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化红尘 > 第七百零六章 出奇制胜

第七百零六章 出奇制胜

    程浩风是世间修真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孔雀王更是无数修行者只能仰望的传奇,他们要比斗武技,当然不是说打就打,更不会出手就互相抱头、绊脚。
  
      待得列御风令人用木板搭起高台,圈出场地后,他们才真正开打。
  
      因是难得一见的高手过招,王宫内只要得闲的人都来围观,本不愿出门的胡仙仙也被杜婉芷拉了来。
  
      胡仙仙刻意不去看程浩风,就先打量孔雀王。孔雀王长得与扎措有六七分相似,但是孔雀王五官显得更精致立体,眸子深蓝接近于蓝紫色了。
  
      孔雀王的子孙无数,胡仙仙只见过冷秋朗、扎措和多吉喀勒。若是这四个人站在一处,属于扎措传下的后辈子孙多吉喀勒反而显得最老,是个中年大汉,另三个倒像是少年三兄弟。
  
      修行者能从血脉气息分辨出谁是子、谁是父、谁是隔了多代的子孙,但只从皮相来看,若是孙子的孙子比老子的老子还显得年纪大,真挺尴尬。
  
      所以,胡仙仙认为修炼有成的人要么该不成亲生子,要么就和自己修为类似的人一起只生嫡系子孙。都是修为很高的话,差辈份的人总还是有区别的。
  
      比如孔雀王和冷秋朗、扎措比起来终究要显得老成些,说是父子也不会觉得怪异。
  
      台上双方还未真正动手,胡仙仙脑海中呆站着,脑海中就冒出许多杂念。因这些杂念,她看着扎措更生厌恶。多吉喀勒算起来该是扎措的第十几代孙了吧?不说自己喜不喜欢扎措,单想想一个四十几岁的番邦大汉叫自己“祖奶奶”,她心里就一阵恶寒。
  
      为方便比武,孔雀王取下塔形金冠,只以绞入金丝的细绳束住微卷长发;也没穿满绣日月图案的白锦袍,只穿纯白短衫、纯白灯笼裤。
  
      如此打扮的他少了威严庄重之感,真是一个丰神俊朗的风流少年,由此引得围观女子多数都看向他。
  
      孔雀王所属邦国是娭姥邦,也在中原人统称的茫茫蛮山之中,这“娭姥”二字是当地土语的音译,本意是“富饶温暖的山中坝子”,但以讹传讹成了“美妇遍地没有男子的邦国。”
  
      中原一般民众为何会以为娭姥邦没有男子呢?皆因邦中男子多数白净俊秀,而民间又谣传孔雀王可男可女,就误以为此邦的人可以自变男女、无夫妇而自生养。
  
      说来也奇了,蛮山地界诸邦国,靠近天竺的人多数生得高大威猛但是肤黑皮粗,而靠近中原西南方的人虽是肤白貌美但又多数矮小,只有在中段的娭姥邦,男女皆生得身材高挑、肌肤白嫩。
  
      胡仙仙暗想,这可能是因孔雀王本不是蛮山地界的人,从他眸色来看,先祖该属狄人,可能是狄人男子和蛮山孔雀女妖的后代。
  
      在创立娭姥邦几十年后,孔雀王就传位给其中一个儿子,自己专心修炼并游访天下。他虽不理国政,但若要做出什么决定,邦中无人敢反对。
  
      胡仙仙看着孔雀王,想着他在人间富贵已极,在佛门有尊崇地位,论法术少有人能敌,可为何还是难放下贪、嗔、痴呢?
  
      孔雀王潇洒迈步走到木台中央,右手轻旋,他的法器元空翎就从真正翎毛变做寒铁刺翎。
  
      元空翎与冷秋朗的艳光翎类似,但翎眼处不是青蓝泛紫的斑纹,而是亮紫色翎眼当中又有个明黄小点。
  
      华丽翎毛轻挥时,更显得孔雀王容颜俊美,而翎毛乍变寒铁刺翎时又增他威仪。一个英俊且强大的男子是很容易俘获女子芳心的,所以孔雀王一亮相就引得围观女子惊喜赞叹。
  
      对此场景,程浩风微觉不悦,他们是比武不是唱戏。若不是列御风说此次比武关乎几邦几国的形象,他是要直接和孔雀王对打,不同意众人围观的。
  
      程浩风本来装束简单,只是脱去外披纱袍,将道袍前裾半撩起扎在腰带中,就提剑上台。他在台中央等了好一会儿,孔雀王才过来。
  
      等台下那些惊呼欢叫声略低,他们才彼此行礼,准备出招。
  
      出招之时,程浩风眼角余光扫到胡仙仙也来了,并且胡仙仙的目光也同大多数女子一般凝注于孔雀王脸上,心里陡起醋意。
  
      虽是心有怨愤,程浩风头脑仍还冷静,眼见孔雀王挥动元空翎,翎尖直取自己膻中穴,他心知这是孔雀王想来个一招制敌,好让自己颜面尽失。
  
      他本可以用剑格挡,但他偏偏后仰身体以铁板桥姿势闪避。
  
      这般闪避只能躲开最初一击,对手只要进招再攻他小腹,他无论如何都避不开了!
  
      列御风和秦沐风焦急对望一眼,都想不通这三师兄到底在搞什么?是故意要输得难看些,让孔雀王赢得高兴,以此讨好孔雀王,求孔雀王教训他儿子扎措?他们了解程浩风,他绝不可能故意示弱向谁献媚啊。
  
      而程浩风本人正想着的是,你们不是喜欢看花美男孔雀王吗?那好,就让打斗的时间延长一点,让你们看个够!
  
