法获胜,那上次欧战就失败的德国将面临最悲惨的命运,我们只需巩固现有成果即可;反之,若是德国意大利获得胜利,那么欧洲乃至全世界,必将诞生新的政治经济秩序,那东南亚、澳洲和印度等地,将会成为诸国逐鹿的牧场。
  
      “在此,我只想问一下诸君,帝国是获得东南亚、南亚甚至是澳洲、新西兰等地丰腴的土地和充裕的人力资源好,还是在这数百里见不到一个人烟,一年里一半时间在零度左右的苦寒之地更佳?”
  
      诸将面面相觑,很快陷入沉思。
  
      “帝国在印度、缅甸、马来亚和澳大利亚所做的那些事情,估计在座各位都很清楚,我们在印度、缅甸和马来亚等土著心目中,相当于解放者的角色,容易获得认同。”
  
      说到这儿,梨本宫守正王索性站起来,背着手来回踱步,侃侃而谈:“帝国拥有全世界第三大海军,我们的海运能力,仅次于美英,居世界第三位。去年年底近卫首相、广田外相访问美国期间,获得大笔贷款,这笔资金的一半秘密用于在美国订购商船,大本营的意思是到四〇年十二月底前,使帝国拥有四千万吨船舶运输能力。
  
      “帝国之所以下这么大的决心建造如此庞大的运输船队,目的是什么?海运借助天然航道进行,不受道路、轨道的限制,通过能力更强,运量大、成本低,我们在拥有海路补给的地方作战,根本不受后勤限制;反之,若帝国在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连续作战,不说别的,仅仅运输到前线的弹药和粮食,就足以把我们帝国的经济给拖垮!”
  
      第七军军长川岛义之大将阴阳怪气地说道:“当初远东军和安家军,不是依靠西伯利亚铁路进行补给吗?怎么不见他们给后勤拖垮?”
  
      梨本宫守正王正在思考这个问题,畑俊六已经代为解答:“长川君,这个问题我深思过,其实很好理解,当初世界各国乐于见到苏联分裂,通过海运支持了大批物资,华人财团也运送了许多军火和粮食,全部囤积在北满、滨海、阿穆尔和蒙古等地,再加上后来叶戈罗夫出奇兵,绕击西西伯利亚,截获了大批战略物资,又在去年十二月的西西伯利亚决战中出人意料地击垮了布琼尼统帅的大军,一举把防线推进到了乌拉尔一线!
  
      “根据苏联方面提供的情报,莫斯科为了应对远东的战事,在贝加尔湖、东西伯利亚、西西伯利亚和乌拉尔地区,囤积了大量粮食和弹药,再加上一五、二五计划期间开发西西伯利亚和哈萨克斯坦北部地区专门修建的物资储运仓库,以及为了防备德国扩张而有意在乌拉尔一线扩建的战备基地,让远东军赚了个盆满钵满,这也是支撑远东军和安家军持续不断战斗下去的最根本原因。
  
      “而我们则不同,我们占领的地方,已经被远东军刮过地皮了,所有的战略物资不是运往乌拉尔前线,便是送到中亚,支持安家军作战,留给我们的大多是空空如也的仓库,以战养战的目的无法达成,而一切运输都靠西伯利亚这条铁路进行运输,难度确实很高!现在我忽然有些理解大本营的决定了!”
  
      川岛义之曾经担任过陆军大臣,二二六兵变的时候叛军把陆相官邸给围了,把年近花甲的川岛大将给吆喝了出来,叛军首领香田大尉向他朗读了《蹶起意趣书》,要求陆相全部接受皇道派的要求。
  
      那些参与兵变的青年军官完全不顾川岛陆相当年在日俄战争战场上流血时自己还在吃奶这一事实,把他训得一愣一愣的,川岛义之是个全无主见的人,本来就是被扶上来当傀儡的,加上次官古庄干郎也是个皇道派,使得局势一开始就被皇道派控制住了。平定叛乱后,川岛这个没有立场的家伙和南次郎、本庄繁一起被编入预备役,由名门之后寺内寿一接任陆军大臣。这回若不是编成军级单位需要大量高级将领,川岛义之是绝无可能复出的。
  
      因此,此时听到他原本想讨好的军中实力派畑俊六大将的答案,立即唯唯诺诺,点头称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储蓄总有用尽的时候,现在经过数月征战,当初苏联人打下的好底子,估计也被挥霍得差不多了,尤其是现在安家军断绝了西伯利亚铁路运输这一主要的补给线路,仅仅靠蒙古那条公路和运输机空运补给,显然是杯水车薪。诸君,大家议议,我们是不是有希望在西伯利亚挽回在支那战场上丢失的颜面,给安家军一个沉重的打击?”
  
