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铁骨 > 第一八二四章 军事演习

第一八二四章 军事演习


  
      第一八二四章  军事演习
  
      自进入雨季后,整个山南、河东、天南、彩云等南华湾沿岸各省,长期阴雨密布,湄南河、湄空河等江河河水暴涨。
  
      进入六月下旬,天气突然转好,云开雾散,连续几个艳阳天下来,气温直线上升。
  
      上周起,山南省南部的湖碧市孟塔县境内呈“几”字形流向的湄空河南北河岸,当地驻军进行了戒严,中南方面军独立步兵一旅、独立坦克一旅及舟桥、防空部队,将在这里进行一场多兵种混合军事演习,届时总装备部的将校和叙府兵器研究所的专家也将出席。
  
      此次演习,由独立步兵一旅担任防守的蓝方,独立坦克一旅担任攻击的红方。演习前三天,豹式ii、虎i及“豚i”型水陆坦克便运动到位,不过许多装载有全新武器的车辆直到昨天才通过铁路送到这里。
  
      七月二日,就在安毅于小南海依依送别自己的一班老弟兄时,一场别开生面的演习已经正式开始。
  
      随着坐镇北岸考伦山演习指挥部观摩大厅的顾长风一声令下,“红方”的舟桥部队,迅速开始在湍急的河流上铺设浮桥。
  
      短短的一刻钟内,四条长达百米的浮桥便出现在波涛汹涌的湄空河上,随后,坦克部队隆隆过桥,向着南岸的蓝军防守阵地扑去。
  
      北岸考伦山山脚树林中,六辆雷达车借助高大的树木和伪装迷彩网,伸出巨大的天线,向着天空发射着探测波。
  
      突然,一串亮点出现在雷达探测的电子屏幕上。
  
      雷达监测屏前的战士,紧急把这一信息传递到“红方”作战指挥部,指挥员姜云凡上校立即命令防空部队全面准备。
  
      很快,湄空河北岸部署的六部自动防空火炮,迅速地抬起了头,直指蓝天,不过今天的主角可不是它们,而是湄空河南北两岸部署的十二辆神秘车辆。
  
      防空兵得到指挥部的命令后,手脚麻利地掀开了覆盖在车辆上的树枝及迷彩网,随着车厢向两侧打开,两枚长4.5米、粗0.4米的导弹立即显露出来。这两枚此前从未亮相过的导弹,弹头像削尖的铅笔头、弹体呈圆柱状、尾部为四枚三角翼,这正是此次演习的主角——“后羿”i型防空导弹。
  
      这种新型防空导弹,弹体集成了微型电子仪器,弹头处安装有微电机控制导航系统,能够在地面雷达的指挥下,自动打击目标。
  
      随着战斗指令下达,湄空河南北两岸所有的导弹车均迅速支起了支架,车上的导弹呈六十度,斜斜地指向“飞行物”前来的方向。导弹兵们一个个脸色严肃,全力以赴,等待着上级下达发射命令。
  
      演习观摩大厅及红方指挥部里,由六辆雷达车传输来的讯号,清楚无误地显示在电子屏幕上,而这些讯息,又第一时间传递到导弹发射数控中心——导弹发射指挥车上。
  
      此次一共有十二个飞行器“来犯”,其飞行高度、速度、方向、大小等数据,第一时间便由计算器运算后反应出来,数控中心迅速得出各车最佳发射时间。进入临战后,所有的导弹发射车,将由导弹发射指挥车的数控中枢,统一进行指挥调配。
  
      这些飞行器其实是根据特斯拉的电磁遥控理论,由地面指挥塔进行遥控指挥的无人驾驶战机,它由攻i战斗机改造而成,机体为木制结构,造价极为低廉,唯一贵重的便是飞机上的电子及遥控设备。
  
      “导弹射程五十公里,最大射高二十公里,飞行速度1.6马赫,目标已进入到十五公里最佳射程,飞行高度三千米,速度405公里/每小时,是否发起攻击?”
  
      导弹指挥车的操作人员大声汇报数据,声音同时在红方指挥部及演习指挥中心里响起。
  
      指挥这十二部导弹发射车的防空营营长张轸少校对着话筒,果断说道:“现在我命令——1号到6号导弹运载车,每间隔十五秒发射一枚导弹,由各车自行负责操控导弹,击落目标,力求一发命中;7号到9号导弹运载车等待我的命令,若目标在两轮打击中逃脱,则每间隔三十秒便发射一枚导弹,直到全部击落为止。其余导弹运载车,待命补发。”
  
      “收到!”
  
