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手眼通天 > 第558章 谁说到齐了

第558章 谁说到齐了

华灯初上。
  
  城东的一间大厅里,座无虚席。
  
  此处由来已久,是龙泽城专为部落拍卖而建,场地开阔,足以同时容纳数百人。它平时不提供给个人使用,只有在年底这时候,才会开门租给各部落使用。
  
  拍卖厅的席位很简洁,一目了然,被清晰地划出九片区域,平行纵列在拍卖台上。九大部落,都有各自固定的席位,免得混坐在一起,爆发冲突。
  
  跟中原两朝不同,这座拍卖厅设有一处特殊席位,就在拍卖台跟观众席中间的空地上。
  
  那是一张非常巨大的圆桌。
  
  圆桌周围摆着九张高椅,专为各部落的主事人而设,利于他们近距离观察拍卖品,同时,他们商量筹码时也更便捷。毕竟,荒族的贸易太原始,不像中原那样,能用钱币金额迅速报价。
  
  这九把交椅,象征着荒族的全部势力。
  
  有资格坐上去的,都是各部落德高望重的人物,他们拥有一锤定音的实力。
  
  然而最近这些年,圆桌正中的那张椅子一直空缺着。它原本属于苍穹部,但由于当年的惨案,那个主持祭祀的超然部落已不复存在,湮没在历史里。
  
  于是,拍卖就成为八方势力之间的博弈。
  
  但不为人知的是,其实拍卖会场还有一处贵宾席,就隐藏在顶棚的天花板后,高高在上,俯瞰着荒族的内斗。这是白九玄入主龙泽城后,专门为自己增设的王座。
  
  坐在这里,他仿佛能掌控一切。
  
  此时,他已悄然到场,拄着一条手杖,眯眼凝视脚下的人群。
  
  他今年六十七岁,满头长发染霜,脸上皱纹沧桑,颧骨高耸,深深凹陷进去的眼眸里,折射出摄人心魄的精芒。仅从他随意显露的神态,就能清晰看出,这位城主的性情很冷酷。
  
  “宛如,你今晚怎么有兴趣出席?”
  
  白九玄淡淡说着,嗓音低沉,目光却定格在下方,没有转向身后的娇美夫人。
  
  白夫人换上一身黑裙,静静坐在新添的木椅上,唇红齿白,妆扮得比白日里更庄重。此地光线较黯,她那双明眸却如宝石一般,熠熠生辉。
  
  她淡然答道:“毕竟跟各部落打了一年的交道,难得他们聚到一起,妾身刚好闲着,就想来看看热闹。城主如若介意,妾身回避告退就是了。”
  
  没等她起身,白九玄轻笑,眼角的皱纹微深几分,但仍没转头看她,似乎在刻意避开她的眼神。
  
  “夫人说笑了,你替我打点城里生意,居功至伟,连你都得回避的话,谁还有资格留在这里?”
  
  说罢,他一抬手,屏退左右护卫。
  
  两人年纪相差太多,只从外表仪态看,白夫人都可以叫他叔父,只算是有名无实的夫妇。此时难得坐在一起,他俩都陷入沉默,气氛有些尴尬。
  
  过了许久,白夫人干咳一声,打破寂静,“城主,最近究竟是怎么回事,听说不少部落之间都爆发冲突?”
  
  她负责监视来往货流,能察觉到荒川动向,这点并不奇怪。
  
  白九玄随口答道:“有些人躲在暗处,想搅浑整塘池水,他好从中牟利,没什么大不了的。”
  
  白夫人心脏怦然一跳,以为他已锁定任真的行踪,试探道:“既然如此,你有没有跟云帝陛下禀报,让他下令缉拿作乱的贼子?”
  
  白九玄摩挲着手杖,眼神淡漠,扫视着下方人潮,“陛下圣明,我能猜到端倪,他又怎会看不出?他迟迟没开口,自有他的道理,咱们耐心等就是了。”
  
  白夫人蹙眉,不知该如何开口,验证任真讲述的事情。
  
  “前些天,白云城里派人来找药,拿着陛下的手令,说是急用。怎么,他老人家最近生病了?”
  
  “嗯,”白九玄有些不耐烦,随口敷衍道:“陛下上次外出办事,不小心受了点伤,以后白云城再有人来,你务必要全力配合他们。”
  
  白夫人竭力克制着情绪,“这是自然。”
  
  听到这话,她开始相信,任真没有说谎,南晋果然曾请云帝出山,合力擒拿任天行。
  
  她还想再试探口风,确定更详细的情况,然而,白九玄冷冷说道:“你只要管好龙泽城的事就行,无论外界发生什么,你都不用操心。”
  
  白夫人诺诺称是,不敢再追问。
  
  就在这时候,下方拍卖场响起一阵嘈杂,各部落的核心人物到场,在那张大圆桌旁落座。
  
  由于牧老头的腿伤,无法出门,而且战歌部不太需要筹措贡品,所以,他们没再派新的强者坐镇,就让牧腾坐上那把交椅;
  
  轩辕部的代表,自然是族长轩辕大风;
  
  有鱼和龙喉两部的代表,昨夜任真都在龙泽畔会面过,分别是鱼知乐和龙昆;
  
  赤蛇部的代表,也是任真的熟人,那天争夺失魂引的赤羽;
  
  霜狼部的代表,则是族长姜戎,他这次亲临龙泽城,主要是为医治被刺瞎的右眼,这当然是拜任真所赐;
  
  至于空骨部的代表,任真并不认识,那是一名白发男子,自从进场后,就一直把手揣进袖里,耷拉着脑袋,昏昏欲睡,没法仔细观察他的容貌;
  
  最后,影月部的代表是族长伏天辰。
  
  影月部入场后,任真坐在席位上,特意观察他们那群人,试图发现念奴的熟悉身影,可惜一无所获,难免有些失望。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看来,经过上次的剧变后,伏天辰已经被吓怕了,轻易不敢再让宝贝女儿出门……”
  
  至此,八大部落的代表全部到齐。
  
  赤羽倚靠在椅背上,扫视圆桌旁的众人一眼,微笑说道:“今晚这场,是我们赤蛇部坐庄,如果诸位没有异议,拍卖这就开……”
  
  “始”字还没出口,就被一人冷冷打断。
  
  “且慢!”
  
  所有人的目光同时望去,只见轩辕大风抬起右手。
  
  赤羽眉头紧皱,盯着坐在斜对面的轩辕大风,说道:“人已到齐,轩辕部为何拖延时间?”
  
  众目睽睽之下,轩辕大风笑道:“谁说到齐了?”
  
  他抬手指向最中间、那把已经闲置多年的交椅。
  
  “苍穹部的人不还没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