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医路风云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去你大爷的领导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去你大爷的领导

凌晨三点的时候楚天羽睡得正香,但却被手机吵醒,楚天羽睁开眼拿过手机一看是科里打来的,立刻就知道有事,没事值班医生可不会大半夜给楚天羽打电话,折腾主任的后果可是会很严重的。
  
  楚天羽接听后,值班医生为难的声音就传来:“那个主任,那个……这个……”
  
  楚天羽坐起来道:“怎么了?有事说!”
  
  值班医生满脸苦笑的道:“主任那个张秀峰的痔静脉又破了,家属说您必须得来。”
  
  楚天羽立刻是一皱眉道:“除了我,那个袁思思还让你叫谁了?”
  
  值班医生叹口气道;“李院长,方老、赵老,还有唐悠悠。”
  
  楚天羽此时很想骂娘,就一个痔静脉破了止血,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的喊去这么多人吗?这不是扯淡吗?
  
  楚天羽本不想去,但一想,自己还是去一趟吧,不能在让这女人折腾下去了,自己年轻到是没什么,可方老跟赵老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白天还要带年轻人上手术,大半夜的还要去候着,这身体怎么能吃得消?
  
  想到这楚天羽道:“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楚天羽放下电话皱着眉头鼻子里喷出一口气,站起来穿上衣服往外走,一开门,正好唐悠悠也出来了,倆人先是一愣,唐悠悠立刻抱怨道;“楚天羽你是主任,你管不管啊?袁思思这死女人要老是这么折腾下去,谁受得了?”
  
  楚天羽走过去道:“知道了,过去看看在说。”
  
  两个人一路来到医院,这一路上唐悠悠是哈欠连天,负责体检这十天可是把她累得够呛,这大半夜还要去医院,更是让她感觉疲惫不堪。
  
  很快楚天羽跟唐悠悠就到了张秀峰的病房里,李长青、方老、赵老都到了,李长青心里也不满,但脸上没表现出来,而方老跟赵老则是满脸疲惫之色。
  
  楚天羽跟唐悠悠一到,袁思思就没好气的道:“你们是死人吗?怎么这么慢?我告诉你要是我家秀峰出什么事,我饶不了你们。”
  
  楚天羽的耐心是有限的,尤其是对袁思思这种颐指气使的官太太,耐心更是有限,一听她这话楚天羽的耐心顷刻间消失得干干净净,很不客气的道:“止血你想让谁来做?”
  
  袁思思伸出手一指李长青道:“自然是让李院长来,你们我可不放心。”
  
  楚天羽冷冷一笑道:“不放心你喊我们来干嘛?在这候着?你把我们当什么了?当成你们家的奴才了?”
  
  袁思思没想到楚天羽这小王八蛋敢顶撞他,立刻急道:“你怎么说话那?你会说人话吗?你父母是怎么教育你的?你就这么跟领导说话?”
  
  楚天羽冷哼一声直接对站在一边的值班医生道:“从现在开始,这名患者有任何问题不用叫我们,你直接给李院长打电话就行了,行了,咱们回去睡觉。”
  
  说完楚天羽就要走,躺在病床上脸色难看的张秀峰突然跟打了鸡血似的大喊大叫道:“我让你们走了吗?我告诉你们,你们必须在这。”
  
  楚天羽看着张秀峰道:“为什么?”
  
  张秀峰冷哼一声道:“因为我是领导。”
  
  楚天羽突然凶神恶煞的道:“我去你大爷的领导,都给我走。”
  
  楚天羽这一发火,顷刻间把所有人都给吓住了,唐悠悠也是吓得够呛,她没想到楚天羽发起火来这么吓人。
  
  楚天羽直接迈步就走,在懒的看一眼袁思思跟张秀峰,什么东西啊?领导怎么了?领导就能这么浪费医疗资源,玩命的在医院花钱?这钱谁出的?还不是老百姓的钱,你这么造老百姓的钱,还站着很紧张的床位,让那些供养你这个官老爷的老百姓错失了宝贵的治疗机会,你算个狗屁的领导啊?你简直就是个混蛋。
  
  张秀峰跟袁思思也是被吓住了,谁也没想到这小年轻根本就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还向他们发火。
  
  楚天羽走了好半天张秀峰才反应过来,他一边拍着床一边喊道:“反了他了,反了他了。”
  
  李长青赶紧过去道:“您消消气,别跟他一般见识,气大伤身,可千万别跟那个混不吝一般见识,您是什么人?您是领导,他就是一条疯狗,我明天就好好批评教育他。”
  
  袁思思冷笑道:“你批评教育他?但是好像没什么用啊,他还是这个臭德行,李院长你这院长是怎么管教手下人的?”
  