      不出所料,孔雀王果然紧接着再攻程浩风小腹,他脸上已现出得意笑纹,仿佛此招已击实。
  
      元空翎翎尖往程浩风气海暗运劲,若中此招,程浩风气海必然受伤。虽因没用灵气,应该不至于功力尽废,但功力倒退是不可避免的了。
  
      程浩风接第一招时的怪异之举,令所有人都大感疑惑,他们不由担心地看向他,胡仙仙更是担忧万分。
  
      然而,他们目光聚向程浩风后,并没有看到他受伤痛呼的一幕。因为就在许多修为低的围观者都没看清动作之时,程浩风已经快速侧身一滚,避开元空翎。
  
      快得让人疑心他用了灵气,但众多修为很高的人在场,能证实他没用灵气。
  
      他能那般快,是在往后仰身体之时就蓄足了力,早算到孔雀王要再攻他小腹处,在孔雀王进招的同时,他已经连贯起侧身滚地的动作,因是一气呵成所做,才这般快。
  
      众人都呼出一口气,暗想着程浩风的滚地动作虽难看,但总算躲过一劫。
  
      连续两招进攻没能制住程浩风,孔雀王有些急躁起来,凭着居高临下的优势,他弓步往前斜倾,抖腕急送翎尖扎向程浩风左眼!
  
      程浩风仍是滚倒在地的姿势,只斜伸右腿微弓着稳住身形,就左手举剑架住元空翎。
  
      这个姿势难发力,很容易被对手加力往下压,会压得动弹不了。
  
      程浩风屡用怪招,胡仙仙看得惊疑不安,真不懂他为何这般做,是故意弄新奇招数想引人注目?可这两人比斗无形中代表了国家,要是程浩风输得太惨,会有损法朝威名的!
  
      胡仙仙心提到嗓子眼儿了,却见程浩风埋低头,让翎尖堪堪从眼角擦过,在孔雀王微挪元空翎想继续扎他眼睛时,他趁孔雀王此招未用实,剑锋顺着元空翎猛往下一滑!
  
      墨冰剑和元空翎相触猛滑,爆出“嗞”的一声刺耳破音,溅出炫亮金黄火花!
  
      元空翎受突如其来的一震,震得孔雀王不由持握变松了,程浩风再反手一拨,将元空翎拨离自己眼前。
  
      “吼!”
  
      程浩风忽然龙吟般暴喝一声,一直斜伸的右腿猛弹跃起,而左腿蜷曲,如飞鹤展翅时单腿斜纵一般,带着前冲之势挥剑削向孔雀王血海穴!
  
      “叮”的一声金属撞击脆响,元空翎挡开了墨冰剑。
  
      孔雀王神情凝重了几分,借着居高临下的优势,腾身横起再攻程浩风咽喉。
  
      程浩风却没有变换身形,借着本来前冲的力道,劈叉稳住身形的同时,墨冰剑刺向了孔雀王承山穴。
  
      若是被程浩风所伤,必将会颜面无存,孔雀王不得不拔高身形闪避,再回拨元空翎格挡墨冰剑。
  
      身在半空难用力,孔雀王只得落回台上,全神贯注与程浩风较力。
  
      毕竟,程浩风举剑往上的姿势会比他握翎往下的姿势更费力些,可以耗得程浩风体力不支再用进攻招数。
  
      程浩风左手全力抵抗,右手按着台板一撑,双腿借力收拢,孔雀王知道他想站起来,连忙撤开和墨冰剑较力的元空翎,朝程浩风肩井穴刺去。
  
      程浩风没有继续起身,而是倒身往后一溜,再右腿轻旋,足尖踢向孔雀王肘部,使得元空翎刺偏。
  
      待得孔雀王回手要再刺他足踝时,程浩风左臂一点一按,将墨冰剑扎进木台借力,已是跃身站稳!
  
      墨冰剑去势沉猛,当程浩风从木台抽剑而出时,扯得木屑翻飞,台上塌出一个大洞。
  
      连番奇诡招数,孔雀王开始来不及反应了,在他思维略滞了滞的那个瞬间,程浩风抬腕横剑抹向他咽喉。
  
      至此,孔雀王从主动进攻变成了被动防守,他招架得越来吃力,而程浩风攻势越来越猛。
  
      可偏偏,程浩风又总要在最后给他留点儿自保余地,如此让他处于落败的境地,却又败得不那么彻底。
  
      孔雀王可清楚程浩风不是让着他,而是存了戏耍的心态在和他缠斗。他额上已渗出薄汗,再难保持潇洒风度了,而程浩风眼中的嘲谑之意甚浓,真让他羞恼万分。
  
      两人此时各自的状态已很明显,围观者当中的男子都兴奋地为程浩风拍手叫好,而女子们看他的眼神也多了几分热烈。
  
      他样貌不如孔雀王俊美,甚至晃眼看来像平平无奇的穷书生,若不是剑眉星目添了英武之气,沉静淡然的神情添了出尘气质,真普通得丢在人堆里再也找不出来。
  
      可在他频频挥剑时,身姿灵活如蛟龙蜿蜒,眉宇间蕴着雷霆气势,让人不自觉地生出或崇敬或倾慕的心思。
  
      程浩风滚地躲避的招数来于他让泥蛋儿、马烁、高壮壮他们训练乡勇时,偶然见到不会武术的高壮壮那么做而打败了一个武功不错的人,就记下并琢磨出更简便易行且威力更大的方法。
  
      提出和孔雀王不用灵气比武时,他就做好了应对准备。当年他自己曾嫌俗世打架斗殴的方法粗鲁,而没有认真学武技,接连遭难几番失去灵气后才开始认真研习。
  
      因这孔雀王多年来已经习惯依赖灵气,所学武技又多是按套路过招,自己用只求制敌不管套路的办法,必能出奇制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