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 > 第1066章 段晓晓的回忆 二

第1066章 段晓晓的回忆 二

我本来以为月灵现身之后的第一件事情肯定是帮助蓝鸟公司的人,毕竟她那时候还是在受陈烈控制的,可我却惊奇地看到她不仅没有任何帮助的意图,反倒还趁着那几个蓝鸟公司人员不注意的时候从他们背后发动了WwW..lā
  
  当然,月灵的偷袭手段相比她后来在岛上展示出的高超杀人技巧而言还是要差了一些,这个时候的月灵手法似乎还比较生疏,以至于那几个蓝鸟公司的人还有时间做出些许反应。
  
  过道上瞬间乱作一团,月灵由于具备先发制人的优势,所以有两个蓝鸟公司的员工第一时间被刺中后心倒在地上抽搐起来,但是另外几个人却已经开始对月灵反击了。
  
  月灵看上去居然还有几分怯战的样子,但这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因为下一刻,月灵的手上就爆发出了一团灵能,把那几个蓝鸟公司的人狠狠砸倒在地,接着便被月灵一个个刺破了喉咙。
  
  看来这个时候的月灵就已经具备了初步的灵能攻击能力,她在岛上的时候一直都在刻意隐瞒这一点。
  
  而且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有关灵能的叙述,肯定也在她的后半本日记中有所体现。
  
  同样被灵能打中的自然还有段晓晓,不过段晓晓只是被砸晕了过去,却并没有被月灵杀死。
  
  这自然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因此我心里并没有丝毫的担心,只是静静地看着月灵的一举一动。
  
  她将段晓晓的身体缓缓扶了起来,然后试着按压了一下她的胸口,又探了探段晓晓的鼻息,明显是在确定她的生命迹象。
  
  这期间月灵的眼睛一直在闪烁明亮的蓝光,接着就见月灵从怀里掏出来一支细长的注射器,在段晓晓的胳膊上来了一针。
  
  这应该是类似于蛊虫病毒催化剂的东西,因为这个时期的段晓晓明显已经被列为蓝鸟公司重点监视人员的名单上了,这就意味着她体内已经是具备蛊虫病毒的基本东西了,月灵注射的这一针不可能是蛊虫病毒,一来是这种病毒的植入不会这么简单,二来也是因为我刚才所说的原因。
  
  再联系上透明针头里的溶液样式,我才得出了催化剂的结论。
  
  感觉月灵是想在这时期让段晓晓的身体提前出现体质的增长,不过据我所知,这种情况肯定没有出现,因为在岛上的第一批实验体之中,除了我之外,并没有任何的人在前期出现体质改变。
  
  在月灵将注射器扎完之后,我看到段晓晓的身体突然抽搐了一下,然后竟然口吐白沫了。
  
  月灵见状没有丝毫的慌张,感觉她对段晓晓的死活毫不关心一样。
  
  月灵就这样冷冷地看着段晓晓的身子从剧烈抽搐到后来的自然停滞,等一切结束之后,段晓晓的口鼻之中便开始有白色的雾气泄露出来了……
  
  我擦……
  
  这是寒气!
  
  没想到……
  
  在这个时候段晓晓体内竟然就已经有寒气了?
  
  难道是因为刚才月灵注射的那些不明液体?
  
  不对……
  
  不对!
  
  因为月灵的表情已经可以说明问题了,现在的月灵虽然看起来还是很淡定的样子,但她的眼底中已经带有一丝的意外和奇怪表情了,她的头甚至都不由自主地歪了起来。
  
  接着我就看到月灵好奇地伸手触碰了一下那些泄露出来的寒气,然后又像是触电一般猛然把手缩了回去。
  
  月灵在原地静坐了一阵子,这时我听到其他的脚步声开始朝这里接近了过来,其中还夹杂着段龙的大吼大叫声。
  
  “晓晓!晓晓你在哪里!”
  