      香月清司思考了一下,提出了一个极具诱惑力的建议。
  
      房间里顿时议论纷纷,出于对安家军的切骨仇恨,许多人都认为香月清司出了个好主意,现在是找安家军清算以往旧账的时候了。
  
      方面军参谋长石川浩一大将环视群情激奋的众将一眼,微微一笑,突然问道:“诸君,不知道大家对飞艇有何认知?”
  
      畑俊六有些莫名其妙,皱了皱眉,昂起头答道:“飞艇曾在上次欧战时昙花一现,随着战争结束,逐渐被人遗忘。二七年七月,‘齐柏林’号飞艇问世,它本身重量118吨,载重53吨,用5台柴油发动机作动力,最大速度为每小时193公里,两年后的八月八日,‘齐柏林’号开始了一次伟大的环球飞行,从美国的新泽西州出发,经过德国、苏联、中国、日本,于八月二十六日回到洛杉矶市,整个航程历时二十一天七小时三十四分。
  
      “这次飞艇环球飞行大大促进了飞艇的发展,据情报部门统计,二十年代末期至三十年代中期,美国建造了八十六艘,英国建造了七十二艘,德国建造了一百八十八艘,法国建造了一百艘,意大利建造了三十八艘,苏联建造了二十四艘,我们大日本帝国也建造了十二艘。
  
      “三六年,德国制成大型飞艇‘兴登堡’号,该艇采用四具各1200匹马力的戴姆勒—奔驰柴油引擎推动,动力强劲,内部一流的设备有如豪华的空中游轮,其高贵与快速的特色,吸引了许多社会上流人士的搭乘。英国和法国也先后参照齐伯林式飞艇制造了本国的大型飞艇r─100号和阿克隆号。但是,次年五月六日,‘兴登堡’号在着陆时因静电火花引起氢气爆炸,导致三十六人死亡。此后英、美也有多艘大型飞艇大都相继失事,此后飞艇的发展陷于停滞状态。请问参谋长问这个问题,有何用意?”
  
      石川浩一满意地点点头:
  
      “畑君的答案非常好,不知道诸君有没有留意到近来情报部门频频反馈的支那西部地区的天空有堡垒一样的东西飞过的消息?根据情报人员的不懈努力,我们从德国那里得到了答案,南华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研究飞艇,短短的时间,到现在已经拥有好几代产品,最新一代飞艇的载重量可达二百五十吨,巡航速度一百五十公里,扣除机舱及驾驶设备等重量,可利用吨位为一百五十吨。南华飞艇少则三五艘,多则二三十艘,编成庞大的飞艇集群,游弋在南华、中国的西南和蒙古地区,以及中亚之间。不知道南华采用了何先进技术,至今为止,尚无飞艇失事的消息传来,这为其前线物资的调运提供了极为神奇的补给方式。
  
      “此外,苏联方面提供的情报显示,安家军占领中亚各大城市后,立即进行了土地改革,补种粮食作物,接收工厂企业,并尽一切努力开工,到现在已经有三成企业恢复生产,其急需的弹药物资可以就近实现补充。
  
      “自大日本帝**队进入西西伯利亚后,远东军立即组织向哈萨克斯坦境内迁移工厂企业,预计只需半年到一年时间,中亚地区的安家军就可以实现自我补给,因此我们以为安家军物资补给断绝的观念是极为错误的。
  
      “我这里之所以不顾诸君复仇的强烈意愿提出来,在于不想因为仇恨蒙蔽了诸君明亮的眼睛,这支给我们增添了无数麻烦的军队,实在是不容小视,若是因为我们在制定计划和实际指挥时因低估对手而造成巨大损失,石川将会因为没有及时提醒大家而永远不原谅自己!”
  
      说罢,石川浩一站起,向席间众人恭敬地鞠了一躬。
  
      “石川君真谦虚......”
  
      “我们不会想岔的......”
  
      “我知道,参谋长是为我们好......”
  
      花花轿子有人抬,众将见身为皇族一员的石川浩一把姿态摆得这么低,都七嘴八舌地说道。
  
      梨本宫守正王双手虚压,很快房间里便安静下来:
  
      “诸君,大本营的意思是我们现在不忙于作战,先把占领区的机械设备、钢铁、矿产等搬到朝鲜和满洲。经过抢修,我们沟通了北宁铁路、中东铁路与滨海铁路,西伯利亚的物资,可以方便地运到朝鲜和满洲,大大充实我们的工业基础。未来一段时间,前线作战以佯攻为主,对占领区的清查将会是我们的头等要务。天皇谕令,只要是帝国需要的,哪怕是一颗钉子也不可放过,明白吗?”
  
      “嗨依——”
  
      全体人员恭敬鞠躬,不知何故,心中都一片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