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九龙圣祖 > 一千六百五十七 现在就过来领死吧!

一千六百五十七 现在就过来领死吧!


  “长辈说话,哪有你这个废物插口的份儿?”
  
  王子朗的话音刚刚落下,王应龙凌厉而蕴含嘲讽的目光就投射了过来,而且口中说出的话,也充斥着一抹不屑和厌恶。
  
  王应龙自己无子无女,对于生有三子的大哥,一直心怀嫉妒,而当时王子朗被诊断出先天绝脉的时候,他一度觉得心头颇为爽快。
  
  后来更是王应龙一力促成了王子朗被逐出家族这件事,心中的嫉妒之心,让得他根本就没有丝毫在意这丝叔侄之间的血脉亲情。
  
  而一个以前一直唯唯喏喏连话都不敢多说的废物,现在竟然都敢和自己顶嘴了,王应龙这一气真是非同小可。
  
  要不是顾忌那边有着凌云境中期的王应麒在,说不定王应龙都会直接上前去抽王子朗几个大嘴巴子,让其知道知道什么叫尊卑有序。
  
  “王应龙,我儿子现在已经不是废物了,倒是你,擅自勾结外人想要谋夺家族之位,我们王家的家事,才轮不到你来管吧?”
  
  早已经对王应龙失望透顶的王应麒,这个时候来了强援,也不必再委曲求全了,这几句话一来是表明王子朗先天绝脉已解,二来也以王家家主之尊,宣判了王应龙的叛族之罪。
  
  “大哥,难道你真的以为单凭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就能力挽狂澜不成?”
  
  王应龙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异色,不过旋即隐藏而下,其口中说出此话的时候,便将目光转到了那个粗衣少年的身上。
  
  “小子,给你三息的时间,滚出王家,否则莫怪本家主手下无情!”
  
  作为凌云境初期的强者,王应龙自有属于上位者的威严,哪怕是云笑刚刚连杀两个浮生境修者,也没有让他感到半点的顾忌。
  
  至少王应龙有着自信,要击杀鲁连玉或是那鲁家长老这样的浮生境修者,自己也能轻松做到,这就是凌云境和浮生境之间的差距。
  
  “哼,你这个叛族之人,又算是什么家主了?”
  
  听得王应龙的自称,王子朗不由冷哼一声,不过这样的话语,明显不会对前者造成丝毫影响,他只是愣愣地盯着那个粗衣少年。
  
  “不用三息了,你现在就过来领死吧!”
  
  云笑又岂会将一个凌云境初期的家伙放在眼里,在王应龙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他便是冷声接口,当即将这个王家二家主生生激怒了。
  
  “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对强者的敬畏之心!”
  
  当云笑听到这句话从王应龙口中发出的时候,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真按脉气修为来评判的话,自己应该才是那个要让人敬畏的强者吧?
  
  只可惜云笑的真正脉气修为,场中没有任何一人能感应出来,这也是王应龙心底无穷信心的来源,也注定了他接来的凄惨结局。
  
  “这一下,那小子应该不会再闹出什么妖蛾子了吧?”
  
  原本准备出手替自己儿子报仇的鲁贵雄,见得被王应龙抢了先,倒是很沉得住气,同时心中升腾起来么一抹信心。
  
  说实话鲁贵雄心中虽然愤怒,但是刚才云笑的表现,还是将他给惊着了,如此年纪就能将脉气修为修炼到这样的地步,实在是可畏可怖。
  
  有那么一瞬间,鲁贵雄都有些怀疑云笑是不是来自哪个大宗门大家族,毕竟像鱼龙城这样的偏远城池,是培养不出这般妖孽的。
  
  能一击击杀浮生境后期的鲁家长老,说明这粗衣少年至少也有浮生境巅峰的实力,甚至是半步凌云境也不是没有可能。
  
  鲁贵雄这一想就想得有些多了,不过既然和对方有了杀子之仇,那无论那粗衣小子来自何处,今日都一定走不出这王家大殿。
  
  在鲁贵雄心中思绪纷飞的当口,那边的王应龙已经是脉气狂涌,紧接着一柄脉气巨剑便是在他身前成形,看来他是想用脉气碾压了。
  
  见状云笑的脸色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变化,见得他依旧是轻抬手臂,如此动作,让得不少人都是脸色微凛。
  
  因为先前的那位鲁家长老,也是在云笑这样的抬手之后,被一抹炽热之气轰中,从而焚烧成一堆灰烬的。
  
  在这些围观两家长老们的心中,这个小子恐怕是想要故伎重施,只是当那种诡异的手段显于人前之后,再想收到效果,无疑是有些困难了。
  
  “又想来那一招吗?果然是个只有三板斧的臭小子!”
  