      导弹发射指挥车的音箱里传来整体的回答声,控制台上的十二枚指示灯,瞬间全亮,意味着一切准备就绪。
  
      “三、二、一,发射——”
  
      随着1至6号导弹车发射电钮按下,第一波六枚导弹,拖着长长的尾焰离开了发射架,刺向晴朗的天空。
  
      1.6马赫的速度,这意味着导弹的飞行速度是音速的1.6倍,因此很快便飞跃数千米的空域,接近了十二架无人机。
  
      由于雷达全面监控战场信息,“蓝方”控制台迅速发现了六个不速之客,无人机的操作人员立即通过遥控柄做出反应,一架架遥控飞机四散开来,一部分向下俯冲,部分战机则选择快速爬升,以躲避气势汹汹袭来的神秘家伙。
  
      如果是高炮炮弹,又或者来袭的是普通的战机,如此高速的规避动作,自然可以转危为安,但这次来袭的可是导弹,虽然“后羿”i型导弹还不能做到自导控制,但是地面上有着指示兼控制跟踪的雷达车,通过无线电指令,操控着导弹改变飞行角度攻击目标。
  
      只见那些导弹在地面指令下,小型伺服电机迅速旋转调整,以操控三角翼变动的方式,在高速气流施予叶面的作用力下,及时调整飞行姿态,向着四散的战机高速逼近。攻i战斗机的爬升和俯冲速度不快,而且在这样的规避过程中,飞行动作不易操控变化,只听连续的爆炸声响传来,一枚枚导弹在目标附近爆炸,剧烈的冲击波裹挟着大量杆状预置破片,向四周飞去。
  
      这种杆状预置破片虽然受到空气阻力的影响,飞行距离不是很远,但是在一百五十米的范围内,只要打进飞机的机身内,其威力要比球状破片大许多。于是,其产生的直接效果,便是那些飞机纷纷遭殃,射进飞机内部的杆状破片恣意翻滚着,迅速破坏飞机的内部结构,从蒙皮到骨架,以不规则的形态和形式释放着自己的动能,飞机当场在空中解体,向地面栽落下来。
  
      几乎一个照面,六架无人战斗机已经损毁。
  
      这一过程看起来似乎很久,但实际上不过是眨眼间的事情,很快新一轮六枚导弹又已升空。每一架导弹发射车均控制一枚导弹,扑向各自的目标,随着连续的爆炸声传来,“来犯”的其余六架战机,再次遭遇灭顶之灾。
  
      演习指挥中心内,传来热烈的掌声。
  
      “好啊!有了这种战场大杀器,哪怕在没有空军配合的情况下,我们也有办法遏制敌人的空中打击!若是再加上一定数量的数控火炮,陆军的生存终于有了保障!”顾长风感叹地说完,转过头对丁墨兰道:
  
      “夫人,用这种防空导弹对付木头战机,是不是太过浪费了?一枚防空导弹的造价为十万华元,一架战机的造价仅为几千华元,一比一的损毁率,真的值得吗?”
  
      丁墨兰听到顾长风叫自己夫人,俏脸一红,心里没来由地一阵欣喜。她想了想,没有立即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
  
      “虎头大哥,对于木头造的螺旋桨战机,一比一的损毁率,看起来似乎非常浪费,但若是造价数十倍甚至百倍于此的喷气式战斗机呢?另外,上次在叙府的时候,我和毅哥之间有过讨论,你知道未来除了资源外,有什么东西是最宝贵的吗?”
  
      “最宝贵的?难道是爱情?”
  
      说到这里,连顾长风都觉得不可能,忍不住笑了起来。丁墨兰也不由莞尔,笑完又问起了演习指挥中心里的其它将校,见这些人相互看看都表示不清楚,于是主动给出答案:“是人才!创造这一切的科学家、生产导弹和战机的技术工人、驾驶飞机的飞行员、使用武器的战士......等等等等,都可以归类为人才!
  
      “防空导弹的破坏力,你们都亲眼看到了,十二枚导弹,全部在有效杀伤范围内将战机命中,这意味着敌人驾驶战机的飞行员根本没有办法逃脱。以这种导弹如此高的命中率和巨大的威力,一旦击中,任何飞行员都不可能生存下来!”
  
      说到这里,丁墨兰又问道:“各位将军,你们知道现在***有多少飞行员吗?”
  
      中南方面军情报处长白飞平少将想了想,回答道:“由于三七年在华北遭遇连续空战失败,***上下逐步意识到了飞行员培养的紧迫性和重要性,石原莞尔上台后,拨出专款,新建了二十多所飞行学校,并把大量富有经验的飞行员脱离一线部队,派到飞行学校担任教官。到现在为止,***陆军航空队有大约四千名现役飞行员,海军航空队有三千名航空兵,飞行学校的预备飞行员,数目十倍于此!”
  