  李长青心想你不是去找省厅领导了吗?但最后怎么着?楚天羽还不是好好当他的副院长,主任,还不是不给你们好脸色?现在还说上我了,有本事你们让楚天羽滚蛋啊。
  
  李长青心里有气,但却不敢说出来,只能忍着心中的火气道:“袁女士,我也想好好管教他,但是人有背景啊,根本就不把我这领导放在眼里,你说我能有什么办法?”
  
  张秀峰阴沉个脸道:“他的靠山是谁?”
  
  李长青直接道:“省委书记李正峰,前两天李书记还让自己的秘书过来接楚天羽去他家吃饭。”
  
  张秀峰脸色变得更难看了,原来李正峰是楚天羽的靠山啊,别人怕你李正峰,我张秀峰可不怕,咱们走着瞧。
  
  想到这张秀峰突然没好气的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治疗?”
  
  李长青赶紧道;“好,好,好。”心里却想到这张秀峰眼看没几天活头了,但精神头还这么强,病成这样竟然还有力气大喊大叫的。
  
  第二天张秀峰一大早就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有的是打给省里的一些领导的,有的则是直接打给京城领导的。
  
  张秀峰能有今天的位置,自然是有关系的,省里有,京城也有,没关系,他可熬不到这个位置。
  
  几个电话打完,袁思思就道:“怎么样?”
  
  张秀峰冷哼一声道:“怎么样?我让他大夫当不下去,狗东西,敢跟我大喊大叫的?我你弄不死他。”
  
  群众面前张秀峰和蔼可亲,是个好领导,但私下里却又是另外一个样子,人嘛总是有很多面的,张秀峰也不例外,现在楚天羽得罪了他,他自然要整治他。
  
  并且张秀峰相信自己这些老领导,老手下会卖给他这个面子,因为他活不了多久了,临死之前这点事还不能帮他办了吗?
  
  正如张秀峰想的一样,他无比委屈的打了几个电话,跟老领导、老部下诉说自己在医院受了多大气,遭了多少的白眼,所有人都感觉张秀峰可怜,张秀峰不管怎么说也是省里的领导,这块死了,就不把他当回事了吗?就这么欺负领导?楚天羽你过分了吧,你以为你是谁?你是华夏最年轻的主任医师怎么了?你是华夏科学院最年强的院士怎么了?你就能这么欺凌领导,整不死你。
  
  李正峰护着你也不行,目无领导,欺凌领导,就得卷起铺盖卷滚蛋。
  
  滚滚乌云开始向省城汇聚,而楚天羽却还不知道这件事。
  
  两天后李正峰正在开会,突然就有人打断李正峰道:“李书记我得跟您汇报一件事。”
  
  李正峰一愣,直接道:“你说。”
  
  说话的人自然也是省委领导,等级不比李正峰低多少,这人看看周围的人道:“张秀峰同志您知道吧?”
  
  李正峰点点头道:“知道啊,张秀峰同志不是病了吗?怎么了?”
  
  “没错,张秀峰同志确实病了,肝癌晚期,没几天活头了。”
  
  这人话音一摞,所有人都唏嘘不已,前阵子还跟张秀峰一块公事,谁想现在张秀峰就没几天活头了,这人啊,得什么不能的病。
  
  李正峰点点头叹口气道:“张秀峰同志是个好同志,现在得了这样的病,省里得满足他最后的愿望,不能寒了他的心,回头我们去看望他,问问他还有什么临终的愿望,如果合情合理,就完成他的遗愿。”
  
  刚才提到张秀峰的人冷笑一声道:“这些事暂时就先不要说了,我们还是说说张秀峰同志目前的情况吧,张秀峰同志现在住在省医院,但是住院第一天肿瘤科的主任楚天羽同志就要求张秀峰同志出院,这是让张秀峰同志回家等死啊,这样的话是该一名医生说的吗?他可还是主任,省医院的副院长啊。”
  
  众人立刻脸上有了怒色,这楚天羽过分了,怎么能让领导回家等死?你楚天羽想干什么?
  
  李正峰则是心里咯噔一下。
  
  那人继续道:“这还不算完,楚天羽作为主任对张秀峰同志的病不闻不问,这是一个医生、主任、副院长该做的吗?还有更恶劣的情况,楚天羽不去也就算了,他竟然还在张秀峰同志病情出现重大变化的时候拦着主治医生以及肿瘤科所有人都不许去看张秀峰同志,最后张秀峰同志实在是没办法,只能找省医院的副院长李长青同志去给他治疗,张秀峰是领导他楚天羽就敢这么做,那么试问要是老百姓那?他的态度会不会更恶劣那?”
  
  立刻人有大声道:“楚天羽这是草菅人命,必须严惩,不严惩不足以平民愤。”
  
  有一个人带头,立刻其他人都表达了同样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