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这里有妖气 > 第16章 死鱼味

第16章 死鱼味

    孙玉树父母的房子,是买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位置。X23US.COM更新最快
  
      而方正住的小区,在靠近外环一带。
  
      骑摩托车大概需要十几分钟,这还是在夜深人静,行人跟车辆都稀少,没有交通拥堵的情况下。
  
      一路上二人边问边答,鬼火时速飙到七八十,不过,在快要进入内环时,出现了意外小插曲。
  
      刚好碰到交警设卡查酒驾。
  
      人民交警也不容易,大半夜还是连狗都嫌弃的寒冷季节,加班加点守护人民的安全出行。
  
      为人民交警点个赞!!
  
      非法驾驶机动车并非法载人的方正,心里愧疚0.5秒,救人如救火,然后油门不松方向一拐,打算直接走环城高架桥,只能绕远路去市中心。
  
      鬼火的引擎轰鸣,在寂静夜下刺耳咆哮,其实设卡交警早已注意到方正。
  
      不过手法纯熟的交警们并未打草惊蛇,而是故意假装未发现,一边又让其他人悄悄向两边包围,等机车靠近点后,再一举把机车非法驾驶人像包饺子堵上。
  
      “抓紧我。”方正对后座的孙玉树,平淡说道。
  
      “什么?”孙玉树还没反应过来。
  
      下一刻!
  
      在设卡交警们的嘴巴大张,震惊目光下,摩托车突然加大油门加速,紧接着…他们看到了终身难忘的瞠目结舌一幕。
  
      鬼火机车飞了起来!
  
      泥煤啊!
  
      真的是在飞!时速飙到80迈的高速行驶中鬼火,如同轻若无物的车头提起,居然凌空飞跃了一米高的隔离带,这一刻,宛如电影慢镜头,时间仿佛被设置了暂停,空气如水滴般凝固在半空。
  
      不止是查酒驾交警,两边双向车道的所有男女司机,也全都看到了这让人目瞪口呆的一幕。
  
      这惊人骇闻的一幕,直让所有人都震撼得头皮发麻。
  
      这泥煤的是在拍电影?
  
      特技演员?
  
      摩托车落地后,原地旋转360°,卸掉巨大冲击力后,油门轰鸣,如脱缰野兽,在逆行车流中飞驰、惊险躲避,最后狂飙上了环城高架。
  
      看着这有如动作片里才有的惊险车技,周围其他人全都不淡定了。
  
      最近听说由知名导演执导,一线明星阵容组成,以军队特种部队真实故事为原形而改编,宣传热度正如火中天的《国防危机12小时》硬汉动作片,要来纣市取景拍摄,难道传言是真的?
  
      我去!
  
      那我岂不是要上电影了?
  
      等等,我先文明驾驶,不能给国家丢脸。
  
      不好,我这20年老司机太紧张,居然忘记了文明驾驶该怎么做了?首先,回忆一下…双手握方向盘;
  
      然后松油门,不超速不向右超车,市区内30迈龟速爬;
  
      接着文明变道。
  
      先打转向灯,1001、1002、1003,心中默数3秒,确认安全后再慢慢变道。
  
      最后是一巴掌抽向副驾驶座的婆娘,特么的别玩手机微信了,另外把不文明丝袜腿从中控台上拿下来,咱们要文明出行。
  
      咦?
  
      拍摄不应该有摄像机、滑轨、导演、编导、场务的吗?
  
      别说摄像机,连行人都找不到一个。
  
      老司机们一脸懵逼。
  
      ……
  
      水岸嘉园,地处市中心的高档小区,房价在几年前就已炒到四万多一平。
  
      有孙玉树出面,方正骑着摩托车,顺利进入小区内。
  
      停好摩托车,早已满心担忧的孙玉树,马上就要冲进大楼。
  
      但被方正拦住。
  
      面对孙玉树的不解目光,方正道:“先打电话联系伯母,确认下情况,现在生命是不是安全?”
  
      “不知情况,我们就这样冒冒失失上去,很有可能不仅救不了人,还会把我们自己也拖入险地。”
  
      方正自认为不是大公无私的圣人。
  
      他也怕死。
  
      他也只有一条命。
  
      所以在确定安全前,他不会因为一个陌生人,圣母心爆表,不顾危险的冲在最前面。
  
      那不叫正义感。
  
      那叫其他人眼里的炮灰。
  
      好在孙玉树也清楚,方正是他眼前唯一能抓到的救命稻草,手指颤抖的拨通号码。
  
      嘟,嘟……
  
      很快电话接通,孙玉树迫不及待的担心喊道:“妈?”
  
      “你没什么事吧?”
  
      然后,眼前这个大男人开始哽咽起来,在电话里应了几句嗯,嗯后,挂断了电话。
  
      不用孙玉树开口,方正已经知道伯母目前暂时安全。
  
      “现在家里就我,我妈独自一人和…郑梅在,我爸一个礼拜前刚和厂里几位技术员,出差去北方重工省采购一批重要机器,还没有回来。”孙玉树道,目光哀求看向方正。
  
      郑梅,就是孙玉树口中的那个女人。
  
      方正知道孙玉树在催他,点点头,说了句走吧。然而就在刚到达楼下,还未进入楼内,方正察觉到一道如芒在背的目光。
  
      猛然抬头看向大楼。
  
      一个女人人影,正面无表情的平静站在一处住户的阳台后,一对眼睛如死鱼眼般死气沉沉,一动不动静静注视着楼下走来的方正和孙玉树。
  
      孙玉树脸色整个苍白了,喉咙里咕咕想说话,可身体吓得扑索索发抖,开不了口。
  
      郑梅!!
  
      方正已从孙玉树的反应,猜出了那个女人的身份。
  
      六楼。
  
      当电梯门打开时,楼道的灯光突然闪烁了几下,最终并未熄灭。
  
      方正站在电梯内未动,鼻子嗅了嗅空气。
  
      “你有没有闻到从楼道里,散发出一股泥土湿气,还有死鱼腥臭味?”方正问向躲在他身后,面色苍白的孙玉树。
  
      孙玉树浑身打颤摇头,吓得连忙追问是不是有什么异常。
  
      方正皱眉:“没闻到那就算了,走吧。”
  
      方正率先走出电梯,孙玉树不敢独自一人停留,连忙追上方正步伐。
  
      越是接近孙玉树母亲的家,方正越是感觉那股泥土湿气和死鱼腥臭味,越来越浓郁欲呕了。
  
      很不对劲。
  
      当站到门口时,空气非常阴冷,阴气森森的寒冷,虽然大门是关着的,可似乎里面正有一台1.5匹的空调,在寒冷季节还依旧开着。
  
      尤其是先前闻到的,泥土湿气和死鱼腥臭味,站在门口已经熏得人欲呕了。
  
      “你确定没有闻到什么异味?”方正再次向孙玉树确认。
  
      结果孙玉树还是没有闻到。
  
      “也不知道我这算不算是自寻麻烦。”方正轻声低语。
  
      咚。
  
      咚,咚。
  
      食指轻轻扣门,嘶,皮肤触碰,门上阴森,冰冷一片,有种静电刺疼感。

Ps:书友们,我是咬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