  这是段龙从上层甲板找下来了。
  
  月灵听到这声音之后,脸上居然露出了一抹奇诡的笑容,接着就见她轻轻起身,将段晓晓的身子慢慢平放在地上,然后自己侧身退入到身后的客舱内消失了。
  
  后边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至少在回忆场景里的内容不多,只有段龙赶来后把段晓晓抱起来带走的画面。
  
  再然后……
  
  这一段回忆便结束了。
  
  幕布上的所有画面都消失一空,只留下了一层“云雾缭绕”的寒气在上边盘旋。
  
  我此时也坐了起来,正好看到段晓晓正大睁着双眼定定看着我。
  
  “没了吗?”我皱着眉问道。
  
  “还有,先别急。”段晓晓微微吐了口气,似乎刚才的回忆给她带来了一些不大不小的负担一样。
  
  “我其实没看明白。”我皱着眉如实说道:“是月灵那个时候在你身上做了手脚对吗?”
  
  段晓晓先是点了点头,后来却摇了摇头说道:“我现在体内的寒气并不是因为那时的原因。”
  
  “你确定?”我有些不太相信地问道:“你那个时候可是晕倒了。”
  
  “虽然我晕倒了,但是当时的情形我依然可以回忆起来。”段晓晓自信满满地说道。
  
  “啊?”我更加惊奇了:“既然你都晕倒了……你怎么能知道发生过什么?或者是感受过什么?”
  
  “很简单啊。”段晓晓又一次笑了起来:“如果我没有感觉,那么这次的回忆也就不会出现了。”
  
  ……
  
  这个理由非常的充分,因为和清明梦的原理其实是一模一样的,这里边有一层无法反驳的因果逻辑关系,没有前者,后者也不存在,后者的出现,也恰恰证明了前者的真实性。
  
  “那月灵给你注射了蛊虫病毒催化剂之后,你有什么感觉吗?”我继续问道。
  
  段晓晓摇了摇头:“什么反应都没有。”
  
  我寻思着这应该是段晓晓从一开始就不是蛊虫病毒类型的强灵能体质,所以即便按照程序来进行,也无法达成哪怕一丝一毫的预期效果。
  
  段晓晓之所以被列为名单上的一员,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段晓晓身上的寒气被人误解成了灵能,这一点是很有可能的,毕竟她身上的寒气我也是亲眼见过的,不加以仔细辨别和丰富的经验积累的话,恐怕很难分辨出二者的区别。
  
  而另外一种就是有人特意把段晓晓的能量和灵能混为一谈,故意让她加入荒岛这场混乱之争中,而这个人的真实目的是什么我也无从知晓。
  
  我把这两点疑惑和段晓晓说了一遍,段晓晓没有赞同也没有反对,而是直接起身走到了我面前。
  
  她再次拉住了我的双手,很快我就感觉到一股凉意从我心底滋生而出,同时那幕布上也开始第二次出现了画面。
  
  不过已经不是在那艘出事的邮轮之上了。
  
  这次的画面来到了岛上。
  
  看天色的话,明显是夜间十分,黑洞洞的丛林之中,有几个蓝鸟公司的人正在篝火边上烧烤着食物。
  
  我虽然不清楚这个具体的时间点是什么时候,但我却很确信这肯定是在我们的邮轮失事后的事情,因为这些回忆都是段晓晓带来的,她如果不出事落到这岛上,也必然不会有这些回忆的画面。
  
  而说到段晓晓的回忆……那现在这个场景里也应该有段晓晓才对。
  
  她在哪里呢?
  
  我很快就找到了……
  
  段晓晓就在这些吃烧烤的人背后的丛林之中,不过她现在并不是处在清醒状态下的,但也不像睡眠,而更像是昏迷。
  
  月灵也在……
  
  事实上,段晓晓此时就是被月灵抱着的。
  
  仔细看段晓晓的话,能看出她身上的衣服很脏乱,头发上甚至还能看到一丝丝的血迹。
  
  这就表明段晓晓之前肯定经历了某种严重骚乱,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岛上的时间线,发现只有一个时间段符合这个可能性。
  
  那就是岛屿的中前期,我们和段龙营地分开在岛屿两个相距甚远的位置时,当时他们的营地就曾经遭受过从蓝鸟公司派出的袭击人员的攻击,后来他们还被抓到了岛屿中部的主实验基地里,如果不是我
  
