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恐慌世界 > 第十九章 心思

第十九章 心思

    虽然二三四楼的房间,都有被打扫过,可是秦铭为了方便了解这些人的情况,所以就只是让他们在二楼选了几个房间。
  
      二楼房间足有十几间,不说两个人住一间,就是一个人一间也完全能供应得上。
  
      他将自己隔壁的房间,留给了安子黎,尽管他们可以用通讯器交流,但是挨着近总会觉得彼此能有个照应。
  
      原本安子黎也是想自己一间的,但无奈刘雯不想单独一个房间,说自己睡觉会害怕,而另外两个女生杨倩倩和程雪艳,因为已经决定了要住在一起,所以安子黎也只好答应下来。
  
      关于房间的事情,众人很快就都挑选好了,有的两人一间,有的一人一间。秦铭在心中将每个人选的房间记下,重点是汪荃几个人的房间。
  
      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与其他班级的学生共同参与事件。
  
      只是这种事情并不值得开心,因为不要说其他班级的人,就连自己班级的人心里面都会存有“劫掠”的邪恶念头,其他班的就更不用说了。
  
      毕竟在参与事件的频率,无法保证的前提下,通过劫掠别人获取灵石,无疑是快速积累的好办法。
  
      而关于这件事,无论是夏洁,还是杰士帮都有提醒过他,这就说明在大二这个阶段,学院是默许自相残杀的手段存在的。
  
      至于在劫掠中所获取到的灵石一类的东西,想必也存有类似黑市的交易“地带”。
  
      尽管大部分人在获得灵石后,都会第一时间进行吸收,但事实上却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他一样,在一两天的时间里几乎完全将灵石吸干。
  
      像很多天赋一般的人,往往需要花费很多时间,才能完成灵石的吸收。而就算是无法直接抢到灵石,也还会有较大的概率抢到灵能卷轴。
  
      毕竟灵能卷轴对于大二的人而言,就相当于是最后的手段。无论是拼命还是逃命,可以说但凡是有点儿脑子的人,都会兑换个一两个以备不时之需。就是不谈灵石,光是灵能卷轴就足以让很多人将人性道义丢在一边了。
  
      所以事件中灵能者的多少,同对事件的处理效率是并不对等的。因为不只是他会自己会存在这种防范心理,其他人也同样会这样。
  
      而一旦每个人都担心内部会有人捅刀子,担心自己是否会消耗过大的话,那么往往要比单打独斗,甚至是孤注一掷还要来的危险的多。
  
      不过对于这种窝里斗,难以一致对外的情况,秦铭却并不想去抨击人性如何,毕竟自私本就是人性的一部分,为自己着想无可厚非。所以真正可恶的还是学院,如果学院真是奔着好心培养,那么只要再校规上加上这一条,尽管不能保证会让这类事完全禁止,但杜绝一部分人的歪心思,让他们这些人在事件中的内心关系不那么紧张,还是能够做到的。
  
      时至今天,在经历了这么多事,得知了这么多学院的秘密后,就算学院真的是和鬼祟一伙的,他都不会有任何意外。
  
      反倒是哪一天学院洗白成了,为了人类大局怎么怎么隐忍,怎么怎么牺牲的这类狗血反转,会让他惊掉下巴。
  
      众人因为打算要在这里待上三五天,所以每个人都带着换洗的衣服。秦铭一个人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等着他们换好衣服出来,结果他刚关上门进来,就听到门外走来了一串脚步声,紧接着,就传来了一串门响声。
  
      “秦铭同学,你应该在里面吧。方便的话,开门聊几句呗?”
  
      秦铭听出来了,来的人应该是安子黎说的那个叫做钱钧则的长脸男生,而方才他听到的脚步声不止一个,所以那个与他关系较好的巴夺很可能也在。
  
      对于外班的两个人找上他,秦铭丝毫不觉得意外,因为换成是他面对类似的情况,也必然会试探性的过来了解一下,毕竟他是现阶段所有人中最可能了解事件的人。
  
      秦铭没有犹豫的将门打开,就和他想的一样,门外是钱钧则和长得有些凶悍的巴夺。
  
      “你好,我叫钱钧则,这位是巴夺。你可能并不认识我们,但是我们却都知道你。”
  
      钱钧则尽可能的收敛了他那可能会令人生厌的笑容,巴夺虽然样子还是很凶,但在对秦铭的态度上却显得很是恭敬:
  
      “我和钱钧则在这儿看到你都挺意外的。虽然导员有说过,这次事件还会有其他班的人来,然而我们都以为就只有车上那五个人。
  
      没想到你竟早我们一步到这儿了。”
  
      “一言难尽啊,当时我接到学院通知的时候,我也懵了,还以为就只有我一个人参与事件呢。好在是之后你们也过来了。”
  
      秦铭客套的说了一句,便让两个人进来再说。钱钧则和巴夺进来后,钱钧则迟疑了一下,看似是想问什么,巴夺见钱钧则迟疑他则不管那么多,直截了当的对秦铭问道:
  
      “这座庄园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比我们先到这儿的,有没有查到什么?”
  
      “我其实也只比你们早来两三个小时,来这儿以后就发生了一件事,就是接我的管家被分尸了。”
  
      “你看到鬼祟杀人了?”
  
      “那倒没看到,就只是看到了管家被切碎的尸体,我现在其实也没什么头绪。”
  
      钱钧则一直盯着秦铭的眼睛,显然是在判断秦铭是否有隐瞒什么,不过他并没有看出来什么,于是只好说道: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和巴夺也同样有这方面的担心。不过你可以放心的是,我们两个人都很有自知之明,就算是真有歪主意想打,也不会愚蠢的打到你这第一人的头上。
  
      我们这会儿来找你,实话实说,就是想要向你了解一下这边的情况,至于你说与不说这个我们不强求。但我是希望我们在事件中,是能够尽可能团结协作的,不然的搞得腹背受敌,对谁都不是个好消息。”
  
      “我也是这么想的。”秦铭听后附和的点了点头。
  
      钱钧则觉得秦铭不会再多说什么了,于是拍了拍巴夺,接着又对秦铭道:
  
      “那我们就先走了,如果我们这边有什么发现,会第一时间联系你的,所以我会建个讨论组,希望你能加上我,我好拉你进来。”
  
      “这没问题。”
  
      等着秦铭加了钱钧则的通讯号,两个人刚开门准备出去,便见汪荃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门外。
  
      “哦?这么巧,你们也来找秦铭?”
  
      汪荃见钱钧则和巴夺出来,他则露出一副有些惊讶的模样,仿佛真就像恰巧撞见似的。