      白飞平的回答,让所有人心中一震,顾长风惊讶地说道:“好嘛,狗日的小***,学咱们学得挺快的啊!这么说来,***空军的潜力还是挺大的嘛!”
  
      丁墨兰点了点头:“没错,这个数据是真实的!虽然我们也创办了大量航校,飞行员的数量远在***之上,但若是在战争中飞行员损失太大,也会吃不消。因此,我们就需要尽量保存我们的飞行员,消灭敌人的飞行员。
  
      “大家不妨想想,一架飞机从原料到制作成零件,再到组装成品需要多长时间?依照目前我们南华的战机生产速度,有个三周到四周时间足够了;但是,培养一名优秀的飞行员,需要多长时间?没有一两年、四五百个小时的飞行时间,那些飞行员根本就不算合格!就算是这样,还不包括前期从小学到大学十多年的基础教育时间!
  
      “要知道飞行员可不同于普通的步兵,不是光识字就能驾驶飞机上天的,还需要一定的综合文化素质,掌握高等数学、物理知识以及许多专业飞行技能,才能很好地操纵战机,自由地翱翔在蓝天之上。
  
      “这次演习,地对空导弹的对象是最便宜的攻i战斗机,看起来似乎很亏!但若是加上飞行员呢?另外,大家有没有想过如果来犯的是双发甚至四发轰炸机,情况又会怎样?至少我们的b-4轰炸机,由于严密的装甲防护,寻常的高炮对其威胁不大,没有这种地对空导弹,对付这样的巨无霸,陆军可不好下嘴!”
  
      丁墨兰的话,让大家连连点头,深以为然。顾长风决定等演习结束,立即打报告多争取防空导弹车,以壮大部队的实力。
  
      这时,前方的演习依旧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很快“红方”的坦克部队便突破“蓝方”的防守,占领了纵深阵地。
  
      ......
  
      新京,总参谋部作战室,军事通报会依然在进行,不过现在讨论的对象,已经换成了***。
  
      “一直以来,世人都小看***的战争潜力,以为其小国寡民,战争必不能持久。实际上,***加上侨民,有上亿人口,即便女多男少,以四千万男丁计算,适合当兵的人也超过一千万,若是加上大量殖民地人口,拉起千万人的军队,绝无问题!当然,不是说有人口就能武装起来,还必须得有武器和弹药,进行严格的军事训练,此外还得有大量粮食进行补给。
  
      “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的扩张选择得很巧妙,现在其进攻中国的部队,收缩在山东、华北和东北,这些地区都靠近***本土,补给方便,占用部队数量和军资不多;南方,***占领兰印群岛已经有两年半,期间大量吸引美国人投资,再加上把荷兰、英国、法国投资的工厂企业全盘接受下来,工业潜力很大,尤其是大量油田及炼油厂,为***提供了足够的‘工业血液’,使其自三八年后,已不虞燃油短缺之困!
  
      “北方,***占有了远东和库页岛,其中库页岛是有名的石油产区,年产石油上百万吨,基本上能够满足其本土及中国作战需要。而其从西伯利亚搬运回来的大量矿山开采设备以及工厂的生产线、机械和机床等,极大地提升了东北的工业实力,导致现在东北的工业水平已经超过了***本土!
  
      “东北是个不折不扣的聚宝盆,铁矿石和煤炭资源丰富,***建在东北的钢铁厂,年产钢已经突破四百万吨,生铁六百多万吨,大大地支援了其各个战场,再加上占领东印度后,又将印度大部分的钢铁产能变成了枪支弹药。***钢铁的分配大致如下:***本土产出的钢铁,全力建造船舶,我国东北、兰印群岛和东印度地区的钢铁厂,则主要用于生产陆军的武器装备。”
  
      听了刘卿的汇报,杨杰插话道:“这么说起来,***本土、兰印群岛、东印度以及我国东北地区,是支撑***军国主义的四只脚,未来发起对日作战,我们先一举斩断东印度这条腿,再削去东北那条腿,仅剩下两只脚的***,就会立即倾斜、栽倒?”
  
      刘卿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因此,***正抓紧时间,以期尽快占领澳大利亚,那么即便是东印度和东北丢了,***依靠本土、兰印群岛及澳大利亚,依旧呈三足鼎立之势,不虞倾覆之祸。澳大利亚经过华人集团多年的开发,已成为著名的铁矿石产区,英美资本又建有许多钢铁企业,真正算得上是地大物博,一旦占领,发展潜力无穷,***势在必得。”
  
      黄智问道:“听说日军已经占领西澳大利亚的珀斯城,目前正沿着海岸线的铁路和公路,向纳拉伯平原地区挺进?”
  
