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英灵系统 > 第九十一章:偶遇

第九十一章:偶遇

    “恩蕾儿,留意下时间哦,别耽误上学了。”
  
      恩蕾儿的母亲,一个有着和亚洲人差不多的黑色长发,即使女儿都已几近成年,但还是显得风韵犹存的美丽女人,她在亚瑟他们还在谈笑的时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插了一句。
  
      不过她或许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在和客人交谈中吧。
  
      看到亚瑟两人因为自己而戛然而止的交谈,她脸上浮现了些许尴尬。
  
      她冲亚瑟尴尬地笑了笑,随后看向了自家女儿。
  
      “在点餐吗?”恩蕾儿母亲询问了句。
  
      恩蕾儿摇了摇头。
  
      或许是感觉真的尴尬吧,恩蕾儿母亲在丢下句:“记得看时间哦!”就回到厨房里了。
  
      “知道啦!”
  
      恩蕾儿回应,不过拖长的尾音明显夹杂着些不耐,但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对父母的叮咛多少都会缺少些耐心。
  
      亚瑟,也算得上过来人吧,只是那个时间段,他是对梅林缺少耐心而已。
  
      含着笑意看着这些,倒是能勾起不少的回忆。
  
      两个人后面的交谈也算不上怎么健谈,少女也差不多要去上学了,亚瑟也就坐了一会,就回酒店了。
  
      而爱丽丝那边。
  
      代表大不列颠的爱丽丝以及代表教会的茵蒂克丝,总算是盼星星盼月亮的将双方的英灵盼回来了。
  
      虽然贞德在回来后,一直保持着一声不吭,俏脸阴沉似海的糟糕情况,但总比闹腾得时候要好。
  
      而阿尔托莉雅在亚瑟没有惹出什么重大情况下,表现得也是非常尽职。
  
      一场联盟签订会议顺利进行并直到结束……
  
      ……本该,是这样的。
  
      按照正常发展是这样没错的。
  
      可是……
  
      “轰!”的一声,会议室,爆炸了!
  
      “Trace on!”低沉沙哑的嗓音回应这场爆炸,宣扬而起的灰色烟雾代表着恶徒的肆虐。
  
      会议室的突兀爆炸让整个酒店在那一瞬间陷入了混乱。
  
      酒店的安保以及供电系统也瞬间瘫痪。
  
      一道人影俯下身子,就如同开始狩猎的猎豹一般从走廊处冲进了早已被爆炸轰开的大门。
  
      一瞬间的爆发冲刺将红地毯踏破,伴随着魔术指令的吟唱,闪烁着森冷寒光的红黑双刃出现在了歹徒的手上。
  
      在混乱的人群悲鸣之中,恶徒冲进了烟尘之中。
  
      即使是不可视物的浓烟之内,歹徒凭借用犯规手段得来的心眼还是清晰了目标的所在地。
  
      被湿巾所包住了口鼻,仅仅露出的黑色眼瞳爆发出了冰冷的杀意。
  
      握住干将莫邪的双手微微一紧,卫宫士郎在接近了目标后瞬间就是用出了杀招。
  
      “赏金,50万!”他如此呢喃道,就像是落下了死亡宣判一般。
  
      但在剑光闪烁,反馈回来的却是一声刀剑锵鸣声!
  
      “锵!”
  
      “嗯?!”卫宫士郎惊愕!
  
      但伴随着“撕拉”一声,他的双剑被格开了,被一柄他完全看不见的金属器物格开了!
  
      “什……”卫宫士郎惊叫一声,但还没等他看清格挡住自己双剑之人的面容,一声清喝传来。
  
      弥漫在会议室一角的迷雾在一叶旗帜的飘荡下被吹散,伴随着一股黑色的火焰弥漫,卫宫士郎知道自己如果再不退走的话就麻烦了!
  