  们全力相救,他们当时的下场恐怕会更惨。
  
  而这个时期,我对于那些被抓的人的行踪是完全不知情的,但是有一点却有疑问。
  
  那个时候的月灵可是一直和我处在一个阵营的,所以这肯定是一个月灵不在我们眼皮底下的时间段。
  
  这个时间跨度的范围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如果再能够结合一下更多的回忆信息,说不定也能确定下来。
  
  月灵开始抱着段晓晓朝那几个吃烧烤的蓝鸟公司成员靠近起来,这几个人并没有意识到月灵的到来,一直到月灵开始发出一种诡异的哼唱声时,他们才集体回头朝月灵看了过去。
  
  “咿呀……咿咿呀呀……”
  
  这声音听起来跟她之前呼唤比丘鸟时候的动静大同小异,但是仔细聆听的话,还是能够听出显著的差别。
  
  月灵的这些声调并不是单纯的无意思重复词汇,这就说明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并非是蛊咒。
  
  可是……
  
  这声音却依然起到了某种类似于蛊咒的效果,因为随着声音哼唱的进行,段晓晓的身子也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随着段晓晓的身体颤抖,她的肚皮上也略微鼓起来了一些。
  
  是那只已经被哥猜拽出来的蛊虫,之所以如此确定,是因为肚皮鼓起的形状我已经十分熟悉了,绝对不会记错。
  
  这蛊虫依然是一副迫切想要逃离段晓晓身体的状态,随着月灵歌唱声音的急促,那蛊虫的挣扎幅度也更加猛烈起来。
  
  就在这时,段晓晓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睛里正在放射着一种极其明亮的蓝光,正是蛊虫病毒带来的光线,不过这蓝光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居然是一种银白色的光芒。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感觉和蓝光有几分神似,可是却显得更为具有侵略性,更有锋芒一些。
  
  莫非……
  
  这是寒气带给她的瞳孔反应吗?
  
  那几个蓝鸟公司明显没有料到月灵的到来,更没有料到月灵还会带着一个这样诡异的小女孩儿出现于此,此时他们也顾不上烧烤架了,就这样急匆匆拔出武器站立起来,对着月灵的方向吼道:“你是什么人!”
  
  ……
  
  靠……
  
  他们几个居然不认识月灵。
  
  不过仔细想想的话似乎也不是很奇怪,毕竟那个时候的岛上,还是分布潜藏着数量相当多的蓝鸟公司成员的,而且他们彼此间也是有很多人不认识的,月灵一个只受陈烈秘密监控的女子,应该也不会有太多的人了解真实情况。
  
  这几个蓝鸟公司的人连续问了几句都不见月灵答话,段晓晓则更不必说,她现在不仅眼里有银光显露,就连口鼻耳中都开始有这种光线外泄了,我甚至都有点怀疑这是否就是寒气的表现。
  
  月灵在原地定立了一会儿,接着便突然毫无征兆地朝那几个蓝鸟公司的人猛冲了上去。
  
  那些蓝鸟公司的人见状自然是第一时间拔枪反击,不过不仅月灵自身的速度奇快,就连段晓晓也像脚下装了火箭靴一样直奔着那些蓝鸟公司的人而去。
  
  再然后……我就听到幕布中传来一阵尖锐的吼叫声,是段晓晓发出的尖叫,无数道寒气光芒从段晓晓体内喷涌而出,这些寒气像利刃一样穿梭于那些蓝鸟公司的成员身体内外,但却并没有将他们直接割裂身体杀死,而是像绳索一样把他们全部缠绕住了。
  
  同时段晓晓眼里的银光又朝外喷涌了不少,我发现她每次施放寒气的时候,这种喷涌的幅度都会出现一次叠高。
  
  连续几次过后,那些发射出来的寒气便彻底将那些蓝鸟公司的人变成了活“粽子”,他们现在就算想跑都没办法了,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段晓晓,看着月灵,尽量用仅存的意志来做出求饶的动作。
  
  但我很清楚……
  
  月灵并不是一个会饶恕别人的人。
  
  果然,接着我就看到月灵缓缓走到了那些蓝鸟公司成员身边,开始将手一点点靠近了他们的头部……
  
  月灵像摸西瓜一样挨个儿摸了过去……等摸到最后一个人的头部时,我才惊奇地发现这个蓝鸟公司的人竟然是个女人!
  
  等等!
  
  我认识这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