      “是的!”
  
      刘卿放下厚厚的资料,来到澳大利亚地图前,手拿指挥棒,详细解说道:
  
      “现在南半球正处于冬季,同时也属于澳大利亚的旱季,可谓天高气爽,极其利于行军打仗。***海军和陆军相互配合,以修筑于海岸线附近的机场为锁链,通过陆基战机,把海军和陆军完美地联系在一起。通过这样相互配合,连克库鲁、珀斯等城,直抵西豪角的奥尔巴尼港。
  
      “珀斯城作为西澳大利亚首府,拥有大量的钢铁企业,***将其占领后收获极大。由于这一地区已经有铁路与南澳大利亚、维多利亚、新兰威尔士等南部诸州连接,同时沿途多是适于居住与耕种的平原及丘陵地带,水源丰富,土地肥沃,形成了一条‘绿色长廊’,极利于大兵团作战。
  
      “***急于求成,先后从本土、兰印、马来亚、缅甸和东印度调动军队,包括许多土著伪军,直接从珀斯及奥尔巴尼港上岸,以锐不可当之势,向东部席卷而去,目前已经成功推进到八大湖区。麦克阿瑟连战连败,为鼓舞军心士气,针对日军的部署调兵遣将,试图打破日军的海陆协同态势。
  
      “上月二十七日,美军出动二十万地面部队,两百多辆坦克,集结四百多架战斗机及二十余艘舰船,与东进的日军发生激烈交火。日军调动了九百多架零式、仿bf109的中岛一式战斗机以及大量俯冲轰炸机、鱼雷机,同时配以联合舰队之第一、第二战列舰队和第二航母编队应战。
  
      “海战在西群岛与勒阿什群岛以南海域爆发,美国海军寡不敌众,共有十一艘战舰沉没,其余战舰不支溃逃,***海军不慌不忙,并未发起追击。美国空军战机折损大半后,也撤出战斗。陆上的战斗,持续了两天两夜,日军在优势的空军帮助下,全歼了美军的坦克和装甲部队。二十九日,美军的攻势终于被日军击退,随后日军一个反击,占领了美军丢弃的阵地。
  
      “若非八大湖区地形复杂,气候变幻莫测,经常有大雾天气出现,估计日军已经突破该线防守!现在麦克阿瑟非常惊慌,一方面命令前线部队拼死抵抗,一方面在艾尔半岛构筑新的防线!此外,澳大利亚政府动员民众,在弗林德斯岭及格雷领构筑巩固永固工事,以保护新南威尔士、维多利亚等东南精华地区的安全。”
  
      “这么说起来,***已经看到胜利的曙光,其太平洋战略绝对不会半途而废了?”胡家林若有所思地问道。
  
      “理应如此!”
  
      安毅主动回答了这个问题:“从目前的情况看,***大本营拿下澳大利亚的态度无比坚决!由于美国制定的‘先欧后亚’的政策,澳大利亚境内兵力严重不足,就在昨天,美国总统罗斯福已经再次向我致电,希望我们南华能提前发起对日军的反击,被我以目前军队正在进行调整为借口推脱了!
  
      “根据留在华盛顿,处理文物归国事宜的吴庭艳外长的电报,罗斯福退而求其次,与南京政府派驻美国的宋子文外长进行洽谈,在答应提供两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后,蒋委员长已经开始着手调集部队展开反击作战!预计,中原战事将在七月中旬或者下旬展开,我已向蒋委员长致电询问是否需要提供帮助,但至今未得到答复!
  
      “此外,印度洋战场,美国大西洋舰队主力日前已经抵达南大西洋海域,同时大量运兵船出现在了南非、巴苏陀兰及斯威士兰等地港口,相信要不了多久,盟军对日军占据的马达加斯加将进行登陆作战!日军在马达加斯加部署有两个本土师团、四个独立步兵旅团以及十六个日印师团、两个兰印师团,加上其司令官中村孝太郎大将作战经验丰富,想必会是一番苦战......”
  
      就在所有人回味安毅提供的消息,揣测美军的下一步战略时,安毅的机要秘书安卓走进了会议室,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远东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主席兼中央总***柳申科夫要求与安毅会面,地点不限,希望尽快得到回复。
  
      ~~~~~~~~~
  
      ***:抱歉!六点来电,马上就开始码字,确实已经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