      他当机立断,瞬间就冲出大门,然后撞入了混乱围观的人群。
  
      在阿尔托莉雅还有贞德追出来的时候,根本就找不到卫宫士郎的身影了。
  
      分别被自家的英灵护住而没有受到伤害的爱丽丝两个一边发出着难受的咳嗽一边走了出来。
  
      两个小家伙都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茵蒂克丝一身白色分修女服也因为弥漫的烟尘而沾染了不少灰色。
  
      “咳……咳咳,祖……祖母大人。”
  
      爱丽丝一边难受地咳嗽,一边呼唤阿尔托莉雅。
  
      看到爱丽丝这般难受的小模样,阿尔托莉雅只能是放弃追上去了。
  
      “爱丽丝,你没事吧?”她蹲下身子,抹了抹爱丽丝脸上的灰尘。
  
      小家伙摇了摇头,想回应阿尔托莉雅话,可是如干裂大地一般枯竭的咽喉却是将所有的声音都抑制住了。
  
      泪腺还有咽鼻都被刺激着,小家伙不停地抹着鼻涕,眼泪也遏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阿尔托莉雅看到爱丽丝这般模样,顿时着急地抱起爱丽丝。
  
      她转头对不知道该怎么办而慌乱得有些不知所措的贞德,出声道:“先带她们去医院吧,会议的事以后再议。”
  
      “嗯!”贞德当即点头。
  
      两个人立刻抱起孩子就快步向电梯那边跑去。
  
      而在亚瑟那一边,在恩蕾儿去上学后,他就离开咖啡店到酒吧附近游荡了一圈。
  
      虽然知道希望渺茫,但他还是抱着微小的希望,期望能找到一点线索,就算是一点点微弱的气息也好啊。
  
      这样无头苍蝇一样毫无目标,是最让亚瑟心中苦涩的了。
  
      而明天就是第十天了。
  
      到现在都还没一点踪迹,这让亚瑟心里莫名地就生出了一丝焦躁。
  
      但不管如何,现实永远都是和理想差距甚大,即使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但果然,还是没有一点线索啊。
  
      不过在他露出些许的苦涩面容时,一声满是惊讶的惊呼却是从身后传了过来。
  
      “亚瑟哥?!!!”声音有惊讶,也有不敢置信。
  
      像是犹豫着该不该吃陌生人投食的食物的小猫一样。
  
      亚瑟听到叫自己自然会转过头看是何人,而且他也觉得声音很熟悉。
  
      “哎!”亚瑟惊呼:“美……美游?!”
  
      看着快步跑过来的黑长直小少女,亚瑟也是对小少女会出现在这个遥远的西方国度而感到惊讶。
  
      小小少女看到亚瑟的面容,原本就快步跑的脚步又是加快了些许。
  
      她没多一会儿就跑到了亚瑟的面前。
  
      “亚瑟哥,好久不见。”少女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候。
  
      果然是个认真礼貌的孩子呢。
  
      “嗯!确实有些久不见了。”亚瑟脸上露出着暖心的笑容,有为遇到熟人而夹带的喜悦,也有如出一撤不从改变的,对少女的亲昵温柔。
  
      他习惯性地伸手揉了揉少女的头发,和往常不同,小少女没有将自己的头发扎起,而是任由其自然垂落。
  
      一身轻松休闲的牛仔短裤配白色露肩体恤,整个人都显得富有活力又时尚可爱。
  
      小家伙没有拒绝亚瑟的亲昵举动,任由亚瑟将那被风吹乱的些许翘起发丝抚平。
  
      无机质一般的娇颜仰视亚瑟,一双灿星美眸平静地凝望。
  
      在亚瑟放开手后,美游这才开口询问道:“亚瑟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只是回来探一下亲而已。”亚瑟笑着说道,他没有将真实目的说出,毕竟如果要解释起来的话,那很麻烦。
  
      “探亲?”美游一愣。
  
      “嗯!探亲。”他笑着重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