  就连王应龙心中也是这般作想,其心下戒备,口中却是冷笑一声,然后他脉气灌注入身前巨剑之中,让得那巨剑的气息,越来越是浓郁强悍。
  
  甚至王应龙都认为云笑先前能击杀浮生境后期的鲁家长老,也仅仅是因为手段诡异和出其不意罢了,其真正的实力,未必真有浮生境巅峰。
  
  想到这里,王应龙都有些后悔自己太高看那小子了,竟然在第一次对战的时候,就拿出自己的强力手段,这可真是不值啊。
  
  唰!
  
  哪知道就在两家长老和王应龙,都自以为意识到一个事实的时候,那个少年抬起的手臂,却没有和刚才一样祭出一抹炽热气息,而是同样运转脉气,在身前形成了一柄脉气长剑。
  
  只不过云笑身前成形的这柄脉气长剑,比起王应龙的脉气长剑来,无论是体积大小还是其中蕴含的气息,都显得要微弱许多。
  
  表面看起来,两者之间没有丝毫的可比性,但只有云笑才知道,自己这久不动用的剑形脉技,实则品阶不俗,只是因为气息内敛,才让人感应不出其真正的气息罢了。
  
  嗖!嗖!
  
  不成比例的两柄脉气之剑,最终在同一刻成形,也被二人同时祭炼而出,朝着两者之间的空间疾飞而去,划破长空,声势惊人。
  
  当然,声势更为惊人的,自然要属王应龙的那一柄脉气巨剑了,反观云笑的那一柄脉气之剑,显得有些平平无奇,好似没有半点威力。
  
  “黔驴技穷了吧!”
  
  看到这一幕,鲁家族人们都是脸现冷笑,那些忠于王应龙的王家族人更是口出讥讽之声,似乎能够预料到接下来的结局。
  
  嚓!
  
  然而就在下一刻,当那两柄不成比例的脉气之剑,剑尖刚刚抵在一起的时候,发生的一幕,就让众人的眼珠子都差点直接掉到了地上。
  
  因为那柄看起来威势惊人的脉气巨剑,由一名凌云境初期强者施展的强横脉技,竟然连一瞬都没有坚持过去,就被云笑的脉气之剑穿身而过。
  
  小小的脉气之剑,在脉气巨剑的剑腹之中疾驰,都能让外间之人看得清清楚楚,王应龙达到凌云境初期的脉气,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这到底怎么回事?”
  
  就此刻云笑的脉气之剑,还在王应龙脉气巨剑之中穿梭,但诸多围观两家长老们,尽都能感应出到底是谁更占上风。
  
  甚至两者这一次的脉技交击,根本没有丝毫的可比性,几乎是摧枯拉朽之势,云笑的脉气就占得了绝对的上风。
  
  “不好!”
  
  相对于旁观众人,作为当事人的王应龙,无疑感应得更加清楚,他想要控制自己的脉巨剑抗衡一番,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做不到这一点。
  
  那由云笑祭出的脉气之剑,就仿佛蕴含着一种特殊而神秘的力量,更有着一种极强的穿透力,让得他的脉技,完全就不受自己的控制,只能是被动接受。
  
  嚓!
  
  约莫数息时间过后,又一道轻响声传出,原来是云笑的脉气之剑,已经在王应龙的脉气巨剑之中走到了尽头。
  
  只见光芒闪烁之间,一柄脉气之剑从巨剑的剑柄处一钻而出,在那巨剑因此消散而开的同时,它身上的气息,似乎没有半点的消耗。
  
  “该死!”
  
  眼见那刺穿自己脉气巨剑的剑尖,竟然在朝着自己本体快速袭来的时候,王应龙就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狠狠一跳,脸色也是变得极为难看。
  
  “霸王盾!”
  
  知道自己速度再快,也快不过脉气之剑的王应龙,这一刻当机立断,听得他发出一道低沉的喝声,紧接着在他的小腹之处,就出现了一面暗黄色的小盾,显得防御力惊人。
  
  很明显,这面暗黄色的脉气之盾,乃是由王应龙凌云境初期的脉气凝结而成,不过看到他的动作,诸如王应麒还有王氏兄弟几人,都不由脸现冷笑。
  
  看刚才云笑施展的脉气之剑,摧枯拉朽刺穿王应龙脉气巨剑的威势,这霸王盾的防御力虽强,但也并不一定能挡得住云笑脉气之剑的一刺。
  
  作为当事人的王应龙,似乎也在顷刻之间发现了这个事实,见得他眼眸之中闪过一丝精光,那隐于盾后的右手,隐晦地在腰间抹了一下。
  
  在王应龙这些动作做完之后,云笑祭出的脉气之剑,那剑尖终于是刺到了霸王盾的盾面之上,发出一道轻响之声。
  
  嚓!
  
  只是在轻响声过后,看似防御力惊人的霸王盾,和刚才的脉气巨剑也没有什么区别,仅仅是一个呼吸之间,剑尖便已经没入了盾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